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55章 夏艳茹的强横!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当整个队伍浩浩荡荡的杀到红粉佳人会所大门口的时候,陈伟雄一边下令立刻四面八方布置好人手以防止有人从红粉佳人会所内逃跑,一边派人在红粉佳人会所几个主要的地下出口处也派出了可靠人手进行把手,以陈伟雄的睿智,自从跟了刘飞那一天开始,自从得知刘飞和夏艳茹关系不睦的那一天开始,便早就把目光盯向了红粉佳人会所,并且早就派出了多个内线人员打入其中,对红粉佳人会所的内部结构不敢说了如指掌,但是里面有多少个逃生口通往外面,有多少个出口是为了应付jǐng方的各种检查方便客户逃跑的,这些陈伟雄却了如指掌,因为陈伟雄久混官场这么多年,对于一些事情早就看得明白,夏艳茹既然敢和刘飞结怨,那么要么是自恃背景深厚,不惧刘飞,要么对刘飞恨之入骨,甚至想要对刘飞不利,那么作为市公安局局长,他必须要把这样的存在变数的人的情况尽可能的掌握在手中,而且必须要抓住对方的软肋,以便于随时对其采取行动,而且从刘飞的表现來看,刘飞对夏艳茹表现得十分平淡,就像不认识一般,这一方面说明刘飞并沒有把夏艳茹放在眼中,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刘飞不想和夏艳茹计较,但越是这个时候,陈伟雄越是得小心,这一次,他的谨慎受到了回报,刘飞最终还是要动夏艳茹了。

    等一切都部署妥当之后,陈伟雄这才叫醒因为太过于疲劳睡得正酣的刘飞,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必须要有刘飞來掌控大局才行,因为陈伟雄非常清楚,既然刘飞要亲自过來,而且是让自己亲自带兵,说明红粉佳人绝对不简单。

    刘飞揉揉眼睛,缓缓睁开,看了一下四周众人,笑着说道:“到红粉佳人门口了吧。”

    陈伟雄点点头,说道:“刘书记,已经到了,我已经命令手下把整个红粉佳人包围了个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听到陈伟雄这样的回答,刘飞便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心中有底了,点点头说道:“嗯,好,干的不错,走,咱们一起进去看看吧,來海明市这么长时间了,早就听说红粉佳人会所为海明市最为高档的私人会所之一,一直沒有机会见识一下,今天就破例见识见识吧。”说道这里,刘飞突然皱着眉头说道:“伟雄啊,这个红粉佳人会所不会涉嫌违规经营吧。”

    陈伟雄苦笑着说道:“刘书记,对于这一点我不得不说,这里还真沒有涉嫌违规经营,这里只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但是绝对不提供**和违规服务,他们这里只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至于各种最终的交易,都是客户们自己去解决的,一般这里的客户如果看上了里面的演员或者工作人员,可以邀请对方出台,甚至还可以包养对方,由于來这里的非富即贵,一旦有美女被包养,大把大把的金钱都会轻松而來,所以不仅我们海明市的各种美女愿意來这里坐台,就连很多娱乐圈的一二线明星偶尔都会过來走穴和客串一把,捞一把块钱或者结识一些权贵,他们这个私人会所相当于游走于黑与白之间,属于灰sè地带,只能监控却不能抓人,而且他们背后的靠山很强大,即便是我们市局也不敢轻易对他们采取行动,2年前,有一次我们市局的一个刚刚升任中队长的刑侦人员得知一个嫌疑犯躲进了红粉佳人会所内,他带着人进去想要抓人,人是进去了,出來的时候却被打得浑身是伤,后來还被安插了多种罪名,不仅开除公职,还被黑道势力把他们的家搞得鸡犬不宁,无人敢管,后來大家才知道,据说红粉佳人的老板夏艳茹靠上了來自燕京市的一个什么公子,背景很深,而且在本地也有一些力量支持,所以从那以后,就再也沒有人敢找红粉佳人会所的麻烦了,不过红粉佳人会所在对于经营的度把握的非常不错,从來不做违规之事,我上任之后沒有正当借口也不敢轻易对这里下手,刘书记,我担心咱们今天晚上的行动恐怕不会太顺利。”

    听到这里,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哦,來自燕京市的什么公子,我倒是真想见识见识啊。”

    对于这类公子、小姐之流的人,刘飞从來沒有在意过,因为他也是从这个时期走过來的,对于这些人的手段和风格非常清楚,以前他还只是副县长、县长的时候就不惧这些人,更何况此时的他呢。

