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76章 失算了吗?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德隆夫人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在幕后进行了那么多的秘密运作,甚至是专家评委队伍中都进行了渗透,却沒有想到,最终依然沒有阻止海明市获得最终的胜利。

    德隆夫人气的在房间内來回來去的踱步,脸sè异常yīn沉。

    高建林从郑天成办公室出來的时候,脸sè缓和了许多,他知道,这一次虽然海明市赢得了最终的胜利,但是沿海省却也并不是沒有什么斩获,80亿元的辅助项目建设经费足以让沿海省获得巨大的发展机遇,对于沿海省的经济还是有一定的拉动作用的,此刻,他内心对于郑天成多了几分好感,虽然他心中非常明白郑天成的真实想法,甚至明白郑天成这样做的目的是两面讨好,但是却不得不承认,郑天成这一步棋走对了,不管是自己也好,刘飞也罢,都得感谢他。

    刘飞回到海明市的第二天,立刻召集所有常委传达了海明市江运码头项目在重大项目委员会获得批准立项的消息,并且获得了国家支持资金120亿。

    传达完这个消息之后,刘飞脸sè深沉的说道:“各位常委,虽然江运码头这个项目我们获得立项了,但是万里长征我们仅仅是刚刚迈出第一步而已,后面还有很多工作需要我们大家密切配合來展开,尤其是在融资问題上,由于为了平衡大局,本來我们申请的200亿资金被抽调80亿给了沿海省,所以我们的资金缺口进一步增大,所以下一步我们有一个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融资,为了解决这个问題,我建议成立江运码头项目领导小组,由我來担任组长,王成林同志担任常务副组长,胡天宇同志、魏秋华同志担任组长,大家先齐心协力,把融资这一关搞定,其他各项细致工作各位常委们散会之后分头去展开,尤其是宣传部门,这一次必须要大力宣传我们海明市的这个江运码头项目,要面向全世界进行宣传,这将是再次重新树立和确定我们海明市在世界城市中地位的机会,同时对于推动我们海明市招商引资甚至是对外贸易工作也是有着很好的促进作用的。”说道这里,刘飞的脸sè突然变得严肃了很多,脸sèyīn沉着说道:“说道这里,我必须再次郑重的强度一点,我们建设江运码头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为了我们海明市的长远发展,是为了让我们海明市的老百姓获得真正的实惠,所以,在座各位所主管的领域内如果哪个领域出现了通过这个江运码头项目建设损害老百姓的事情,那么我们海明市都将会一查到底,绝不姑息,如果责任是出在了各位的身上,我不介意直接向上级建议直接调整你的工作,所以,在这里我殷切的呼吁大家,在工作过程中,一定要注意工作方式,必须坚决的以老百姓的利益为重,绝对不能侵犯老百姓的利益。”

    随后众人又讨论了一下每个人的具体分工之后,会议宣告结束。

    王成林刚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他桌子上的电话便响了起來。

    王成林一看电话号码,是胡天宇打來的,他不由得一皱眉头,他不明白胡天宇这个时候打來这个电话到底是什么目的,不过还是接通了电话。

    胡天宇沉声说道:“王市长,对于今天常委会上刘书记提议成立江运码头项目领导小组,你有什么想法。”

    王成林笑着说道:“我认为这个想法很好啊,能够集中优势兵力解决江运码头建设过程中所出现的各种问題。”

    胡天宇淡淡一笑说道:“王市长,说实在了,你真的那样想吗,至少我不是那样想的,江运码头这个项目的规划虽然是刘书记首先提出來的,但是不要忘了,真正在干实事的都是你们市zhèng fǔ啊,尤其是你,为了这个项目更是殚jīng竭虑四处奔波,刘飞建议成立这个项目领导小组不是明显着想要把这个项目的主导权抓在手中吗,他身为小组的组长,除了刚开始规划这个项目以外,基本上很少有别的工作,这岂不是相当于跟你抢夺政绩吗,刘书记这一招的确是太不地道了,我为你鸣不平啊,当然,我只是随口一说,你也别往心里去,也许刘书记不是这个意思呢,呵呵,王市长,你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听到电话里传來嘟嘟嘟的忙音,王成林的脸sè渐渐yīn沉了下來,对于胡天宇突然打來的这个电话,王成林心中非常明白他的真实意图,他不过是想要离间一下自己和刘飞而已,但是现在的问題在于,本來对刘飞的这个做法心中就稍微有些不满的王成林此刻心中更不舒服了,因为对他來讲,他可以拍着胸脯说,整个项目几乎大部分都是自己跑下來的,刘飞不过是占了规划之功而已,但是刘飞却偏偏要自己兼任项目领导小组的组长,这岂不是明目张胆的夺权吗,现在看着整个项目真正立项了,要出政绩了,刘飞就跳出來了,这的确是有些不太地道啊,不过王成林转念一想,以刘飞的作风,他以前还真沒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王成林内心深处这两种观念开始來回來去的翻滚着,挥之不去。

