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56章 围点打援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刘飞听到夏艳茹这样说,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他和陈伟雄之所以一直围而不攻,主要目的也就是想要采取抗战时期我军的一个经典战术“围点打援”,刘飞的目标就是想要看一看,在夏艳茹的身后到底站着的是谁,现在看來,似乎肖建辉已经浮出水面了,但是刘飞却依然按兵不动,他还在等。

    此刻,陈伟雄几乎想要大笑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夏艳茹竟然在自己面前还敢如此嚣张,还把肖建辉给搬了出來,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夏老板,我是公安局局长,这点小事不需要经过肖书记的,我看还是请你的人让开道路吧,否则一会要是发生了冲突,对大家都不好。”

    夏艳茹高傲的仰着头,冷冷的说道:“要我让开可以,你们可以踩着我的身体过去。”

    陈伟雄不由得一阵苦笑,这个夏艳茹还真是够泼辣的。

    就是这个时候,陈伟雄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陈伟雄拿出來一看,竟然真的是肖建辉的电话,他若有深意的看了夏艳茹一眼,心中对这个女人的能量又多了几分认识,接通了电话之后,陈伟雄语气平淡的说道:“肖书记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肖建辉沉声说道:“陈伟雄,你搞什么搞,深更半夜不睡觉跑去红粉佳人会所去干什么,人家那里可是守法经营,你们赶快给我撤回來,刚才夏老板已经到我这里投诉你们了,陈伟雄啊,你应该知道的,红粉佳人会所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会所那么简单,你们在做事的时候必须要考虑到事情可能给我们海明市带來的影响。”

    陈伟雄却是淡定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啊肖书记,我们今天晚上的行动一切都是按照流程的,对红粉佳人会所也属于例行检查,我们人都已经到了,如果不进去例行检查一番,对我们的影响更不好,所以我今天我们必须要进去检查一番,而且肖书记,我们今天的行动是刘书记亲自指示的,我们如果就这样撤兵,也无法跟刘书记交代啊。”

    此刻,旁边的夏艳茹听到陈伟雄提到是刘飞亲自指示的,气的双眼之中寒光四shè,咬牙切齿的说道:“刘飞,你真是yīn魂不散啊,早晚我都会向你报仇的。”

    肖建辉听到陈伟雄把刘飞抬出來之后,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即说道:“这样吧,你先立刻把人给我撤回來,刘书记那边我会亲自和他去谈的。”

    陈伟雄等得就是肖建辉这句话,他立刻笑着说道:“肖书记,这样吧,刘书记就在我的身边,你和他直接说吧。”说着,陈伟雄把手机直接递给刘飞。

    这个时候,旁边的夏艳茹听到陈伟雄说到刘飞就在身边,顿时大吃一惊,当他看到刘飞移开遮挡着面部的雨伞之时,顿时目瞪口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就站在自己身边,一时之间,她又气又怒又羞,当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刘飞接过陈伟雄的手机,冷冷的说道:“肖建辉同志,听说你要陈伟雄立刻撤兵,你的理由是什么。”

    “刘书记,据我所知红粉佳人会所一直都是守法经营,所以jǐng方不应该随意干扰人家的正常经营的。”肖建辉有些底气不足的说道。

    “胡闹,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红粉佳人在守法经营吗,沒有的话你凭什么这样说,还是说红粉佳人有什么背景让你忌惮,肖建辉同志,你身为政法委书记,怎么能一点大局观都沒有呢,这样吧,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你立刻在15分钟内赶到红粉佳人会所门外,跟我们一起进去看一看,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守法经营,一切以现场检查为准。”说完,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

    就在刘飞和肖建辉打电话的时候,夏艳茹已经觉察到形势不妙,跟保安打了一个坚守的姿势之后,她立刻迈步走进了会所大厅,再次拿出手机拨通了燕京市的一个神秘电话号码,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燕京市的那位大少才是他真正的靠山,他能有今天的地位主要是靠那位大少的支持,电话很快打通了,夏艳茹有些撒娇的把陈伟雄要带人到自己的这个会所内进行例行检查的事情说了一遍,还充满不满的说是刘飞亲自下的指示,刘飞还來了现场,她想要让大少出面给刘飞打个电话,让他们撤回去,在夏艳茹看來,大少身为比较厉害,对上刘飞也是有底气的,刘飞怎么着也得给大少一个面子。

    然而,让他沒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位大少在听到刘飞亲自在现场之后,远在燕京市的这位大少脸sè立刻就变了,说道:“艳茹啊,这样吧,我这边又有一个电话打进來了,我先接个电话,回來在给你打回去。”

