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906章 圈子圈套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刘飞冷冷的注视着山口坑人的名字,心中冷冷的说道:“从山口坑人在这个时候突然來到海明市的举动來看,很有可能这个家伙和德隆夫人是有所联系的,毕竟德隆夫人刚刚从美国回來,山口坑人就來到海明市,这也太巧合了一点,所以,虽然黑子给自己的两份名单中兵沒有德隆夫人的名字,但是刘飞却有一种直觉,他认为德隆夫人很有可能也是jīng英会的一员,虽然不知道她在里面到底处于什么层次,但是却绝对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人物,因为现在由于她的存在,已经将山口坑人这个jīng英会亚洲区的一个厉害人物引进來了,那么会不会还有其他的人进來,其他人会不会像山口坑人这也高调的进來呢,这些都很难掌控,看來,我真得好好的布局一番了,虽然胡天宇说这个山口坑人來海明市是來投资项目的,表面上虽然不会对海明市产生任何危害,但是具体情况谁又说得清楚呢,这些外国人布局起來可是非常yīn险的,而且他们是不是在以前几年甚至十几年前就开始布局了呢。”

    想到此处,刘飞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诸葛丰的电话说道:“诸葛丰啊,你最近重点关注一下rì本山口财团來到海明市的总裁山口坑人这个人,看看他平时都在干些什么,情况要具体和细致一些,我认为此人來我们海明市必定有所图谋。”

    诸葛丰连忙说道:“好的,老大,我知道了。”

    身为刘飞的首席幕僚,他对刘飞的指示执行的非常彻底,毕竟跟了刘飞这么多年了,他发现很多时候,刘飞的判断总是那么准确。

    而就在刘飞这边开始布局的时候,德隆夫人那边也同样沒有闲着。

    德隆夫人仰面靠在沙发上,身边一只黑sè的波斯猫静静的蜷缩在她的怀中,德隆夫人正轻轻的摩挲着波斯猫的头,就在这个时候,德隆夫人的手机响了,她轻轻的拿过手机,接通了电话:“阿宾啊,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陈志宾笑着说道:“当然有事了,沒事我可不敢打扰夫人,夫人,是这样的,您让我注意的事情我已经查出來了,山口财团的总裁山口坑人已经带着两名手下到了海明市,而且达到海明市之后,昨天晚上就和市委副书记胡天宇和副市长庄德文见面一起吃饭了,而且今天上午,胡天宇去刘飞那里进行了工作汇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认为胡天宇汇报的内容应该和山口坑人有些关系。”

    德隆夫人听完之后,轻轻点点头说道:“嗯,很好,阿宾啊,你干的不错,哦,对了,你策划的重头戏现在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够启动。”

    陈志宾嘿嘿一笑说道:“夫人,您放心吧,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重头戏就会上演,明天开始,刘飞就会焦头烂额了。”

    德隆夫人点点头:“嗯,好,那我等着明天看戏了。”

    挂断电话之后,德隆夫人的脸sè立刻便yīn沉了下來,抓起波斯猫一下子就扔到了一边去,波斯猫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啪的一声落在地上,落地之后,波斯猫喵的叫了一声,立刻三蹿两蹿的消失在德隆夫人的眼前,因为它可是清楚的,自己的女主人只要一生气,肯定会拿自己撒气的,这个时候,还是逃跑为妙。

    德隆夫人愤怒的站起身來,点燃一根女士烟开始在办公室内走來走去的,一边抽烟一边喃喃自语道:“山口坑人你这个无耻的小rì本,到了海明市居然不和我打个招呼,难道山口坑人沒有和你说过让你到了海明市和我联系吗,哼,竟然抛开我独自行动,到时候有你好受的,你以为刘飞是泥捏的啊,沒有我的帮助和掩护,你要想成事势必登天还难,也罢,先让你碰一鼻子灰再说,到时候等你再來找我的时候,姑nǎinǎi我坑不死你。”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当天晚上,在海东区发生了一起强拆致2人死亡的惨痛案件,但是,就在当天晚上,在事情发生所在的街道办和派出所却采取了及时行动,通过封锁现场等各种手段,阻止一切媒体入内,并且拒绝接受采访,想要把这件事情给捂下來,而且他们并沒有向上级汇报,因为在他们看來,不过是死了两个人而已,只要捂下來自己身上就沒有多大责任了,而且当天晚上知道这件事情的媒体只有两三家,等他们赶过來之后已经被街道办的官员用钱给疏通好了,他们已经决定不报道此事。

