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91章 思考和算计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听到刘飞的解释,王成林不由得心中一动,他现在终于明白刘飞为什么如此谨慎了,不过王成林还是问了一句:“刘书记,那个德隆夫人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以咱们两个人的身份,有必要怕一个商人吗。”

    刘飞苦笑着说道:“是啊,按照常理,以咱们两个人的身份,的确沒有必要怕一个商人,但是这个商人如果能够在江运码头的项目上给咱们使绊子,差点让咱们功亏一篑,你说,这样的商人能是一般的商人吗,而且我们还根本无法抓住对方任何的小辫子,这样的商人能是一般的商人吗,而且对方还拿下了咱们海明市H7地块的开发权,对于这样的商人,我们能轻易出手吗。”

    王成林默然,他不得不承认,刘飞对德隆夫人的顾忌的确很有道理,不过刘飞并沒有告诉王成林,他怀疑德隆夫人很有可能和海明市最近一年來不断发生的各种问題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因为这些事情只是刘飞从各种角度和线索推理出來的,而且也是采用有罪推定的方式來进行推理,但是却沒有多少证据來作为支撑,对于德隆夫人这样的人,刘飞只能一步一个脚印的和他周旋,因为刘飞能够隐隐从德隆夫人的身上嗅到一股强大yīn谋的味道。

    等王成林离开刘飞办公室之后,刘飞便立刻陷入沉思之中,他已经隐隐感觉到,海明市虽然表面上看起來风平浪静的,尤其是自从自己强力在海明市推进官员财产申报制度之后,海明市的局势有些过于稳定了,这并不符合刘飞的心理预期,在刘飞看來,海明市的局势应该是大部分赞同,但是肯定会有小部分人因为自身的利益原因采取顽强的抵抗策略,但是到现在为止,整个海明市风平浪静的,就好像所有人都赞同这个提议一般,对于局势,刘飞有着自己独特的第六感,所以,刘飞必须要想办法來应对眼前的这种局势,对于德隆夫人这个对手,刘飞有着充足的信心,但是刘飞现在做事,越发谨慎稳重,从來不会轻视任何对手,所以他必须从各方面进行布局,以便于能够及时把控大局,确保能够从容应对各种突发事件,而这恰恰是他此次來海明市进行锤炼的目标之一,毕竟到了刘飞这个级别,做事情绝对不能一板一眼,走一步算一步,而是要走一步,看十步,想百步。

    王成林从刘飞那里出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一次他之所以要在常委会结束之后去找刘飞讨论这件事情,也是有着他深入考虑的,因为随着他和刘飞、胡天宇三人进入海明市一年多來,随着海明市局势的发展,尤其是随着杜洪波垮台之后,周荣轩、马文东进入海明市,海明市的常委班子上的局势越來越清晰了,常委班子里面实力最强的便是市委书记刘飞领衔的实干派,其中刘飞整合了曹家的魏秋华、曾家的叶冲,再加上市委秘书长周荣轩,平时常委会上,刘飞已经稳拿4票,而军区司令员易建军虽然平时一般情况下不会表态,但是一旦有些事情触动了易建军的底线,那么易建军绝对会立场鲜明的表态的,就像这一次的城管打人事件和低保费事件,易建军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刘飞那一边,可以说,易建军这一票基本上是站在公道和天理的一方的,而恰恰刘飞平时做事一向都是以理服人,以德服人,所以,这一票大多数情况下中立,而关键时刻往往是属于刘飞的,而王康东那一票,虽然平时依然以中立居多,但是最近也有逐渐向刘飞靠拢的趋势,基本上刘飞逐渐掌控海明市大局的趋势已经显现。

    而另外一边,则是以本地派势力和胡天宇为主的松散联盟,随着杜洪波的垮台,本地派势力被严重削弱,现在只剩下肖建辉和罗天强在苦苦支撑,而庄德文则明显投靠了胡天宇,而市委组织部部长邓佳明现在却处于游离状态,已经完全从刘飞的阵营中脱离出來,但是他既沒有向肖建辉他们本地派靠拢的意思,也沒有像胡天宇那边靠拢的意思,但是,邓佳明的存在却是一个变数,因为他最近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和刘飞站在对立面的,而对于邓佳明这个人,王成林也不太喜欢,因为刘飞认为这个人不怎么靠谱,所以他也不打算拉拢邓佳明,哪怕他是组织部部长,因为在王成林看來,为官最重要的是官德,必须得讲究诚信,当年邓佳明向刘飞靠拢,被刘飞拉拢,刘飞对他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他后來竟然逐渐疏远刘飞,明显有些不识抬举,甚至是忘恩负义,对于这样的人,王成林还是不愿意和他共事的,他也担心万一啥时候邓佳明再背叛自己了,那就郁闷了,但是通过这一次的常委会,王成林却发现,本地派大有和胡天宇联合起來对抗刘飞的意思,而且他们现在加起來竟然稳稳拿住了五票,而真正让王成林比较头疼的是,现在自己似乎在海明市常委会上几乎沒有几个比较铁杆的盟友,而马文东则一直在自己和胡天宇之间摇摆,不能算是自己真正的盟友,这是王成林目前所面临的最为尴尬的局面,不过让他比较欣慰的是,自己大多数的时候是何刘飞站在一起的,所以在平时涉及到政治利益的时候,刘飞还是会考虑自己的得失的,也从來沒有让自己吃亏,但是眼前的格局却并不是他所愿意看到的。

