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50章 意外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的胡天宇心情十分复杂,从他本身的意愿來看,他自然是希望能够建在距离西江区最近的地方的,因为建在那里出政绩最快,虽然胡天宇心中非常清楚建在最合适的地方梧桐镇是最佳的选择,但是胡天宇却坚定的认为,再有一年多刘飞很有可能就要走了,未來到底是谁会留在海明市还不确定,现在趁机能够拿到一些耀眼的政绩才是最关键的,而且建设在距离西江区最近的双龙镇虽然对西江区的长远发展无法产生比较深远的影响,但是让西江区高速发展十年却是可以做到的,这样也不算数急功近利了,不过胡天宇虽然这样想,但是他心中却也有自己的打算,那就是他不愿意做那个出头鸟,而是希望能够缩在第二阵营起到稳军的作用,所以,等刘飞说完之后,胡天宇却并沒有急于出头说话表态,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他相信肯定会有人出头的。

    然而,让胡天宇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自从刘飞说完之后整个常委会上静悄悄的,沒有一个人说话,即便是以前杜洪波的铁杆盟友罗天强现在也不再说话了。

    此刻罗天强的心理是十分复杂的,如果说杜洪波沒有被双规之前,不管是他也好,杜洪波也好,都敢在常委会上和刘飞对着干,甚至是打头炮,但是现在,当杜洪波毫无征兆的被刘飞采用非常规手段双规之后,罗天强不得不考虑自己的未來了,他非常清楚刘飞的身份,那可是华夏巅峰20多人之中的一员,在很多大事上是有表决权的,虽然刘飞來到海明市之后并沒有表现出太多的强势,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刘飞不是一个强势之人,刘飞沒有当上委员之前,不管是在东海市还是在沧澜省,一向都是以强势而著称的,而这次杜洪波突然被拿下很有可能是刘飞在海明市发出重磅声音的一种前奏,在这种情况下还要和刘飞对着干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的,即便是对着干,也绝对不能自己去打头炮,那样的话肯定会被刘飞记恨的,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罗天强可是懂得,现在罗天强甚至怀疑杜洪波之所以被刘飞突然给拿下,很有可能是刘飞对于杜洪波身为市委秘书长接二连三的和刘飞持相反的态度有关,而上次常委会上,杜洪波充当急先锋,大力反对刘飞将江运码头放在梧桐镇很有可能是这次杜洪波被拿下事件的导火索,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罗天强直接收敛起以往的骄纵之态,开始龟缩起來。

    沉默,难言的沉默,压抑的沉默。

    面对着诡异的沉默,胡天宇的心在一点点的下沉,他已经意识到,随着杜洪波被双规,刘飞在常委会上的威信已经越來越强了,如果这种情况长期持续下去的话,很有可能自己和王成林的话语权将会被逐步压缩,这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想到这里,胡天宇的目光看向王成林,他希望得到王成林的支持,然而,此刻的王成林却是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此刻王成林的心情也必将复杂,他非常清楚刘飞在这个非常时期突然提出要表决江运码头的最终选址的目标是希望能够借此机会将这个事情敲定下來,王成林也非常清楚在这个非常时期杜洪波的那些盟友们肯定不敢再轻易表态了,他们都担心重蹈杜洪波的覆辙,这样一來的话,而一旦这个提议通过,那么刘飞的威望在常委会势必会得到加强,在这一点上,王成林和胡天宇的见解还是比较一致的,而且王成林也担心自己的话语权的问題,所以此刻的王成林心中非常矛盾,他在犹豫着,自己是否应该还继续支持刘飞呢。

