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52章 一把大火!

www.wuailogo.com 官途     ()    方华军自然明白刘飞在担心什么,所以大巴车飞快的向着目标地前进。

    此刻,天空上的黑云越压越低,整个天空都似乎快要掉落到地面上了,风越来越大,闪电一道接着一道,雷声轰隆隆的震撼着整个海明市的大地,似乎连大地都要裂开一般。

    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焦虑,不管是刘飞也好,耿志忠、楚天波也罢,楚立强就更加焦虑了。因为他不知道老二看明白没有看明白自己的手势,揣摩透自己的真实意图。他和老二比划的手势是哑语,按理说他对这玩意根本不感兴趣,但是却偏偏遇到了一名异常漂亮的超级美女,这个美女也是有一定背景的,所以他不敢用强,但是偏偏这个美女让他心动不已,所以为了追这个美女,他干脆咬着牙去学了哑语,最终把这个美女追到手了。而老二经常陪着他去作伴,也学了很多哑语。

    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大。..

    当刘飞他们这辆车距离目标地点还有不到1公里远的时候,异变陡升,只见目标地址附近突然燃起了熊熊的大火,此刻,风正大,火借风势,风崔火势,整个物资仓库已经化成了一片火海。

    看到这种情况,刘飞当机立断,大声说道:“华军,快,再快一点,耿志忠,你立刻打电话叫救护车过来灭火。”说完,刘飞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耿志忠。随后他冷冷的看了一直显得十分淡定的楚立强一眼,心中对这个家伙不得不另眼相看,心说在这哥们居然能在我的面前玩出这种手段,还真是一个人物,只是有些想不明白这家伙是怎么把信息传递出去的。要知道,这一次刘飞可是专门在车上放置了一台信号屏蔽器的。除了他以外,任何人都不能通过手机等移动通信工具接打电话。包括上一次在抓捕德隆夫人的时候,也只有刘飞的手机因为在智能信号屏蔽器上已经设置了信号穿越权限,所以别人无法拨打电话,但是他却可以。

    看到那熊熊的火光,耿志忠和楚天波悬了好半天的心一下子就放了下来,他知道,有了这把大火,一切证据全都毁灭了,大火可是好东西啊,在古代,尤其是在宋朝和明朝时期,有些负责管理粮仓或者草料、衣物仓库的小吏们经常会偷偷的把草料和粮食、衣物等东西偷偷的贪污下来,拉出去卖掉,但是却把账本做得滴水不漏,平时的时候他们可能会什么都不做,但是一旦有上级检查的时候或者自己快要退休或者和其他人交接岗位的时候,就会想办法放一把火,把草料场和粮仓烧个干净,这样一来,谁也找不出他们贪污的罪证了,这就叫死无对证。《水浒》里面林冲在草料场的那一把大火却也侧面起到了这个作用。

    然而,刘飞却并不知道,老二是一个十分聪明之人,这些年来他是楚立强的主要狗头军师,此刻,当他看到了大火已经烧起来,立刻带着另外一路人马,带着电锯来到了刘飞他们曾经走过去主路上,这是距离物资仓库最近的一条路,老二料到刘飞他们肯定会喊消防车前来救火,所以他们找了一个路边长着比较粗壮的杨树的地段,这伙人齐心合力一口气放倒了5颗大杨树,将整个道路彻底阻断。这样一来,等到消防车绕远路再赶到物资仓库的时候,恐怕大火早就烧完了。这一招叫釜底抽薪。

    当刘飞他们这辆大巴车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十分巨大的物资仓库,大火正在从四面八方燃烧起来,火势很猛,现场还可以闻到浓浓的汽油味,而整个物资仓库现场可以看到很多凌乱的汽车车印,甚至还可以看到很多扔得到处都是的汽油桶。

    看到这种情况,刘飞的脸sè显得异常yīn沉,此刻,他心中的怒火已经快要涌到嗓子眼了,却又不得不憋着,因为现在自己棋差一招,结果已经很难逆转了。大火正在熊熊的燃烧着,尤其是那呼呼的狂风,更是吹得刘飞几乎站立不稳,而大火却越烧越旺了。

    就在这个时候,由于离开了大巴车信号屏蔽的范围,耿志忠的手机已经可以用了,他的手机突然嘟嘟嘟的响了起来。耿志忠立刻接通了电话。电话是消防队打过来的,他们告诉耿志忠,他们短时间内赶不过来了,因为过来的路已经被无课大树给阻拦住了,他们只能绕远道过来。听到这个消息,耿志忠心中暗喜,不过转过头来,立刻满脸担忧的把情况向刘飞进行了汇报。