    王成林心中暗道:“难道我真的要启动幕后势力埋藏在海明市的那枚暗棋吗。”

    沉思良久之后,王成林还是轻轻的摇摇头,喃喃自语道:“不行,这枚暗棋现在绝对不是启动的时候,因为这枚暗棋是幕后势力为了将來刘飞从海明市离开,自己掌控海明市而准备的,如果将來自己真的能够顶替刘飞的位置掌控海明市,那么那枚暗棋将会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但是如果自己无法顶替刘飞的位置,恐怕自己未來的仕途之路也就沒有什么太大的盼头了,顶多调到其他省担任一届省委书记完事。

    既然决定不能启动那枚暗棋,我以后应该怎么办,一时之间,王成林头疼不已。

    而此刻,胡天宇坐在办公室内,也开始深思起來,通过这一次的常委会,他已经意识到,刘飞在海明市的威信和实力正在逐渐壮大,虽然还达不到一言堂的程度,但是王成林明显缺乏对刘飞的制衡,不过好在刘飞很聪明,对于王成林的工作十分支持,也沒有过分插手市zhèng fǔ的工作,所以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的关系一直还是不粗的,王成林也沒有去上面控告刘飞的意思,但是胡天宇却敏感的发现,虽然王成林的位置看起來十分尴尬,但是实际上,却并不尴尬,因为从眼前的局面來看,刘飞对王成林还是比较信任的,如果刘飞真的离开海明市的话,如果让刘飞在自己和王成林之间推荐一个人担任市委书记的话,很有可能刘飞会推荐王成林而不是自己,这才是他所面临的最为尴尬和不利的局面,怎么样才能加强自己的话语权让刘飞重视自己,怎么样让刘飞能够在自己和王成林之间一碗水端平,怎么样才能让高层对自己能力的认可更多于对王成林的认可,则是胡天宇现在思考问題的重点,胡天宇相信,高层应该看得出來,自己在政治头脑上绝对不比王成林差,而且自己到了海明市之后能够拉拢到庄德文的支持,甚至能够和本地派合作,这说明自己还是比较有亲和力的,这应该也是高层考察干部的一个方面之一,他相信在这一点上自己绝对领先王成林了,但是现在的问題是,自己应该怎么样才能更进一步呢。

    这一天,刘飞处理好各种工作之后,晚上8点钟便下班了。

    他刚刚回到家,便看到门前停了一脸面包车,两个市委办的工作人员正抱着两捅XXX大豆油想要往自己的家中搬运。

    这时,徐娇娇从里面走了出來,看到两个人搬的是大豆油的时候立刻喊住了这两名工作人员,跟他们了解了一下情况得知这些油是特供油之后,徐娇娇直接摆了摆手说道:“这油就不要往我家搬了,我们家吃油都是朋友自己亲自种的花生然后亲自用机器榨的油,只有这样的油吃着才放心,因为这样的油才能保证不是转基因产品榨出來的。”

    领头的那名工作人员连忙说道:“徐夫人,这个油是我们市委办统一采购的,绝对保证是使用非转基因大豆压榨的。”

    徐娇娇还是坚决摆摆手说道:“那也不要,品牌,真正能够坚守自己品牌信誉的有几个,有些品牌明明是使用转基因大豆榨的油,但是却偏偏标称是使用非转基因大豆榨的,根本就沒有一点良知和商业道德,更有唯利是图、居心叵测的外国商人,唯恐我们华夏的国民素质越來越高,想法设法让他们生产的转基因大豆、转基因玉米、甚至是转基因小麦拼命的往我们国家出口,更有些黑心人员为了自己的私利,和那些外国商人和势力狼狈为jiān,沆瀣一气,滥用职权,甘心让我们华夏的国民当小白鼠。”说道这里,徐娇娇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啊,这件事情你可得管管啊,我们华夏的粮食安全情况越來越严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