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10章 敬业的陈伟雄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夜sè如墨,李晨龙驾车心急如焚的在海明市大街小巷中穿梭着,他想要尽快冲出海明市,以获得zì yóu,李晨龙并不是傻瓜,他跟在陈志宾身边这么长时间了,非常清楚这个老板的做事风格,他这个人一向自私自利,yīn狠毒辣,他这一次之所以会通知自己应该是突然之间得到的消息,根本就來不及布局什么,这种情况对自己最为有利,但是,李晨龙却知道,虽然时间仓促,却又不能排除陈志宾针对自己布一些局,毕竟自己可是手中掌握着陈志宾很多机密的,一旦自己活着被抓住吐露实情,恐怕陈志宾这辈子都别想从监狱里面出來了,因为陈志宾很多违法的事情都是经由自己的手去处理的,就像这一次殴打联合调查小组的事情。

    想及此处,李晨龙有些心虚的看了后视镜一眼,他的眉头就是一皱,因为他发现在自己车后,有一辆宝马车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虽然隔得远自己看不清车牌,但是从那辆车子的外观轮廓來看,他认出了那辆汽车是自己曾经最信任的手下楚彪的,一直以來,楚彪对自己都十分忠心,甚至还替自己挡过刀子,正是因为那次挡刀子事件,让他对楚彪信任有加,然而,当他经过几次突然拐弯和变形之后却发现,那辆宝马车依然紧紧的跟在后面,李晨龙害怕了。

    他现在已经猜到楚彪恐怕要找机会向自己下手了。

    无奈之下,他脚下油门狂踩,疯狂的向前冲去,这时,楚彪也发现了异样,他知道,李晨龙可能已经发现他了,如果这个时候要是让李晨龙跑掉,恐怕不仅自己的500万奖金要泡汤,就连工作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題,这种情况下,他立刻油门狂踩,向着李晨龙狂撞而去。

    这个时候,rì本车和宝马车的xìng能就显现出來了,在楚彪疯狂冲撞之下,李晨龙的rì本车最终先是撞击到路边的电线杆上,随后又被撞得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最终汽车倒着悬在地上,汽车玻璃早已经碎的不成样子了,汽车的发动机早已经毁了,而汽车的铁皮更是到处乱飞。

    鲜血,楚彪放下车窗,看了一眼李晨龙,发现他早已经歪着脖子彻底挂了,此刻,李晨龙汽车上的油箱也已经漏了,汽油咕噜咕噜的往外冒,楚彪不过想起老板陈志宾的交代,让让毁尸灭迹,他立刻咬了咬牙,拿出了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打火机。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刺耳的jǐng笛声嗡鸣着向这里驶來,jǐng灯爆闪着,听到jǐng笛声,楚彪心里立刻慌了起來,他从小最害怕的就是jǐng察,所以他连忙点燃打火机向着李晨龙汽车的方向丢了过去,随后脚下油门一踩,狂冲而出。

    然而,楚彪沒有想到的是,现在是冬天,今天风也挺大的,打火机扔出去之后不久便被风给吹灭了,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此刻,楚彪已经走远了,当他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身后发现并沒有起火或者爆炸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一丝苦涩,狠狠的锤了一下方向盘,尤其是看到jǐng车已经在李晨龙汽车的方向停了下來的时候,他更不敢有丝毫的停留,疯狂驶出,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把汽车停下之后,立刻狂奔离开。

    此刻,李晨龙死亡之处,几名jǐng察正在下车查看情况,而领头之人是陈伟雄,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主要是因为在部署完全市打黑除恶指示之后,他并沒有一直呆在公安局内坐镇,而是让副手坐镇,他则乘车出來到各地微服巡查,看看下面的人执行的情况怎么样,但是却沒有想到出來之后不久就发现前面两辆车相互追逐着,本來一开始他也沒有在意,以为是飙车党呢,然而,当他看到李晨龙的车被撞翻之后,老jǐng察的直觉立刻让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妙,这绝对不是一起简单的撞车案,而是很有可能是谋杀案,所以他立刻让手下拉响jǐng报和爆闪灯,以免凶手在作出后续伤害。

    当陈伟雄和随同的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一起下车之后,陈伟雄的眼睛一下子就看到了地上的那只打火机,这是一只很jīng致的ZIPPO打火机,这只打火机出现在这里很明显不是偶然,肯定是有人扔下來的,动机也很简单,恐怕是想要把这辆车连同车内人一起烧毁。

