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14章 刘飞的道歉

www.wuailogo.com 官途     ()    整个视察队伍浩浩荡荡、兴师动众的向着H7地块项目所在地进发。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H7地块项目那巨大的围墙了,周荣轩已经抬起头來,做好准备安排一会考察的细节问題。

    就在这个时候,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一大群老百姓突然从旁边的胡同内冲了出來,迅速赶到了H7地块正面的入口处,而那里,也是刘飞他们这些车辆的必经之地。

    这是一起突发xìng事件,周荣轩的头一下子就大了起來,而随行的一些西江区的官员们头就更大了,要知道,刘飞这样级别的领导下來视察,当地的领导最害怕的就是出现这种情况,这简直是打他们的脸啊,不过和这些人头大的情况不同,随行的媒体记者们却兴奋起來,因为出现这样的事情肯定是有新闻可以报道了,现在他们唯一担忧的就是对于这样的事情,市委宣传部门是不是让报道。

    很快的,这些老百姓便占据了H7地块项目的入口处,呼啦啦全都跪倒在地面上,与此同时,一条鲜红的横幅拉了起來,横幅上用鲜红的字体写着一行字:“拆迁费拿不到,生存无依无靠,求市委领导解决。

    看到这种情况,周荣轩连忙低声的对刘飞说道:“刘书记,有一群市民把H7地块项目入口处给堵住了,要不我们换一个大门进去或者稍微等一等,让有关部门先处理一下。”

    刘飞缓缓睁开眼睛,向窗外看了一眼,眉头立刻紧皱起來,沉声说道:“不必换门进去,我们这么多人还有这么多媒体随行,换门进去算什么事情,身为海明市市委书记和市长,我们怎么能怕事呢,既然赶上了,那我们就一起下去看一看,老百姓为什么要跪地喊冤吧,王市长,你说呢。”

    王成林的脸sè也有些难看,身为市长,辖区出现这样的事情让他感觉到面上无光,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自然不能袖手旁观,连忙点点头说道:“嗯,出现这样的事情,我们身为市委领导是绝对不能躲在后面呢,人民的问題就是我们的问題,我们必须要为人民解决好关系到他们切身利益的问題,我看横幅上写着的问題和拆迁有关,恐怕跟西江区脱离不了关系,西江区的领导们也跟着一起下去看看吧。”

    刘飞和王成林定了调子,其他人只能遵从,随后,众人跟随在刘飞、王成林的身后下车,步行來到大门口处。

    看到刘飞他们一行人下车走來,老百姓们们看到走在前面的刘飞和王成林,自然认得这两位经常在电视上露面的市领导,立刻大声高呼起來:“刘书记,王市长,请你们一定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啊,要不我们真的无法活下去了。”

    在这个时候,王成林并沒有挺身而出,因为此刻,王成林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恐怕很有可能这种情况早就在刘飞的预料之中,现在他已经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刘飞非得要让媒体们先把市委领导要來H7地块的信息先行透露出去了,看來,刘飞恐怕是听说了有关H7地块的一些事情,所以才特意出了这么一个谁也沒有想到的歪招,不仅打了德隆夫人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也打了西江区等干部们一个措手不及,难道刘飞特意安排叶冲随行也和这件事情有关。

    想到此处,王成林看向刘飞的眼神中充满了钦佩和疑惑,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王成林已经可以猜到一些东西,但是却产生了更大的疑惑,刘飞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还有什么其他更深层面的考虑吗,正因为种种考虑,所以王成林并沒有抢在刘飞前面处理此事,而是他猜到,刘飞很有可能要拿此事來做一些文章,他现在需要的是尽量配合刘飞处理好此事。

    这时,刘飞迈步走到众人面前,看向众人说道:“各位老乡,大家都起來吧,现在早已经不是过去的时代了,大家都起來说话,说着,刘飞亲自走过去把众人搀扶起來,随后刘飞看向众人说道:“各位,对于沒有能够及时发现你们生活中的难处并及时处理,我和王市长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希望大家谅解,但是为了能够尽快了解你们的情况,你们之中谁能做个代表和和我们进行对话。”

