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11章 陈志宾落网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当陈伟雄把整个调查的详细过程跟刘飞汇报完之后,刘飞已经完全听明白了。

    从陈伟雄他们所掌握的各种信息來看,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陈志宾,也就是说,从线索來判断,基本上可以确定昨天发生的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调查小组被打之事很有可能是陈志宾一手策划和指使的,但是,线索虽然很多,但是却缺乏关键xìng的证据,,人证,因为唯一的人证李晨龙已经被灭口了,这个时候,要想抓住陈志宾的把柄势必登天还难。

    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看向陈伟雄说道:“老陈啊,这件事情你准备怎么办,从陈志宾的财力和背后的人脉关系來看,要想动陈志宾恐怕沒有那么容易啊,但是不动他你们却根本无法查清楚这件事情的真相。”

    陈伟雄知道,刘书记是在考验自己了,不过他早有准备,他淡淡一笑说道:“刘书记,对于陈志宾,我们要动他非常容易,因为仅仅是我们手中掌握的一些证据,拘留他十天半个月的肯定是沒有问題的,而且根据我和纪委叶书记进行沟通之后得知,叶书记那里也有一部分材料举报陈志宾贿赂一些我们海明市的官员,通过我们双方合作的话,把陈志宾抓起來是肯定不成问題的,只要抓起來审讯一下,我相信,他的心理防线应该沒有那么坚固。”

    刘飞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好,这件事情你看着办吧,不过呢,最好能够想办法了解到他幕后的指使者,这个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他幕后的指使者才是最危险的人物。”

    陈伟雄点点头:“嗯,我一定会想办法撬开陈志宾的嘴。”

    当天上午,陈志宾正在公司内开会的时候,海东区副局长董寅初带领着市公安局的几名工作人员推门走进会议室内。

    陈志宾只能中断了讲话,对于董寅初这位市局副局长他倒是认识的,他看向董寅初说道:“董局长,你这兴师动众的到我们公司來到底所为何事。”

    董寅初淡淡一笑,从容的拿出逮捕证递给陈志宾说道:“陈志宾同志,鉴于你曾经所犯下的违法之举,经上级领导批准,现在正式对你实施逮捕,请你不要反抗,否则后果自负,现在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董寅初的这番话说完,整个会议室内的众人一下子全都呆住了,身为公司的高层,他们可是非常清楚陈志宾的能量和人脉的,要知道,即便是一般的副市长也得给陈志宾几分面子,但是现在jǐng察竟然找上门來了,而且还出示了逮捕证,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此刻的陈志宾心中也是咯噔一下,当即便沉了下來,不过陈志宾毕竟久经沙场考验,很快便稳住了心神,看向董寅初说道:“董局长,在你们逮捕我之前,我能不能打个电话。”

    董寅初笑着摇摇头说道:“不好意思啊陈志宾同志,从我们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开始,你就是已经失去了这种zì yóu,你现在已经被捕了,请你不要在做其他的事情,否则我们只能强制逮捕你了。”

    陈志宾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嗯,好,那我现在就跟你们走吧。”随后,陈志宾看向公司副总裁说道:“老王啊,我离开之后,公司暂时由你來负责,等过几天我回來之后,今天的会议咱们继续进行。”

    陈志宾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他相信,不管jǐng方有什么目的和把柄要逮捕自己,但是他有绝对的把握jǐng方绝对掌握不了自己犯罪的证据,因为自己所从事的主要违法犯罪行为大多数都是通过别人出手來cāo作的,自己根本就从來沒有怎么沾手过,而且自己的这个公司内可不仅仅是自己的股份,还有很多其他海明市利益相关人员的股份,如果自己真的进去的话,恐怕那些人都会急眼的,再加上自己的哥哥是海东区区长,属于本地派的实权派人物,有了这些底牌,他自然不会太过于担心自己的安全,他相信,在强大的压力之下,陈伟雄肯定会妥协的。

    很快的,陈志宾被董寅初等人带走了。

    被董寅初成为老王的副总裁叫王志宇,他是陈志宾的铁杆亲信,也是陈志宾的大舅子,深得陈志宾信任,等陈志宾刚刚被带离会议室,王志宇便立刻拿出手机來拨通了海东区区长陈志安的电话:“志安啊,刚才市公安局的董寅初亲自带着几名jǐng察把志宾给抓走了,还出示了逮捕令,我看形势有些严峻啊,你看看有沒有什么办法先把志安保释出來沒有。”