    然而,让海东区下面街道办众人沒有想到的是,就在第二天上午,海明市各大媒体、电视台甚至是一些其他省的卫视频道都一同在早间新闻上报道了海明市海东区发生一起严重的强拆致2人于死亡的案件,死亡者为一名妇女和她刚刚考上大学不到半年的儿子,在各种新闻中,那名大学生QQ空间内的很多青chūn年华的照片被一一展示,很多媒体主持人用近乎悲哀的语调播报了这起新闻,与此同时,更有主持人一针见血的指出,海明市应该对应事故责任人给予严厉的惩处,否则难以平息众怒,而这个时候,在微博上,在论坛上,死者家属也针对开发商彭氏地产进行了措辞严厉的声讨,并指出,彭氏地产是一家实力雄厚的地产公司,其业务范围波及全国,他们还十分悲哀的指出,也许这一次自己家人的死白死了,因为像彭氏地产这样的大型企业背后的关系网络大的难以想象,毕竟,现在像这样类似的事情发生的太多了,沒有几个能够让事件责任人真正受到处理的。

    不得不说,死者家属的悲哀策略起到了奇效,不过陈志宾却非常清楚,死者家属之所以会采取这种策略完全是他一手策划的,而随后,在陈志宾安排的水军的帮助下,死者家属的发言则在各大网络论坛和微博里面大量的被转载和传播,而此刻,海明市一下子便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早晨,刘飞刚刚來到办公室,林海峰便跟了进來,并把几分报纸一起放在刘飞的桌面上,脸sè有些难看的说道:“老板,昨天晚上我们海明市海东区发生了一起恶xìng强拆致人于死亡的案件,这件事情目前已经在各大媒体包括我们海明市的媒体上炒作得十分火热,而且这一次强拆门的主角是彭氏地产。”

    “哦,彭氏地产。”听到这个名字,刘飞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來,因为他可是沒少和彭氏地产打过交道,根据他的了解,彭氏地产身为曹家旗下的标志xìng企业,这家公司做事十分地道,不管是拆迁补偿上还是在建筑质量上都是相当地道的,现在彭氏地产竟然在海明市制造了强拆门,这让刘飞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就在这个时候,王成林推门走了进來,脸sè也十分难看,进门之后,他立刻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昨天晚上发生在海东区的强拆门你知道了吗。”

    刘飞一指桌子上的报纸说道:“海峰刚刚向我汇报了这个情况,王成林同志啊,海东区发生这样的事情非常不应该啊,我记得在我们海明市开始大规模展开建设项目的时候我就已经不止一次的强度,我们海明市的开发商必须要尊重当地百姓的意见,绝对不能有强拆行为,但是现在却偏偏发生了,而且还致2人于死亡,这是一起xìng质十分恶劣的事件,我们必须要彻查此事。”

    王成林点点头说道:“刘书记,我过來就是找您汇报此事,我在來之前已经亲自给海东区区委书记和区长打过去电话了,我已经指示他们,让他们必须要尽快调查此事,不管涉及到谁,必须要依法严办,绝不含糊,不知道您还有沒有其他的指示。”

    听到王成林这么快就做出反应和指示,刘飞还是非常满意的,毕竟这些工作主要是市长范围内的,他这个市委书记不可能每件事情都亲力亲为,事必亲躬,那样早累死了,王成林能够这么快做出指示,说明他对于这件事情还是非常重视的。

    刘飞沉声说道:“王成林同志,既然这件事情你已经做出指示了,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我只是表个态,这件事情必须要彻查,必须要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全部搞清楚,给死者家属一个交代,给我们海明市老百姓一个交代,不管涉及到谁,一律严查不怠。”

    王成林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您放心吧,这件事情我心中有谱的,谁也别想稀里糊涂的把这件事情给遮掩过去,我们海明市绝对不能出现那种把责任推给铲车司机说什么铲车司机喝醉了或者是其他什么情况。”

    刘飞轻轻点点头,沒有再说什么,因为刘飞相信,以王成林的身份,能够说出这番话说明他对此事非常重视,有他这种态度,他相信这件事情肯定会圆满解决的,然而,刘飞却并沒有想到,这件事情的复杂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而后续的发展也超出了他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