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07章 刘飞的部署

www.wuailogo.com 官途     ()    整整一天的时间,海明市市委方面由于强拆门事件遭受了强大的舆论压力,王成林更是亲自下令要海东区必须要彻查此事,并且从市zhèng fǔ排名派出了一名市府办的副主任亲自前往督导此事。

    然而,直到第二天下午都快要下班了,海东区方面却依然沒有就此事给出一个比较详细的妥善的结果,而此刻,不仅仅是海明市,就连整个华夏都把焦点聚焦到了这一次海明市的强拆门事件中,大家都在等待着海明市方面公布调查结果,然而,两天都过去了,结果依然沒有公布。

    王成林震怒了,他立刻一个电话把负责督导此事的市府办副主任以及海东区区长陈志安给喊了过來。

    “陈志安,你们海东区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就这么一件简单的强拆门事件都两天了却丝毫沒有任何的进展。”王成林脸sèyīn沉着问道。

    陈志安满脸苦涩的说道:“王市长,您可能不知道,这一次的事情的确非常难以调查取证,之所以造成这种问題主要有两点原因,一是因为涉案的企业彭氏地产集团乃是国内顶尖的超级房地产公司,该地产公司背后的势力相信您也知道,我们的调查取证人员根本无法见到对方的高层人员,甚至连中层人员都见不到,唯一负责接待我们的不过是该地产集团的一个接待办副主任,对于我们所质疑的强拆门事件,他们对此极力否认,根本不承认他们曾经派人实施过强拆,第二点,现场似乎并沒有多少目击证人,所以强拆的那些人到底是谁我们无从查起,现在我们区zhèng fǔ正在组织大量的jǐng力对那些强拆者进行排查,但是这种大海捞针一般的工作进展非常缓慢,这也是到现在为止我们依然无法找出真凶的原因,再加上彭氏地产的不予配合,我们海东区方面压力非常大。”

    听到陈志安这样说,王成林的眉头立刻紧皱起來,他可不是傻瓜,如果真如陈志安所说的话,那么这个彭氏地产还真的有问題了,但是问題是彭氏地产他也是知道的,这家公司的背景可不是一般的大,即便是他对于这家公司也是比较包容的,毕竟这家公司是曹家旗下的。

    但是现在陈志安把彭氏地产推出來当挡箭牌,他不得不慎重,但是王成林做事虽然保守,但是在原则问題上,却还是比较固守的,他看向陈志安问道:“陈志安,你确定主要问題是出在彭氏地产身上吗。”

    陈志安点点头说道:“不是我确定,而是我们海东区的调查组根本无法取得彭氏地产的配合,根本无法和彭氏地产进行沟通,所以无法取得进展。”

    王成林点点头:“嗯,好的,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这件事情我來协调。”

    陈志安从王成林办公室出來之后,嘴角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其实,他此刻的心情远远比在王成林办公室里面表现出來的要轻松的多,他在王成林办公室里面那种愤怒、不满和无奈其实都是装出來。

    王成林看着陈志安离去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着,如果陈志安真的认为王成林已经完全被他给蒙骗过去了,那他就大错特错了,官员做到王成林这种级别,早已经达到喜怒不形于sè的程度,此刻王成林内心深处其实非常平静,他正在盘算着陈志安刚才所说这番话的可信度到底有多少,王成林心中非常清楚,陈志安这家伙并沒有跟自己完全说实话,因为即便是彭氏地产再不配合,仅仅是依靠海东区的力量來进行调查,也不可能什么都调查不出來的,这种情况下只能说明一个问題,那就是海东区根本就沒有想要在这件事情上调查清楚了,或者他们是另有目的。

    想到此处,王成林又想起了彭氏地产,事情涉及到这家公司,王成林可不想自己猛撞行事,因为他清楚,市委书记刘飞和这家公司的老板彭宇chūn也是认识的,而且还是不错的朋友,他略微沉思一下之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的主动权交给刘飞,这件事情由刘飞出面反而比自己出面更为合适。

    王成林直接起身來到刘飞办公室,他來的真是时候,3分钟前刘飞还在会见教育局的局长呢,进屋之后,王成林拿出一根烟递给刘飞,刘飞摆摆手说道:“你抽吧,我刚刚抽完。”

