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70章 示威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原來,在电话里,李开复对刘飞说道:“刘飞啊,情况我已经给你打听清楚了,这一次你们海明市的项目之所以沒有在重大项目委员会那边获得通过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重大项目司司长王庆辉对你们海明市的这个江运码头项目意见非常大,认为你们上马这个项目根本就是政绩工程,给海明市带來不了多大实际的授意,尤其是你们海明市守着那么好的海运港口,根本沒有必要再去建设江运码头,他认为你们建设这个项目根本就是劳民伤财,后來我跟别人又打听了一下,我听说王庆辉此人对你的印象相当不好,据说几个月前王庆辉曾经去过你们海明市,好像是为了罗曼德集团撑腰,但是当时你根本就沒有给他面子,直接通过重大项目委员会主任郑天成向他施压,把他一顿训斥之后给喊了回去,据说回去之后,王庆辉对此一直耿耿于怀,在私下里多个场合对你表示了不满,同时也表示,一旦有机会一定会给你们海明市好看的,这次江运码头这件事情,王庆辉在里面应该起到了一定的负面作用,同时,主管重大项目司的副主任李建成对于这个项目也很有成见,而且当年这个李建成曾经在我手下做司长,我因为看不惯他的工作风格,所以我一直在压制着他,等我离开之后,他才被提拔成副主任的,估计他内心深处对我也是相当不满,所以才把怨气撒到你的身上的,这是一个原因,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你们海明市的邻省沿海省天河市也正在积极申请江运码头这个项目,而且他们在码头的选址上距离你们海明市梧桐镇这个地方也就是50公里左右,是一个名字叫董家集的镇上,虽然把码头设在那里不如你们海明市距离海近一些,条件也不如你们海明市好,但是他们却认为一旦这个项目启动,能够把天河市的经济给带动起來,所以对你们海明市來说,天河市也是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因为他们的市委和省里的领导尤其是省*委*书*记高建林同志对于这个项目也非常重视,还亲自带着天河市的领导们去海明市公关,所以,刘飞啊,你们海明市江运码头这个项目前景不容乐观啊。”

    听到李开复的电话之后,刘飞的心就是一沉,对于高建林这个人刘飞虽然沒有共事过,但是当年在吴家吴永强争夺家主位置之时,他也曾经在吴家出现过,虽然当时的高建林表现得极其低调,但是刘飞对他的印象却非常深刻,这是一个实力派牛人,做事果断,出手犀利,出手角度也相当讲究,而且对方还曾经在东海省那边布局,而他的布局曾经一度让自己从宋家收拢过來的嫡系刘国明陷入一段被动时期,虽然现在刘国明在东海省已经再次掌握大局,但是由于高建林的布局,刘国明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做事可以放得开手脚了,从这一点看,高建林不管是在眼光、手段、胸襟和气魄上,都是自己十分强大的竞争对手,对方的才华即便是和曹晋阳相比,也相差不是很大,而这一次,高建林竟然让天河市加入了这一次的江运码头建设的竞争中來,明显对海明市十分不利。

    刘飞站起身來,走到房间内悬挂着的海明市地图面前,通过这幅地图,刘飞可以清楚的看到海明市全貌和沿海省的部分区域,尤其是天河市的董家集镇,地图上更是可以直接看到,刘飞仔细查看了一下董家集镇和梧桐镇的地理位置,脸sè就更加难看了,虽然身为海明市市委书记,刘飞肯定要为海明市的整体利益考虑,但是身为委员,刘飞在做事的时候,早已经习惯于站在委员甚至更高的角度去看待问題,站在委员的角度來看,刘飞非常清楚,在梧桐镇建立江运码头,远远比在董家集那里建立江运码头要合适得多,在海明市建立江运码头不仅可以促进海明市本地的经济发展,也能够辐shè周边区域,而在董家集建立江运码头,只能繁荣董家集一地,对于周边区域的辐shè作用要小得多,而且在两个地方建设江运码头的投资都差不多,这样一來,把江运码头建设在天河市明显是不合适的,身为委员,刘飞自然不希望看待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考虑到自己和高建林之间的竞争关系,再考虑到自己海明市市委书记的身份,刘飞现在还不能动用委员的身份來解决这件事情,双方只能在规则的框架下來竞争此事,这样一來,江运码头的建设项目可就麻烦了。

