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81章 问题尖锐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德隆夫人的办公室内,德隆夫人斜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一双玉足高高抬起,架在桌子上,涂着鲜红指甲油的脚趾看起來葱白粉嫩,闪烁着迷人的光泽。

    德隆夫人对面的座位上,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双眼中充满了yù*望的望着德隆夫人,只不过他的目光十分谨慎,一直闪躲着德律夫人的眼神,而他眼角的余光则通过德隆夫人的裙子,想要深层次的看下去。

    “阿*宾啊,我吩咐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德隆夫人有些慵懒的问道。

    这个名叫阿*宾的中年男人听到德隆夫人的问话,连忙整理了一下情绪,有些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沉声说道:“夫人,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部署下去了,接下來的海明市将会迎來一系列的眼花缭乱的乱局,直接把刘飞和王成林放在火上烤,只要他们稍微处理不好,那么必将迎來舆论的一系列抨击。”

    听到阿宾这样说,德隆夫人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说道:“嗯,好,我期待着今后的jīng彩,事成之后,我承诺给你的奖励会兑现的。”说着,德隆夫人用脚尖指了指房门,在这一刹那,阿宾看到德隆夫人的裙子突然掉了下去,他的双眼顿时感觉到眼前一亮,他看到了期待已久的风光,然而,这个时候,看着德隆夫人那jīng致的足尖指向,他却不得不站起身來,躬身说道:“夫人,您先忙,我先走了。”说完,他转身离开,心中一阵阵郁闷,他真的很希望德隆夫人能够让自己留下來……此刻,看着阿宾离去的背影,德隆夫人脸上布满寒霜,一双玉足翩然从桌上放下,站起身來不屑的呸了一声说道:“哼,陈志宾,你这个大sè狼,要不是姑nǎinǎi我看着你还有用的份上,早就插瞎了你那双狗眼,你以为姑nǎinǎi我的床是谁都可以爬上來的吗,弱智的混蛋。”

    虽然德隆夫人这样说,但是对于被他称为阿宾的陈志宾,她还是有几分信任的,她喃喃自语道:“陈志宾啊陈志宾,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啊。”

    德隆夫人这边的布局犹如海底暗流,虽然汹涌澎湃,但是表面上却看不到任何的痕迹,对于这样的事情,德隆夫人早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毕竟他早已经见惯了美rì欧等国家扰乱别国内政外交等诸多无耻手段,这点小手段对她來说根本就不用亲自出面的。

    第二天下午,刘飞处理完了手头的工作,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左右,下班的时间到了,本來刘飞还想要加班的,不过徐娇娇却给刘飞打來电话说是很久很久沒有去逛街了,问刘飞能不能抽出时间來陪她逛街,徐娇娇说话的时候,语气显得十分柔和,她不想给刘飞太多的压力,而她想要让刘飞一起陪她去逛街,主要也是希望能够带着刘飞多溜达溜达,运动运动,缓解一下刘飞的工作压力,她只是希望刘飞的身体能够更加健康一些。

    听到徐娇娇的这个提议,刘飞的心头就是一软,自己來海明市工作已经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但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自己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忙着工作,几乎沒有多长时间陪着徐娇娇,至于陪着徐娇娇逛街次数,更是少得可怜,正好今天的工作量比较小,刘飞毫不犹豫的说道:“好,沒问題,今天晚上我别的都不干了,就陪着你一起好好逛逛街,买几件衣服。”

    听到刘飞答应了下來,徐娇娇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刘飞这个工作狂人能够答应自己去逛街,她太欣慰了,随后,徐娇娇告诉刘飞他此刻就在市委大院外面等着呢,让刘飞直接出來就可以了。

    听到徐娇娇说她就在外面,刘飞先是一愣,随即便是一笑,徐娇娇和自己也算是老夫老妻了,虽然已经是40岁的人了,却依然还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总是喜欢跟自己玩突然袭击,不过想起每天晚上,徐娇娇都会坐在空荡荡的客厅内等自己回家,还会给自己做上一碗热乎乎的西红柿鸡蛋面或者肉丝面,刘飞的心中便是热乎乎的,这些年來,不管是自己顺利也好,不顺也罢,徐娇娇都始终陪着自己的身边,不离不弃。

    刘飞换上一身休闲便装,穿了一双运动鞋,戴上一顶棒球帽,遮住了头上有些开始发白的头发,和一直坚守在司机班的司机方华军打了个招呼,方华军便跟等在了楼下,跟在刘飞身后向外走去。