    说着,大少便挂断了电话。

    等过了一会,夏艳茹发现大少依然沒有给自己回复过了,脸sè立刻变得难看了起來,一种不妙的预感油然而生,她立刻再次给大少打了过去,却发现大少的手机竟然已经关机了,而平时这位大少由于身份的原因,只有这一个手机号与夏艳茹单线联系,夏艳茹根本沒有其他的联系方式,这一下,夏艳茹彻底傻眼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平时每一次來海明市之时,对自己前半恩爱,万般恩宠的大少竟然会在这个自己生死关头突然抛弃了自己,彻底的抛弃了自己,想到此处,夏艳茹眼角中充满了怨毒的说道:“男人,沒有一个好东西。”说完,她继续迈步向外面走去,她已经下定决心了,说什么也不能让刘飞他们进入自己的粉红佳人会所,哪怕是撒泼耍赖也得阻止他们。

    夏艳茹刚刚走出会所大门,就看到肖建辉刚刚从汽车上走了下來,來到红粉佳人会所大门口处,看到刘飞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刘飞淡淡的看了肖建辉一眼说道:“肖建辉同志,走,跟我们一起进去看看吧,据我得到的情报,在夏艳茹的这个红粉佳人会所内,有一个秘密的房间,这个房间内据说是海明市某些官员专门用來进行交易的地方,里面的保险箱内还保存有不少的相关证据,这才是我们今天來这里的真正目的。”

    “刘飞,你不要胡说八道了,我们这里根本就沒有这样的地方。”夏艳茹此刻内心早已经颤抖起來,她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件事情刘飞竟然都知道了,她知道,一旦要是让刘飞真正找到这个地方,那不仅自己会完蛋,海明市的一些官员也会跟着一起完蛋,想到这里,夏艳茹把求救的目光看向肖建辉,因为自从她到了海明市之后,获得了肖建辉颇多关照,否则的话,她的这个私人会所也不会如此顺利的运转了这么长时间,肖建辉就是她在海明市最大的保护伞。

    然而,让夏艳茹沒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夏艳茹百分百肯定肖建辉肯定会帮助自己隐瞒真相的时候,就听到肖建辉突然说道:“刘书记,你这次把我喊來还真是喊对人了,我不仅知道那个房间在哪里,还拥有通往那个房间的磁卡和密码,走吧,我带你们一起去。”说着,肖建辉率先向里面走去。

    这个时候,刘飞呆住了,陈伟雄呆住了,夏艳茹更是彻底被惊呆了,随即夏艳茹充满疯狂的冲着肖建辉喊道:“肖建辉,你这个王八蛋,竟然敢出卖老娘,我跟你拼了,你们到底为什么啊,一个个的都这样对我。”说话的时候,夏艳茹声音凄厉,神态疯狂,张牙舞爪的冲着肖建辉冲了过去。

    这时,立刻有两名jǐng察冲了上來,把夏艳茹控制住了,然而,此刻的夏艳茹情绪十分激动,嘴里一句接着一句的脏话接连吐出,连踢带咬的想要挣脱两人的控制,然而,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的。

    此刻,刘飞有些怜悯的看了头发蓬乱、歇斯底里的夏艳茹一眼,这个化名为夏艳茹的欧阳菲菲,因为对自己的仇恨,最终走上了一条歪门邪道,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爱,有些时候让人上进,有些时候也会让人沉沦,恨能够给一个人带來活着的动力,也能够给一个人带來毁灭,欧阳菲菲,这是一个因为独特的xìng格而走上了悲剧人生的可怜女人。

    “善待于她,不要为难她。”刘飞对两个控制着欧阳菲菲的jǐng察说道,说完,迈步跟上肖建辉,向里面走去,此时此刻,连刘飞都沒有想到,本來认为恐怕要大费一番周折才可能找得到那个神秘房间却因为肖建辉的突然出现而发生了根本xìng的变化,本來此时此刻,刘飞在心中已经认定,肖建辉很有可能就是那个潜伏在海明市的内jiān了,但是现在肖建辉的表现又让刘飞有些看不明白了,如果肖建辉是内jiān的话,怎么可能突然提出來要带着自己去密室呢,难道肖建辉还有别的图谋不成。

    不过刘飞也是一个果断之人,做事也很有魄力,不管肖建辉到底在耍什么把戏,他都不惧,淡然自若的和肖建辉并肩而行,走向那个神秘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