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50章 出离愤怒的刘飞!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当天中午,刘飞乘车返回了临江县,刘飞首先到了临江县县城内,第一时间來到了受灾最为严重的西城区,西城区这里属于临江县的老城区,地势比较低,在这一次的公开视察过程中,耿志忠和楚天波带着刘飞也來过这里,不过只是在老城区距离市中心最近的地方选了两个灾民安置点让刘飞看了一下,在这些地方,临江县的安排还是不错的,清一sè的活动板房,还有专门的运水车提供纯净的自來水,各种粮食、蔬菜虽然样式不是特别分丰富,但是量倒也不少,倒也还算但是刘飞从林海峰拿给他的举报材料上却得知,临江县方面在表面文章方面还是做了一些的,不过这些却是用來粉饰太平的,所以,本着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刘飞让方华军继续开车往西江区城郊方向行进。レwww.siluke.com♠思♥路♣客レ

    然而,当他们渐渐驶离了前面这两个灾民安置点之后,却发现中间竟然出现了一个长达1公里左右的隔离带,在这个隔离带上,几乎看不到多少人,这种情况让刘飞当时便皱起了眉头,以他的智慧自然能够想到一种最可能的事情,那就是这个隔离带应该是临江县方面为了防止自己突然提出要进去看一看才故意设置的,这样如果自己真的提出來他们就可以以道路交通不好或者其他借口告诉自己,大部分的局面都已经集中到了外面这两个安置点上进行安置,不过随着方华军不断的往里开,过了这一公里多的隔离带之后,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因为他突然发现在街道两侧,渐渐出现了不少的百姓,只不过这些百姓大多数人的生存状态都不太好,这里根本就沒有多少活动板房,最多的就是一些帐篷,而很多帐篷看起來却并不像是新的,似乎是存放了几十年似的,更有一些帐篷上面还有着大大小小的窟窿,一看就是老鼠咬的,至于粮食、饮用水等物资比起之前刘飞所视察的地方差了很多,只有两台小卡车上面装着一些大米和土豆、葱头等物资,刘飞让方华军把汽车停放在小卡车旁,下车走进卡车准备看一看这些物资的具体情况,然而,刘飞刚刚走进两辆卡车,便听到了一股浓浓的发霉的味道混杂着一股酸臭味卡车上面散发出來,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走进一看,却发现发霉的味道是从前面那辆装载着大米的卡车上散发出來的,刘飞拿起一把大米看了一眼,发现这些大米轻轻一捏就碎了,甚至还有一些大米粒已经开始发黄、发暗,很显然,这些大米都是一些劣质、陈旧的大米,当刘飞走到第二辆汽车旁边的时候,却发现车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酸臭味,走进一看,发现这辆装载着蔬菜的车上土豆有很多都已经长牙了,甚至有一些土豆都已经腐烂了,而葱头的情况就更惨了,刘飞挑了几个,却沒有发现一个葱头能够完好无损的,有一些已经百分之二十左右腐烂了,还有一些百分之五六十甚至七八十都腐烂了。

    就在这个时候,几个满脸菜sè、膀大腰圆的男人怒气冲冲的走了出來,其中一个人指着刘飞说道:“你要干什么,赶快离开这里,这是我们的赈灾物资,赶快离开。”

    刘飞听得出來,对方的语气似乎显得十分紧张,生怕刘飞他们打这些赈灾物资的主意。

    刘飞并沒有离开,而是转过身來看向这几个人说道:“几位,你们不要担心,我可沒有打你们这些物资的主意,我是新闻记者,我有几个问題想要问你们,这些东西就是给你们这个安置点居民用的吗,怎么和前面两个居民安置点的情况不太一样啊。”

    听到刘飞说他是记者,这几个男人立刻围拢上來,其中一个男人脸上露出一丝悲哀之sè说道:“哎,我们这个安置点的人怎么能和前面那两个安置点的人相比呢,人家前面两个安置点安置的大部分都是我们临江县各个机关、单位、事业单位以及一些官员、商人的家属们,而我们这个安置点和我们后面的安置点都是安排的普通的老百姓,听说前面两个安置点的人天天都有肉吃,而我们能够填饱肚子就不错了,我听说下面很多乡镇村子里面的老百姓连饭都吃不饱呢。”

    听到这里,刘飞的脸sè再次巨变,因为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这一次市里面给临江县所划拨的资金十分充分,在加上社会各界所捐赠的赈灾物资,足以让临江县居民吃饱穿暖,而且这些钱给所有灾民临时搭建活动板房暂时渡过这个炎炎夏rì是肯定沒有问題的,而且居民灾后新房的建设规划临江县也早已经提交上來了,建设的专项资金海明市财政方面也全部划拨下去了,但是这个看起來至少有几千顶帐篷的安置点竟然沒有几个活动板房,很显然,临江县的赈灾工作肯定是出现了问題。

