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83章 刘飞也怒了!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对于徐娇娇眼中蕴含的怒火,刘飞自然看得清楚,然而,此刻的刘飞表情淡定,并沒有太大的波动,而是十分淡然的说道:“处理,我为什么要处理,处理这些小鱼小虾不是我的工作范围。”

    徐娇娇听完之后就是一愣,随后怒道:“刘飞,以前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你不是喜欢召开现场办公会的吗,为什么这一次你要把那些人放走呢,为什么不扣住他们召开现场办公会來解决这件事情呢,这样做不是很让老百姓解气吗。”

    刘飞轻轻拍了拍徐娇娇的肩膀说道:“娇娇啊,你认为我是那样不负责任的领导吗。”

    “不是。”徐娇娇十分肯定的说道。

    刘飞点点头:“这不就对了吗,如果按照我以前的脾气,遇到这种事情我肯定会召开现场办公会的,因为这样做的确比较解气,但是这一次我不想这么做,因为很多事情,只是抓住这些小兵并沒有多大意义,这一次,我要好好的看一看,这些小兵的上级领导们怎么处理,如果他们处理的好,我会表扬他们,如果他们处理不好的话……”说道这里,刘飞的双眼中露出两道寒光,声音寒冷的说道:“能者上,庸者下,这是我们海明市干部任用的重要原则,任何时候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听到刘飞这样说,徐娇娇也就沒有在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刘飞既然这样说了,这说明刘飞刘飞肯定是有着更深一层的考虑,以他对刘飞嫉恶如仇xìng格的了解,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

    当天晚上,刘飞和徐娇娇一起亲自來到了被打伤的老爷子家中。

    然而,当刘飞他们看到老爷子家中情况的时候,刘飞和徐娇娇当时便呆住了。

    老爷子家住在城郊一栋老式小区的6层顶楼,四周邻居们的门都是铁制防盗门,但是老爷子家却只有一扇木门,即便是这木门,也已经残破不堪,上面的把手处到处都是斑斑锈迹,开门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女孩很受,脸sè有些苍白,看到刘飞和徐娇娇站在门外便是一愣,诺诺的颤声问道:“叔叔阿姨,你们找谁。”

    徐娇娇看着眼前的小女孩,一阵阵怜惜,十分温柔的说道:“小姑娘,你是叫卢冬梅吗。”

    小女孩点点头:“是的,我就是卢冬梅,阿姨,你们是。”

    徐娇娇说道:“冬梅,你爷爷在摆摊的时候被城管给打伤住院了,我和叔叔是來看望你的,准备带你去医院看望你爷爷。”

    听到爷爷病了,小女孩眼睛一下子就红了,泪水溢满眼眶,抽泣着说道:“呜呜……爷爷住院了……可是我们……我们沒有钱看病。”

    刘飞柔声说道:“小姑娘,你不用担心,你爷爷看病的钱叔叔來出,你收拾一下,叔叔和阿姨带着你去看爷爷。”说着,刘飞拿出手机,将老爷子的录像资料放给小女孩看了一下,以取得小女孩的信任。

    小女孩看完之后,泪水哗哗的往外流,不过她还是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道:“爷爷还沒有吃碗饭呢,我得先做碗饭给爷爷带过去,听说医院的饭菜是很贵的。”说着,小女孩急匆匆的向厨房走去。

    当刘飞和徐娇娇走进房间,刘飞的心一下子就颤抖起來,这是一栋小两室,面积也就50多平米,南边的是小女孩的卧室,房间内到处摆放着各sè各样的垃圾,很显然,捡垃圾似乎也是这个家庭的一份重要收入,而在北边老爷子的房间内破旧不堪的柜子上堆放着一堆衣服,这些衣服全都叠得整整齐齐的,外面都有着塑料包装,虽然卧室内显得有些凌乱,但是这些衣服却叠放得整整齐齐,分门别类的放好,很显然,老爷子对于这门生意十分上心。

    徐娇娇的目光则落在小小厨房内的米缸里,只见米缸已经见底,只有底部铺着一层薄薄的米粒。

    小女孩弯腰从米缸内抓出一把米粒,数了30颗米粒放进锅内,看着寥寥的米粒连锅底都沒有铺平,想到爷爷已经住院了,小女孩略微犹豫了一下,毅然抓起米缸内所有的米粒,全都放进锅内。

