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26章 意想不到

www.wuailogo.com 官途     ()    此刻,当现场众人看到王成林竟然把材料递给叶冲之后,很多人的眼神中全都露出惊讶之sè,尤其是刘飞,对于王成林的此举他也有些意外。

    叶冲接过材料看了几分钟之后,沉声说道:“王市长,你的这些材料很全面啊,依照你的意思,是不是我们纪委应该出手了。”

    王成林点点头说道:“是啊,叶书记,我接到这些材料已经有段时间了,不过本着对同志们负责的原则,并沒有立刻就提交给你们纪委方面,我希望能够稍微核实一下,以免冤枉了某些同志,虽然时间比较紧,不过材料上的有些事情经过我们市zhèng fǔ的相关部门的同志们经过核实之后,确有其事,所以,我看你们纪委方面可以出面直接将程海明同志双规了,我相信,双规之后,他肯定会可以交代出更多的问題。”

    叶冲点点头说道:“好,从这份材料來看,程海明同志问題可是非常严重啊。”说着,叶冲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快捷键,嘟嘟响了两声之后,会议室的大门一开,从外面走进來两名市纪委的工作人员,立刻带來程海明的面前,沉声说道:“程海明同志,鉴于你问題严重,现在我们纪委部门正式对你实施双规,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完,两个工作人员已经一左一右的站在程海明的身边。

    此刻,程海明彻底傻眼了,因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王成林竟然会在这个时候來要求纪委对自己进行双规,他的目光在吕越超、林栋甫、郑大志三人身上扫过,却发现三人全都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而三人的额头上却早已经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至于当初那个信誓旦旦的承诺说只要他跟着干保证沒有问題的幕后指使者,此刻也已经低下了头,屁都不敢放一个,程海明知道,自己被忽悠了。

    不过程海明倒也算是一个爷们,直接站起身來哈哈大笑道:“好,好一招步步紧逼啊,王市长,我被双规的确不冤枉,说实在的,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沒有想到这一天來的竟然这么快,不过王市长,我可以明确的告诉您,在这一次的合同事件中,我不过是一个小喽啰而已,真正的幕后cāo控者另有其人,只不过我当初发下了誓言,绝对不会把那个王八蛋给说出來,男人,既然发誓了,必须要做到,所以,我愿意接受双规的处理。”说完,程海明站起身來,被两个纪委工作人员驾着向外走去。

    等程海明离开之后,王成林的目光落在档案局常务副局长郑大志的脸上,淡淡的说道:“郑大志同志,你也是这一次我们海明市与德隆集团合同的主要负责人,你谈一谈这件事情上你的看法吧,我相信,你作为曾经的顶级文秘高手出身,走到了今天这个位置上,像这份合同上的问題你不可能不清楚吧,具体的内幕情况到底如何,你给我们谈一谈。”

    此刻,听王成林点到了自己的名字,郑大志脸sè非常难看,双腿早已经颤抖起來,豆大的汗珠顺着光秃秃的脑门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郑大志不傻,之前程海明之所以被双规原因非常简单,这是王成林杀鸡儆猴的一招,尤其是当他看到王成林的面前放着厚厚的一叠材料的时候,他的心也在颤抖着,身在官场上沉浮多年,虽然只是档案局常务副局长这么一个权力不太大的官,但是要说把柄,肯定是留下不少的,毕竟他也是副厅级的官了,就算混的再差,每年捞个百八十万还是很轻松的,尤其是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來,几乎档案局每年都有很多信息化的项目上马,再加上基建工程等工程,随随便便收点礼也有个百八十万的了,所以,此刻,他的心理非常的紧张,他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

    尤其是游了程海明的前车之鉴之后,让他对那个幕后cāo控者有些失望了,因为当时那个幕后cāo控者也是信誓旦旦的告诉他不用担心东窗事发,哪怕是真的东窗事发了,他也会保证他们沒事,但是现在,事到临头了,那个幕后cāo控者却偏偏成了缩头乌龟,他彻底愤怒了,但是,他却不敢将那个幕后cāo控者现场指认出來,因为那个幕后cāo控者的手段他是非常清楚的,虽然表面上看起來人畜无害,实际上却是yīn狠毒辣,不择手段,据他所知,也曾经有人背叛过那个幕后cāo控者,但是最终都几乎死无葬身之地,他的老婆、孩子都还留在海明市,他不想让老婆孩子因为自己的原因遭受牵连。

