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94章 刘飞的疑虑

www.wuailogo.com 官途     ()    “会长,我刚刚得到消息,在刘飞的大力支持和推动之下,海明市方面竟然通过地方立法确定转基因产品属于违规产品,凡是无法证明其安全xìng的转基因产品全部无法进入到海明市的市场上,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咱们会里面MDS公司恐怕损失惨重吧,据我所知,上一次在东海省,MDS公司和刘飞进行了强力较量,最终损失惨重,几乎全部退出东海省的市场,而且这一次刘飞不仅推动了海明市立法确定转基因产品无法进入海明市市场,沧澜省、东海省、河西省也正在积极立法,以明确凡是无法证明其安全xìng的转基因产品无法进入当地的市场,尤其是转基因粮食方面,按照各地的立法要求,几乎所有转基因的粮食根本无法进入这些市场,而恰恰这些市场都属于粮食消费大省,会长啊,我有一个建议,这一次我们联合所有以前曾经曾经和刘飞较量过的企业以及他们背后的势力,针对海明市展开一系列的黑幕行动,争取将刘飞通过此举彻底赶出海明市,从而为我们会铲除刘飞这个最大的危险人物,以便于将來我们的会员企业们进一步整合华夏的市场,将华夏市场彻底占据甚至是垄断,我人物现在是我们发力的机会了,而且我最近一直隐忍不发,就是想要通过对刘飞最近这一段时间接连动作所得罪的各种利益集团进行整合,毕其功于一役,彻底扳倒刘飞,因为我知道,刘飞这个家伙头脑太聪明了,而且布局十分厉害,如果是小打小闹的话,以我在海明市的基础和能量,很难和刘飞进行正面较量,之前在H7地块以及江运码头项目的失利让深刻意识到小打小闹的失败之处,所以我建议,这一次由会长牵头,我们玩一次大的,不管是我们会也好,默根财团也好,以及美rì欧几大财团都已经把刘飞视为严重的肉中刺,只要我们联合起來,一环一环的给刘飞设置下陷阱,cāo作缜密的话,绝对有机会将刘飞扳倒的。”

    听到德隆夫人的建议之后,对面之人沉默了一会,然后缓缓说道:“德隆夫人,你的这个提议很好,不过这件事情不适宜由我出面來联络,后天是咱们会员的重要聚会rì,到时候來自世界各地会员几乎全都会來到我们美国聚会,你也准备一下过來吧,在聚会的时候,你和各个家族的代表们好好商量一下,到时候我再出面帮你站站台,估计这件事情应该差不多可以成了,毕竟谁都不希望有像刘飞这样强势的人将來去带领着华夏去实现他们的民族复兴大业,这一次,争取借着这次会员聚会,好好的策划一下,争取在3个月之内,将刘飞彻底掀翻。”

    听到会长的回答之后,德隆夫人轻轻点点头:“好,那就按照会长的意思办。”

    挂断电话之后,德隆夫人的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哼,狗屁的副会长,胆子小的跟老鼠一样,我就纳闷了,他这么小的胆子怎么会混成副会长,真是恶心人啊,不过这样也好,沒有你这个副会长掣肘,我亲自出面來cāo作这件事情,事情的进展应该会更顺利一些。”

    就在当天晚上,德隆夫人便乘坐飞机直接飞回美国,开始暗中筹划这次会员碰面反击刘飞之事。

    海明市市委大院内,刘飞办公室内灯火通明。

    国安局局长邓爱国坐在刘飞办公室内,正在向刘飞汇报着最近的工作情况。

    邓爱国说道:“刘书记,我刚刚得到消息,德隆夫人已经买了前往华盛顿的机票飞回美国去了。”

    听到这里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脸上露出深思之sè,沉思一会之后缓缓说道:“她來我们华夏有多长时间了,最近一次回美国是什么时候。”

    邓爱国对此情况掌握的非常清楚,连忙说道:“他最近一次回美国是3个月前了,期间一直沒有回美国,而且根据我们的监控分析,最近德隆夫人的工作似乎非常忙碌,按照常理根本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飞回美国的,我们现在怀疑她这一次回美国之事肯定不简单,而且目前,在H7地块上,德隆集团推进的速度比较慢,比之规划进度拖延了不少,不知道德隆集团方面是不是有意为之。”

