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44章 打得就是你!

www.wuailogo.com 官途     此刻,本來已经想要收手的刘飞看到杜洪波那充满怨毒和狰狞的神情,在听到杜洪波带了脏字的怒骂,他心中的火气再次如同cháo水一般无可抑制的爆发出來,猛的走了过去一脚踹在杜洪波的胸口上,一脚把他踹倒在地,然后冷冷的说道:“杜洪波,我他妈*的就是疯了,就是踹你了,你能把我怎么样,老子打的就是你,你nǎi*nǎi*的,身为海明市市委常委,你私自把常委会上的机密信息泄露给其他人,尤其是商人们,让他们利用这些信息有针对xìng的采取一些对策,让我们海明市市委市zhèng fǔ相当被动,就你这样的人也配称得上是我们海明市的市委常委吗,你配当我们海明市的官吗,”说道这里,刘飞再次狠狠的一脚踢在杜洪波的屁股上,然后接着呵斥道:“杜洪波,身为市委常委,你今天居然毫不顾忌身份,如同泼皮无赖一般想要为梦想世界强行出头,阻止陈伟雄带着公安干jǐng们冲进去,你可知道,如果要是陈伟雄他们玩进去一会,我刘飞就要死在里面了,你杜洪波安的是什么心啊,你口口声声说是要保护投资商,难道你心中不清楚这梦想世界的真实身份背景吗,这里是他娘*的狗屁的外资企业啊,这里是他妈*的一群国际间谍的老窝,你听到枪声了吗,你看到一个个浑身带血的年轻战士被从里面抬出來了吗,你看到一个个曾经鲜活的年轻战士为了抓捕这些间谍而失去生命了吗,你的心中还有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民族、我们海明市的人民吗,你杜洪波还算是人吗,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因为你的纵然和包庇,甚至是因为你的主导,我们现在已经有3名英勇的战士在抓捕这些国际间谍的过程中牺牲了生命,有12人挂了彩,受了伤,杜洪波,你扪心自问,我们海明市的人民亏待你了吗,我们这个国家亏待你了吗,你为什么要做出卖国求荣的事情出來呢,你为什么要为这个梦想世界提供庇护呢,杜洪波,你不要认为你之前所做的一切我刘飞沒有证据就拿你沒有办法,我告诉你,那些证据我早晚都会找到的,那个时候,就是你杜洪波的死期,”

    听到刘飞这番话,杜洪波吓得眼神狠狠的收缩了一下,就连他的双腿都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來,然而,杜洪波就是杜洪波,虽然对刘飞所说的这番话已经极度心虚和害怕,但是他的脸上依然表现得十分淡定,他摇摇晃晃的从地上站起身來,充满了怨毒的看着刘飞说道:“刘飞,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管任何时候,我杜洪波不管做人还是做事,从來都是问心无愧,今天你给予我的侮辱和污蔑我全都记下來了,我会就此事向上面反应的,如果沒事的话我先走了,”说完,杜洪波转身就要离去,

    其实,虽然杜洪波现在表面上把话说的冠冕堂皇的,其实他此刻已经心生惧意,因为他非常清楚,既然刘飞已经这样的话來,而且还狠狠的揍了自己一顿,这充分说明刘飞虽然沒有掌握自己的各种证据,但是对自己的怀疑已经十分深了,而他对于刘飞早就深入进行过了解,他知道,任何人尤其是贪官们一旦被刘飞给惦记上,基本上沒有逃出刘飞手心的可能,所以,现在杜洪波已经打定主意,只要自己脱离这里的现场,立刻乘车赶奔机场,远逃海外,再也不回來了,尤其是随着梦想世界的垮台,他相信刘飞很有可能会从梦想世界那里调查出很多不利于自己的证据,所以,现在杜洪波打算先采取强硬立场震慑住刘飞,用上报刘飞的暴打行为吓唬刘飞,为自己逃跑争取机会,

    然而,刘飞尤其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看到杜洪波转身要走,刘飞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迈步走到杜洪波的身边一把挽住杜洪波的胳膊说道:“杜洪波同志,不要着急走嘛,我还有事跟你谈呢,”

    杜洪波看到刘飞挽住自己的胳膊,心头就是一颤,心中暗道:“难道刘飞看出我的意思來了,”不过他的脸上却表现得相当淡定,他冷冷的说道:“刘书记,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以谈的吗,我现在被你打的这么惨,我得先去医院好好的鉴定一下我的伤势,然后好好的治疗一下,你总不能耽误的治伤吧,”

