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34章 陈志安不安

www.wuailogo.com 官途     ()    陈志安刚刚走到办公室外面,便碰到了区委办主任李培,李培看到陈志安一副出远门的模样连忙上前说道:“区长,刚刚接到市委方面的电话,说是让您赶快去市招办一趟,您看……”

    陈志安点点头说道:“嗯,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已经跟市委那边解释过了,我这边有点急事,得出去一趟,有事情及时和我联系。”说完,陈志安迈步就向前走去,直接把李培甩在了一边。

    李培就是一愣,他感觉今天的区长有些行sè匆匆,似乎有什么心事。

    然而,让陈志安沒有想到的是,他刚刚走到电梯间门口,便看到电梯间旁边突然走出两个人來,一个是市委办副主任韩林萌,一个是市府办副主任阮忠鹏,两人直接迎了上來,笑着说道:“陈区长,看來我们來的正是时候,市委周秘书长派我们过來接你,带着你一起去市招办参加会议。”

    看到这两个人突然出现,陈志安心中就是一沉,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似乎有些不妙了,很明显这两个人虽然表面上是來接自己的,实际上是來监视自己的,但是现在在这种情况之下他想不跟着他们两个走都是不可能的了,只能跟着两人走了下去,上了他们的汽车跟着一路來到市招标办。

    当陈志安來的时候,时间刚刚达到刘飞所要求的1个小时的标准,而此刻,其他各个区委的领导们和各个机关单位的一二把手们都已经到齐了。

    陈志安在属于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手提箱放在了脚下,此刻,手中的手提箱对他來说就好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一般,他不能扔,因为里面藏着他一生的心血,但是他又担心这个手提箱被有心人给发现甚至是曝光,所以他只能小心翼翼的照顾着这只手提箱。

    此刻,刘飞扫了一眼会议室内的众人,沉声说道:“各位,今天把大家喊过來主要是想要跟大家谈一谈有关20多天前,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下发的一份有关禁止年底之前突击花钱的文件,我记得当时文件上清晰的写着,市委市zhèng fǔ会对今年的年底之前突击花钱的事情进行大力整顿,并且在文件中也对各级单位提出了严格的要求,但是如今看來,很多单位把市委市zhèng fǔ的文件视若无睹,更有甚至,顶风作案,风气十分恶劣,影响十分严重,所以,我和王市长商议之后决定,从今天开始,对各个单位的突击花钱行动采取突击检查,而我今天到市招标办的主要目的就是看一看海东区的网络系统项目的招标情况,因为有一些公司向我的市委书记信箱内发邮件对此事进行举报,说是海东区有关部门在这个项目的招标过程中猫腻严重,甚至还有人举报说这个项目根本就沒有必要进行,纯粹是海东区为了突击花钱而临时拼凑出來的项目,下面呢,我们先听一听专家对于海东区网络系统现状的分析,然后在研究一下海东区这个项目的招标过程是否存在舞弊猫腻行为。”

    刘飞说完,冲着门口处挥了挥手,两名负责执勤的jǐng察立刻大开发房门,一名系统集成界非常有名的技术高手、海明大学信息工程学院的副院长钱正平教授迈步走了进來。

    钱教授头发已经花白,在信息工程领域可谓桃李满天下,现状海明市很多系统集成领域的一些jīng英骨干人才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他的学生,所以当钱正平教授出现的时候,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阵的掌声,不过此刻的陈志安和海东区财政局局长赵天鹏脸sè全都黑了下來,尤其是力天科技集团的老板王宝明,此刻脸sè已经惨白,双腿都颤抖起來,因为当初在为海东区网络系统做设计规划的时候,为了让自己集团的设计规划更有权威xìng,他曾经想要花费重金聘请钱正平教授当顾问,但是钱教授了解了一下海东区的网络系统现状之后直接拒绝了,原因很简单,在钱正平教授看來,海东区的网络系统根本不需要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推翻重建行为,只需要升级一些服务器和关键的防火墙设备便可,总成本最多不过300万,根本不需要花多少钱,因为海东区现状的网络系统是5年前建设的,而且还是他曾经参与顾问设计的,当时便已经考虑到了网络系统的超前xìng,所以即使不对网络系统进行升级,三五年之内海东区的网络系统也是可以满足需求的。

