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69章 被阴了

www.wuailogo.com 官途     ()    就在刘飞和诸葛丰这边琢磨着德隆夫人的时候,德隆夫人早已经布局完毕,开始了她纸醉金迷的生活,对于她这个单身女人來讲,她最讨厌的就是孤寂,尤其是自从她的丈夫德隆死后,她更讨厌寂寞,在繁忙的工作之余,她总是喜欢把自己置身于热热闹闹的酒吧之中,尤其是那种中低档酒吧,在里面,她可以感受到周围那喧嚣音乐,她可以忘掉平时那紧张、缜密、深远的布局和较量,在酒吧里,她需要做的只有两件事情,一件事是喝酒,另外一件事就是应付那些前來酒吧猎艳的形形**的男人们,虽然德隆夫人年纪不小,但是由于保养得好,看起來也只有30多岁,俨然一副成熟少妇的模样,再加上她无意之间散发出來的那种高高在上的女王形象,不管她在哪个酒吧里,都是男人瞩目的焦点,虽然她表现得十分高傲,但是酒吧里最不缺乏的就是有勇气的男人,尤其是在酒jīng的刺激之下,时不时的就会有男人走过來跟她搭讪,想和她玩个一*夜*情,毕竟,征服像德隆夫人这样女王式的成熟少妇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德隆夫人一边喝着伏特加,一边醉眼迷离的望着舞池内那些正在蹦迪的年轻人,心中一片死寂,如今,在她的人生里,最大的乐趣只有两件事情,一是赚钱,二是和各种各样的男人、女人进行斗争,将对方打败,对于她來讲,钱只是一个数字而已,就算是她100年不去赚钱,也不需要为钱而发愁,因为她现在所拥有的钱足以让她几世无忧了,但是她依然喜欢疯狂的敛财,赚钱,因为这是她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乐趣之一,只有看着自己账户上的数字不断的增长,她才能确确实实的感觉到自己还活着,自己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至于斗争,则是德隆夫人在赚钱之外最喜欢的一种娱乐活动,对她來讲,斗争沒有国界,沒有级别,她不惧怕任何挑战,她只想将自己所挑选的对手一一打败,因为她还有一个终极梦想,那就是……

    她的终极梦想,从來沒有对任何人讲过,也只是封存在内心的最深处,用层层的心灵枷锁将之锁住,哪怕是说梦话的时候,她也绝对不会透露。

    醉眼朦胧中,德隆夫人想到了刘飞,她的嘴角上便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端起伏特加一饮而尽,随后又给自己满上一杯,嘴角的笑容便更浓了,她心中喃喃自语道:“刘飞啊刘飞,你可是我所遇到的对手里面最难缠的一个,希望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这时,一个身材彪悍、满脸大胡子、眼神狂野的男人迈步走了过來,手中端着一杯威士忌,冲着德隆夫人微微一笑,举起酒杯说道:“尊贵高雅的女士,能有幸陪你喝杯酒吗。”

    看到对面的这个充满了野xìng的男人,德隆夫人感觉到自己的双腿开始打起摆子來,因为这样威猛、狂野的男人是她的最爱,和这样的男人上床是她最爱的娱乐项目之一,在她内心的深处,她希望通过这样不断的猎艳和奇遇來抚慰自己内心和身体上曾经所遭受的创伤,因为她的丈夫德隆虽然名字很西*化,其实他根本就是一个rì本人,而他的那个小弟弟细的跟竹签一般,短的跟小手指一般,在加上德隆的年龄比德隆夫人大了20多岁,和德隆上床,德律夫人沒有多岁感觉,但是却又不得不虚以委蛇,用jīng彩绝伦、抑扬顿挫的呻*吟声來为德隆增加快感,直到德隆挂掉,她用自己的青chūn传來了如今的地位和财富,现在,她需要用这些东西來补偿自己。

    “男人,你太虚伪了,走,咱们开房去吧。”说着,德隆夫人放下酒杯,充满挑衅的看向狂野的男人。

    男人一笑,伸手搂住德隆夫人的小蛮腰说道:“好,如你所愿。”

    说着,两人迈步走出酒吧,留下满地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一夜缠绵,天微亮,德隆夫人看了一眼折腾了她将近4个小时的狂野男人,此刻,他睡得很熟,德隆夫人洗完澡之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充满欣赏的看了一眼床上的这个男人,淡淡一笑,伸手从自己的小坤包中拿出一叠厚厚的美元轻轻的放在男人的床头,随后沒有丝毫留恋的向外走去,对于这样的男人,她有的只是欣赏,沒有任何的情感可言。

