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89章 分歧巨大

www.wuailogo.com 官途     ()    罗天强说完之后,目光看向肖建辉。

    肖建辉立刻抬起头來说道:“我同意罗天强同志的意见,王市长,你的意见的确很好,如果要是在一般的地市或者小范围之内的确可以适当的采取这种做法,但是在我们海明市恐怕不行,毕竟我们海明市是一个比较大的城市,而在之前的几次大规模的反腐行动中,我们已经采取过数次大规模的整顿行动,至少有上百名官员遭到处分,这些行动已经让我们海明市的官场元气大伤,如果在继续这样搞下去,恐怕我们海明市的官员都要人人自危了,这对于我们海明市的发展并沒有好处,作为海明市市委班子成员,我们的工作绝对不仅仅是反腐,而是要把工作重心放在发展海明市的经济,掌控海明市的大局平稳上,只有一个平稳的环境才能让我们海明市静下心來发展,而我们海明市要想发展,必须要有官员们來牵头才行,尤其是现在我们海明市正直大力建设江运码头的关键时刻,各方面都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虽然我们有些官员的确存在一些以权谋私的行为,但是这种行为只要不是很过分都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只要他们能够踏踏实实的为老百姓做事,这就非常不错了,而且市委刘书记也一直强调,要重用循吏,而不是廉吏,我对于刘书记的这个观点也非常赞同,刘书记的这个观点是从明朝首辅张居正那边继承过來的,张居正的用人原则就是不拘一格,重用循吏,希望老百姓能够在发展中得到实惠,所以,这件事情我的意见是抓住一批问題比较严重的官员,严肃处理,对于那些问題稍微好一些的,可以以教育为主,不要处罚得过于严厉,更不能砸了他们的饭碗,毕竟工作还是需要他们去做的。”

    肖建辉的这番话说完,现场顿时安静了下來,不得不说,肖建辉的这番话还是很有力度的,就连刘飞都沒有想到,肖建辉竟然会拿自己的用人原则來说事。

    肖建辉刚刚说完,市委秘书长周荣轩突然抬起头來说道:“肖书记,我在还沒有來海明市之前,便对刘书记重用循吏的为官原则如雷贯耳,为此,也曾经潜心研究过刘书记的用人原则,所以我认为在这个上面我虽然新到不久,但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我认为肖书记你刚才的这番话是对刘书记重用循吏用人原则的一种曲解,刘书记喜欢重用循吏不假,可以容忍一些官员的缺点甚至是错误也不假,但是这个错误也是有底线的,重用循吏不等同于重用贪官,更不等同于可以容忍一些披着循吏外衣的人在循吏的光环之下干着伤害老百姓根本利益的事情,循吏也是有底线有原则的,而这个底线和原则就是官员的道德问題,首先,身为官员,尤其是循吏型的官员,绝对不能拿老百姓的生存问題來做文章,就像在这一次低保事件中这些有问題的官员,他们能够归入循吏的范围吗,不能,绝对不能,循吏的主要特征是能够为老百姓做事,是能够让老百姓得到实惠,可是这些低保事件中的问題官员吗,他们本身的职责就是为老百姓做些实事,帮助真正的贫困老百姓获得我们国家给予他们的经济支持和发展福利,哪怕他们这些人工作能力不是特别突出,他们能够本本分分的把工作做好,就算称他们一声循吏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他们这些人到底是怎么做的,他们是真真正正的以权谋私啊,他们是在通过各种手段來吸取弱势老百姓的血啊,低保钱本來是应该发放给最需要他们的人的,但是在这些官员的上下其手之下,他们将这些钱通过非法手段让他们流入自己或者自己亲人的腰包,对于这种类型的官员,别说是循吏,他们就來一个庸吏都算不上,他们已经丧失了做人、做官的最基本原则,所以,肖书记,你把这些人归纳入循吏的范围是相当不妥当的,你这是在偷梁换柱,偷换概念,循吏可不是他们这样当的,所以我认为,王市长的意见是非常正确的,对于这些根本不把老百姓的利益放在眼中,只知道为自己谋取私利的官员就应该严肃处理,严惩不贷。”

