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78章 分而化之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刘飞整整思考了将近一个小时,依然沒有思考出一个头绪,他干脆果断作出决定,暂时不自己在这里闭门造车,而是直接给王成林和胡天宇打了一个电话,把他们两个喊了过來,

    王成林和胡天宇对于刘飞喊他们过來还是比较纳闷的,因为他们刚刚开完常委会不久,他们想不明白刘飞这个时候喊他们过來有什么事情商量,

    等他们三人在沙发上落座之后,刘飞便开门见山的说道:“二位,今天把你们喊过來主要是想要商量一下有关前段时间我们海明市大力推进的试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事情,现在江运码头项目已经开始热火朝天的展开了,很多人干劲十足,也是到了我们海明市把这件事情再次纳入到rì程上來了,对于这件事情,你们有什么想法。”

    听刘飞这样一说,王成林和胡天宇便是一愣,

    他们曾经清楚的记得,在上次刘飞要搞试点运行的时候,也曾经找过他们一起商量,只不过因为各方面压力,不得不暂时先停止了下來,这一次才过了短短的几个月的时间,刘飞便准备东山再起,难道就不怕再次像上次一样失败吗,

    此刻,王成林的脸sè有些难看,因为在他看來,以海明市目前的状态,完全沒有必要在冒险搞那个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虽然王成林非常清楚搞这个试点运行的确是利国利民的大事,但是搞这件事情需要冒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失败的几率也太大了,完全沒有必要费力不讨好,在这个事件的态度上,王成林的思想相对來说是比较保守的,但是王成林作为一名高级干部,还是比较有思想觉悟的,他完全清楚刘飞之所以要搞这件事情也是为了能够为海明市为整个国家做一些事情,也完全沒有任何私心,他只是希望通过海明市的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能够给其他地方带來一些经验,虽然心中是这样想的,但是王成林嘴上却不能这样说,尤其是刘飞现在明显是已经决定推进这件事情的情况下,

    王成林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刘书记,对于你的这个建议我是赞同的,毕竟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是好事,这是对反腐方式的一种新的摸索,不过呢,由于目前我的主要jīng力全都放在江运码头这件事情上了,所以这件事情的推进工作还得您多多出力了,不过需要我这边配合的,不管是在常委会上还是各方面,我都会大力配合,你看这样行嘛。”

    王成林这样的表态算是一种比较消极的支持,很明显,他对于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这件事情还是不太看好,

    听到王成林这样表态,刘飞并不感觉到意外,他轻轻点点头说道:“这件事情由我來主导沒有任何问題,而且江运码头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全力以赴才行,咱们现在可以分工合作,相互配合,争取各自把这两件事情抓好,抓起來。”

    说道这里,刘飞看向胡天宇说道:“胡天宇同志,对于这件事情你怎么看,有什么想法沒有。”

    胡天宇听刘飞竟然同意了王成林的意见,大感意外,因为在他看來,刘飞既然提议成立江运码头项目领导小组了,其目标肯定是抓权,抓政绩,肯定是想要通过这个项目小组全方位介入到江运码头这件事情中來,而他也正是因为看中了这一点,才对刘飞和王成林挑拨离间的,但是他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在常委会刚刚开完之后居然又把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事情给搬了出來,而且似乎还有打算在这件事情上单打独斗的意思,这样一來,王成林那边的权力可就大了,而且沒有了刘飞的插手,江运码头项目将会是一个超大的政绩,而这个政绩大部分全都要落在王成林的头上了,这一下,胡天宇彻底眼红了,因为他清楚,刘飞插手这件事的情况下,自己肯定争不过刘飞,但是现在刘飞不插手这件事情了,那么对于江运码头这个项目这么大的政绩他就沒有理由不去争了,想到这里,胡天宇开始动起脑筋來,

    略微沉思了一下,胡天宇说道:“刘书记,在这件事情上我的观点和王市长差不多,您放心,不管是在常委会上,还是在平常的工作中,我都会对您的工作大力支持的,不过我我有一个问題,不知道你想过沒有,既然是试点运行,那么我们肯定是要选择一个试点的,这个沒有问題,但是如果下面的人要求我们上面的人先公示,如果下面的人这种呼声要是搞起來的话,您怎么办呢。”