    自从周剑雷受伤之后,方华军便接替了周剑雷担任刘飞的司机和保镖的工作,方华军和周剑雷一样,也是久经考验之人,做这种工作自然游刃有余。

    到了门口,刘飞便看到戴着黑框眼镜的徐娇娇笑语嫣然的站在门口,看到刘飞过來,徐娇娇挽住刘飞的胳膊说道:“刘飞,今天咱们坐公交车出行吧。”

    刘飞笑着点点头:“好啊,今天我听你的。”

    徐娇娇的脸上笑容更浓了:“好的,那我们先去浦南区夜天强夜市去吃小吃,然后再去海东区那边去买衣服,晚上11点之前准时回家。”

    刘飞点点头:“好的,都听你的。”

    随后,刘飞、徐娇娇、方华军三人乘坐公交车花了半个多小时來到浦南区天强夜市上。

    下车之后,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夜市街道两侧鳞次栉比的小摊,各种小吃沿街十分整齐的摆放着,整条街上人流量很大,大部分都是附近小区和商业区出來吃饭的人们,几乎每个小摊上的生意都十分火爆。

    徐娇娇一边左右的寻找着称心如意的小吃一边跟刘飞说道:“刘飞,我跟你说啊,这浦南区的夜市特sè街在咱们整个海明市都是非常有名的,几乎海明市的外地人都知道,來海明市要想吃各种特sè小吃,就得到浦南区來,因为浦南区在夜市经济的规划上非常有特sè,这里几乎每隔几条街就会出现一条夜市小吃街,几乎容纳了來自全国各地的特sè小吃,我早就听朋友们说过这里,一直沒有來过。”

    刘飞一听,也感觉到非常有意思,因为他正好看到一辆城管执法车缓缓从他们身边开过,看到城管工作人员的执法车驶过,不时的有街边的小商贩和执法人员打着招呼:“呦,王队,今天你值班啊,下班了到我这里喝两杯吧。”

    “不行啊,你是知道的,我们可是有纪律的,老陈,你这可是坑我了。”执法车上,一名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小商贩立刻说道:“王队,纪律是纪律,你下班以后我请你,这可不算行贿啊,说实在的,要是沒有你们提议设立这个夜市街并管理得井井有条的,我还得为生存而发愁呢,我得感谢你们啊。”

    王队连忙摆摆手说道:“老陈啊,你不用感谢我,要感谢就感谢区zhèng fǔ吧,这夜市特sè经济是咱们贾区长上任之后提出來的,据说这种模式在东宁市早就开始了,效果非常不错,你看,你们可以安安心心的经营摆摊,我们城管只需要正常巡逻施法就行了,再也不需要像以前那样天天撵着你们以免影响市容了。”

    老陈点点头说道:“是啊,贾区长真是一个好官啊,做事的时候总是能够为我们这些老百姓考虑,让我们能够在这个大城市里面混口饭吃。”

    此刻,两人的对话刘飞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尤其是听到两人都对新上任不久的贾区长赞誉有加的时候,刘飞的脸上也露出欣慰的笑容,因为浦南区新上任的区长贾长辉就是他亲自提拔到这个岗位上來的,是刘飞从原來市zhèng fǔ秘书长的位置上把他给挖过來的,虽然贾长辉也经常跟刘飞汇报工作,但是那些都是比较宏观的东西,并不能说明太多的问題,而今天仅仅是这简简单单的一个细节,却给刘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因为对于一名官员來说,只有老百姓说你好,你才是真的好,而当官员和老百姓都说你好的时候,你就的确是真的好,尤其是像城管队长这样基层的人员,他们对于政策是非常敏感的,体验也是最深的。

    这时,徐娇娇看到刘飞注意听着王队和老陈他们的对话,便笑着说道:“刘飞啊,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城管和小商贩们和谐相处啊,刘飞,对于城管的这个问題你怎么看。”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其实,这个问題比较复杂,要想认清这个问題,必须得从城管本身的职责上來看,身为城管,他们的职责是贯彻实施国家及本市有关城市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及规章,治理和维护城市管理秩序,负责本市城管监察行政执法的指导、统筹协调和组织调度工作,负责本市市政设施、城市公用、城市节水和停车场管理中的专业xìng行政执法工作等等,只要他们能够本着一心为公之心,公正、文明执法,还是可以得到老百姓的支持和理解的。”

    徐娇娇突然问道:“既然这样,为什么现在网上那么多负面报道呢。”

    听到徐娇娇这个问題,刘飞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徐娇娇竟然会提出这样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