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54章 深夜转战突袭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当刘飞离开之后,叶冲淡淡的看了耿志忠和楚天波一眼,对手下说道:“先把这两人双规了吧,仅仅是程铁强同志提供的这些材料便足以双规他们两个了,而且从目前的情况來看,这两个人很有可能涉嫌在这一次赈灾行动中联合起來上下其手,贪墨巨额赈灾款项之事,让他们必须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自己的问題。”

    当纪委工作人员出现在耿志忠和楚天波面前的时候,两个人全都吓得浑身瘫软在椅子上,虽然他们早已经久经考验,虽然他们也是临江县的书记和县长,双规别人的事情两人也曾经做出过多次决策,但是当市纪委的工作人员真正上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也怂了。

    这人啊,不管他有多少财富,不管他有多大的官职,一旦触犯了法律,当jǐng察或者纪委工作人员站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心中必定惶恐不安,因为这就是人xìng,任何人做了亏心之事,必定会产生巨大的心理负担,沒有人可以例外。

    耿志忠和楚天波被带走了,但是叶冲的双规行动并沒有结束,因为他这一次可是有备而來,他这个纪委书记可不是吃素的,虽然平时的时候满脸笑容,包括对于临江县这边,虽然他很少下來转悠,但是对这边的情况非常清楚,纪委对于临江县的问題并不是不了解,而是一直都在暗中进行调查,不是他们不想行动,而是担心打草惊蛇,所以,当这一次刘飞策划了这一次突袭行动的时候,叶冲也决定彻底将临江县的问題一起解决。

    随后,临江县县委办主任、县委常委顾长远被双规,县府办主任田忠义被双规,临江县水利局局长、民政局局长被双规、临江县招标办正副主任被双规,当叶冲嘴里念出一系列名单,纪委工作人员在陈伟雄带來的jǐng察的配合下前去抓人的时候,整个临江县县委会议室内其他剩余的常委们已经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了,谁也沒有想到,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以前海明市发生什么事情都沒有牵连到临江县的,却在今天夜晚一股脑的全都补上了,看着一个又一个被双规的名字被叶冲喊出,有些人的脸sè渐渐开始变sè,他们知道,恐怕临江县的事情还将会余震不断。

    整个夜晚,临江县县城内jǐng笛声此起彼伏,几乎响彻了整个晚上,一个接着一个的违法乱纪分子被双规。

    凌晨2点了。

    刘飞并沒有休息,他正在部署新一轮的赈灾工作。

    刘飞首先给临江县县委副书记周荣棠让他暂时代理临江县县委书记、代县长的职务,立刻对全县各个受灾地区连夜展开排查,将那些帐篷漏雨的灾民重新妥善安置,随后,刘飞又亲自给海明市副市长魏秋华打了一个电话,让他立刻从各个渠道调集各种救灾物资连夜运往临江县,全力展开救灾工作,不能让老百姓在大灾之后再次因为受灾而无法维持下去,同时他还给市长王成林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连夜召集在海明市的市委常委,就临江县的救灾工作进行重新部署,分区划片的展开二次赈灾工作,确保老百姓不会出现问題。

    等一切都部署完毕之后,刘飞已经身心俱疲。

    忙碌了一天的刘飞已经准备休息了,他实在是太累了,说实在的,刘飞非常不愿意看到今天在临江县大动干戈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这一次临江县的人做得事情实在是太过分了,彻底把刘飞惹急眼了,刘飞最见不得的就是人民群众受苦受灾,本來在天灾面前,老百姓的力量的确是很薄弱的,这是沒有办法的事情,谁也沒有办法和大自然对着干,但是**却更为可恨和可恶。

    然而,就在刘飞准备睡觉的时候,叶冲却突然急匆匆的赶了过來,敲响了刘飞的房门。

    刘飞打开房门,只见叶冲身上有些湿漉漉的,刘飞连忙把他让了进來,说道:“老叶,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身上都湿了,先进去洗洗澡,换身衣服。”

    叶冲连忙摆摆手说道:“刘书记,我沒事,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您汇报,为了担心棱镜门事件在我们海明市也存在,我连电话都沒有敢给你打,刘书记是这样的,刚才我们在对楚天波进行问话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全都交代了,刘书记,说实在的,我怎么也沒有想到,恐怕您也不一定能够想到,他这个县长竟然是花了500万买來的。”