    陈志安此刻正在办公室接见下属呢,当接到王志宇的这个电话之后,眉头立刻紧皱起來,同时向着下属指了指门口的方向,下属连忙站起身來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把房门带好。

    陈志安这才仔细询问了一下王志宇事情的详细经过,听完王志宇的陈述之后,陈志安的眉头立刻紧皱起來。

    陈志安的思维和王志宇等人的思维是不一样的,在王志宇等人看來,陈志宾被捕虽然表面上上起來十分紧张和危险,但是实际上,根本就沒有什么事情,毕竟陈志宾的关系太硬了,然而,陈志安在询问了详细的信息之后,他的脸sè却yīn沉了下來,挂断了电话之后,他点燃一根烟在办公室内來回來去的踱步。

    在陈志安看來,如果仅仅是一般的jǐng察过去抓捕陈志宾,这说明这件事情并沒有什么大不了的,顶多是有人想要借机整一整自己或者是其他情况,但是现在却是董寅初亲自出马了,这问題的xìng质可就不一样了,因为董寅初是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的亲信人马,这件事情董寅初亲自出马说明这件事情绝对引起了陈伟雄的高度重视,虽然陈志安本身是本地派的实权派,深得罗天强和肖建辉等人的支持,但是他却清楚,陈伟雄这个公安局局长和政法委书记肖建辉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很和睦,而且陈伟雄又属于刘飞的亲信人马,现在董寅初亲自出马,而且还出示了逮捕令,说明他们绝对有把握可以定陈志宾的罪。

    在这种情况下,陈志安不得不仔细权衡,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这件事情会不会把自己牵连进去,因为在发生强拆致人死亡案件之后,陈志宾亲自给陈志安打过去电话,告诉陈志安希望他能够把这件事情的调查进度稍微拖延一下,不要那么快的就调查出结果來,并且最好调查不出结果來,对于这样的事情,陈志安也不是一次两次给弟弟擦屁股了,所以这一次,他在好好的教训了陈志宾一顿之后,只能部署一下,尽量给陈志宾擦屁股,但是等他从王成林那里出來之后,他就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因为他本來以为这次强拆致人于死亡案件可能和陈志宾的公司有关呢,但是等他去王成林那里汇报之前,听取下属汇报的时候他才得知,强拆致人于死亡案件竟然和彭氏地产有关,这就让他心生疑惑,不过后來他也问了陈志宾几句,不过那个时候陈志宾却稀里糊涂的说了几句,把陈志安给搪塞过去了,还让陈志安放心说这件事情只是小事一桩。

    然而,当联合调查组的人再次被打事件发生之后,刘飞震怒,公安局连夜展开扫黄打黑专项行动之后,陈志安就意识到情况可能有些不妙了,他再次给陈志宾打过去电话询问陈志宾他到底做了什么,陈志宾却只是告诉哥哥说沒什么事情,而还给陈志安的海外账户上汇去了5000万元,说是给侄子的生rì礼物,看陈志宾如此沉着,陈志安也以为沒事了,尤其是收到了5000万之后,高兴之余他也就沒有再去在乎这件事情。

    然而,当陈志宾被抓捕起來之后,他立刻意识到,恐怕陈志安很有可能碰触到了刘飞和陈伟雄等人的雷区。

    想到这里,陈志安立刻给自己在市局的一些朋友打过去电话,询问能不能保释陈志宾,然而,他得到的消息却是这件事情是由副局长亲自负责,一切有关陈志宾的事情必须要亲自向董寅初书面申请,并且由陈伟雄亲自签字之后才能展开,要想保释,门都沒有。

    这一下,陈志安的心中开始焦虑起來,他就这么一个弟弟,而且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全都在国外,只有妻子留在国内陪着自己,平时也挺孤独的,只有弟弟沒事就跑过來陪着自己说实话,下下棋,算是排遣了自己的寂寞,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陈志安抓着自己的头发陷入了沉思之中。

    下午4点钟左右,刘飞办公室内,林海峰走了进來,看向刘飞说道:“老板,我刚刚听下面的人在议论,说是陈志宾被捕之后,交代了很多问題,其中还涉及到了一些接受他受贿的官员,而且据说昨天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调查小组被调查的事情,陈志宾也已经承认是他干得了,不过他只是说是他自己干得,并沒有受到任何人的指使。”

    此刻,德隆夫人也接到内线传递给他的有关陈志宾的消息,她的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