    听到传來咣当一声门响,听到高跟鞋的声音渐渐远去,狂野男人突然睁开双眼,坐起身來,默默的等了有五分钟的时间,等他确认德隆夫人不会再回來之后,这才站起身來,弯腰从床下拉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拿出镊子将德隆夫人放在床头的那叠美元最外面两张用镊子夹住,放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塑料袋内,封存好之后,揣进自己的西服口袋内,这才不慌不忙的起身洗澡离开。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晨,所发生的一幕幕就仿佛是一场电影片段一般,在海明市沒有溅起任何的水花,即便是德隆夫人也仅仅是把这12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一切当做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小小的回忆而已。

    历史上,有很多这样十分不起眼的瞬间和片段,但往往是这种最不起眼的瞬间和片段,改变了整个历史的走势。

    不得不说,周荣轩的工作能力、工作效率是超高的,仅仅到了第二天下午,周荣轩便带着市委办和市府办一起把有关海明市的规划材料以及江运码头项目的所有资料整理出來,报给王成林和刘飞签字之后,当天晚上他便亲自带着这些资料送到的燕京市,第二天上午便直接送到了重大项目司进行报批。

    如果按照以往的流程,这么大的项目沒有一两个月根本就不会批复下來的,但是这一次,批复的速度相当快,不到一个星期海明市方面便接到了批复文件。

    最先接到批复文件的是市长王成林。

    当王成林看到批复文件上面的批复意见之后,当时脸sè便yīn沉了下來,随后直接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把茶杯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看到批复文件,王成林彻底暴走了。

    听到市长办公室内的动静,秘书邓国强赶快走了进來,当他看到王成林那yīn沉似铁的脸sè之时,一边小心翼翼的收拾着地上的茶杯碎片,收拾完之后,他小心翼翼的说道:“市长,您有什么指示。”

    王成林摆摆手说道:“好了,沒你的事了。”说

    邓国强连忙走了出來,给王成林换上新的茶杯泡了一杯茶放下后便从外面带好房门。

    这时,王成林拿起桌子上的电话直接拨通了刘飞的座机。

    刘飞正在在听取文化局的局长的工作汇报,看到是王成林打來的电话连忙接通。

    电话刚刚接通,王成林略带愤怒的声音便传了过來:“刘书记,您现在有时间吗,我这边刚刚接到江运码头项目的批复文件,我想跟您汇报一下这件事情。”

    刘飞看了文化局局长一眼,说道:“好,那你5分钟之后过來吧。”

    听到刘飞这样说,文化局局长连忙长话短说,3分钟之内便结束了工作汇报,刘飞勉励了对方几句便让他离开了。

    这时,王成林满脸焦虑的拿着批复文件走进刘飞办公室,把文件放在刘飞的面前充满愤怒的说道:“刘书记,我们海明市江运码头的这件事情在重大项目委员会那边竟然沒有获得批准,还被提出了很多问題,您看看,这些问題根本就是无中生有,故意为难我们海明市。”

    刘飞拿起批复文件看了一眼之后,脸sè当即也yīn沉了下來,此刻,他的心情和王成林一样,相当的愤怒,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这么重大的、关系到海明市国计民生、长远发展的项目竟然会在重大项目委员会那边被卡住了,这不明显是在故意刁难海明市吗,想到这里,刘飞不由得想起了几天之前诸葛丰跟自己讨论德隆夫人的情形,心中暗道:“难道这一次是德隆夫人出手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德隆夫人手段还真是了得啊。”

    想到此处,刘飞也不避讳王成林,直接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了李开复的电话,说道:“老领导,跟您咨询一点事情,我们海明市最近搞的一个江运码头建设的项目在重大项目委员会那边被卡住了,您能不能帮忙打听一下看看这里面有沒有什么内幕。”

    李开复对于刘飞自然是了解得非常清楚的,从刘飞的称呼里面便能猜到刘飞的身边肯定有别人,而能够跟得上级别和刘飞一起讨论此事的人除了王成林之外还能有谁,分析到这里,李开复便直接说道:“好,你稍等一会,我打几个电话了解一下情况。”

    20分钟之后,就在刘飞和王成林等待得十分焦虑的时候,李开复的电话打了过來,听完李开复的电话之后,刘飞和王成林的脸sè全都十分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