    “500万,买來的。”这一下,刘飞彻底被惊呆了,脸sè也随即yīn沉了下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冲声音有些悲愤的说道:“刘书记,是这样的,根据楚天波的交代,在3年前,你还沒有來的时候,在他担任临江县县长之前,他只是临江县一个普通的副县长,分工也很一般,上一次县长位置突然腾了出來,众人竞争的非常激烈,但是最终市委作出决定,由楚天波來担任县长职务,当时让很多人感觉到意外,而他之所以被委任为县长,是因为他花了500万走通了市委里面一个人的关系,所以在当了县长之后,他不得不想法设法去搂钱,而根据楚天波的交代,不仅仅是他一个人从此人手中花钱购买了官职,也有其他一些人做了类似的事情,不过具体都有谁他并不知道,但是有一点却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他们这些人在进行这笔交易的时候,全都是在夏艳茹的红粉佳人私人会所内一所十分隐蔽、机关重重的绝密房间内进行的。”

    “夏艳茹,红粉佳人,交易。”等刘飞听到这三个词联系在一起的时候,当时就是一愣,随即立刻醒悟过來,随即站起身來说道:“好,那我立刻启程赶奔红粉佳人会所。”

    这时,叶冲看向刘飞又说道:“刘书记,刚才楚天波还隐隐约约的暗示了一个信息,那就是夏艳茹很有可能和我们海明市存在的那个内jiān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只要抓住夏艳茹,就有可能找到那个内jiān。”

    听到叶冲这番话,刘飞jīng神就是一震,他沒有想到,自己的预感果然是准确的,他來临江县之前他就感觉到内jiān很有可能会从临江县打开突破口,但是从到了临江县到叶冲來之前,一直都沒有任何信息,刘飞都以为自己的预感错了,却沒有想到竟然在这个最后时刻出现了,真是让他有些兴奋,他立刻拿出手机给陈伟雄打了一个电话,有些兴奋的说道:“陈伟雄,你听清楚了,除了留下必要的人手协助叶书记做好稳定和善后工作以外,其他所有人员全部带上,跟在我的车后面,咱们连夜赶回海明市去,目标是夏艳茹的红粉佳人会所,记住,一定要保密,确保你的手下不能有丝毫泄密,这次是一个关系到我们海明市未來的重要行动,不容有失。”

    陈伟雄接到刘飞的指示,也是一惊,他沒有想到,都深夜了刘飞竟然突然给他打來电话,看來,相比于临江县的行动,刘飞对红粉佳人的行动更为看重,他连忙表示沒有问題,立刻带人到刘飞楼下等候。

    此刻,刘飞稍微收拾了一下,便立刻起身下楼。

    在楼下稍微等了一会,陈伟雄便带着100多名荷枪实弹的手下赶了过來。

    刘飞并沒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上了方华军的汽车,让众人乘坐大巴车跟在后面,一行人在茫茫的黑夜冒着瓢泼的大雨浩浩荡荡赶往海明市。

    此时此刻,虽然已经是凌晨2点钟,但是对于海明市这样的不夜城來讲,对于红粉佳人私人会所來讲,却正是人流涌动,各种jīng彩好戏恰恰进入高*cháo的时候,此刻,在红粉佳人核心演艺厅内,一个由1名一线歌手、6名二线歌手以及3名过气的歌坛大佬组成的走穴演绎团队正在奉献着一首首歌曲,而两名二线歌手一边跳钢管舞一边唱歌的jīng彩表演更是吸引了很多观众的目光,掌声不断,一朵朵的玫瑰花被扔上了舞台,要知道,每一朵玫瑰花可是代表1000块钱的打赏啊。

    jīng彩不仅此处有,更多jīng彩在红粉佳人会所应有尽有,不管是洗浴部还是演艺部,jīng彩节目一个接着一个,而泳池部两名双胞胎美女姐妹所表演的花样游泳更是让很多大腹便便的老板们一掷千金,几万几万的打赏,因为谁打赏的最多,这两个美女姐妹花今天晚上就是属于他的了,几个大老板更是拼出了火气,彼此之间对骂不断,不过在这里,大家自然是不会真正动手的,因为大家要拼的是实力,也沒有人敢在这里动手。

    夜,越來越深了,一边是红粉佳人这边的纸醉金迷,而另外一边,刘飞和陈伟雄带着100多名jǐng察已经进入市区,正在直奔红粉佳人会所,刘飞很累很累,在跟方华军交代了一声到了红粉佳人会所附近的时候叫我之后,就躺在后座上睡着了,鼾声如雷,方华军透过后视镜看着疲惫不堪的老大,心中充满了敬意,这才是真正的官员啊,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和老百姓的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