    很快的,一个50多岁的男人站了出來,沉声说道:“刘书记,我來和您反映一下我们的情况吧,我们原本都是H7地块项目所在地西江花园的业主,说实在的,当我们得知市里要在我们这个小区的地方建立H7地块项目,我们心中是非常高兴的,因为我们这个小区已经建成几十年了,已经是老旧小区了,我们也希望通过拆迁能够住上新房子,哪怕稍微在多花一些钱,如果能够改善一下居住条件我们也是愿意的,而且当初拆迁刚刚开始的时候,西江区拆迁办的领导们在做我们工作的时候也已经明确承诺,可以给我们两个选择,一个是给我们一笔拆迁费,让我们自己去别的地方自主买房子,另外一个选择则是由德隆集团在城郊处新建一座住宅小区,我们的房子按照1:1.8的面积來置换成新房子,由于我们知道现在的市委市zhèng fǔ的班子是一个积极为民做事的班子,所以对于拆迁办的承诺我们沒有任何怀疑,在我们收到首笔一半的拆迁补偿款置换,我们大家都相互打招呼一起搬走了,然而,我们谁也沒有想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几个月了,原本承诺我们搬走1个月之后就会发全第二笔拆迁补偿款并且同时开始在城郊启动新西江花园小区建设的项目都沒有任何消息,后來,我们找到拆迁办的人去评理,却得知拆迁办负责这个项目的临时工作组是临时从各个单位抽调而來的,早已经解散了,当时对我承诺的那个组长也因为工作优秀获得提拔早就不在负责这件事情了,我们找他他只是让我们去找别人,我们去找别人别人却告诉我们去找他,他们彼此相互推诿,我们哭诉我们,而当我们找到开发商德隆集团询问那个城郊西江花园的项目到底什么时候才开始建设的时候,他们却告诉我们说他们集团根本就沒有规划这个项目,根本就不会建什么新的西江花园小区,刘书记,现在我们这些人都只能暂时居住在旅馆和亲戚家里,我们的家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我们的拆迁补偿款也只是领到了一半,另外一半早已经不知去向,刘书记,我们苦啊,我们曾经去各级信访单位去上访,但是我们得到的消息只有一个字,,等,而且我们还经常受到黑恶势力的威胁,说是我们要是在胡乱上访就灭我们满门,刘书记,王市长,求求你们,救救我们吧,要不我们真的生存不下去了。”说道这里,老者那满是褶皱的脸上已经老泪纵横,而其他老百姓也全都在不断的抹着泪,他们这一次之所以敢出來拦住刘飞他们的车辆,也是存了拼命的心理,他们知道,如果要是刘飞和王成林再不管他们的话,他们只有死路一条了。

    听到老者的哭诉之后,刘飞的脸sè当即便黑了下來,他的目光从在场各位老百姓们的脸上一一扫过,看到众人那满脸无奈、无助和充满希冀的眼神之后,他的心都要碎了,在自己治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直到现在才知道,他感觉到深深的自责,他认为自己沒有能够及时了解人民的疾苦有愧于自己的市委书记职务。

    刘飞看向众人,声音哽咽着说道:“各位老乡们,对不起了,请大家放心,今天,我和王市长会在现场为大家实际解决这个问題,我们会当着大家的面把整个事情都弄清楚,在这里,我代表市委市zhèng fǔ向大家道歉了。”说着,刘飞向着众人深深的弯下了腰。

    而此刻,王成林的内心也在深深的自责着,从现场老者的讲述和众人的表现來看,他心中已经断定,这位老者讲述的情况很有可能是真的,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在市委市zhèng fǔ三令五申绝对不允许任何官员假借这个项目之机中饱私囊、绝不允许任何官员做出损害老百姓利益之事的情况下,竟然还有敢顶风作案,当真是胆大包天,而更让他感觉到自责的是,辖区内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自己竟然一点察觉都沒有,所以,当刘飞向着老百姓弯腰鞠躬道歉的时候,他也陪同深深的弯下了腰。

    此刻,看到市委书记和市长都弯腰了,在场的官员们全都深深的弯下了腰。

    而此刻,在场的记者们却纷纷拿起照相机、摄像机,抓拍下了这个令人意外的瞬间,有些记者则被刘飞的这种行为给感动了,泪水缓缓的滴下。

    此刻,只有跟随在刘飞身后的林海峰清楚,在刘飞弯下腰的那一刻,也就意味着刘飞心中的怒火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了,恐怕有人要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