    就在刘飞下了车迈步往红粉佳人会所走的时候,在红粉佳人会所内坐镇的夏艳茹也已经得到了手下的汇报,当他得知大批的jǐng察在这个时候突然包围了整个红粉佳人会所的时候,她的眉头就是一皱,她在海明市也算厮混了数年,自从上一次以凌厉手段整治了那个胆敢冒犯红粉佳人会所的中队长以后,海明市不管是黑道还是白道都不敢在招惹这里了,再加上自己在经营上一直比较注意,还从來沒有人敢到红粉佳人会所前來撒野,这让她相当不爽。

    这时,又有一个手下过來汇报:“老板,刚刚前面的兄弟说这一次是市局局长陈伟雄亲自带队,他旁边还有一个人,由于对方带着雨伞遮挡得比较严实看不太清楚相貌。”

    夏艳茹一听陈伟雄亲自过來了,顿时眉头皱得更紧了,她一边打出去了一个电话,一边迈步向外走去,心中暗道:“好一个陈伟雄啊,竟然敢到我这里來找事,真以为老娘我是任人宰割的吗,这一次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你才行,不要以为你是局长你就牛逼,比你牛逼的人多着呢。”

    因为夏艳茹心中对刘飞早已经恨之入骨,所以连带着对刘飞嫡系人马陈伟雄也已经恨上了,不过夏艳茹也是一个行事十分果断之人,一边往外走她一边下令自己的助手,让她立刻通知所有客人,立刻从秘密通道出去,就说jǐng方有临时检查行动,为了避免出现意外,让大家先离开,今天晚上所有客人全部免单。

    不得不说,夏艳茹这绝对是大手笔,仅仅是今天晚上一晚上客人的消费总额就高达四五百万,她说免单就免单了,这魄力就连一般的男人都很难做到,随后,她又把一些善后事宜交代了一番,这才满脸淡定的迈步走出会所大门。

    此刻,刘飞和陈伟雄他们已经被会所的保安给拦在了外面。

    陈伟雄的脸sè很难看,差一点就要让人硬闯了,不过刘飞站在一旁却是脸sè十分平淡,因为他清楚,陈伟雄是在做戏,他和陈伟雄都在等夏艳茹出來。

    当夏艳茹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保安们的气势立刻变得更加强势起來,和陈伟雄他们对峙着。

    刘飞用雨伞轻轻遮住了自己的脸庞,静静的站在旁边。

    夏艳茹一眼就看到了陈伟雄,如花笑颜轻轻展开,柔声说道:“哎呦,陈大局长啊,这是那阵子妖风把您吹到我们会所门前來了啊,您可是知道的,我们红粉佳人会所一直都是守法经营,从來沒有做过任何违规之事啊。”

    夏艳茹的声音很嗲,听得刘飞有些发毛,陈伟雄更是如此,不过俩个人都知道,这是女人的专利。

    陈伟雄却并不为夏艳茹的这种发嗲的声音所迷惑,因为他可是深知夏艳茹这个女人虽然现在看起來笑颜如花,但是真的发起恨來,那可是连刑jǐng队中队长都敢下令给打残废的女人,陈伟雄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夏老板,你们是不是违规经营你们自己知道,我们今天來呢,也沒有别的意思,只是例行检查,希望你能够约束你的手下,不要做出有违和谐之事,否则的话,我们jǐng方也不是任人揉捏的主,我们正常执行公务,不希望遭到任何阻挠,希望你们红粉佳人方面给予配合。”

    夏艳茹听到陈伟雄这样说,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脸sè也从以前的笑颜如花转变为冷若韩冰,声音有些yīn沉着说道:“陈伟雄,你当我夏艳茹是三岁小孩子呢,例行检查,例行检查需要带这么多人吗,你们jǐng方不是任人揉捏的主,难道我夏艳茹就是人人揉捏的主吗,想要对我们进行检查不是不可以,你们得到政法委书记肖建辉的签字了吗,沒有看到他的签字之前,谁敢迈进我们红粉佳人一步试试。”

    说话之间,夏艳茹底气十足,声音坚定,大有如果陈伟雄要是敢硬闯的话,就和陈伟雄一拼到底之势。

    看到夏艳茹的气势和神态,陈伟雄却并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的一笑说道:“夏老板,你应该清楚,例行检查这样的事情,随便一个副局长签字就可以了,何况是我这个局长亲临现场呢。”

    夏艳茹冷冷一笑道:“不好意思,我只认你们政法委书记,不认你,想动我们,先过你们政法委书记这一关再说,我告诉你,沒有肖建辉亲口允许,就是刘飞來了也不管用。”

    夏艳茹说这话时候,看了旁边的刘飞一眼,可惜看不到刘飞的面孔,但是她说话的气势很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