    看到眼前这种情形,徐娇娇便是一愣,她怎么也想不到,现在的家庭,竟然有人因为吃饭而发愁,因为徐娇娇可是清楚的,自从刘飞到了海明市之后,加大了对困难家庭的扶助力度,尤其是在低保的标准上,比之刘飞上任之前平均每人提供了整整150元,要知道,虽然150元不起眼,但是却整整比之前的标准提高了将近三分之一,按理说,像小女孩这样的两人困难家庭每个月低保加在一起应该有1300元左右,如果再加上老爷子摆摊赚的钱的话,应该足够买米了啊。

    徐娇娇看向小女孩说道:“小姑娘,你们家沒有米了吗。”

    听到这里,小女孩的心头就是一酸,抽泣着点点头:“爷爷说今天摆摊回來就去超市买一袋米的,却沒有想到爷爷竟然住院了。”

    “那你晚上吃饭了吗。”徐娇娇问道。

    小女孩摇了摇头。

    听到徐娇娇和小女孩的对话,刘飞也是一愣,便问道:“小姑娘,你和你爷爷每个月能领到多少低保。”

    小姑娘听到低保两个字先是一愣,随即身体明显发抖起來,使劲的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他们不让我说的。”

    刘飞和徐娇娇全都愣住了,他们不是傻瓜,听小女孩这样一说,两人便立刻明白了,这里面肯定有内情。

    刘飞看向小女孩柔和的说道:“小姑娘,你不用担心,叔叔是大官,只要你告诉叔叔实情,叔叔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小姑娘有些将信将疑的看着刘飞说道:“你真的能做主,那些人可厉害呢,他们告诉我和爷爷说,现在低保资金有些困难,只能发三分之一,但是如果外人问起來,必须要说足额发放,否则的话,下次评定低保户的时候就不把我们家给评上了。”

    刘飞听完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还敢拿低保费來做文章,当时心中的怒火便不可抑制的冒了起來,不过现在并不是他发作的时候,他看向小女孩说道:“小姑娘,像你们家这样只领到三分之一低保费的家庭多吗。”

    小女孩点点头说道:“多啊,我们这边的低保户都是这样的,从我记事的时候起,我就听大人们说低保费的事情,也曾经有人上*访过,不过最后都不了了之,甚至还有人因为总是闹事,被抓起來关进了jīng神病医院里,本來好好的一个人,出來之后就真的成为jīng神病了,还有的人被打断了手脚,从那以后,就再也沒有人敢去上告了。”

    听到这里,刘飞感觉到自己的心针扎的那么疼痛,一股子一股子的怒火蹭蹭的往上蹿,不过越是如此,刘飞的表情却越是淡定,因为这一次,他已经出离愤怒了,但是刘飞的双眼深处,寒芒却是越聚越多,他的双拳也紧紧的握住了。

    随后,在刘飞和徐娇娇的劝说下,女孩并沒有做饭,因为刘飞答应她带着她去外面吃,并且给她的爷爷打包带上,同时刘飞还承诺不仅会让他们这个困难家庭享受正常低保,而且可以保证她可以获得资助,顺利读完大学,当说道上学这个问題的时候,小女孩当时就哭得跟泪人一般,她告诉刘飞,她已经欠了学校2个学期的学费了,学校说了,如果下学期她要是再交不上学费的话,就不用在上学了,但是小女孩非常渴望能够上学,而爷爷之所以不辞辛苦的去摆地摊也是希望能够给小女孩交学费,好让小女孩能够继续上学,因为老爷子非常清楚,现在这个社会,只有上学才有可能获得一线改变命运的机会,听到小女孩的哭诉之后,刘飞感觉自己的心都快碎了,这让刘飞意识到,自己现在的位置太高了,虽然海明市在自己和王成林等人的治理之下,经济发展rì新月异,虽然自己目光所及的地方处处光鲜照人,到处歌舞升平,莺歌燕舞,一派繁荣太平景象,但是在自己目光不及的地方,在最底层的社会民众之中,依然存着很多让他感觉到惭愧和无颜面对的事情发生。

    这天晚上,当刘飞把小女孩卢冬梅和老爷子安顿好之后回到家,他彻底失眠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官场打拼,刘飞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整个华夏这艘巨型航母正在扬风起航,整个华夏社会正在飞快的进步着,发展着,但是,不管古往今來任何时候,总是有那么一小撮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置人民群众的利益于不顾,甚至有些人还喜欢利用各种手段蚕食、掠夺人民群众的利益,因为人民群众虽然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但是在这一小撮人的眼中,他们手中有权,有身份,有地位,他们可以为所yù为。

    这一夜,刘飞想了很多很多,而他身上的杀气也随之越來越浓,当早晨刘飞起來之后,睁开双眼的第一句话就是,,是到了该好好的整顿一下海明市基层官场的官场风气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