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08章 林海峰被打

www.wuailogo.com 官途     ()    不过在还沒有得到准确的调查结果之前,不管是刘飞也好,王成林也好,是不可能轻易下结论的,三人做好沟通工作之后,剩下的工作就由下面的人來负责执行了。

    林海峰接到刘飞安排的这个任务之后也有些惊讶,因为他可是刘飞的秘书,现在老板派自己亲自出马,说明他对于这件事情非常重视,而且这也是自己十分难得的单独处理各种问題的机会,对此林海峰十分珍惜,他先是和王成林的秘书长邓国强联系了一下,双方确定好当天下午展开调查,商定好时间之后,便开始各种分头挑选下面的工作人员,对此两个人都十分重视,因为他们都清楚,虽然两个人是主要负责人,但是真正干工作的却是下面的人,所以对下面的人挑选也全都十分慎重。

    下午2点,林海峰和邓国强带着两拨手下在市委大院门口集合,一起乘坐大巴车直奔彭氏地产的项目建设地点海东区琳琅街徐家园附近。

    他们刚刚來到徐家园附近,便看到在一座废墟上空竖着两根竹竿,竹竿上扯着一个横幅,横幅上面写着十几个鲜红的大字:jiān商强拆致死亲人,盼zhèng fǔ给我们一个公道,在横幅旁则跪着两名身上缠着白布条戴孝的死者家属。

    看到这里,林海峰和邓国强全都眉头一皱,眼前的这种情况的确让人心酸,两个人都是跟着大领导的,胸中全都充满了浩然正气,所以此刻,不管是于公于私,两个人首先对强拆公司彭氏地产都多了一丝不满情绪。

    邓国强看向林海峰说道:“林秘书长,咱们先去哪里调查。”

    林海峰看着远处跪地的死者家属说道:“咱们先去废墟那边看看,跟死者家属了解一下情况。”

    邓国强点点头,大巴车停下之后,林海峰和邓国强迈步向死者家属方向走去。

    然而,当他们刚刚走到死者家属附近,正准备和死者家属进行攀谈的时候,只见一群手拿铁锨、锤子、铁棍、木棍之类工具的的建筑工人突然从不远处的建筑工地内冲了出來,领头的一个人看到林海峰他们立刻骂骂咧咧的说道:“兄弟们,看到沒有,今天又有不开眼的王八蛋敢过來调查我们,打,给我狠狠的打,全都给我打趴下丢出去,我倒是要看看是有谁敢调查我们彭氏地产的事情,真是不知死活。”

    话音落下,那些建筑工人已经挥舞着手中的工具冲了上來。

    看到这种情况,林海峰虽然心中大感意外,但是却并沒有惊慌,而是冷静的看向那个领头的人和那些工人厉声呵斥道:“我们是市委市zhèng fǔ调查组的人,我看你们谁敢动手。”

    那些建筑工人听到林海峰的厉声呵斥,再加上林海峰他们这一行人明显都是西装革履的看起來气质不凡,再加上看到不远处停着的大巴车,他们身形就是一顿,按下手中的武器看向那个领头者。

    领头者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满脸的横肉,一双三角眼看了一眼林海峰等人,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哼,市委市zhèng fǔ的又如何,敢调查我们彭氏地产的事情,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的背景吗,我告诉你们,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背后有魏副市长撑腰吗,真是瞎了你们的狗眼,就算是市委刘书记和市长王成林也要给我们彭氏地产几分面子,而且我看你们虽然穿的人模狗样的,但是气质根本就不像市委市zhèng fǔ的人,兄弟们,他们竟敢假冒市委市zhèng fǔ的工作人员前來瞎胡闹,给我把他们打趴下再说。”说着,这个中年男人大手一挥。

    原本有些犹豫的建筑工人看到老大发话了,二话不说,拎着工具便向着林海峰他们这一行人冲了过來。

    林海峰他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有些人见状撒丫子就跑,林海峰和邓国强本來还想和对方理论,然而,这个时候,一根木棍已经狠狠的砸在林海峰的脑门上,林海峰只感觉到眼前一黑便晕倒在地上,鲜血,顺着林海峰的额头飞快的流了下來。

    而邓爱国的情况也比林海峰好不了哪里去,他被人用铁锨一下子拍在后背上,直接趴倒在地上,随后又上來几个人对他们拳打脚踢的,而其他调查组成员一个也沒跑了,被这群建筑工人狠狠的揍了一顿,虽然沒有致命伤,但是皮外伤却是人人都有。

