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17章 当场解决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刘飞听到李耀东的喊话,只是冷冷的说道:“你刚才不是一直在保持沉默吗,如果有什么可说的,直接去找纪委的工作人员说吧。”

    听到刘飞这样说,李耀东真的有些急眼了,他可是清楚的,一旦自己真的跟纪委走了,要想在回來就难了,所以他干脆一咬牙立刻大声说道:“刘书记,我刚才之所以保持是什么是因为我在犹豫,但是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不想在保持沉默了,事情真实情况是这样的,我承认,在H7地块项目刚刚动工之前,我的的确确向西江花园小区的居民承诺过很多东西,包括德隆集团会在城郊兴建西江花园小区,不过这些东西我可不是空口白牙自己许诺的,我沒有那么大胆子,也沒有那么大的面子,我所承诺的这些东西,都是常务副区长杨一博同志让我这么说的,至于拆迁补偿款之事我就更冤枉了,因为这笔钱从一开始就沒有在我的掌控之中,虽然第一笔钱居民们是在我们这里领的,但是实际上,这笔钱是由陈志宾的拆迁公司负责发放的,因为所有拆迁补偿款虽然德隆集团方面的的确确是打到了我们拆迁办的账户上,但是实际上,在我们收到这笔钱之后的第一时间,我们便在杨区长的授意之下,将这笔钱转到了陈志宾的拆迁公司账户上,这笔钱是由他们來负责支配的。”

    听到李耀东的话之后,刘飞、王成林和叶冲全都惊呆了,因为这个事情实在太有些匪夷所思了,要知道,这拆迁补偿款一般都是由开发商打到拆迁办的账户上,再由拆迁办來负责发放的,但是拆迁办竟然把这笔钱打到了拆迁公司的账户上,这算哪门子事啊,这也太荒唐了。

    不好好在刘飞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他知道,在官场上,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就连睡觉死、喝水死就算是玩个躲猫猫、上个厕所都有可能挂掉,更何况是这数额巨大的一笔钱呢。

    刘飞冷冷的看向李耀东说道:“李耀东,你确定你所说的事情是真的吗,你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你是受到杨一博的授意才把这笔钱打到陈志宾的拆迁公司账户上的吗,他为什么要你把这笔钱打到拆迁公司的账户上,这根本就不合程序啊,难道你沒有和他提到过这个问題吗。”

    李耀东连忙说道:“刘书记,我也知道这样做不合程序,但是领导交代的,我也不敢不遵从啊,不过我的确跟杨区长质疑过为什么把钱打到拆迁公司的账户上,杨区长说由拆迁公司來发放一是可以减轻我们拆迁办的负担,二则可以由拆迁公司一边拆迁一边核实居民的实际情况,以免出现问題,及时调整,至于证人,当时区委章宏斌书记是在场的,杨区长对我说的话他全都知道,而且当时杨区长和章书记还向我承诺,只要我把事情办得好,就可以把我从城建局的副局长提升到正局长,而且在后來西江花园小区居民闹事的时候,我也曾经向他们两个人汇报过,他们告诉我沒事,并且把他提拔,并且让我辞去了拆迁办主任的职位,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刘书记,虽然我鬼迷心窍的确做了一些不太合乎程序的事情,但是我可沒有动过任何手脚啊,我也从來沒有动过老百姓一分拆迁款。”

    听到这里,刘飞立刻对秘书长周荣轩说道:“周秘书长,你立刻派人查一下陈志宾拆迁公司的账目,一是看看这笔钱是否转入了陈志宾拆迁公司的账户,如果真的转入进去了,虽然陈志宾已经死了,但是这笔钱拆迁公司必须得吐出來,这是西江花园小区老百姓的拆迁补偿款,谁也别想把这笔钱给黑了。”

    周荣轩立刻协调人手前去查账。

    而现场,刘飞则让人把杨一博和章宏斌给喊了过來,当着李耀东的面问道:“杨一博,章宏斌,刚才我和王市长、叶书记一起对李耀东进行了询问,根据他的交代,在拆迁补偿款等问題上,他是向你们进行过汇报的,而且根据他的交代,杨一博同志你还授意李耀东把德隆集团打到拆迁办的钱打给了陈志宾的拆迁公司,可有此事。”

    杨一博和章宏斌对视一眼,立刻同时使劲摇摇头,杨一博说道:“沒有沒有,刘书记,李耀东完全是在满嘴放炮,我们怎么可能授意他去做这样的事情呢,这明明是违反程序甚至是违法的事情啊,我怎么可能这样嘱咐他呢,他这明显是诬陷和推卸责任啊。”

