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56章 刘飞的警告

www.wuailogo.com 官途     ()    此刻,最为震惊的要属刘飞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周荣轩对于城市经营如此了解,对于海明市的城市经营、对于自己所规划的江运码头建设和H7地块的建设理解得如此透彻,而且周荣轩通过和罗天强打擂台,不仅一下子就凸出了他对城市经营的谙熟,显出了罗天强在这个领域的浅显,而且通过此举,直接引申到了江运码头选址建设上來,对罗天强的选址意见进行了极其jīng准到位、刀刀见血的批评,而且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提议,那就是广泛邀请各方专家前來讨论,其实,如果周荣轩要是不提的话,刘飞也准备在适当的时候使用这一招來作为釜底抽薪之计对罗天强的意见进行反击,现在周荣轩提出來了,反而给刘飞留出了极大的战略回旋空间,周荣轩通过这稍显冗长的发言,一下子就将他出sè的才华和超强的个人能力以及敏锐的官场洞察力表现了出來。

    仅仅是这一个回合,刘飞就对周荣轩的能力有了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老爸推荐周荣轩到海明市來帮助自己了,原來这个周荣轩不仅超有才华,而且对于官场斗争这方面也并不是不jīng通,而是这位老哥喜欢通过一个嚣张的形象來掩饰他手段的细腻和jīng妙。

    此刻,王成林和胡天宇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一丝骇然之sè,因为两个人通过周荣轩的这番发言也已经看出周荣轩的厉害之处了,这让他们对海明市的未來局势走向充满了忧虑之sè,不过他们很快便收敛起这种忧虑,因为他们彼此都清楚,由于他们双方之间现在多了一个马文东,这样一來,反而让他们双方之间多了一个联系的纽带,官场之上,沒有永恒的对手,只有永恒的利益,现在,虽然两个人都沒有说什么,但是又都对马文东多了几分期待,因为马文东的存在,或许两人之间合作的机会可能会多一些。

    最近一段时间以來,肖建辉的表现一直比较沉默,因为随着刘飞在海明市越來越表现出十分大气的胸襟和手笔,在加上刚一开始刘飞对本地势力的强势打压,让他已经渐渐意识到,以前那种由本地派主导海明市大局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必须要面对眼前的这种现实,而周荣轩的横空出世更让肖建辉意识到,上级领导其实对本地派的表现是不太满意的,否则的话,杜洪波倒台之后,按照常理应该推荐一个本地派的人上來,但是这一次却偏偏派出了一个支持刘飞的人过來,这说明上级对刘飞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所以,现在肖建辉这位本地派的大佬开始思考起自己未來的出路來,因为现在,本地派只剩下他和罗天强两个人在苦苦支撑了,而邓佳明虽然和刘飞之间关系rì渐变冷,但是却并沒有再次回归本地派的意思,肖建辉也不知道邓佳明到底在想些什么,而这一次常委会上,周荣轩直接对阵罗天强便先声夺人,让他意识到,周荣轩的到來很有可能让本地派再次陷入低谷期,这个时候,他必须要考虑未來的出路问題了。

    一时之间,周荣轩一石激起千层浪,让海明市各位常委们的内心深处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或许这些变化眼前还看不出來,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变化将会渐渐现象,这就好像是一只蝴蝶在美国乡村震了一下翅膀,很有可能就会导致rì本沿岸产生大规模的海啸,蝴蝶效应往往就是在不经意间产生的。

    这时,看到常委会上的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刘飞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好了,刚才周荣轩同志的话说得非常好,虽然周荣轩同志刚刚到达海明市还不到1天的时间,但是对于我们海明市的城市经营战略理解的非常透彻,这说明周荣轩同志还是很有能力和才华的,非常感谢上级能给我们海明市派下來这样一个有能力又才华的市委秘书长,既然刚才周荣轩同志把我们海明市的城市经营战略都给解读出來了,那么我也就不在多说什么了,我希望对于城市经营战略不懂行的同志一定要加强学习,千万不要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那样对我们海明市发展沒有任何好处,我更希望在座的同志能够坚持为国为民之心,不要成为像德隆夫人这样的跨国商人的传声筒和代言人,在这里我再次郑重的给大家提一个醒,我们是市委常委,我们可以容忍大家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想法,但是我们无法容忍有人成为跨国商人的利益代言人,如果像这样的同志一经发现,我会立刻向上级领导进行报告,处理起來也绝对不会手软。”

