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23章 刘飞的感觉

www.wuailogo.com 官途     ()    魏秋华不是傻瓜,他非常清楚,越是在这个时候王成林骂他骂得越厉害,越说明这件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相反的,如果王成林真是沉默不语的话,那么自己可就得小心点了,所以对于王成林的批评,魏秋华的认错态度也是非常的。

    等听王成林问道谁最有嫌疑的时候,魏秋华立刻沉声说道:“市长,您是知道的,这一次负责合同拟定和审核的主要负责人是市府办主任吕越超还有市zhèng fǔ副秘书长林东方以及档案局的常务副局长郑大志、政研室主任程海明,所以,如果要说嫌疑,他们四个人的嫌疑最大,但是现在的问題却在于,所有的合同版本都必须要经过这四个人以及他们手下的那一拨人全部审定签字确认之后才能正式上报,但是即便是如此,这一次依然出现了这么严重的错误,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來推理下去的话,是不是可以说明这些人全部都有问題,但是按照我的考虑,不可能这些人都有问題,我相信这些人中肯定存在一些有觉悟的官员,但是如果按照我的这种考虑,为什么偏偏有觉悟的官员却无法发现这么严重的错误呢,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认为,这其中肯定有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隐情。”

    魏秋华能够被曹家所重视并且一路提拔起來绝对不是依靠溜须拍马上來的,而是实实在在的成绩和能力,哪怕是发生了这么严重的工作失误,他的心态依然十分稳定,所以分析起事情來也是一板一眼,颇有章法。

    听到魏秋华的分析之后,王成林轻轻点点头说道:“嗯,你这些分析倒是有些道理,但是我们总不能因为这些原因就不进行调查吧,在我回來之前刘书记已经说了,要在一个半小时之后的常委会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他的意思非常明确,我们这一次常委扩大会议上,不行要找出合同事件背后真正的幕后黑手,刘书记已经为我们承担太多的责任了,我们绝对不能再在这个事情上再让他cāo心,所以,我们必须要想办法在这一个半小时之内将这个事件中的幕后黑手找出來,老魏啊,你有什么好的办法沒有。”

    听了王成林的说法之后,魏秋华便知道,这件事情已经是箭在弦上了,而且从刘飞要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必须要找出幕后黑手來的这个要求來看,这说明这次事件的影响力之大恐怕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刘飞既然要求争分夺秒的來解决此事,说明时间在这次事件中也占有一个相当重要的位置。

    但是现在的问題是,他们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怎么样才能找出幕后黑手呢。

    一时之间,王成林和魏秋华全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过了足足有五分钟的时间,魏秋华突然抬起头來,脸上露出一丝冷酷之sè说道:“王市长,我想到办法了,只不过这个办法有些狠辣,恐怕会牵连一大批人。”

    王成林听完之后淡淡一笑说道:“别说牵连一大批人,就是牵连两大批人只要能够尽快解决这个问題我们也必须要坚持的做下去,哼,居然在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玩这种把戏,这分明是要毁了我们的政治前途啊,如果这一次不是刘书记心胸宽广的话,恐怕咱们两个人都得承担严重的责任,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绝对不能让刘书记失望,在一般情况下,我不介意帮助属下承担一部分责任,但是前提是他们所做的事情必须是有利于国家和民族的,有利于我们海明市人民的,但是像这一次事件中那些王八蛋官员的做法我们凭什么要帮助他们承担责任,不管牵连到谁,那是他们的应该承担的,我们沒有必要帮助那些贪官污吏甚至是卖国贼的官员去承担责任。”

    魏秋华听到王成林的表态之后yīn狠的一笑,点点头说道:“好,王市长,那我就把我的想法说一下,你看看有沒有需要补充的地方。”

    说我,魏秋华把他的意见说了一遍,听完魏秋华的意见之后,王成林的脸上在兴奋之中也透露出一丝狠辣,他知道,有魏秋华如此的安排,这件事情应该问題不大了,他点点头说道:“好,老魏,这件事情就按你的意思去办,哼,老虎不发威有些人还以为我们是病猫呢,虽然平时我们都喜欢用阳谋,甚至我们心胸坦荡,但是对于那些yīn狠毒辣之辈,我们必须要让他们明白,我们能够做到如今这个位置上绝对不是靠溜须拍马上來的,我们有的是手段和办法。”