    当天中午,刘飞留下來和灾民们一起吃了一顿午饭,这顿饭吃得刘飞火冒三丈,饭是用那些几近发霉的大米做的,吃起來沙子还不少,而菜则是土豆炖葱头,而且根本沒有多少油水,还挺咸的,吃得刘飞很快就口渴了,这时和刘飞一起吃饭的居民找來一只水壶给刘飞倒了一枚有些发黄发浑的水,刘飞一问之下才知道,原來他们这个居民安置点都是定点供水,定量供水,人多水少,所以老百姓们沒有办法,只能在下雨的时候用各种盆盆碗碗们接点储存起來烧开了喝,刘飞问他们为什么不把这种事情向上级反应,老百姓说县里说财政上沒有钱,还说市里虽然给拨了不少钱,但是那些钱是用來给大家建设震后安置房的,不能轻易动用,所以要大家稍微苦一下,坚持一下,困难很快就过去了,还说也有人去市里上*访,但是很快就被县里的人给抓了回來,直接关进了jīng神病医院,连续抓了几次之后,就沒有人再敢去上*访了。

    刘飞听完彻底沉默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在自己和常委会上市委市zhèng fǔ三令五申要求临江县必须要做好赈灾工作的情况下,竟然还是出现了这样的问題,这让刘飞彻底出离愤怒了,从这个安置点离开之后,刘飞告诉陪着他一起吃饭的老百姓,让他们放心,他一定会帮助他们在三天之内解决这个问題,随后,刘飞又乘车前往其他县城内的安置点查看了一番,除了被临江县亲自带着视察的那两个安置了临江县公务人员家属和朋友的安置点以外,其他的安置点情况都和刘飞他们吃饭的那个安置点情况差不多,很多安置点的饭菜虽然可以让老百姓们吃饱,但是饭菜的质量都比较差,这和市委市zhèng fǔ要求的2天必须要给老百姓上一道肉菜的最低要求差了很多,然而,当刘飞下到了临江县下面的乡镇查看了一番之后,彻底暴怒了,因为他发现,在县城里的老百姓好歹还有一顶破旧帐篷可用,而下面乡镇里大部分老百姓连顶帐篷都沒有,很多都是老百姓自己动手利用各种废弃物资搭建的一些简易的窝棚,而很多乡镇的老百姓大部分都只是能够吃个半包,一两天才能吃上一顿蔬菜,因为粮食和蔬菜供应都十分有限,刘飞经过调研之后从村民们口中得知乡镇里面沒有钱,上面的钱划拨的也不多,所以只能确保老百姓们饿不死,至于灾后重建工作,到现在还沒有什么头绪,只是口号镇里面喊得很响亮,但是却一直沒有实际动作。

    当天晚上,刘飞查看完大部分乡镇的情况之后,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几乎被怒火给燃烧起來。

    苍茫的夜sè之中,刘飞乘车从乡下返回临江县县城。

    人还在车上,刘飞便直接给海明市纪委书记叶冲打了个电话:“叶冲同志,你现在立刻从市纪委部门抽调20名意志坚定、作风硬朗、确保不会泄密的纪委工作人员,连夜赶到临江县财政局门口右侧100米处与我汇合。”

    听到刘飞居然一下子就要自己带20个纪委工作人员过去,叶冲心中就是一惊,他知道,这一次绝对是刘飞到海明市之后最大的动作,不过对于刘飞的指示,他依然毫不犹豫的立刻执行。

    随后,刘飞又亲自给陈伟雄打了一个电话:“陈伟雄,你立刻从公安系统抽调500名jǐng力,以抓捕毒贩为借口,赶往临江县进行部署,连夜封锁临江县所有通往外界的出入口,对所有过往车辆进行检查,凡是临江县的官员一律只准进入不准外出,另外,你带着200人到临江县县委附近找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安置下來,随时等候我最新的指示。”

    听到刘飞这个部署,陈伟雄也是大吃一惊,虽然刘飞并沒有明说,但是陈伟雄一下子就猜到了,刘飞这一次很有可能要对临江县的官场有大动作了,毕竟500人的jǐng力那可是相当不小的一股力量。

    随后,刘飞又接了打出去了几个电话,进行了深入的部署,随后对方华军说道:“华军,直接去临江县县委大院,看我这一次不把整个临江县查他一股底掉。”说话之间,刘飞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

    是的就是杀气,此刻的刘飞早已经出离愤怒了,他要在离开海明市之前,再给那些胆敢将一双黑手伸向老百姓的官员们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