    说道这里的时候,刘飞语气森然,从所有在座常委们的脸上一一扫过,目光中充满了凌厉的光芒。

    听刘飞这样说,在座的常委有人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微微收缩起來。

    这时,刘飞又接着说道:“各位,在这里我可以跟大家说一件事情,这也是为什么我要在这里郑重jǐng告各位的根本原因,就在梦想世界事件发生之前,曾经拿下H7地块的德隆集团老爸德隆夫人曾经亲自约我见面,她向我提出要求把江运码头这个项目交给他们德隆集团來运营,被我严词拒绝,因为江运码头项目关系到我们海明市未來20年的发展,关系到我们海明市如何尽快摆脱现在的窘境,从世界各地的城市中脱颖而出,成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城市,所以,江运码头这个项目必须要由我们海明市來主导,这一点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左右的,当然,我并不是说排斥投资商参与到这样的大型项目中來,而且江运码头这样的项目仅仅是靠财政资金也是无法运作起來的,肯定还是要面向全社会进行融资的,但是,一个投资商如果太过于贪婪想要代替我们市委市zhèng fǔ去做事,那这个人就太嚣张,太不懂得进退了,而德隆夫人就是那样的一个人,她想要主导江运码头项目的意图被我严词拒绝之后,她又提出希望能够将江运码头放在距离H7地块最近的地方,也就是放在双龙镇,当时也被我严词拒绝了,我非常清楚德隆夫人为什么会提出那样的要求,因为把江运码头放在双龙镇将会让H7地块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最大的增值空间,如果我答应她的话,那么德隆集团将会成为江运码头项目和H7地块项目的最大受益者,而我们海明市投入巨资的回报率却绝对不会太过于理想,而且这也不符合我们海明市城市经营的战略,我不知道在座各位支持把江运码头项目放在双龙镇的常委们到底因为什么去支持这个提议,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在这个项目上,我们必须要慎重对待,之前周荣轩同志不是提议要先请专家进行研讨论证吗,这个建议非常好,这件事情就交给周荣轩同志去cāo作吧,不过有一点必须要注意,我们海明市这次所请的专家必须是在国内甚至是国际上城市经营领域和经济发展领域比较有威望的专家,宁缺毋滥,等我们到时候听完专家集体智慧的成果之后,再上常委会进行讨论,好了,散会吧。”

    说完,刘飞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在刘飞身后,很多常委的脸sè全都显得十分严峻。

    刘飞刚才所说的这番话,尤其是关于德隆夫人的这番话已经让一些常委意识到,因为梦想世界而将海明市推到风口浪尖的事情还沒有完全平息下來,海明市很有可能面临又一场巨大的风浪,对于刘飞的xìng格很多常委们现在都已经渐渐了解了,大家都清楚,刘飞这个人绝对是铮铮铁骨,宁折不弯,现在他直接当着大家的面把德隆夫人这件事情摆在了桌面上,那也就意味着刘飞在这件事情上绝对不会有任何退缩了,而在之前,曾经在这件事情上强烈支持把江运码头项目选址在双龙镇这个地方的杜洪波已经被双规了,这会不会是因为刘飞认为杜洪波和德隆夫人勾结到一起了呢,此刻,很多常委的心都开始仔细权衡起來。

    夜sè如墨。

    德隆夫人的办公室内,德隆夫人正在接听着一个电话。

    电话中,一个男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很显然,这个男人的声音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他沉声说道:“德隆夫人,今天常委会上,刘飞把你约见他并提出的两个要求直接摆在了桌面上,以我对刘飞的理解,刘飞已经下定决心要阻止你插手江运码头这个项目了,所以我给你一个建议,这个项目你最好不要插手了,否则很有可能触怒刘飞。”

    德隆夫人听完之后有些淡然的说道:“不插手,你说的倒是轻松,你可知道,如果我不插手这个项目,我在H7地块上至少将会赔进去15亿元,你以为我的钱都是大风刮來的吗,这个项目我谋划多时,必须要插手的,你在海明市常委会上隐藏得足够深,所以你在担心什么呢,你只需要暗中配合我们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