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19章 布局深远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听到德隆夫人说出他所谓的理由,刘飞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但是心中却充满了不屑,刘飞虽然沒有拿得出台面的证据证明陈志安和德隆夫人已经勾结在了一起,但是从陈志安把公司那么多的钱全都转到了地下钱庄去,这充分说明这两人之间的关系是相当密切的,而以陈志安的关系网络,黑白两道通吃,怎么可能会允许那些老百姓來建筑工地捣乱呢。

    不过这些话刘飞只能在心中想想,却不能直接说出來,不过刘飞却眯缝着眼睛看向德隆夫人说道:“德隆夫人,你这话说得有问題啊,如果说真的有人到施工现场來给你们捣乱的话,你们大可以报jǐng请jǐng方來负责帮你们维持秩序。”说道这里,刘飞声音中充满了揶揄的说道:“德隆夫人,根据我得到的小道消息显示,你和陈志宾的关系可是相当不错啊,而且陈志宾又是负责拆迁之事,尤其是他竟然还负责发放拆迁补偿款,即便是那些市民想要捣乱的话,也恐怕早就被陈志宾给压制下去了,我可是听到那些原來西江花园小区的居民说了,陈志宾可是多次派出了黑恶势力去威胁他们的,你说他们敢來这里捣乱,恐怕是言语不实吧,至于你所强调的市民供应商和施工队伍的价格问題,这个和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有关系吗,你们德隆集团是整个项目的承建商,如何协调好施工方和建筑材料的费用属于你们项目管理范畴内的事情,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方面只是会派出监理公司來负责监理就行了,而据我从监理公司得到的反馈來看,他们三番五次的催促你们的项目经理,但是你们的项目经理却以多种理由來拖延进度,德隆夫人,你们德隆集团是不是对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或者对于H7地块这个项目不太认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可以根据合同上的约定,解除我们双方之间的合同,你应该知道的,对H7地块感兴趣的企业并不是只有你们德隆集团一家企业。”

    刘飞的话说得软中带硬,语气却十分平淡,德隆夫人听完之后眉头直接皱了起來。

    这时,德隆夫人的助手克里斯托接口说道:“刘书记,我并不认同你刚才所说的这番话,我记得你曾经说过,对于在海明市投资的企业,你们海明市市委和市zhèng fǔ都会倾尽全力帮助我们來处理好我们所遇到的各种问題的,现在我们真的遇到问題了,你们却又不帮忙,反而指责我们,你们这样做、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自己打自己的脸呢。”

    刘飞淡淡一笑:“嗯,我和我们海明市的确做出过这样的承诺,这沒有任何问題,而且我们一直也是这样做的,但是,你们必须要认清楚一点,并不是所有的企业我们都会去倾尽全力去帮助,我们在承诺中也说得非常清楚和明白,那就是合法守信的企业我们会尽力去帮助的,而你们德隆集团算是一个守信的企业吗,你们总是把责任推脱给外界,但是你们可曾经真正想办法去解决各种问題呢。”说道这里,刘飞冲着周荣轩摆了摆手,周荣轩拿过一份资料來递给刘飞,刘飞接过资料之后冷冷的说道:“德隆夫人,你看看,这份资料是监理公司提交上來的有关这个项目的财务管理情况,到目前为止,除了第一笔拆迁补偿款以外,你们德隆集团几乎沒有任何财务支出,即便是有一些施工项目,你们也采取的是对方垫资的方式來展开的,而且有些公司在完成项目之后经监理验收合格之后,却并沒有及时拿到他们所应该拿到辛苦钱,而这些公司拿不到这笔辛苦钱,那么这些公司的老板就无法给他们手下的农民工去发工资,现在马上就要年底了,农民工已经到了拿到工资返乡的时候了,那么我想问一问德隆夫人,你们德隆集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集团公司,连这些小的建筑承包商的辛苦钱你们德隆集团都不能及时支付,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你们想要店大欺客不成,难道你们认为我们海明市沒有严格的法律程序來保证这一点吗。”

    德隆夫人听到这里不由得一皱眉头,看向旁边的克里斯托说道:“克里斯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刘书记会这样说。”其实,德隆夫人非常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些本身就是她的布局之一。