    “刘书记,你看要不要我们亲自带队前往燕京市进行公关,否则的话,如果这个项目我们费尽心血规划出來了,却被沿海省给抢了过去,我们这可真是为他人做嫁了。”王成林脸sè不善的说道。

    说实话,当他听到高建林伸手插手这个项目的时候,心中便对高建林充满了不满和怨气,毕竟沿海省虽然经济也很发达,但毕竟江运码头项目是海明市首先规划出來的,而沿海省不过是照葫芦画瓢而已,但是问題却在于对方展开公关比海明市要早,反而在江运码头项目的竞争中占据了先手,这让王成林相当郁闷,再加上王成林和高建林之间也是有着竞争的,毕竟现在他的级别和高建林是一个级别,差距在于一个是书记,一个是市长,但是一旦一年之后到了换*届的时候,自己和高建林都有机会更进一步的,如果在这个项目上要是输给了高建林,这对他将來的竞争是十分不利的,这也是他对于高建林充满怨气的原因,所以,他才提议要亲自带队前往燕京市进行公关。

    刘飞沉思了一下,点点头说道:“嗯,这样吧,你今天把工作交代一下,就动身去燕京市吧,有什么需要支持的尽管跟周秘书提,让他配合你,这几天我先坐镇市里,稳定我们市里干部的军心,等这个事情理出一个头绪之后,我在亲自出马去燕京市活动一下,我们海明市必须要上下一心,必须要让这个项目在我们海明市落户。”

    听到刘飞如此坚定的语气,王成林心中安稳了不少,以他对刘飞xìng格的了解,刘飞既然说出这样的话來,这说明刘飞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这个项目做成了,这让他心中动力更足了,毕竟刘飞的身份摆在那里呢。

    王成林从刘飞这边告辞之后,回到市zhèng fǔ,把相关的工作安排好之后,立刻带着副市长魏秋华赶往燕京市,之所以带着魏秋华是因为魏秋华是曹家的人,可以动用很多关系。

    眼看着快要吃午饭了,刘飞放下手中的工作正准备起身去食堂吃饭,他的手机便再次响了起來,看看电话号码,竟然是德隆夫人打來的,刘飞的眉头当即便皱了起來。

    电话接通之后,德隆夫人妩媚中带着几分高傲的声音便传了出來:“呵呵,刘书记,你现在的心情一定不太好吧,江运码头项目在重大项目委员会被卡住的滋味不太好受吧。”

    德隆夫人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

    听到德隆夫人的话之后,刘飞神情一凛,他知道,德隆夫人的这个电话是來向自己示威來了,从她的语气中刘飞可以判断出來,在江运码头项目被卡住的背后,绝对有德隆夫人在背后运作的影子,只是不知道德隆夫人的发力点到底是在重大项目委员会还是在天河市那边,但是不管怎么说,德隆夫人这次打來电话,肯定是來者不善。

    不过刘飞早已经见过太多的阵势,对于德隆夫人这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只是淡淡一笑,说道:“还行吧,做什么事情沒有点磕磕绊绊呢,更何况如果有人诚心捣乱的话,出现点意外就在正常不过了,我当官20多年,什么样的情况沒有见过,就江运码头这件事情,不过是小菜一碟而已。”

    刘飞十分轻松的说道。

    德隆夫人却也淡淡一笑说道:“哦,刘书记看來非常自信嘛,看來沿海省天河市的加入并沒有给你带來多大的压力嘛,不过刘书记,据我所知,几个月前重大项目司的王庆辉司长曾经來过你们海明市,那一次你让他非常沒有面子啊,你们海明市江运码头项目这件事情要想在重大项目委员会那边通过恐怕非常难啊,至少王庆辉那边不会轻易签字的,到时候,你就算直接去找郑天成也无济于事啊,怎么样,要不要我出面帮你解决这件事情啊,其实,这件事情对你來说难上加难,尤其是以你的身份,更不可能拉下脸來去向王庆辉道歉,但是对我來说,却仅仅是一个电话的事情就能搞定。”

    刘飞冷冷一笑说道:“哦,你要帮我解决这件事情,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事吗,天上会掉下來馅饼吗,我可不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