    钱正平教授上台之后,很平静的说出了他的观点,并且对海东区大规模重建网络系统的行为给予了严厉的批评,认为他们这样做根本就是劳民伤财,随着钱教授讲话的进行,海东区方面的领导们脸sè已经全都变得难看起來。

    等钱教授讲完之后,刘飞声音yīn沉的说道:“非常感谢钱教授所提供的专家观点,而且刚才钱教授也说过了,他曾经亲自给海东区区zhèng fǔ写信反映此事,并且建议区zhèng fǔ最好不要把整个项目推翻重建,只需升级关键设备便可,我想问一问海东区的陈志安同志,钱教授的这份材料你看到了吗。”

    陈志安听到刘飞上來就点了自己的名字,脸sè更加难看了,不过他也是久经考验之人,听到刘飞的问话之后立刻脸上露出一丝略显尴尬的笑容说道:“刘书记,我还真沒有看到这份材料,下面并沒有把这份材料交给我,所以对于钱教授的观点我并不知情。”

    很中规中矩的回答,完全在刘飞的意料之内,刘飞淡淡的说道:“哦,你沒有看到,这倒是情有可原啊,不过据我所知,这份材料钱教授是通过快递的形势发的,而签收者是你们区府办的一名办事员,按理说钱教授在快件上已经注明要转交给陈志安同志,看來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问題了,不过既然是中间环节的问題,和陈志安同志似乎也沒有关系,这件事情就先这样了,接下來我们在研究一下海东区网络项目的评标问題,钱教授,您也是专家库里面的成员,您的威望是比较高的,您來看一看,这一次的评标结果、评标标准等各方面是否有问題。”

    钱教授是一个骨子里面充满了正义感的专家,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做事坦荡,从來不怕得罪人,否则的话,以他的资历早就当上院长了,而不是闲职副院长。

    钱教授拿出老花镜仔细的审阅了一下评标小组的各种评标记录以及各个单位的投标资历之后,站起身來有些愤怒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这……这次评标纯属内幕cāo作,根本沒有任何公平xìng可言,最为搞笑的是,招标文件中竟然以暗示的语气设定了投标下限,但是却对投标上限沒有进行限定,这就导致了有好几家投标公司的价格非常虚高,从而拉升了总体的中标价格,而根据我对中标公司力天科技集团他们所投标产品和设备的初步估价,他们产品的成本不足1500万,而这些产品即便是转换成市场价格也绝对不会超过2500万,他们他们的中标价格竟然比市场价高出了整整一倍,这里面问題很大啊。”说道这里,钱教授充满愤怒的看向评标小组的几名专家说道:“老严、老陈、老苏,你们是怎么回事啊,这么明显的问題你们都看不出來,这和你们的水平很不相符啊。”

    被钱教授点名的三个专家库成员全都低下了头,沉默不语。

    这时,刘飞脸sèyīn沉着看向三位专家说道:“三位专家,你们能够现场给我一个交代吗,我需要知道实情。”

    刘飞的语气很平缓,语速很慢,但是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蕴含着极大的威压。

    如果说面对钱正平教授的质疑这三位专家还能保持沉默的话,在市委书记刘飞面前,他们不敢再保持沉默了。

    严教授满脸惭愧的说道:“刘书记,对不起,我收了力天科技集团2000元的好处费,要我尽量帮助力天科技集团中标。”

    这时,陈教授和苏教授也纷纷点点头:“我们也是收到了力天科技集团2000元的好处费。”

    刘飞听完之后,摆摆手手说道:“行了,你们先回去吧,回头把钱回去,以后做事安分一点,不要在做有辱身份的事情了。”

    三人连忙千恩万谢的充满歉意的离开了。

    等三人离开之后,刘飞的目光扫视了一眼现场众人,淡淡的说道:“力天科技集团的领导來了沒有,现场谁是力天科技集团最大的领导。”

    刘飞说完,现场很多人全都看向了王宝明。

    这时,周荣轩凑在刘飞耳边说了一句,刘飞的目光便落在了王宝明的身上。

    王宝明只能讪笑着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我是力天科技集团的老板王宝明。”

    此刻,陈志安一直冷眼旁观,他发现刘飞虽然派人把他给揪过來了,却一直沒有直接对他下手,这让他心中十分不安,尤其是当刘飞把王宝明给找出來之后,他心中的那份不安更加强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