    对于邓爱国的这个情况,刘飞只是淡淡一笑,未知可否,而是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老邓,你和有关部门的人联系一下,重点了解一下德隆夫人回到美国之后都参加了那些活动,就像你刚才所分析的一样,我有一种预感,这个德隆夫人此次回美国绝对不同寻常,很有可能等她回來之后会有一翻大的动作。”说道这里,刘飞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问道:“哦,对了,最近德隆夫人和我们海明市方面的人谁接触比较频繁。”

    邓爱国沉声说道:“如果说是商场方面的人,他接触的频率都差不多,似乎都比较符合商业规律,但是有一个人,我感觉德隆夫人怎么也不应该和这个人之间产生联系,但是他们却偏偏也和正常的商人一样,见过几次面,不过我们监控了很长时间了,却一直沒有发现异样,所以这个情况我一直沒有跟您汇报。”

    刘飞问道:“这个人是谁。”

    “是海东区区长陈志安的弟弟陈志宾。”邓爱国说道。

    “陈志宾。”刘飞皱着眉头重复了一句。

    邓爱国十分肯定的说道:“沒错,就是陈志宾,海东区区长陈志安的弟弟,根据我们对陈志宾的调查结果显示,这个陈志宾算是一个官商,主要从事房地产拆迁、保安公司和园林工程,他的旗下有一个拆迁公司、一个保安公司和一个园林绿化公司,其主要的生意手段也很简单,就是通过他哥哥陈志安的关系,从海明市各级单位以及开发商那里接一些活,而且根据我们的深入调查,发现这个陈志安和海明市的一些小的黑道势力的头头们关系不错,尤其是在其拆迁过程中,也曾经多次动用这些黑道关系以及其保安公司的人手來强行推进,不过这个人倒是一个懂得掌握度的人,他的公司所负责的项目从來沒有出现过人命,而且即便是有人受伤或者因为拆迁以及其他工程和别人产生冲突,也有陈志安出面來摆平,所以到现在,这个陈志宾倒是有几个亿的身价。”

    听到邓爱国的回答之后,刘飞的脸sè显得有些yīn沉,手指轻轻叩击着桌面,陷入了沉思之中。

    虽然陈志宾这条线索在邓爱国看來沒有任何可疑之处,毕竟陈志宾是做房地产拆迁项目的,而德隆夫人那边正好有H7地块的项目,他们两个人之间接触沒有什么不妥,但是在刘飞看來,却能从中看出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毕竟,以德隆夫人的身价和身份,即便是陈志宾是陈志安的弟弟,也完全沒有必要亲自和他见面,随便拍一个副总就足以显示出德隆夫人对他的重视了,但是德隆夫人却亲自和他见面,再联想到陈志安所经营的产业和接触的人员,刘飞有种预感,这个陈志安和德隆夫人之间的关系绝对沒有表面上看起來那么简单,沉思了一会之后,刘飞直接拿起手机拨通了公安局局长陈伟雄的电话:“伟雄啊,最近你们公安局方面重点监控一下海东区区长陈志安同志的弟弟陈志宾此人,务必要做到对于他的所有动作尽可能多的掌控,但是一定要注意,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有什么和他有关的突发事件立刻及时向我进行汇报,不管多晚,不管何时何地,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汇报他的情况。”

    听到刘飞给陈伟雄下达这样的指示,邓爱国当时便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不过是随便提的一个小线索,竟然引起刘飞如此重视,这可是他始料未及的。

    等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看向邓爱国说道:“邓局长,以后有什么事情要及时向我汇报,尤其是和德隆夫人有关的人和事情,你以后每周都要到我这里來谈一下,如果有突发事件,更要及时向我汇报,现在我们海明市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和建设的时期,越是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越要提高jǐng惕,很有可能一个细微的不安分的火星,都有可能成为野火燎原之势,我们必须要防微杜渐。”

    邓爱国点点头,立刻表态自己一定会加强国安工作。

    等邓爱国离开之后,刘飞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孙广耀的电话,沉声说道:“广耀啊,你知道不知道,最近美国方面在商人领域有什么重大的会议或者重大的事情,值得德隆夫人千里迢迢的放下手中那么多的工作赶回美国呢。”

    孙广耀听到刘飞的问題之后,立刻开始回忆起來,他知道,刘飞既然对德隆夫人赶回美国的动机产生疑问,那么肯定是有其原因的,而且刘飞的预感往往是十分准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