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86章 好一个不知情!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听到高帮忙的回答之后,王成林不说话了,但是他的脸sè却变得异常难看起來。

    不过刘飞并沒有立刻就发作,而是看向主席台下的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和区长陈志安沉声说道:“莫波涛同志,陈志安同志,对于海东区城管局方面的调查和处理结果你们区委区zhèng fǔ是什么意见,你们认可吗。”

    听到刘飞的问话,两人对视了一眼,由陈志安出面说道:“刘书记,对于海东区城管局所作出的调查结果我们区委区zhèng fǔ还是比较相信的,我们相信他们的调查是公正公开透明的,我们相信他们是不会欺骗区委区zhèng fǔ和市委市zhèng fǔ的。”

    陈志安的回答十分老道,他只说是相信,却并未提及确认,这样一來,一旦出了什么事情他就可以说海东区城管局辜负了区委区zhèng fǔ的信任,给自己的轻松撤出预留出了比较大的周旋空间,这是一种自保、推卸责任的十分简单的技巧。

    陈志安说完之后,莫波涛也点点头说道:“嗯,我同意陈志安同志的意见。”

    刘飞听到两个人的回答之后,脸sè更加yīn沉了,把目光看向市委秘书长周荣轩说道:“周秘书长,有关这件事情的调查市委这边是你來负责的,你來说一说你的调查结果吧。”

    周荣轩轻轻点点头,直接把手中的U盘插入面前的电脑上,然后直接打开身后的DLP大屏幕拼接屏,冷冷的说道:“各位常委,在座的各个区县的各位同志们,我这里有一份市委办单独搞的一份有关这次打人事件中所涉及到的几名工作人员的具体情况,根据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所有7名参与本次殴打老人事件的工作人员全部都是城管局的正式员工,无一不是临时工,而且最让我感觉到有点不理解的是,其中在视频中有位打人的胖子,今年不过才22岁,但是却已经工作10年了,整整领了10年的工资了,对于这个情况,我十分的不解,我想请问一下海东区城管局的同志们,难道那位城管工作人员12岁的时候就已经正式进入城管大队开始工作了吗,你们这不是违法使用童工吗,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是一种什么情况呢,你们谁能向市委、市zhèng fǔ的领导们解释一下。”

    听到周荣轩突然揭穿了自己的谎言,高保明和句子蔡一平的脸sè刷的一下便惨白惨白的,他们虽然猜到这次的常委扩大会议上他们可能会遭到点名批评,但是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一个小小的临时工非议竟然引來市委秘书长亲自出手來进行调查,如果说是记者们想要调查那些临时工的身份,那是千难万难,即便是他们调查出來了,想要在媒体上发表也面临着极大的风险,但是市委秘书长周荣轩想要调查那些人的身份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根本都用不着周荣轩亲自出面恐怕仅仅是城管局内部就会有很多人屁颠屁颠的区找周荣轩去汇报情况的,堡垒,总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现在,面对周荣轩当着这么多人的突然责问,不管是蔡一平也好,高保明也好,他们都意识到,情况似乎有些不妙啊,尤其是从到目前为止,真正出手的也仅仅是市委秘书长周荣轩一人而已,但是市委书记刘飞和市长王成林却已经有出面的意思了,这明显大有大动干戈之势啊。

    两个人再次对视一眼,高保明连忙站出來声音有些颤抖着说道:“这个……周秘书长,各位领导,这个调查结果我们也是听联合调查小组说的,并不是我们亲自调查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要不等回去我们城管局立刻着急联合调查小组的工作人员,好好的求证一下。”

    这个时候,高保明和蔡一平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丢卒保车,把责任全都推给了下属,來了一个死不认账。

    然而,这个时候,周荣轩却狠狠的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不知道,如果你们两个城管局的主管副局长和局长连这个都不知道,你们的新闻发布会是怎么办的,你们难道在新闻发布会之前,调查小组作出调查结论之后,你们就沒有核实过吗,难道对于整个事件的处理结果,你们城管局内部就沒有开会讨论过吗,蔡一平同志,你來回答我的这个问題。”

    这一次,周荣轩也被城管局这两个领导欺上瞒下的行为给激怒了,要知道,周荣轩一向都是一个光明磊落,善恶分明的人,对于这种欺上瞒下、糊弄老百姓、把人民群众、领导当成傻子的行为是十分痛恨的。