    这一次,王成林彻底收敛起过去那副老好人的形象,将市长的城府和底蕴彻底展现了出來。

    王成林虽然平时很低调,对谁都是笑眯眯的,但是如果别人真的把他当成是一个普通之辈,那必定会自食恶果的。

    随后,魏秋华亲自打电话通知所有参与这一次合同拟定和审核的所有关系人立刻全部赶到市委大会议室内集合开会,迟到者和不來者后果严重,自负。

    市委书记办公室内。

    周荣轩有些担忧的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这一次您只给了王市长一个半小时的时间久要召开常委会扩大会议,想要在这次会议上查出合同事件幕后的cāo控者,这难度是不是有些大啊,毕竟只有一个半小时啊,恐怕连这些人都聚齐都难。”

    刘飞点点头说道:“嗯,你说的的确有些道理,但是你必须要意识到,不是我不想给他们太多的时间,而是德隆夫人恐怕不会给我们太多时间了,如果我不好好的逼迫王成林一下,恐怕等德隆夫人提前出超之后,我们那个时候就非常被动了,而且我相信,恐怕现在我们的很多行动都已经在德隆夫人的监控和预料之下了,所以我们必须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他们还沒有反应过來的时候立刻突出骑兵,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尽可能的影响到一些他们的思路,强行扭转我们处处被动、处处被牵制的局势,至于王成林能否完成任务,其实我们根本沒有必要担心,你想想看,为什么王成林能够当上海明市的市长,而胡天宇却只能当个市委副书记,别小看这里面的差别,这里面的学问大着呢,你别看现在在我们海明市似乎胡天宇比王成林还要风光,似乎是胡天宇已经隐隐有和我旗鼓相当的局势,但是在我心中,胡天宇根本就不配当我的对手,当然,我这不是轻视他,而是我认为,胡天宇对我的地位虽然有些威胁,但是他所带來的威胁远远要小于王成林,不要认为王成林真的是斗不过胡天宇,更不要认为王成林真的不善于合纵连横,更不要认为王成林在海明市市委常委之中真的一个盟友都沒有,如果谁那样认为的话,他最后怎么输的、怎么死的都不一定知道。”

    虽然周荣轩对王成林并沒有多少轻视之心,但是他也的确知道现在海明市很多层面的官员中都在流行着一种风向,很多人都认为王成林肯定赢不了胡天宇的,如果刘飞最终离开海明市的话,能够顶替刘飞接替市委书记位置的人肯定是胡天宇而不是王成林,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开始去胡天宇那里烧香去了,此刻听到刘飞的分析,为了验证自己心中的想法,他还是问道:“刘书记,在您看來为什么王成林比胡天宇的威胁要大呢,毕竟现在常委会上胡天宇的小圈子人比王成林的多啊。”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其实,这个我也不能给你太多的证据可以证明我的这个推断,因为这个只是我的一种感觉,胡天宇虽然表面上看起來强大,但是他的联盟势力并不稳定,王成林如果真的想要拉帮结派的话,恐怕处于他的位置比胡天宇要有优势的多,但是王成林并沒有真正的拉帮结派,虽然王成林在一些事情上和我立场不一致,但是恰恰是这些不一致的立场,让我对王成林充满了尊敬,因为他明确的知道自己想要做的是什么,他甚至还会坚持自己的立场,而且此人也善于倾听别人的意见,如果他发现自己的立场错了,只要我能够拿出合理的理由,再照顾到他的面子,他也会改变立场的,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而胡天宇虽然在大面上也还是不错的,但是在骨子里,他更多的偏向于传统的政客,他有原则有立场,但是这种立场并不稳定,而是以自己的政治利益为导向的,当然,也许有人认为这些大家都知道,并沒有什么好说的啊,其实不然,正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不同的做法,才会给我一种王成林比胡天宇要厉害的感觉,因为在海明市,虽然王成林和胡天宇是我的政治对手,但是说实在的,由于我具有委员这个先天优势,如果我真的想要强行压制他们的话,他们在我面前真的不具备太大的反击能力,但是我一直都沒有这样做,因为我希望我们能够团结一致把海明市建设好,这一点虽然王成林和胡天宇他们都明白,但是胡天宇却偏偏心存侥幸心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