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24章 目光长远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听到刘飞这样说,周荣轩的内心开始有些激荡起來,说实在的,自从周荣轩到了海明市之后,发现虽然刘飞平时的斗争中做的相当出sè,但是在他看來,刘飞总是少了一股子强势之气,这和他想象中的刘飞有些不太一样,尤其是在对待王成林和胡天宇的问題上,他认为刘飞的表现更是有些弱势,总是采取拉拢为主,尤其是在对待胡天宇的问題上,明明知道胡天宇经常和他作对,却并沒有采取太过于激烈的手段,虽然周荣轩知道刘飞有深层次的考虑,但是他却认为完全沒有那个必要。

    不过今天听完刘飞的这番分析之后,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对刘飞的看法,要知道,刘飞能够在王成林和胡天宇的个人问題上有如此深的见解,又怎么可能想不出什么好的应对之策呢。

    这时,刘飞笑着说道:“老周啊,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在对待王成林和胡天宇的问題上显得有些弱势了。”

    周荣轩是一个直脾气的人,既然刘飞这么问了,他也毫不掩饰的说道:“刘书记,我的确有这种想法。”

    刘飞笑着点点头说道:“是啊,不仅仅是你,包括林海峰和很多其他的一些朋友也是这种想法,但是呢,很多事情呢并不一定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因为有些时候,如果不是身处于居中,是不可能了解其中的一些细节问題的,我之前也和林海峰谈过这些问題,不过呢,我和他谈的只是一些局部的原因,因为跟他说得太深了,对他并沒有好处,并不利于他的成长,和你我倒是可以在谈谈我的看法,其实,我除了想要通过控制自己不去动用委员的权威从而达到继续锤炼自己的斗争技巧、需要团结海明市的整个市委班子带领海明市上下一起团结一致把经济搞上去以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听刘飞说道这里,周荣轩的耳朵立刻就竖了起來,因为他可是清楚的,纵然自己的年龄比刘飞大,但是真正说道官场上的斗争经验和为官之道,却未必比刘飞强,毕竟刘飞能够升到如今这个位置绝对不是偶然,如果自己以后要想在仕途上更进一步的话,如果不摒弃一些以前不切实际的作风的话,是绝对不行的,而这个时候,和刘飞多学习一下在确保坚持原则的情况下,尽可能的保持斗争手段和灵活xìng和多样xìng也是相当必要的,他希望自己的仕途能够再进一步,并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而是为了自己以后能够在刘飞的仕途之路中为刘飞提供一些帮助,尽可能的为刘飞的仕途之路保驾护航,毕竟刘飞的老爸刘枫宇对自己有提拔之恩,而刘飞的表现也让周荣轩意识到,刘飞绝对是一个政治素质过硬、觉悟超高、一心为国为民的官员。

