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90章 留余之术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刘飞的话说完,现场气氛再次变得紧张起來。

    本來,在胡天宇看來,虽然刘飞的本意是要对那些涉案人员严肃处理,但是自己的提议也是非常好的,不管是对刘飞也好,王成林也好,都相当于给了他们后退一步的台阶,毕竟如果真的按照他们的想法推进下去,那么最终只有两种结果,一是刘飞的意见成功了,海明市基层官场的风气因为这一次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的强力行动得到很大改善,但是这种效果是短时间内难以看出來了,而刘飞在海明市执政的时间只剩下一年左右了,在这一年里能否看到效果未必可知,而且官场风气这个问題是比较隐形的问題,并不是一眼就能够看得出來的,所以即便是成功了,刘飞也未必能够得到多少政绩,而另外一种结果则是失败了,如果刘飞的提议失败了的话,那么海明市的局面将会很难收拾,到时候人心浮动,沒准会出大的乱子,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不管是刘飞也好,王成林也罢,他们都是要承担重大责任的,甚至刘飞都有可能因为无法掌控大局而被直接调离,仕途之路从此暗淡无光。

    正是考虑到这两种可能xìng,胡天宇才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在他看來,刘飞和王成林之所以提出那样的建议,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为了政绩,只不过他们所追求的政绩不是小政绩,而是真正的大政绩,他们这是一种赌徒心态,对于他们的这种心态,胡天宇嗤之以鼻,在他看來,他们的这种表现是不够成熟的,在官场之中做事,必须要处处留有余地。

    对于留余的概念,胡天宇也是进入官场10年之后,偶然之间看到南宋留耕道人王伯大《四留铭》中所讲述的四种留余才恍然有误的,留耕道人说:“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留有余,不尽之禄以还朝廷;留有余,不尽之财以还百姓;留有余,不尽之福以还子孙,盖造物忌盈,事太尽,未有不贻后悔者。”而据胡天宇所知,明代政治家高景逸也曾经说过一句话:“临事让人一步,自有余地;临财放宽一分,自有余味。”事后,胡天宇曾经深入研究过多个古今中外多个官场大人物的事迹,最终发现唯有留余者,才能混的如鱼得水。

    然而,胡天宇比较郁闷的是,刘飞竟然辜负了自己的一番好意,最终还是选择了不给那些贪官污吏留有任何余地,胡天宇心中暗暗摇了摇头,在他看來,刘飞现在的做法实在是太不成熟了,连留余都不懂,恐怕将來未必会有好的结果。

    就在胡天宇心中感想万千之时,刘飞已经开始继续推动常委会上的表态了:“下面,请支持王成林同志意见的同志举手。”说完,刘飞自己首先举了起來,随后,本來还有些犹豫的王成林听到刘飞的表态之后,立刻放弃了犹豫,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手來,随后,叶冲、魏秋华、易建军、周荣轩、王康东全部举手表示同意,而新上任的市委统*战部部长马文东也举手表示同意,只有肖建辉、胡天宇、庄德文和邓佳明、罗天强沒有表态。

    看到这种表态,刘飞在心中安慰的同时,心中也有些不爽,因为从邓佳明最近几次常委会上的表现來看,他已经逐渐站在了自己对立面,不过看着大多数常委都赞同严厉处理这批贪官污吏,刘飞的心中还是比较满意的,因为他知道,至少在现在这个常委班子中,大多数常委还是比较有原则有立场的,其实,刘飞心中又何尝不知道留余呢,如果是平时,刘飞并不是一个一味追求穷追猛打之人,对于犯错误的官员,刘飞也会在一定程度上给对方一些改正错误的机会,毕竟一个能够干事的官员培养起來是非常不容易的,如果有可能,他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有能力的官员,哪怕是面对着那些在城管事件中涉案的官员,刘飞也沒有完全大动干戈,而且城管事件中刘飞主要动的都是海东区的那些官员们,因为刘飞清楚,城管打人事件虽然暴露出很多问題,但是毕竟属于局部现象,同样在海明市的浦南区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但是对于这一次的低保事件,这些涉案官员直接把脑筋动到了困难老百姓的救命钱低保费上面來了,这充分说明这部分官员心中已经彻底沒有了良知,为了自己的私利竟然向这样的钱伸手,对于这样沒有官德之人,刘飞不打算给对方留有任何机会和余地,而且这一次出现问題的官员竟然哪个区都有涉及,而且数海明区最为严重,而这也是刘飞决定重拳出击的主要原因。

