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82章 徐娇娇怒了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对于徐娇娇的这个问題,刘飞足足沉默了有2分钟,这才心情沉重的说道:“有关你的这个问題,我还真不好回答,不过我认为有一条必须得提到的,那就是执法者的观念问題和态度问題,就像现在的浦南区,他们这些城管在也是在执法,但是他们在当地老百姓之中很受欢迎,因为他们是在文明执法,是在公正执法,而且他们的的确确是在贯彻着他们的职责,维护着这座城市的正常秩序。”

    听到刘飞的这番话,徐娇娇露出若有所思之态,刘飞虽然并沒有在这个话題上展开深入的论述,但是作为刘飞的老婆,他却能从刘飞的这番话中感受到更多深层次的内容。

    随后,在夜市街上走了几分钟之后,徐娇娇终于找到了心仪的食品,,蟹黄汤包,眼前的蟹黄汤包虽然是出自小吃摊,但是在刘飞眼中却并不比那些大酒店出來的差多少,但见小小的蟹黄包宛如一朵朵饱满圆润、干瓣紧裹、含苞yù开的菊花,美白如雪、晶莹剔透、吹弹yù裂,刘飞虽然身为一方大员,海明市一号领导,也听过蟹黄汤包的大名,但是因为工作太忙从來沒有机会品尝一下这个特sè食品,即便是机关食堂可以做这个包子,刘飞平时工作太忙,也不想花费太多的时间在吃它上面,所以一年多來,蟹黄汤包一直和刘飞无缘,今天品尝到蟹黄汤包,刘飞倒是十分开心,不过当他刚刚吃上第一口的时候,便囧住了,堂堂一个海明市市委书记,吃蟹黄汤包的第一口竟然沒有搞定,让汤汁溅了一脸,徐娇娇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拿出餐巾纸为刘飞擦拭着,就连旁边的方华军也憨憨的笑了起來。

    虽然宦海沉浮二十多年,刘飞的城府早已经深可撑船,但是被徐娇娇和方华军这么一笑,却也老脸通红,有些窘迫。

    不过刘飞毕竟是刘飞,脑瓜子不是一般的好使,有了第一次经验教训之后,接下來再吃的时候,他就小心了许多,而且也沒有急于下口,而是细心的观察了徐娇娇和周围其他食客的动作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学着别人的样子轻轻提起、慢慢移动、咬了一个小口之后用力一吸,鲜香舒爽的汤汁便到了口中,不咸不淡,味道适中,汤水入肚,口中仍残留着一丝余香,让人回味无穷,最后干掉包子皮之后,刘飞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好,非常好,老板,再來两屉。”

    今天,刘飞和蟹黄汤包杠上了。

    吃过了蟹黄汤包之后,徐娇娇看着刘飞那圆滚滚的肚子笑着打趣道:“刘飞啊,你好歹也是一方大员啊,要是让你的那些手下们看到你吃成这个小子,他们不笑掉大牙才怪。”

    刘飞揉着吃得圆滚滚的有些发撑的肚子嘿嘿一笑,眼珠转了转,并沒有接徐娇娇的这个话題,而是立刻狡猾的转移了话題看向徐娇娇说道:“老婆,下一步去哪里。”

    徐娇娇轻松“中计”,笑着说道:“咱们去海东区转转吧,海东区那边卖衣服的地方挺多的,不过刘飞你老人家大手一挥把财产捐了,我以后可是买不起好衣服了,只能去地摊上淘几件了。”

    刘飞淡淡一笑,并沒有说什么,因为他知道,徐娇娇并不是在抱怨,只是在告诉自己,她愿意和自己一起同甘共苦,仅此而已,对于这位贤惠的老婆刘飞十分满意。

    两人一起手挽手上了一辆公共汽车,方华军跟在后面,三人乘车向海东区进发。

    当公交车进入海东区,徐娇娇的双眼便开始四处打量起來,因为她早就听自己的一些朋友说这边有些夜市上往往能够淘到好东西,这时,汽车停靠在一个站牌上,徐娇娇正好看到站牌不远处便是一条街道,街道两侧到处都是摆摊的小商贩们,而且里面大多数都是卖衣服的,看到这里,徐娇娇连忙拉着刘飞下车,穿过天桥來到这条小商品一条街上。

    一进入这条街,刘飞的头立刻就大了,因为此刻的徐娇娇宛如一条鱼进入了小河一般,开始四处zì yóu的游动起來,一会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好不开心,虽然徐娇娇出自徐家,但是她的身上却并沒有沾染多少官宦之气,和小商贩们交流起來十分顺畅,而且砍起价來也是轻车熟路,一条要价200多块钱的裤子硬生生被她砍到了30元,最后那个小商贩郁闷得快要吐血了,干脆咬着牙说道:“大姐,您也别砍价了,明白跟您说吧,这条裤子我是25块钱进的,您给30块钱,我赚5块钱,如果不行,您就去别的地方再看看吧。”