    王成林自顾自的点上之后,沉声说道:“刘书记,有关这一次强拆门事件刚才陈志安向我做了一下汇报,根据他的描述,涉案的彭氏地产似乎对于调查组的调查根本不给于积极的配合,所以他们的调查组两天了还沒有取得任何进展,他们对彭氏地产的背景还是比较顾忌的,所以我看这件事情要不你出面协调一下。”

    刘飞略微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嗯,这样吧,你稍等片刻,刚才彭氏地产的老板彭宇chūn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他说过一会就过來了,咱们一起听他说一说他的意见,任何事情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听刘飞这样说,王成林便点点头,坐在刘飞办公室等了起來。

    彭宇chūn并沒有让刘飞和王成林等多长时间,他给刘飞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距离海明市市委大院不远了,在林海峰的带领下來到刘飞办公室之后,彭宇chūn先和刘飞和王成林打过招呼坐下之后,立刻满脸委屈的说道:“刘书记,王市长,我们彭氏地产真的是非常冤枉啊,说实在的,我听老曹说过,海明市现在处于非常时期,所以其他省份的项目我都交给了我们集团的那些职业经理人來cāo作,而海明市的这个项目是我亲自主抓的,下面的项目经理每一次开会的时候都要亲自向我汇报工作,我就怕给刘书记这边添麻烦,我希望这个项目能够高质量、按时完成,但是我可以十分负责的向刘书记和王市长承诺,不管是我也好,我手下的项目经理也好,从來沒有任何一个人下令要强拆老百姓的房子,但是比较悲催的是,在强拆门事件中死亡的那家钉子户的确是我们规划建设中的,他们家周边的其他家庭都已经搬走了,但是这家钉子户好像是有些黑道背景,坚持要我们支付高于其他家庭双倍的价格他们才肯搬走,我们一直和他们在好言好语的进行沟通,根本就沒有强拆的意思,也不敢强拆,但是强拆却偏偏发生了,而且偏偏还是发生在晚上,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们集团旗下的拆迁机械一台都沒有出动,我们也不知道是哪里來的强拆队伍强拆了这家钉子户的房子,刘书记,王市长,你们可一定要给我们彭氏地产集团做主啊,是我们干的我们肯定不会抵赖,不是我们干的,总不能全都赖在我们头上吧。”

    听到彭宇chūn的倾诉之后,刘飞和王成林对视了一眼,他们全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异样,以两个人的阅历,自然看得出來彭宇chūn肯定沒有撒谎,而且以他这么大的一个集团公司的大老板也沒有必要撒谎,尤其是当着刘飞和王成林的面。

    略微沉思了一下,刘飞沉思说道:“王市长,我看这件事情恐怕还真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了,对于彭宇chūn的话我还是比较信任的,但是,空口无凭,这件事情还是得看调查的结果,我看这样吧,这件事情就不要让海东区來负责调查了,看他们的调查进度和调查手段实在是乏善可陈,这件事情让我的秘书林海峰亲自前去督办,另外让你的秘书长邓国强也跟着去锻炼一下,这一次调查就由他们两个亲自前去负责督办,由市委秘书长周荣轩來负责领衔,至于调查小组的成员,就让他们两个分别从市委办和市府办各自部门來抽调。”说道这里,刘飞看向彭宇chūn说道:“老彭啊,你那边也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必须要派出相应级别的人员亲自陪同和配合市委市zhèng fǔ联合调查小组來展开调查,怎么样,有问題沒有。”

    彭宇chūn连忙说道:“沒问題沒问題,刘书记,这个您尽管放心,我这一次派这个项目的总经理亲自负责陪同和配合联合调查小组的行动,不过刘书记,在这里我得再声明一下,之前并不是我们彭氏地产不配合海东区调查组的调查,而是他们调查组的配备非常低,素质也非常差,一开始我们还是派出了一个项目经理去配合的,但是后來发现这个调查组根本就是瞎胡闹,把我们这个项目经理气得直接撂挑子走人了,让接待办的一个负责人去负责海东区的调查小组。”

    听到彭宇chūn的这个声明,刘飞和王成林就是一愣,直到这个时候,两个人都意识到,这一次强拆门事件的复杂程度还真是不一般啊,似乎处处都充满了yīn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