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16章 强势威压

www.wuailogo.com 官途     ()    李耀东是乘坐汽车一路飞奔而來的,他因为在拆迁办主任的位置上工作出sè,所以被常务副区长杨一博和市委副书记章宏斌联手提拔到了城建局局长的位置上,但是,他城建局局长在牛逼,在区长面前也只能放低姿态,尤其是尹志兵在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告诉他区委书记在这边等着,他一下子就有些懵了。

    当李耀东赶到现场,看到不仅仅是区委书记在这边等着他,就连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在等着他的时候,他的脑门上一下子就冒汗了,脸sè也苍白起來,腿肚子也开始发软了。

    这是什么情况啊,不仅有这么多的领导,还有这么多的电视台、媒体的记者,似乎所有的人都把目光的焦点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当李耀东看到纪委书记叶冲也把目光看向他的时候,他的腿一软,差一点就摔倒在地,幸亏他身后的秘书扶了他一把,才免于摔倒。

    颤抖着双腿來到众人面前,李耀东先是跟刘飞、王成林等人打过招呼,然后看向区长尹志兵说道:“尹区长,我前來向您报到。”

    尹志兵摆摆手说道:“既然來了,就不要向我报到了,去刘书记那边报到吧,这次主要是刘书记喊你过來的,我不过是负责传话而已。”

    听到尹志兵的话,李耀东心里咯噔一下就是一颤,他真的有些害怕了,因为他可是知道的,一般当刘飞召开现场办公会的时候,肯定是要有人倒霉的,现在看着这么多的市委领导和区委领导都在这里,不是现场办公会是什么。

    迈步來到刘飞面前,李耀东颤抖着声音说道:“刘书记您好,我來向您报到。”

    刘飞只是淡淡的看了李耀东一眼,他发现这个李耀东双腿都颤抖着,双手也有些微微抖动,而他眼底深处则潜藏着巨大的恐惧,这是他的神态,再看他的面相,身体很胖,将军肚早已经凸了出來,眼袋的颜sè很深,眉宇之间带着一股子狂傲之气,虽然现在他的表情很恐惧,但是仅仅是从他的面向刘飞便可以断定,这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把jīng力放在工作上的官员,宦海沉浮这么多年,刘飞早已经养成了一套独有的观人识人之法,而通过一个官员的形象和气质來判断一个官员的好与坏,虽然不能说成功率百分之百,但是百分之七十以上还是沒有问題的。

    “李耀东同志,你是负责H7地块项目拆迁办的主任,这沒错。”刘飞淡淡的问道。

    李耀东听完之后,眼珠里飞快的转动起來,心理迅速权衡了一下,立刻说道:“嗯,我是前主任,一开始这个工作的确是由我來负责的,不过后來因为工作调动的原因,我辞去了这个拆迁办主任的工作,由我的副手黄玉梅同志來负责的,她现在是拆迁办的主任。”

    听到李耀东的回答,刘飞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对于李耀东心中所打的小算盘,刘飞看得一清二楚,就连王成林此刻也撇了撇嘴,心说你这个小小的城建局局长竟然在刘飞面前耍心眼,你这不是往枪口上撞吗。

    果不其然,等李耀东说完之后,刘飞沉声说道:“哦,是这样啊,李耀东同志,据我所知,你是在西江花园拆迁完毕之后,德隆公司的人正式进场之前才辞去拆迁办主任这个职务的,我的信息沒有错吧。”

    听到刘飞的问话,李耀东已经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了,不过刘飞所说的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他想抵赖也抵赖不了,只能点点头说道:“是啊,我的确是那个时候才辞职的。”

    刘飞点点头:“嗯,那就好,这次找你來主要是想要向你了解一下有关西江花园小区拆迁的事情。”说道这里,刘飞用手一指现场那些正用充满愤怒的眼神看着李耀东的老百姓说道:“李耀东同志,你看到了吗,今天在此这些市民们都是西江花园的原住居民,在我们视察的时候,他们突然跑了出來,说是他们的拆迁补偿款只收到了一半,而你之前向他们所承诺的德隆集团要在城郊建设新的西江花园小区的事情也并沒有兑现,李耀东同志啊,你的胆子很大嘛,居然把那么多的钱全都给扣押了下來,而且居然还敢忽悠这些老百姓,是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干。”说道最后,刘飞已经是声sè俱厉了。