    想到这里,郑大志站起身來看向王成林和叶冲说道:“王市长,叶书记,我非常清楚,我参与了这一次的合同事件本身就已经触犯了法律,在这一点上,我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更对不起我的亲人和朋友,说实在的,我当初真的不想参与这件事情,但是有些时候,人在江湖却身不由己,如果我当时不参与这次的合同拟定猫腻,那么那位cāo控者便会把掌握我的把柄交给纪委,那个时候,等待我的只有双规,现在事情闹到这种地步,我知道,我除了被双规之外,已经沒有别的选择了,不过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把那个幕后cāo控者说出來,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那个幕后cāo控者就在今天我们现场的这些人之中,在这里,我也想对那位幕后cāo控者说一句,哥们,算你狠,为了我的家人、亲戚和朋友我不能供你來,但是我要告诉你,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好自为之,我就先跟纪委的同志们走了,我在监狱里面等你,但是你听清楚了,如果你敢动我的家人和亲戚、朋友一根寒毛,我保证你的事情肯定会被揭露出來的,不要认为以你的身份地位我不敢揭发你,我害怕你,但是如果真的把我逼急了,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说完,郑大志看向叶冲说道:“叶书记,请派人把我带走吧。”

    话说道这个份上,叶冲已经不需要任何犹豫,他知道,郑大志肯定是有问題了,立刻再次拨通了手机上的快捷键,很快又有两名工作人员走了进來,把郑大志给带走了。

    此刻,会议室内静悄悄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定格在市府办主任吕越超还有市zhèng fǔ副秘书长林东方的身上,因为从郑大志的话语之中大家都听清楚了,合同事件幕后的cāo控者绝对不是他,而是另有其人,而从剩下的可疑人员來看,只有吕越超和林东方最有嫌疑。

    刘飞的目光从吕越超和林东方两人的脸上扫过,发现两个人全都脸sè苍白的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此刻,王成林的眉头已经紧皱起來,因为他本來算计得好好的,经过这样的步步紧逼策略之后,就算在第一局不能让程海明将那个幕后cāo控者给交代出來,那么在第二局也肯定可以让郑大志将那么幕后cāo控者交代出來,但是现在,这两个人竟然全都被带走了,却偏偏沒有一个人愿意把那个幕后cāo控者给交代出來,看來他们两人对那个幕后cāo控者非常的忌惮啊,现在,四个合同拟定和审核的主要负责人已经被带走了两个,那么很有可能幕后cāo控者从剩下的吕越超和林东方之间产生,那么自己应该到底拿谁來开刀呢,对于这两个人,王成林的心中非常矛盾,因为市府办主任吕越超也是王成林到了海明市之后,经过一段观察之后才提拔起來的,平时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这一次正是因为信任吕越超,王成林这才把拟定合同和审核合同这么重大的事情交给他去负责,但是他却万万沒有想到,最终竟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这让他十分寒心。

    王成林的目光在吕越超和制作费副秘书长林东方之间來回徘徊了一下,最终还是把目光锁定在林东方的身上,他非常希望林东方能够告诉他一个答案,告诉他吕越超并不是那个幕后指使者,那样的话,他的心也许会好受一些。

    “林东方,前面的程海明和郑大志都沒有交代谁才是这一次合同事件的幕后cāo控者,你身为这次合同拟定和审核的第一副手,我相信对于这件事情你应该不会不清楚吧。”王成林的脸sè有些yīn沉着说道。

    林东方的脸sè惨白惨白的,使劲的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看了一眼旁边的吕越超一眼,在众人的期待和注视下,他缓缓站起身來说道:“刘书记,王市长,叶书记,我这个市zhèng fǔ副秘书长当得不称职啊,我真的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鬼迷心窍的贪赃枉法了,最终却被别人抓住了把柄,好了,现在我想王市长手中应该也有我的相关资料了吧,那么有些我贪赃枉法的事情,我愿意向纪委部门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另外,我愿意为参与这次合同事件向市委市zhèng fǔ道歉,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想说一句,身在官场,有些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啊,同时,在这里我也敬告一下各位同行们,希望大家的手脚最好干净一些,否则的话,最终会害人害己啊。”

    顿时,全场愕然,王成林的心开始砰砰砰剧烈的跳动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