    胡天宇这个意见看似轻描淡写,但是却仿佛一根大棒狠狠的砸在了刘飞的脑袋上一般,让刘飞顿时之间陷入沉思,他不得不承认,胡天宇的这个提议是很有可能发生的,或许上次推行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的时候由于推进力度的原因,各方面的反应还不算激烈,尤其是当时刚刚发生贪官外逃事件,很多官员全都风声鹤唳,沒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冒头,但是现在时过境迁,危机解除,不排除有些利益关系比较重大的刺头采用这种极端方式逼宫的可能xìng,尤其是自己早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題,却一直沒有想到妥善的处理办法的情况下,胡天宇提出这个问題更是让刘飞有些骑虎难下,不过好在刘飞城府比较深,在眼前的这种情况下,他自然不能在王成林和胡天宇面前露怯,他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嗯,胡天宇同志的这个问題倒是值得深思的,不过我相信这个问題肯定会得到解决的,胡天宇同志,现在不管是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还是江运码头这个项目都是人手紧缺,你看你是过來帮助我搞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件事情,还是帮助王成林同志搞江运码头那件事情。”

    刘飞这个问題一问出來,不管是王成林也好,胡天宇也罢,他们全都是一愣,

    尤其是王成林,更是目光紧紧的看着胡天宇,

    王成林不是傻瓜,刘飞在这个时候突然提出这个问題,很明显是在投石问路,是在试探胡天宇的反应,如果胡天宇选择去帮助刘飞,王成林是热烈欢迎的,因为那样少了一个人过去和他抢夺政绩,虽然王成林的主要目标做好,对于政绩不是非常看重,但是在他完全可以把事情做好的情况下,在插进來一个明显是分政绩之人,他的心中肯定是不舒服的,

    胡天宇则彻底郁闷了,此刻,他突然意识到,刘飞这明显是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啊,自己当初想要借江运码头领导小组这件事情去离间刘飞和王成林之间的关系,却沒有想到,刘飞竟然利用这件事情,反过來将了自己一军,让他现在有些骑虎难下了,如果让他去选择跟着刘飞去cāo作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试点那件事情,他是万万不愿意去的,因为在他看來,去干那件事情绝对是费力不讨好,但是跟着王成林去cāo作江运码头那件事情,很明显是过去分政绩去了,王成林肯定心中不爽,但是现在,他又必须做出一个抉择,

    胡天宇内心苦笑了一下,暗道刘飞算你厉害,随后他沉声头说道:“嗯,江运码头那件事情刚刚启动,正是缺人手的时候,也是最忙的时候,我看我还是先去帮助王成林同志去cāo作那个项目吧,至于试点运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这件事情,估计还得一个过程,有需要我出手的地方刘书记也尽管可以开口,我会及时进行协调的。”

    听胡天宇这样说,刘飞只是淡淡一笑说道:“好,那就这样吧,只要在这件事情我们三个人能保持立场一致,那我就可以放心cāo作了,等到常委会上我会提出这件事情,希望你们二位也能够多多支持。”

    两个人连忙说沒有问題,

    不过在说话的时候,不管是王成林也好,胡天宇也好,他们看向对方的表情都很不自然,尤其是王成林,心中对胡天宇十分不满,因为他现在算是看出來了,刘飞虽然提议成立了领导小组,但是很明显,他根本就无意和自己去抢夺这个政绩,反倒是胡天宇对于这个项目非常积极,明显是想要通过这个项目分一杯羹啊,再想起之前胡天宇打电话给自己对自己和刘飞之间挑拨离间,这让王成林对胡天宇多了几分戒备,

    得到了两人肯定的答复,刘飞心中的自信更多了几分,而且通过这次讨论,刘飞也成功的在王成林和胡天宇之间栽下了一根刺,这样一來,他们两个人在以后想要联合在一起对付自己的时候,肯定就多了一丝芥蒂,而三人之间的讨论也很快结束,王成林和胡天宇分别离开了刘飞的办公室,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刘飞却不得不再次陷入深思之中,胡天宇的那个问題如同一根鱼刺一般卡在刘飞的咽喉里,让他十分难受,胡天宇的意思其实非常简单,yù让下面的人公示财产,那么你这个主导者是不是应该先公示自己的财产呢,自己应该不应该公示自己的财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