    蔡一平被点名回答,脸sè就更加难看了,他犹豫了一下,最终声音中假装带着一丝歉意的说道:“周秘书长,各位领导,对于这件事情我的确有些惭愧,由于我的工作比较忙,这件事情我只是听高局长汇报了一下,具体的情况主要是高局长他们几个副局长商量着來的,我只是了解了一下最后的结果,所以具体的情况我还真不太知情。”

    对于蔡一平这样说,高保明有些无奈,但是却沒有敢提出任何异议,因为他清楚,只要保住了蔡一平,自己哪怕是受到一些小的处理和批评,只要位置还在,级别还在,只要有了蔡一平的支持,只要事件平息之后,自己一定还会东山再起的,但是如果得罪了蔡一平,自己以后要想东山再起可就费劲了,所以等蔡一平说完之后,他立刻接口说道:“周秘书长,蔡局长说的沒错,这件事情是我和几个副局长一起商量之后做出决定的,只是最后向蔡局长汇报了一下情况而已,他不太知情。”

    听到这里,周荣轩的脸sè显得更加yīn沉了,冷冷的说道:“好,好一个不知情啊,你们海东区城管局还真是懂得维护领导啊,既然这样,那么我想问一下高保明同志,是不是你们这些副局长们对于这些所谓的临时工的调查结果也不知情啊,你们也是听下面的联合调查组得出结论之后才得到汇报的啊。”

    高保明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实际情况就是这样的。”

    周荣轩问道这里,便不再继续问下去,而是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的话已经问完了。”

    刘飞轻轻点点头,脸sè显得异常yīn沉,目光缓缓的环视着四方,尤其是在蔡一平、高保明、莫波涛、陈志安等人的脸上都停留了片刻,一时之间,整个会场内气氛显得异常安静,但是众人的心情却显得异常紧张,谁也不知道刘飞接下來会做些什么,说些什么,但是很多人却已经看出來了,此刻的刘飞似乎非常愤怒。

    把气氛营造了一会之后,刘飞声音有些沉痛的说道:“各位同志们啊,不知道你们知道网上流行的一句话沒有,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临时工,网友们这句话总结的很jīng典啊,看看吧,不管是城管大队也好,交jǐng大队也好,只要出了事情,出來承担责任的肯定是临时工,甚至是发生大火的时候,出來承担责任的则是负责施工的电焊工,不得不说,我们有些同志们的创造xìng思维还是很强大的嘛。”刘飞说道这里的时候,语气还是比较平静的,随后,刘飞又接着说道:“各位啊,听一听老百姓为我们海明市海东区城管大队所编写的城管之歌吧,说的多实在啊,在这里,我就不唱了,我给大家朗读下吧:找点空闲,找点时间,开着公车,出來转转,带上罚单,带上证件,揣着棍棒,马路上看看,上午沒收了一车红薯,中午混來了一桌好饭,收來罚款给领导数数,扣押的皮鞋让领导看看,常出來转转,出來转转,哪怕是掀个摊子砸个碗,zhèng fǔ不图咱为城市做多大贡献啊,一辈子不容易就欺负个小商小贩。”

    刘飞朗诵完之后,现场再次鸦雀无声。

    但是此刻王成林和肖建辉、叶冲等人的脸上却早已经怒气冲天了。

    过了一会,刘飞再次开口了,语气看起來很平淡:“各位同志们啊,听听吧,这就是老百姓对我们某些地区城管的印象啊,但是,就在前天晚上,我和我的老婆徐娇娇出去逛街的时候,曾经在浦南区的夜市街上逗留了一个多小时,在这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内,我们亲自目睹了沿街小商贩们规规矩矩的经营,城管们公公正正的执法的场景,而且那些城管人员不仅沒有受到小商贩们的诟病和不满,反而很多小商贩们对于这些城管都非常尊敬,甚至有小商贩们还主动和他们搭讪,向他们表示感谢,而随后,我和徐娇娇又來到了海东区的夜市上,想要买些衣服,而就在那里,我和徐娇娇亲眼目睹了60多岁的老爷子躺在地上孤苦无依的场景,当我出來想要为老爷子说句公道话的时候,那些城管竟然要上來围攻我和徐娇娇,同志们啊,我很纳闷,为什么同样是一个城市的城管人员,小商小贩们对待他们的态度差别就那么大呢。”

    当刘飞说完这番话之后,现场的气氛再次紧张起來,谁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亲自见证了这件事情,此刻的蔡一平和高保明两人脸sè则变得更加惨白起來,就连海东区区委书记莫波涛和区长陈志安的脸sè也变得苍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