    听完周荣轩的这番话,肖建辉的脸sè刷的一下就黑了下來,他沒有想到这个新上任的秘书长思维这么缜密,这么灵活,几乎是自己刚刚说完,他就找出了自己刚才那一番话中矛盾点,这让他不得不对这个新任秘书长多了几分jǐng惕。

    而此刻,台下的众位來自各个区县的领导们听完周荣轩的发言之后,也全都对这位新上任的市委秘书长多了几分忌惮之意,这其中就包括一些原本对于这位市委秘书长并不怎么买账的大区书记和区长们。

    周荣轩的话刚刚落下,胡天宇便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刘书记,王市长,各位常委和同志们,说实在的,对于这么多中层和基层官员涉及到了这一次的低保事件,我感觉到非常痛心,最为主管党群工作的副书记,我对此也非常愤怒,说实在的,我真的非常希望我们市委班子能够统一做出决策,将这些人全部都绳之以法,让下面各个县区的干部们能够清醒一些,但是我们必须认识到,我们海明市现在正处于经济转型时期,不管是正在大力推进的物联网产业也好,还是H7地块的建设,江运码头的建设也好,这些工作,都需要很多官员和干部群众一起协调,统一行动,大力付出,尤其是在之前城管打人事件中,已经有很多官员受到严肃处理了,我相信我们海明市的各级领导们应该已经感受到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惩治**的决心了,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本着我们海明市发展的大局出发,我们必须要谨慎处理这些涉案官员的问題,我有一个建议,把王市长和罗天强同志的双方意见折中一下,对于三分之一以上问題比较严重的官员,采取从严从重处理,对于剩下的那三分之二的问題相对不太严重的官员,我们可以给予他们严重jǐng告处分,但是就不要开除他们的公职了,毕竟这些人能够混到科长、处长的也不容易,我们既要给下面的干部们以当头棒喝,又要给一些问題相对不太严重的官员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刘书记,王市长,你们怎么看。”

    胡天宇说完,直接把球抛给了刘飞和王成林。

    听到胡天宇的这番话,刘飞不得不承认,胡天宇的确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政治高手,他此刻出手时机把握的想到好,意见也相对到位,如果按照他的意见去处理,那些沒有被拿下的官员肯定会对他感恩戴德,将來投靠他的官员肯定越來越多,而那些本來就已经被王成林定为严肃处理的官员因为问題比较严重,胡天宇赞同王成林的意见,既表现出了自己对**官员的痛恨,又表现出了他的大局观,这个建议可谓一举两得,双方讨好。

    王成林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一下胡天宇的提议,否则的话,如果真的因为这次事件处理不当,那么胡天宇由于有了这样一个建议,肯定会安全脱身,但是自己可就危险了,必须要承担责任的,此刻,王成林有些开始思考自己刚才的建议是不是有些头脑过热了,所以,一时之间,王成林陷入了沉思之中。

    此刻,会议室内,很多常委和下面各级官员全都把目光聚焦到刘飞和王成林的身上,因为他们知道,此刻,刘飞和王成林的最终决定,将会很有可能决定着几十人甚至上百名官员的最终命运。

    此刻,沉默良久的刘飞猛的抬起头來,声音中充满坚定的说道:“我承认胡天宇同志的建议很好,也很有大局观,但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目前我们海明市的基层官场作风问題十分严重,不少基层官员一旦熬成了小领导,就开始想办法以权谋私,熬到了中层领导,就开始跑官要官,甚至是买官卖官,更有一些官员,利用职权之便,吃拿卡要,导致我们有些机关单位办事效率低下,门难进,脸难看,而这一次低保事件和城管打人事件再次提醒我们,是到了整顿基层官场风气的时候了,而且眼看着这么多大项目就要展开了,如果这个时候不大力整顿一番,让这些官员们带病上岗,我担心我们这些项目会不会因为他们的渎职和以权谋私而导致功亏一篑,同志们啊,千里之堤毁于蚁穴,防微杜渐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未雨绸缪从來都好过临渴掘井,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所以,我同意王成林同志的意见,我还是那句话,不破不立,我们海明市要想加快经济发展速度,要想能够很好的实现经济转型和加强mín zhǔ、法治建设,就必须要轻装上阵,就必须要确保干部队伍的纯洁xìng,我提议,在座常委现在举手表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