    看到这里,陈伟雄的眉头立刻就紧皱起來。

    虽然是突发事件,不过跟随陈伟雄车后一起來的几名jǐng察倒也非常专业,立刻从车上拿下路障和防护线圈好现场,随后立刻拿出摄像机对现场进行拍照。

    当照相机闪光灯在死者李晨龙脸上曝光的那一刹那,陈伟雄的目光也正好落在李晨龙的脸上,陈伟雄一下子就呆住了,因为他发现这名死者和林海峰口中所描述的那个领头者十分相似,所以他立刻小心翼翼的走进现场,从下属手中接过照相机给死者來了一个特写,尤其是重点拍了一下李晨龙的纹身,拍完之后,他立刻把图片通过平板电脑发给了林海峰,随即给林海峰打了一个电话让林海峰辨认一下。

    林海峰看完李晨龙的照片之后,立刻给陈伟雄打过來电话,告诉他此人正是今天下午带人殴打自己等人之人。

    这一下,陈伟雄立刻大喜,他知道,虽然李晨龙人已经死了,但是他的身份肯定很快就可以确定了。

    随后,他先是找來法医和专业人员对李晨龙和整个汽车进行了检查,并从李晨龙的身上发现了他的身份证,发现李晨龙竟然是海明市本地人。

    很快的,通过公安系统内部联网调出李晨龙的资料之后,李晨龙的信息全都显示出來。

    看完信息之后,陈伟雄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刘飞的电话:“刘书记,真的非常感谢你给我支的招,让我可以提前在市公安局内部进行布局,不得不说,您真是太神了,现在下午带人殴打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调出小组的领头者已经被我们找到了。”

    刘飞听到这里也是一愣,他沒有想到陈伟雄他们动作这么快,急忙问道:“你们是怎么发现他的,现在情况如何。”

    陈伟雄沉声说道:“刘书记,死者名叫李晨龙,已经被人撞车翻车致死,而且凶手还曾经试图使用打火机引燃汽车毁尸灭迹,不过由于我们jǐng方出现的比较及时,所以他沒有來得及下手,只是匆匆把点燃的打火机丢了下來,不过风大中途被吹灭了……”随后,陈伟雄把现场的情况跟刘飞说了一遍,说完之后,陈伟雄说道:“刘书记,我估计李晨龙之所以被杀,很有可能是背后有人指使他做了殴打联合调查小组这件事情,而您让故意在市局内部散步消息说我已经掌握了线索并准备通过今天晚上的大规模扫黄打黑行动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抓捕真正的犯罪嫌疑人,您的这一招虚张声势、打草惊蛇的确达到目的了,那个幕后指使者一定是在我们公安局内部有内线,他通过内线得到消息之后肯定是先通知李晨龙逃跑,然后中途派人杀人灭口。”

    听到陈伟雄的这个分析推论之后,刘飞点点头:“嗯,好,事情进展到这一步,那个幕后指使者就容易调查的多了,你尽快把结果调查出來向我汇报一下,我估计那个幕后指使者恐怕也仅仅是一个小卒子而已,这才是我最担忧的问題。”

    陈伟雄连忙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保证尽快查出來。”

    整整一个晚上,陈伟雄根本就沒有休息,带着手下jīng锐力量进行了深入的调查,最终在凌晨5点左右,通过对李晨龙的一下手下进行审讯得知李晨龙的是陈志宾在黑道上的主要代言人,很多涉及到拆迁、打人等事情都是陈志宾通知李晨龙去处理的,而且在海明市黑道上,几乎沒有人敢招惹李晨龙,而李晨龙也只听陈志宾一个人的话。

    得到这个消息随后又审讯了几个人确认之后,陈伟雄这才躺在汽车上呼呼大睡起來。

    不过他已经通知自己的司机把汽车开到市委大院去,让司机上班之后立刻把自己叫醒,他要第一时间向刘飞汇报这个情况。

    早晨,刘飞按照正常时间來到办公室内,喝了一杯林海峰泡好的浓茶后,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不过他刚刚批阅了不到2份文件,林海峰便过來告诉刘飞说是陈伟雄來了。

    刘飞一愣,他沒有想到陈伟雄这么早就來了,连忙让林海峰把陈伟雄给放进來。

    当陈伟雄走进刘飞办公室之后,刘飞最新闻到的是陈伟雄身上带着的一股浓浓的烟味。

    随后,刘飞便看到了陈伟雄有些猩红布满血丝的双眼。

    看到刘飞,陈伟雄还沒有坐下呢,便开口说道:“刘书记,李晨龙的幕后指使者已经调查出來了,是陈志宾,他是海东区区长陈志安的弟弟,而且我们通过通信公司调查了李晨龙的手机通话记录,在他被害之前接到了一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