    这时,刘飞接着说道:“其实,我之所以在对待王成林和胡天宇的问題上并不是以强压为主,而是以拉拢和为主,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我是委员,虽然在一定的程度上,我们彼此之间是存在着竞争关系的,但是,我现在的身份是委员,所以在我的眼中,我和他们两个人之间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竞争关系,而是在我看來,他们两个只不过是我的下属而已,甚至在我眼中,他们只是我们整个干部队伍中的高级干部而已,虽然在海明市我会控制着自己不去动用委员的权威,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不需要站在委员的角度上去思考问題,他们两个不管心中明了也好,不明了也罢,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一定程度上,我是属于可以决定他们两个人命运的二十多人之一,而且在这两个人将來的提拔问題上,我是有着比较直接的话语权的,所以,这也是我说王成林比胡天宇聪明的主要原因,在现在海明市处于这种需要以更加昂扬的姿态去展翅高飞的关键时刻,我们海明市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干部,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清楚,那这个人将來怎么能够够资格來接我的班呢,是,我们海明市的发展的确离不开斗争手段毕竟厉害的官员,但是也离不开具有大局观的官员,能够混到这个级别,哪个官员沒点厉害的斗争手段,但是很多时候,人往往会在利益面前迷失自己,就像王成林和胡天宇,王成林看似无为而治,并不怎么参与到海明市的政治斗争深潭中來,但是他兢兢业业的工作又岂是别人可以抹杀的,沒有人可以,在其位,谋其政,这是官场铁律之一,如果有些人认为仅仅是凭借着自己拥有厉害的斗争手段就可以顺利升迁了,那纯属痴心妄想,政治手段的比较可不仅仅是限于常委会上的较量,对于人才梯队的培养、对于干部队伍的培养,这些都是十分重要的考核参数,你别看王成林表面上看起來在常委会上沒有多少嫡系盟友,但是你绝对不要忘了,王成林在海明市中层干部甚至是基层干部中可是很有威望的,而这些威望可都是依靠着王成林兢兢业业的工作和扎扎实实的工作作风一点一点的积累出來的,这些东西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做到的,所以,表面上看,王成林似乎要弱于胡天宇,实际上,一旦王成林发威,胡天宇未必能够挡得住,我估计胡天宇甚至认为,一旦我离开海明市了,哪怕是王成林真的上任到市委书记的位置上,未必能够在海明市一家独大,但是实际上,他还是有些轻敌了,他忘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那就是平衡,在官场上,一个十分重要的东西就是平衡,一旦我真的立刻海明市官场了,在我离开这里之前,我也好,上级也好,势必会对海明市的常委班子进行重新配置,必须要确保书记对整个班子的掌控能力,当然,这个平衡也是有一个度,不可能让书记一家独大,那样对平衡不利,但是在这种平衡之下,一旦王成林真的掌权的话,再配上王成林现在在海明市各个层级干部队伍中所积累的威望和人脉,就会逐步将书记的权威发挥出來,所以,你别看着王成林表面上和胡天宇的斗争中处于劣势,实际上,他们两个人真正谁胜谁负很难说的,王成林现在实行的是不争既是争的手段,而且这一次我之所以要逼迫一下王成林,就是想要真正看一看王成林的手段,虽然让他在一个半小时之内解决掉这一次合同事件的主谋有些要求太高,但是身为海明市的市长,如果连这点手段都沒有,那么他可就真的不太合格了。”

    听到刘飞说完这番话,周荣轩看向刘飞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之意,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刘飞能够做到委员这个位置上了,这不仅仅需要的是政治斗争的手段,更需要大局观意识,尤其是需要具有长远战略目光,当很多人都认为刘飞在海明市和王成林、胡天宇斗争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刘飞早已经从这种斗争中超脱出來,他的目光和战略目光,恐怕早已经剑指他处,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出來的,而且周荣轩已经隐隐感觉到,即便是刘飞跟自己表露了这么多东西,但是恐怕他依然有着很多其他方面的考虑,而这种考虑恐怕就不是自己这个层次所能够考虑到的了。

    想到此处,周荣轩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看來您对王成林很有信心啊。”

    刘飞笑着说道:“是啊,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一个小时之后,海明市常委会会议内便开始热闹起來,海明市各个区委的一二把手以及参与到这一次海明市和德隆集团合同拟定的所有工作人员陆陆续续抵达大会议室内,纷纷找到属于自己的座位坐好。

    对于他们这些人來说,虽然大会议室内并沒有标明谁坐在哪里,但是身为官场中人,能够混到他们这个级别和位置,很多东西根本不用说就心领神会了,因为在官场上你所坐的位置和级别是对应的,同等级别下则是和你的职务对应的,如果你要是把座位坐错了,恐怕有人心中要不爽了,那可是要得罪人的,所以,越是这种细节xìng的问題,官场中的聪明人越是重视。

    当然,这个时候虽然不会有人越轨,但是也不会有人谦虚,因为你太谦虚了反而会被人看不起。

    此刻,市府办主任吕越超、市zhèng fǔ副秘书长林东方以及档案局的常务副局长郑大志、政研室主任程海明四个人的表情十分凝重,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会把自己喊过來开会,但是当他们看到前來参会的人员的时候,却全都有些担忧起來,因为到目前为止,所到之人几乎和他们沒有太多的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