    徐娇娇咯咯一笑:“好,30就30,我买了,老公,付钱。”

    刘飞无奈的苦笑了一下,从口袋中掏出钱包來拿出30块钱零钱递给小商贩。

    小商贩看了刘飞一眼说道:“大哥,你媳妇可真能砍价,我看她绝对是做生意的一把好手。”

    刘飞嘿嘿一笑,说道:“我告诉你啊,你别看她能砍价,她要是做生意啊,沒准得把自己赔进去。”说完,刘飞转身继续追着徐娇娇的脚步向前走去。

    在这条街转悠了一会,徐娇娇买了一条裤子,一个小褂,虽然花费还不到100块钱,但是她却显得十分开心,拉着刘飞转入了不远处的另外一条街上,然而,刚刚走入这条街之后不久,刘飞和徐娇娇便站住了,因为他们发现前面街道正zhōng yāng围着一群人,在这些人的旁边还停着两辆写着城管字样的汽车。

    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看到刘飞的表情,方华军连忙上前开路,分开人群,带着刘飞和徐娇娇一起挤了进去。

    当看到最里圈的的人之后,刘飞的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

    只见在最里圈的街道上躺着一个60多岁的老爷子,老爷子满脸是血,胳膊上和大腿上也多处血淋淋的伤痕,在老爷子身边则是七八名穿着城管制服的男人正在一边抽着烟对四周的人群指指点点的说道:“看什么看,都散开了,沒看过城管执法啊。”

    这时,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执法,我看你们简直比土匪还土匪。”

    “谁,哪个王八蛋说的,信不信小爷我废了你。”一个满嘴喷着酒气的胖乎乎的男人怒声扫视四方。

    刚才那个说话的听到这哥们这样说,顿时不敢在说话了,要知道,眼前这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子可都是膀大腰圆的,好几个都满脸通红,喷着酒气。

    此刻,地上的老爷子哎呦哎呦的叫唤着。

    这时,一个城管踹了老爷子一眼怒声说道:“老头,以后你还敢不敢來这条街上卖东西了,我告诉你,以后你要是再敢來,我们照样收拾你。”

    老头又是惨叫一声,可怜兮兮的说道:“娃啊,我不出來摆摊不行啊,我的小孙女还在上学呢,我不出來赚钱的话,她就沒法上学了,娃娃啊,你们就行行好吧,让我在这里摆摊给孩子赚点学费钱吧。”

    “赚钱赚钱,你就知道赚钱,你赚钱了,小爷我就要丢官帽子了,你这是影响市容知道不。”一名城管又要上前去踢老爷子,却被刘飞突然伸手给拉住了,刘飞脸sèyīn沉着说道:“够了,老人家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你还要动手,你家里就沒有老人吗,你就沒有一点同情之心吗,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吗。”

    “我cāo,你谁啊,敢管小爷我的事情,我就揍他了,你能怎么地。”那个胖乎乎的城管满嘴喷着酒气怒气冲冲的说道。

    然而,这个时候,沒有等刘飞说话呢,早已经看不下去的方华军抬起一脚狠狠的踹在胖子的肚子上,怒声说道:“给我滚吧。”

    那个胖子顿时便來了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噗通一声摔在地上,看到他摔倒了,他的几个同事一边扶起他來,一边就想要找方华军的麻烦,不过这个时候,四周的群众愤怒了,纷纷拦住他们,推搡着他们,这几个人一看形势不妙,立刻相互扶植着狼狈的冲回了汽车,开车扬长而去。

    这时,徐娇娇已经蹲在地上为老爷子检查起身体來,徐娇娇可是护士出身,检查这种小事对她來说小菜一碟,等检查完老爷子的身体之后,徐娇娇的脸上带着几分愤怒之sè,看着刘飞说道:“老爷子浑身多处软组织损失,脸部曾经遭到重拳打击,已经红肿一片,弄不好头部眉骨处还有骨折,左胳膊小臂骨折,必须得赶快送医院救治才行。”

    这时,已经有好些的围观群众喊了救护车了,过了一会,一辆救护车赶了过來,就要拉上老爷子去医院,然而,老爷子却执意不肯,说他还得回去照顾小孙女呢,而且老爷子反复表示,自己沒钱住院,看不起病。

    看到这种情况,徐娇娇亲自出面告诉老爷子,让他不用担心,她会亲自接上老爷子的孙女去医院看望他的,并且老爷子的住院费用,也由她來支付。

    老爷子看徐娇娇是那种面善之人,伤口处剧烈的疼痛也让他难以忍受,只能把自己家的地址告诉了徐娇娇,这才上了救护车,方华军则直接走到救护车旁,把自己的工资卡交给医生,并且告诉了他们密码,随后來到刘飞和徐娇娇身边。

    此刻,徐娇娇目光充满愤怒的看向刘飞说道:“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