    而这些人打完之后,立刻扔掉手中的武器撒丫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而那两个死者的家属在众人打斗的时候也悄悄的跑掉了。

    这时,司机师傅已经远远的发现了这边的情况,立刻打电话报jǐng并且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很快的,jǐng察赶到并立刻封锁了现场。

    而林海峰等人也全都被送到附近的医院救治。

    当刘飞接到汇报说自己的秘书林海峰和整个调查组的成员全都被自称是彭氏地产的人给打了之后,当即气的狠狠的一拍桌子直接站起身來,咬着牙说道:“当真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啊,居然敢暴打国家公务人员,这个彭氏地产还真有胆子啊。”

    说完,刘飞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的电话:“陈伟雄,有关林海峰、邓国强等联合调查小组成员被打这件事情你亲自去处理,直接去彭氏地产建筑工地去拿人,不管涉及到谁,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确定了,一律下抓起來再说。”

    此刻,陈伟雄正在赶往事发现场的路上,当他听到手下汇报说市委书记秘书和市长秘书一起被打的消息之后,便意识到这件事情肯定会闹大的,而且以书记刘飞的个xìng,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的,所以他很明智的立刻二话不说带着市局最jīng干的力量赶往事发现场,同时指示现场的民jǐng要保护好现场,以便于进行调查。

    当陈伟雄接到刘飞的指示之后,立刻说道:“书记,我正在赶往事发现场,您放心,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陈伟雄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犹豫。

    刘飞点点头说道:“给你2天时间,两天之内我必须要看到结果。”

    陈伟雄咬着牙说道:“好,沒问題,2天之内,我一定会查出结果,向您汇报。”

    挂断电话之后,陈伟雄的压力陡增。

    他知道,刘飞说2天就是两天,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尤其是像这种案子,刘书记给自己两天的时间已经足够长了,这是考验自己能力的时候了,他非常清楚,刘书记对下属官员的能力要求非常严格,尤其是身为刘飞的嫡系下属,必须要有超强的战斗力,否则只能被淘汰。

    然而,当陈伟雄赶到现场的时候,让陈伟雄十分郁闷的事情出现了,经过专业技侦人员对现场遗留下來的各种铁锨、木棍和铁杆等凶器的检查他们惊讶的发现,这些工具上面根本就沒有指纹,后來技侦人员和受伤比较轻的一些调查组成员进行电话沟通的时候才得知,这些建筑工人在出现的时候,手中都是戴着手套的。

    听到这个消息,陈伟雄的头一下子就大了,沒有指纹,这就给调查打人之人增加了很大的难度,不过当陈伟雄听大巴车司机说是他们曾经看到当时现场有死者家属跪在那里的时候,陈伟雄就是一喜,因为这也是一条重要线索,然而,等他派人找到死者家属进行询问的时候,死者家属承认曾经出现在打斗现场,但是他们因为害怕并沒有看清楚对方的长相,也根本不认识那些人,这一下子,所有的线索再次中断。

    案件一下子陷入了困境之中,陈伟雄头越來越大,不过他依然做出了一些部署,比如派人去医院,让专业绘画人员根据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调查小组人员的描述來绘制出那个领头者的面容,确定对方的身高和体型、口音等特点,这些资料是用來摸查的主要资料。

    就在陈伟雄那边头大的时候,刘飞和王成林心中则充满了愤怒,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朗朗乾坤之下,在海明市的地面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这个时候,彭宇chūn再次打过电话來向刘飞表示打人的人并不是他们单位的,对此刘飞只是平淡回应,沒有任何感**彩,因为不管这件事情的背后到底是不是彭氏地产所为,这个时候刘飞都不能有任何实际的表示了,因为这个时候,此事唯一的出路就是公事公办,对此彭宇chūn表示理解,并且表示他那边会百分百配合海明市方面做好一切调查取证工作。

    等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立刻喊來方华军,乘车赶往医院前去看望秘书林海峰。

    当刘飞來到林海峰的病床上,看到脑袋上缠着纱布的林海峰的时候,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从林海峰和他身边工作人员的伤情來看,对方在出手的时候,明显是有所保留的,这更加说明对方是知道林海峰他们身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