    刘飞听完耿志忠的汇报之后,看向楚立强的目光更加充满了玩味之sè。他对这个人越来越感兴趣了,这件事情肯定是他手下干的,而且这一手釜底抽薪办得的确漂亮,让自己很没有脾气,宦海沉浮这么长时间,刘飞什么样的风Lang没有见过,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栽在了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商人和他的手下身上。

    然而,这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吉人自有天相!就在刘飞都已经准备放弃通过物资仓库这个线索来揪出这一次巨额赈灾物资被贪墨事件的抉择的时候,一直酝酿了很久的天空好死银河决口一般,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暴雨突然不期而至,风虽然很大,但是暴雨却更大。水永远都是火的克星,所以,在这场大暴雨面前,火势已经达到顶点的大火却在不到5分钟之内被彻底熄灭,要知道,这暴雨和消防车的水不一样,消防车灭火是需要时间的,但是这大暴雨却是无差别完全覆盖,大火一下子就熄灭了。

    此刻,刘飞就那样满脸平静的站在大暴雨中,任凭瓢泼大雨倾泻而下,他的双眼中却充满了杀气。

    “方华军,立刻把车的大灯打开,对准仓库,其他人上车上拿着手电筒、戴上矿灯,和我一起进入仓库现场调研。

    再来这里之前,在刘飞的指示下,秘书长周荣轩早就在大巴车上部署了很多的必要照明物资。

    这一下,楚立强彻底傻眼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把大火燃起了他毁灭证据的希望,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却将他的这个希望彻底浇灭,当他跟在刘飞身后走进已经满目疮痍的物资仓库的时候,浑身都已经颤抖起来。因为物资仓库里面的情形让他几乎崩溃。虽然已经烧毁了很多帐篷和粮食,但是现场依然有着大量的存货,在大巴车那异常明亮的大灯面前,在秘书长周荣轩特别准备的超高亮度的照明灯面前,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晰,明了。尤其是仓库内所弥漫的陈旧大米所散发出来的那种陈腐的味道两人十分不舒服,而一个个到处都是破洞甚至一看就知道是别人用过的剩帐篷堆得到处都是。还有其他的赈灾物资和修河物资,这里堆放着的几乎全都是假冒伪劣产品,就算是外行人也能一眼看得出来。

    等看完这些之后,刘飞淡淡的看了楚立强说道:“楚立强,这就是你这个中标商所提供的货物啊,看来你还真是懂得经商之道啊,这节省成本能够节省到这种程度,你也算是古今中外第一人了。你也不好好的睁开眼睛看一看,现在有几个商人赶在赈灾物资上做手脚,看来你还真是嫌活得不太够啊。”

    刘飞的话音刚刚落下,只听到一阵阵急促的jǐng笛声由远而近,赶到了刘飞他们现场。

    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亲自带着100多名jǐng察赶了过来。

    看得陈伟雄他们来了,刘飞对陈伟雄说道:“陈伟雄,这个人叫楚立强,是这一次临江县赈灾物资招标的唯一中标商,现在经过我们现场核实,发现他所提供的所有物资全都是假冒伪劣产品,你现在立刻核实一下他的身份。”

    然而,出乎刘飞意料的是,刘飞只是看了楚立强一眼,说道:“刘书记,这个人的身份我早就核实过了,前年你还没有来的时候有一件案子就牵扯到了他的身上,当时那个案子是我亲自负责的,我曾经把他给抓了进去,不过后来由于各方面的证据突然全部消失损毁,在楚县长以及市里一些领导的压力下,我不得不把他又给放了。他的真实是楚书记的侄子。而他的志天商贸公司其实就是他和耿书记的小舅子一起开的。如果他们这家公司出点什么事情我并不感觉到意外。”

    陈伟雄的话让刘飞就是一愣,而耿志忠和楚天波一下子就呆住了。他们没有想到,两年前结下的梁子陈伟雄竟然一直都记得,而且还暗中调查清楚了志天商贸公司的底细。

    刘飞冷冷的看了耿志忠和楚天波一眼,随即对陈伟雄说道:“伟雄,控制现场和排查到底是谁点燃了这个物资仓库、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等事情就交给你去办了。现在,是我们县委去好好的研究研究赈灾之事了。耿志忠、楚天波同志,咱们走吧。”说完,刘飞迈步向大巴车上走去。

    而此刻,陈伟雄已经让人给楚立强直接戴上了手铐。

    与此同时,有了刘飞这边拖延时间、声东击西、调虎离山,叶冲则已经带人赶到了临江县财政局,将财政局的很多重要文件全部封存起来,并且在审计局人马的配合下,展开了仔细核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