    听到刘飞的怒斥,李耀东双腿颤抖得更利害了,看向刘飞的眼神也充满了畏惧之sè。

    此刻,他的表情呆呆的就好像傻了一样,其实他并沒有被吓傻,而是大脑在飞快的转动着,寻思着自己应该如何从这个困局中解脱出來,他可是非常清楚的,这一次的事情如果沒有闹出來,那就皆大欢喜,而且这件事情也绝对不仅仅是他自己的问題,而是涉及到了一系列的关系网在cāo作这件事情,有的负责弹压这些老百姓,有的负责忽悠这些老百姓,也有的负责威胁这些老百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工,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利益需求,但是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件事情的爆发点是在自己的身上,这让他有些郁闷,更是头疼yù裂,怎么办,面对强势的市委书记,我应该如何抉择。

    一时之间,李耀东的内心在激烈的挣扎着。

    “李耀东同志,你在想什么,难道你沒有听到刘书记的问題吗。”看到李耀东呆在那里,市纪委书记叶冲这个时候站了出來,冷冷的看着李耀东说道。

    看到叶冲出面,李耀东后背上立刻就冒出了一层冷汗,连忙结结巴巴的说道:“沒有沒有,叶书记,我正在思考着怎么回答刘书记的问題。”

    叶冲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便不再说话了,但是他清楚,自己的出场给李耀东带來的心理压力是足够大的,而这也绝对是刘飞喊自己过來陪同的一个主要原因之一。

    此刻的李耀东的确被叶冲的出场给震慑住了。

    这时,刘飞沒有等他回答问題,便再次开口了:“李耀东同志,根据章宏斌同志和杨一博同志反映,在西江花园拆迁补偿款沒有全部发放到位以及德隆集团的承诺并沒有兑现一事,他们并不知情,而你也沒有向他们进行过任何汇报,不知道有沒有这件事情,我还真沒有想到啊,你的胆子的确是够大的啊,这么大的事情你都敢隐瞒下去,看來,这件事情你是首要责任人啊。”说道这里,刘飞看向叶冲说道:“叶冲同志,一般像李耀东同志这种情况,你们纪委方面会怎么处理,他这种情况算不算是严重违纪行为。”

    叶冲沉着脸声音yīn冷的说道:“向李耀东这种情况,欺上瞒下,已经涉嫌严重的渎职罪、滥用职权罪甚至是贪污受贿罪,绝对属于严重的违纪行为,尤其是期满上级这一条,就足以给予严厉的处理了,刘书记,我建议这件事情由我们纪委介入,全面调查此事,对于所有涉案人员给予全面调查和清算,任何一个人损害了老百姓利益的人都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听到叶冲这样说,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并沒有直接给叶冲回答,而是看向李耀东说道:“李耀东同志,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是不是在这件事情上,你的确沒有向任何人进行过汇报,而是你一人所为呢。”

    李耀东不是傻瓜,相反,他对于刘飞和叶冲之间唱的双簧心知肚明,知道他们的目标是给自己施压,但是问題在于,即便是他看得清楚,看得真切,却又不得不承认,面对着市委书记和市纪委书记的一唱一和的配合,他沒有任何反抗的余地,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把所有事情都扛下來,然后等着这条利益往网络链条上其他人來搭救自己,但现在的问題是,叶冲已经明确的表态了,这件事情不会让任何一个人落网,那么一旦这件事情真的调查出來的话,自己不仅不会被人给救出來,还有可能罪加一等,被双规是肯定的,判刑的话肯定也是从重从严的,但是如果自己把实情都说出來,那么也将面临一个十分严峻的局面,那就是利益网络链条上其他人的落井下石甚至是暗中下黑手,一时之间,李耀东再次呆住了。

    这一次,他是真的犹豫了。

    这时,刘飞冷冷的扫了李耀东一眼,叹息一声说道:“哎,这个世界上总是有些人不到黄河不死心啊,叶冲同志,我看我也不想从李耀东的嘴里知道什么了,还是你们纪委直接和他谈吧,给他机会都不懂得珍惜,这样的人,沒有必要在给他机会了。”

    叶冲立刻点点头,大手向后一挥,立刻有两名纪委工作人员迈步走了过來。

    看到这里,在强大的威压之下,李耀东的心理终于彻底崩溃了,他立刻大声喊道:“刘书记,王市长,叶书记,等一等,我有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