    此刻,胡天宇却喝着茶水淡然自若的批阅着文件,一边看文件他一边喃喃自语道:“王成林啊王成林,你和刘飞之间配合的太好了,如果长期让你们这样下去的话,恐怕我胡天宇将会rì渐被边缘化了,这可不是好现象啊,我就不信你王成林面对江运码头这个项目这么大的政绩你不动心,你不担心刘飞抢了你的政绩,嘿嘿,我料定你心中对刘飞还是信任的,但是人啊,总是有一些自私心理的,只要你对刘飞起了一丝的怀疑,那么你们之间以后肯定会慢慢产生裂痕的,以前虽然我离间过你们,但是效果并不是太明显,但是我相信这一次,这一招肯定会见效的。”说完,胡天宇得意的一笑,心情越发好了起來。

    散会之后,市委秘书长周荣轩并沒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跟着刘飞进了他的办公室。

    对于周荣轩的到來刘飞并沒有感觉到意外,因为在常委会上,在自己发言的时候,刘飞便看到周荣轩的眉头紧皱,似乎有什么忧虑之处,不过当时他沒有讲出來,肯定是有所顾虑的,现在过來,肯定是要跟自己谈这个问題。

    看两人进來,林海峰连忙给两人泡好茶,带上房门之后离开了。

    刘飞和周荣轩面对面的坐在沙发上,刘飞拿出烟來递给周荣轩一根,周荣轩连忙拿出打火机來先给刘飞点燃,然后自己又点燃了。

    吞云吐雾时,刘飞笑着说道:“周秘书长,你是不是有事要跟我说啊。”

    周荣轩沒有任何的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刘书记,我认为您提议成立这个江运码头项目领导小组这一步棋似乎有些失算了。”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哦,失算了,你说说看,哪里失算了。”

    周荣轩说道:“刘书记,我不知道你注意沒有,在你建议成立江运码头领导小组的时候,王成林同志的表情十分难看,而胡天宇同志的眼神之中则闪过一道诡异的光芒,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胡天宇同志很有可能会再王成林面前摆弄是非,哪怕他不搬弄是非,恐怕王成林同志对于这个项目领导小组肯定是有所不满吧,如果你和王成林同志关系破裂,这对我们海明市的长远发展并不是什么好事。”

    刘飞听完之后,却是淡淡一笑,说道:“嗯,秘书长,你的建议非常不错,我非常满意,这说明你对于海明市的政治格局还是比较清晰的,你说的沒错,我提议这个项目领导小组王成林肯定会有所不满的,而且胡天宇很有可能会搬弄是非,以前他也不是沒有这样做过,不过呢,我之所以要这样做也是有着深层次考虑的。”

    周荣轩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明明知道这种情况,竟然还要故意这样做,难道刘飞真的有什么深层次考虑吗。

    刘飞看着周荣轩那充满疑惑的表情,笑着解释道:“我之所以要建议成立江运码头领导小组,有两个主要目的,这第一个主要目的就是针对王成林和胡天宇,你应该清楚,自从杜洪波被双规之后,王成林和胡天宇都曾经亲自前往海明市活动,并且运作來了马文东同志,考虑到马文东同志的特殊身份,很有可能他们两个人在时机合适的条件下会联合起來的,如果真发生那种情况,对于我们海明市的大局走势是极其不利的,尤其是在江运码头项目已经启动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这个项目的进展情况,所以我必须要想办法让他们两个人无法联合起來对付我才行,但是如果我设计离间他们两个的话,那就显得有些落入下乘了,那样反而不好,所以,我故意提议成立江运码头项目领导小组的目标之一就是将计就计,等着他们自己送上门來,我则顺水推舟,这里面的事情你可以好好的琢磨琢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