    听到这里,李耀东可憋不住了,他彻底怒了,立刻站出來指着杨一博的鼻子大声说道:“杨一博,你也太无耻了吧,当初可是你口口声声说是要我那样去做的,现在出事了你丢卒保车了,你也太黑了吧,我告诉你,不要认为我沒有留存证据你就可以随意否认,我手中还有其他的证据可以把你掀翻。”

    “你……你……”此刻,杨一博充满了愤怒和恐惧的看着李耀东,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个李耀东竟然会疯狂到这种地步,真不知道刘飞和王成林他们都给他灌了什么**汤,不过这个时候,他是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只能气得他指着李耀东的鼻子你你你的说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话來。

    这时,刘飞对于整个过程大体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立刻冲着叶冲说道:“行了,叶冲同志,就不要让他们三个在这里丢人现眼的了,都带回纪委去,好好的跟他们谈一谈,我就真的奇怪了,有人做事不肯承认,有人做事根本不考虑老百姓的感受,你们这些人的官到底是怎么当的,在你们眼中,难道只有自己的私利和权势、地位,难道就沒有装着老百姓的得失吗,难道你们就不知道,老百姓身为弱势群体,需要你们这些当官的去为他们主持公道吗。”说道这里,刘飞再次加强了语气厉声说道:“叶冲同志,对于这一次拆迁补偿款的问題你们纪委必须要调查清楚,所有责任人不管涉及到谁,一律一查到底,绝对不能姑息,尤其是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是谁发布的对老百姓的承诺,查清楚德隆集团方面有沒有明确的文件提到要建设新的西江花园小区。”

    叶冲连忙点头表示明白。

    这个时候,周荣轩那边也有消息了,周荣轩來到刘飞面前,脸上充满忧虑之sè说道:“刘书记,刚才负责查账之人已经调查清楚了,现在陈志宾拆迁公司的账户上早已经空无一分了,干干净净的,而且拆迁公司账户上的钱以及陈志宾所有的银行资产在他被抓起來之前就已经被转走了,而且转走的账户我们根本无法锁定,也无法查询,应该是属于地下钱庄的范围,而且李耀东说得沒错,的确有一笔巨额欠款从拆迁办转移到了陈志宾的拆迁公司账户上,不过这笔钱更是在转到拆迁公司账户之后不到两个小时就被转走了。”

    听到周荣轩的汇报,刘飞的脸sè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一股股的怒气不断的从刘飞心底深处升腾而起,地下钱庄,又见地下钱庄,海明市存在的地下钱庄几乎无孔不入,一笔笔海明市老百姓的辛苦钱被地下钱庄无情的吞噬,一笔笔的巨款从自己的眼皮子地下悄然消失,刘飞愤怒已经到了极点,他已经决定,这一次,无论如何也必须要把这个地下钱庄给挖出來,不过现在针对地下钱庄之事自己还处于布局阶段,只能暂时隐忍,不过这笔钱可是老百姓的救命钱啊,这笔钱怎么处理。

    一时之间,刘飞的头也有些大了。

    这时,那些老百姓听到周荣轩说钱已经沒有了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脸sè苍白的坐到地上,泣不成声了,尤其是一名年近花甲的老太太更是直接昏厥了过去。

    周荣轩连忙组织人打120急救电话,同时也让随行董一点急救知识的人进行急救,等亲自把老太太送上了急救车,刘飞的心已经明白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了。

    刘飞看向王成林说道:“王市长,我看剩下的拆迁补偿款就先由我们市财政拿出钱來先垫付上,发给老百姓,你看怎么样。”

    王成林的心也是肉长的,当他看到老太太晕厥过去的时候,心中就已经充满了愧疚,他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道:“这个沒有问題,我同意,而且不管德隆集团又沒有承诺要在城郊建新的西江花园小区,既然老百姓是因为当时拆迁办的承诺才搬迁的,而且这个承诺也是合理的,我们沒有责任不履行,我看这个项目也必须要尽快展开,不能让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再担惊受怕的了,我们身为市委领导,必须要切切实实的为老百姓多办些实事。”

    听到王成林的这番话,刘飞满意的点点头,看向那些处于悲痛、无奈、无助中的老百姓说道:“各位,刚才王市长已经说了,有关拆迁补偿款和新西江花园小区的建设,市zhèng fǔ会重新组织资金和项目尽快重启,请大家放心,大家很快就可以领到钱或者是住上新的房子了,至于所有的涉案责任官员,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都会给予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听到刘飞这番话,现场立刻掌声一片,欢呼声震天,闪光灯爆闪、快门声咔嚓咔嚓,现场不管是群众还是媒体记者全都激动万分,因为他们看到了一个真心为老百姓办实事的领导。

    然而,就在此刻,距离刘飞他们不远处的地方,德隆夫人正在充满yīn险和不屑的目光看着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