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46章 杜洪波伏诛

www.wuailogo.com 官途     如果说前面那四个大嘴巴杜洪波可以忍受的话,这次这四个大巴掌杜洪波无法忍耐了。

    杜洪波双眼充满愤怒和怨毒的看向刘飞怒声说道:“刘飞,你他妈的到底想要做什么,你居然又來打我,我堂堂的市委秘书长是你说打就能打的吗,我跟你拼了。”说着,杜洪波捋胳膊挽袖子冲着刘飞便冲了过來。

    然而,杜洪波又岂是刘飞的对手,虽然刘飞早已经不复当年年轻时候的利索伸手,但是这些年來,刘飞一直坚持锻炼,虽然身体素质大不如前,但是比起同年龄的人來说依然算是不错的,更何况是比刘飞还要打十多岁的杜洪波呢,杜洪波刚刚冲动刘飞的面前,便被刘飞一脚踹倒在地上,随后刘飞大手一挥,怒声说道:“來人,把杜洪波先给我控制起來,现在证据确凿,杜洪波不仅涉嫌贪污受贿,而且数额特别巨大,更涉嫌与外国势力相互勾结,泄露国家机密,问題十分严重,xìng质及其恶劣,等中*纪*委的巡视组到了立刻交给他们來处理。”

    说道这里,刘飞又看向充满了不满和不服依然想要站起來继续向自己挑衅的杜洪波说道:“杜洪波,我今天打你的前两个嘴巴是为我们海明市和周边省份因为受到你的庇护而被以各种手段弄进梦想世界的可怜的女孩子们打的,谁家沒有孩子,谁家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就是因为有了你这样垃圾的存在,才导致梦想世界成了我们海明市的毒瘤,导致多少家庭失去了他们纯真的孩子,导致了多少少女堕入了风尘,杜洪波,身为曾经的海明市市委常委,难道你不为此感觉到羞愧吗,我今天打你的后两个大嘴巴是为了我的好兄弟周剑雷和司马易以及我儿子柳擎宇打的,如果不是你的纵然和勾结,梦想世界又怎么会存在,我的这些朋友和亲人又怎么会受伤,身为兄弟和父亲,为他们出气这是我应该做的,虽然我可以用其他的方法來收拾你,但是我认为狠狠抽你几个大嘴巴是最直接最爽快的办法,你,我刘飞打了,有脾气有办法你尽管使,尽管告,我刘飞全都接着。”说完,刘飞充满不屑的冷冷看了杜洪波一眼,转过身來坐了下去。

    这时,杜洪波刚刚被控制起來,门口处便传來一阵脚步声,随后,海明市其他市委常委陪着几名穿着黑sè西装的男人走了进來。

    而此刻,杜洪波已经被两名jǐng察给控制起來,杜洪波还在那里拼命的挣扎着,一边挣扎一边大声的斥骂道:“刘飞,你凭什么把我抓起來,你有证据吗,你这是违反官场规则,你这是肆意拘谨官员,你这种行为是违法的。”

    看到这些人迈步走了过來,刘飞冷冷的扫了杜洪波一眼,便不再鸟他了,迈步向着几个黑衣人中居中的黑衣人走了过去。

    看到刘飞走了过來,居中的黑衣人也快步迎面走了过去。

    走进之后,黑衣人主动伸出手來说道:“刘委员您好,我是此次中*纪*委巡视组组长马天明,专门为海明市梦想世界之事而來。”

    刘飞用力的和马天明握了握手说道:“欢迎马组长到我们海明市工作,你们來的正好,这边刚刚找到有关杜洪波的各种犯罪证据。”

    说着,刘飞挥挥手,陈伟雄将证据双手递给马天明。

    马天明简单的看了一下之后,便已经确定可以双规杜洪波了,冲着手下的工作人员挥了挥手。

    很快的,两名工作人员走到杜洪波的面前,从随身手包内拿出一份文件在杜洪波面前展示了一下,随即说道:“杜洪波同志,经上级批准,鉴于你所犯下的严重违规违纪行为,现在我们中*纪*委对你正式实施双规,希望你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交代你的问題。”说着,这两名工作人员从陈伟雄手下手中接过了杜洪波的掌控权,将他带到外面的汽车内直接带走了。

    这时,马天明伸手和刘飞握了握,随后笑着看向海明市其他市委常委沉声说道:“各位,今天把大家喊过來目的非常简单,但是却非常明确,今天梦想世界的事情牵扯太大,所以今天晚上就麻烦各位常委们暂时委屈一下,就在我们指定的宾馆休息一夜吧,至于大家所有的手机和通讯工具可以交由我们中*纪*委的工作人员來进行保管,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及时通知大家的,现在就麻烦大家跟我一起走吧。”

    众位常委一听,立刻意识到这一次事情恐怕真的不小,否则的话中*纪*委方面不可能连夜派人下來,在这种情况下,众人也只能听从马天明的安排,跟着他一起出门上了一辆大巴车向预定好的酒店行去。