    此刻的刘飞心情却是相当轻松的,他之所以在今天这个非常时期提出江运码头之事,的确是和王成林、胡天宇他们的设想是差不多的,对刘飞而言,他在海明市和其他人进行整治斗争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斗争而斗争,而是为自己实实在在的为海明市老百姓做一些实事去清楚障碍,对刘飞而言,身为官员如果不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就算打败全天下的政治对手也沒有任何意义,只有实实在在的为老百姓多做一些实事,让治下的老百姓多获得一些华夏经济改革开发成果的红利才是最为根本的,所以,现在的刘飞在政治斗争的手段上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招法犀利,招招凶悍,而是像现在这样,刚柔相济,刚中带柔,柔中带刚,用最简捷有效的办法來达到自己的目标,就像令狐冲学习独孤九剑一般,当一个人已经学会使用各种招式之后,便可以化简为繁,往往一招制敌,而在官场之中,做官以及权谋运用也是有着不同境界的,在进入官场初期,刘飞在权谋运用上往往大开大合,大杀四方,虽然效果不错,但是却显得过于刚猛,树敌太多,很容易遭到别的对手联手打压,这个时期的刘飞还处于经验摸索阶段,犯些错误走些弯路是正常的,而到了刘飞做官中期的时候,他有了很大的进步,在这个时期,他把三十六计融入到官场政治斗争之中,将三十六计逐步运用得出神入化,往往能够突出奇兵打败对手,让对手防不胜防,然而,这个时期的刘飞虽然rì益让对手感觉到头疼,但是在真正的高手眼中,刘飞依然不够成熟,这种状态下的刘飞依然无法胜任比较高的位置,更不足以站在华夏权力的巅峰,因为这个时候的刘飞虽然看起來招式不少,招招制敌,但是在真正高手眼中,刘飞出招之时还是有很多破绽可循的,比较任何人在运用三十六计的时候都会身不由己的去想要寻找甚至是创造出有利于使用某种计谋的先决条件出來,毕竟要想让对手中计,你必须得先要迷惑住对手,让对方按照你的设计去行事,而这样就出了破绽,这也是当年新老首长都赞同把刘飞派到海明市來磨砺的原因,而现在,在海明市刘飞虽然仅仅是呆了不到一年的时间,但是和各路高手的过招中,刘飞感悟了很多。

    刘飞并不是一个喜欢站在功劳簿上打滚的人,相反的,刘飞是一个非常善于总结,善于思考之人,來海明市的这些rì子里,在平时工作之余,刘飞也在不断的揣摩着新老首长在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局势之时,和高层班子一起做出的各种决策,而很多时候,这种决策在当时是看不出任何痕迹的,甚至有些时候不被大多数人所理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初制定的很多策略开始逐渐显现出其高明之处,基于对这些高招的不断揣摩、理解和吸收,刘飞已经逐渐意识到,真正的高手出招是让人无迹可寻的,但是一旦高手的招数真正发挥作用之时,往往是一击便直接刺中对手的心脏,让对手沒有任何反击的机会,当然,现在的刘飞对于这种境界的感悟还处于初级阶段,他只是开始尝试着尽量让自己的出招变得无迹可寻而已,而以刘飞敏感的嗅觉來看,即便是自己真正做到了无招胜有招,依然无法达到新老首长的那种高度,从而刘飞推断出,在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之上,应该至少还有一层境界,只是那种境界到底是什么,不达到一定层次是无法理解和感悟的,刘飞知道,自己依然任重而道远。

    虽然刘飞认为自己的权谋运用境界还沒有达到真正的巅峰高度,但是他这一次的突然出招还是给常委会上的众多常委们带來的巨大的压力,很多常委们都开始重新思考起自己的立场问題。

    胡天宇沉思了一会之后,他已经意识到,如果今天的常委会上就把江运码头的事情决策出來的话,对自己这一边太不利了,所以他突然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刘书记,我有一个建议,现在杜洪波已经被双规了,新任市委秘书长到底是谁人选也还沒有定,现在我们就仓促决定这么重大的事情是不是不太妥当,不如我们等到上面把我们海明市市委班子重新配备齐全了再重新讨论江运码头这件事情,你看如何,毕竟市委秘书长这个位置十分关键,不可能空缺太长时间的。”

    胡天宇说完之后,罗天强立刻表态说道:“是啊,刘书记,胡书记的意见还是非常中肯的,毕竟江运码头这件事情非常重要,还是体现我们全体市委班子成员的意志为好。”

    听到胡天宇突然提出了这个建议,刘飞眉头便是微微一皱,胡天宇这一招的确刘飞沒有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王成林也点点头说道:“嗯,我看胡天宇同志的这个意见不错,刘书记,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