    克里斯托连忙说道:“德隆夫人,刘书记,事情是这样的,其实这笔钱我们早就支付过了,我们既然已经支付过了,凭什么还要我们再次进行支付呢,就算我们是外商,你们也不能这样欺负我们吧。”

    刘飞冷冷的说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监理公司这边的监理rì志清清楚楚的记录了所有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你们支付款项这么重大的事情不可能沒有记录的。”

    克里斯托淡淡的说道:“刘书记,我们的确已经支付过了,至于监理公司到底有沒有记录,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说道这里,他顿了一下说道:“哦,对了,我们是把这笔钱支付给了工程承包商陈志宾了,那个时候可能监理方面还沒有进场呢,所以他们沒有记录吧,不过这并不要紧,因为不管是从我们公司的账户上还是从陈志宾的公司账户上都可以看到这笔钱的痕迹,所以,刘书记,这一点你是不能冤枉我们德隆集团的,至于那些次一级的分包公司是不是拿到钱,和我们德隆集团就沒有任何关系了,当然,不管是任何一级承包商,他们必须要在我们的项目经理的领导下工作,这可能就是那些小承包商所说的干了活却拿不到钱的根本原因吧,我认为他们搞错了一个问題,那就是他们并不是给我们德隆集团干活的,而是在替陈志宾的城建公司在干活,他们要钱不能找我们德隆集团,而是应该去找陈志宾。”

    听到这里,刘飞略微一思考便已经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现在已经完全可以断定,陈志宾彻底被德隆夫人给利用了,包括他的集团公司,也彻底成为德隆夫人的挡箭牌,而且现在刘飞几乎可以肯定,陈志宾的那笔钱肯定是最终进了地下钱庄的腰包,至于地下钱庄的主人,就算不是德隆夫人也肯定和他有关系,否则的话,德隆夫人完全沒有必要非得把这笔钱先转到陈志宾公司的账户上,现在,刘飞已经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德隆集团敢以超过强者集团将近十个亿的价格來承接这个项目了,根据刘飞的分析,这笔多出來的钱德隆集团绝对不会亲自來掏腰包的,而是肯定要通过各种渠道來把这笔钱给找回來,而拿回这笔钱的主要途径无非是两个,一个是在拆迁补偿款这个大头上做手脚,一个是在施工费等方面做手脚,但是要想做手脚的话,仅仅依靠德隆集团自己那是肯定不行的,身为国际型大公司,他们做事必须要有章法,不能被别人抓住把柄,而这个时候,陈志宾和他的集团公司便进入了德隆集团的视线,以陈志宾的人脉关系网络和集团公司的业务范围,正好可以成为德隆集团利用的对象,而在德隆夫人许给的各种好处和利益的诱惑下,陈志宾很有可能会上钩,而从目前所得到的各种结果來看,很有可能陈志宾为了更大的利益,不仅把自己所有的钱全都放进了地下钱庄内,还把通过各种手段从拆迁补偿款以及施工费等方面扣留下來的钱也重新再次砸了进去,陈志宾本以为这是一个天大的天上掉下來的馅饼,实际上他却并不知道,他已经完全掉进了德隆夫人和德隆集团为他编织好的巨大的陷阱之中,甚至还为此赔上了自己的xìng命。

    想明白其中的这些环节,刘飞从内心深处对德隆夫人和他的德隆集团产生了深深的忌惮,他不得不承认,这些外国人在设计坑钱的yīn谋中,布局之缜密、连贯和深远,的确让他都叹为观止,而最为可悲的就是像陈志宾这样的一些国人,他们满以为自己能够或者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实际上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所获得的都是一些蝇头小利,是这些外国人和外国公司许给他们的一点甜头,是引诱他们上当的诱饵。

    想到此处,刘飞的脸sè愈发显得yīn沉了,身为海明市市委书记,他绝对不能容忍德隆夫人和德隆集团在海明市的地面上采用那些卑鄙无耻的把非法动机隐藏在所谓合法做法之下的行为,他必须要为海明市的老百姓、海明市的合法商人们谋取属于他们的正当利益。

    刘飞的目光和王成林的目光对视了一下,他看到了王成林眼中所流露出來的一丝忧虑之sè,这更加坚定了刘飞采取强力手段对德隆集团进行有利反制的决心。

    “那么下一步,我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來对德隆集团进行强力反制呢。”刘飞的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