    在上车之前,马天明握住刘飞的手说道:“刘委员,你接下來有什么安排。”

    刘飞脸上有些悲伤的说道:“我就不陪你们去了,我得先去医院看望周剑雷他们,现在还不知道周剑雷生死如何呢。”

    马天明点点头:“好吧,刘委员,那您就先去吧,这边的事情有我帮您盯着。”

    马天明虽然是巡视组组长,但是在刘飞面前却沒有摆谱,因为他非常清楚,刘飞的身份地位之高不是他能够撼动得了的,至于为什么其他常委都必须跟着他一起走以免泄密而刘飞却不必,其关键因素是在于马天明知道,整个梦想世界之事在海明市这么多年都沒有人给捅出來,但是刘飞却偏偏在一夜之间就把这件事情给捅出來了,这已经足以说明刘飞在这件事情上的大公无私了,谁都可能泄密,但是唯独刘飞不会。”

    和马天明告别之后,刘飞看向陈伟雄说道:“伟雄,那两位老人家的女儿小慧找到了吗。”

    陈伟雄点点头说道:“已经找到了,不过我们來的有些晚了,她还是被逼堕入风尘了。”

    刘飞听到此处,脸上露出愤怒之sè,双拳紧握随即又松开,沉声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jǐng方安排心理医生好好的安慰一下小慧,让她忘掉之前发生的一切,重新展开一段新的人生,至于其他的那些被逼进入这个行业的女孩也同样找心理医生安抚一下,尽量化解一下她们心中的创伤,另外如果她们愿意的话,可以让有关部门为她们联系一些职业技能学校,让她们去学些技术,所有费用由我们海明市來承担,我们海明市出现这样的事情,说明我们的工作沒有做好,另外,伟雄啊,对于全市的各类娱乐场所你们jǐng方最近好好的检查一下,对于那些涉嫌黄、赌、毒的**一定要坚决取缔。”

    陈伟雄点点头:“刘书记,您放心吧,这一次不仅仅是海明市的娱乐场所需要大力整顿,就连我们公安干jǐng的队伍也需要大力整顿了,我就不信梦想世界这么大的一个目标就沒有人给他们充当保护伞,身为人民jǐng察不为人民做事反而充当这种娱乐场所的保护伞,这样的人就应该坚决清理出jǐng察队伍,并依法严惩,还我们海明市人民一个朗朗晴天。”

    “好。”刘飞充满欣赏的看了陈伟雄一眼,随即转身离去,直接自己开车前往医院。

    当刘飞來到海明市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医院的院长侯天林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多时了。

    看到刘飞下车,他连忙走了过來,伸手为刘飞打开车门,遮挡住车体上方,恭恭敬敬的把刘飞迎了出來。

    刘飞和候院长握了握手之后便有些焦急的问道:“候院长,周剑雷他们现在的伤情如何,有沒有生命危险。”

    候院长听到刘飞这样问,脸sè有些苦涩,声音微微有些沙哑着说道:“刘书记,司马易和柳擎宇他们的伤情倒是沒有什么问題,经过我们处理之后已经趋于稳定,只需要按时吃药输液几个月就可以恢复健康,但是周剑雷由于一颗子弹从背部shè入,从心脏旁边擦过,现在深陷在他的身体内,所以现在怎么样取那颗子弹是一个难題,因为稍微不注意,就有可能引发严重医疗事故,不过现在我们已经组织了整个海明市最权威的专家会诊來商讨取子弹方案。”

    听到候院长这样说,刘飞的眉头便紧紧皱了起來,他现在最牵挂的就是周剑雷的伤情,因为周剑雷跟着他那么长时间,几乎每次都为他遮风挡雨,化解险情,这种在危机之中积累出來的兄弟情义是一般人很难想象的。

    刘飞伸手紧紧握住候院长的手说道:“候院长,我不管你们使用什么办法,必须要确保周剑雷的生命安全,只要你们能够确保他平安无事,我刘飞必有厚报,不管你有什么要求,在原则允许范围之内我都会满足的。”说这话的时候,刘飞双眼中充满了殷切的期望。

    这一次,为了兄弟周剑雷的安全,刘飞只能采取最庸俗也是最有效的手段,,重赏了,刘飞相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刘飞猜的沒错,当候院长听到刘飞必有厚报四个字,双眼之中泛出两道炙热的光芒,他在医院院长位置上已经呆了十年了,非常希望从此进入卫生部门做个领导,但是由于自己一直沒有靠山,所以眼看着其他医院的院长们都被提拔起來了,他非常不服气,而现在机会來了。

    然而,此刻一心牵挂着好兄弟和亲人的刘飞并不知道,此时此刻,梦想世界事件看似结束了,其实只是刚刚开始,一场新的危机和yīn谋正在暗中酝酿,当危机到來之际,刘飞当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