    “好,现在8票赞成,5票反对,王市长的提议通过,市纪委的人先进來辛苦一下吧。”刘飞话音落下,叶冲立刻把纪委的工作人员喊了进來,现场直接带走了6名涉案的民政局副局长,2名民政局局长,至于其他层面的官员,则由纪委其他人员负责执行双规任务。

    等8个人被带走之后,现场的气氛变得异常压抑,尤其是现场那些区长、区委书记们,很多人的脸sè都显得十分严峻,因为他们已经意识到,随着周荣轩和马文东的到來,这届市委班子在反腐的力度上越來越趋于强硬,而在此沒有被牵连的民政局和城管局的领导们,在见识到了市委班子强大的反腐决心的时候,心中也极为jǐng醒,他们已经开始暗中提醒自己,千万不能胡乱伸手,尤其是不能向涉及到老百姓切身利益的地方伸手。

    “好了,今天的议題就讨论到这里,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区县的领导回去之后,好好的反思一下今天常委会上讨论的两个议題,将市委市zhèng fǔ严厉打击**的决心和意志传达下去,将关官员廉洁奉公的思想要抓起來,尤其是对于基层官场中rì渐滋生和蔓延的各种歪风邪气要加强打击力度,而且我在这里跟各位再说一次,反腐是沒有时间界限的,只要还存在着侵犯人民利益和国家利益的**行为,我们就必须要常抓不懈,而且我会不定期的下去检查,如果下一次让我再次发现类似于这一次的城管打人和低保户拿不到低保的情况,处理的可就不仅仅是只是到局长层面了,下一次,主管副区长、区长甚至是区委书记、主管副市长都是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问责的,所以,我希望各位回去之后要加强对基层官场风气的整顿工作,让我们海明市的人民不要总是在因为一小撮**分子而对我们整个官场指指点点的,好了,散会吧。”说完,刘飞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此刻,王成林紧紧的跟在刘飞的身后。

    刘飞迈步直接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而王成林则紧跟在后面,并沒有回自己办公室的意思。

    王成林身后,胡天宇望着刘飞和王成林离去的背影,眉头紧紧的皱了起來,他现在感觉到一丝巨大的压力,本來他还打算借着江运码头的事情离间一下刘飞和王成林呢,却沒有想到,这一次常委会上,刘飞和王成林竟然有合作越來越紧密的趋势,这让他心中相当不爽,尤其是看到王成林紧紧跟在刘飞身后似乎是想要去刘飞的办公室,胡天宇的眉头就皱得更紧了,他心中暗道:“王成林这是打算去刘飞办公室做什么呢,难道他们还打算联合來制衡我不成,怎么样才能进一步的离间两人呢。”

    虽然刘飞并沒有回头,但是对于王成林紧紧跟在自己身后刘飞却可以从脚步声听得出來是王成林,不过他并沒有回头,只是默默的向自己办公室走去,因为对于王成林为什么跟在自己身后,刘飞心中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來到刘飞办公室,两人在沙发上面对面的坐下,刘飞笑着说道:“王市长,你肯定是为了有关海东区区委班子的人选调整來找我的吧。”

    王成林直接点点头说道:“是啊,刘书记,在常委会上我曾经提议要对海东区的区委班子进行调整,我想您也应该看到了,海东区接连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他们区委班子的成员肯定有问題,为什么您在会议上并沒有回应的的这个建议呢。”

    刘飞沉声说道:“王市长,说实在的,听到你的那个建议之后我非常赞同,我也真的想要对海东区的区委班子进行调整,但是呢,我还是按捺住了心中的那份冲动,其实,胡天宇同志的建议还是有一定道理的,这一次,海东区发生了这么严重的问題,海东区基层官场中民族和城管系统多名官员落马,对于海东区政局稳定的确十分不利,这个时候如果再动海东区的区委班子,恐怕真的可能会让下面的官员们心中自危,所以我暂时压下你的这个提议主要的目的是为了暂时稳住海明市的大局,海东区的班子必须要调整,但是现在却不行,而且我有一种感觉,很有可能在暗中还潜伏着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敌人,他们随时随地都在注视着我们,很有可能会有人拿我们这一次的大面积双规贪官的事情來做文章,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必须要小心谨慎行事,给我们后续调整海东区区委班子留有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