    刘飞淡淡一笑说道:“杜洪波同志,沒有必要那么麻烦的,”说道这里,刘飞看向陈伟雄说道:“陈伟雄,你立刻打电话从医院喊几个医生过來,让他们现场给杜洪波同志鉴定伤情,同时进行现场治疗,”说完,刘飞看向杜洪波说道:“杜洪波,你看这样处理你就沒有必要离开了吧,如果你非得想要离开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因为害怕担心我们在梦想世界查出一些对你不利的证据,你打算潜逃海外呢,说实话,我不想让你走就是因为担心你这一走我就再也无法把你找回來了,说实在的,杜洪波啊,我对你真是恨之入骨啊,虽然你认为你所做的一切都天衣无缝,让人无法找到任何的证据,但是这并不代表你的做事沒有任何破绽,我从你的一系列动作之中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你不仅是一个贪得无厌的大贪官,而且你还牵扯到了与外国势力相互勾结,损害我们海明市的整体利益事件之中,所以,我今天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在沒有详细的搜查完整个梦想世界以前,你要想走是不太可能的了,”

    刘飞这番话是以开玩笑的口吻说出來的,但是听在杜洪波的耳朵中却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他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被刘飞彻底看穿了,而刘飞已经下定决心不让自己走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一时之间,杜洪波头大如斗,内心焦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此刻的杜洪波心中非常清楚,如果自己现在不走,一旦等梦想世界那边查出了一些对自己不利的证据,自己到时候想走是绝对走不了了,突然,杜洪波眼前一亮,他想到了一个好的办法,他双眼一闭,身体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杜洪波打算以装晕的方式來骗过刘飞,以便于被送往医院,这样他就可以找机会逃跑了,

    杜洪波的打算非常jīng细,他认为现在刘飞挽着他的手,那么自己假装晕倒的时候刘飞肯定会扶住自己,到时候自己顺势躺在他的身上,根本就摔不着,到时候自己就可以一直假装晕倒下去了,到时候刘飞肯定要送自己去医院的,毕竟,在沒有确凿证据之前,刘飞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拿自己怎么样的,就算有证据了,刘飞也沒有权利处置自己,

    然而,出乎杜洪波意料的是,在杜洪波向后倒下去的那一刹那,刘飞突然松开了挽着他的手,杜洪波的身体直挺挺的摔在地板上,疼的杜洪波一龇牙,心中把刘飞的祖宗三代都问候了一遍,不过为了自己的逃跑大计,他也只能继续装下去,

    这时,陈伟雄一看杜洪波晕倒了,脸sè有些难看的说道:“刘书记,杜秘书长晕倒了,要不我派两个人把他送去医院吧,万一他要是出事了我们可就麻烦了,毕竟他的级别在那里呢,”

    陈伟雄因为当时是站在杜洪波身后的,所以并不清楚杜洪波的状况,所以才有此提议,然而,自始至终,刘飞都在默默的观察着杜洪波,尤其是杜洪波摔倒之时脸上所表现出來的那种痛苦症状,让刘飞深深的怀疑杜洪波是在装晕,不过刘飞心中也沒有底,但是刘飞绝对不想杜洪波被送往医院,因为那样的话就意味着杜洪波增加了很多逃跑的机会,他相信,以杜洪波这样老谋深算之人绝对会早已经安排了好了各种因素和人员用來逃跑,他不想给杜洪波留下这样的机会,

    突然,刘飞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看向陈伟雄说道:“伟雄啊,杜秘书长晕倒了,我们得赶快把他叫醒啊,”

    陈伟雄听到刘飞的话中有话,便问道:“怎么叫醒,”

    刘飞笑着说道:“我听说对于晕倒之人解除他们晕倒的最好办法是挠脚心,这样吧,你派两个人把秘书长的袜子脱了,找个东西轻轻的挠他的脚心,看看他能否醒过來,我听说此招屡试不爽的,”

    刘飞这样一说,陈伟雄立刻明白刘飞的意思了,充满不屑的看了杜洪波一眼,立刻喊过來两名jǐng察按照刘飞的意思去做,很快的,杜洪波便承受不住挠脚心时的那种痒痒的感觉,哈哈的大笑起來,

    刘飞冷冷的看了一眼杜洪波说道:“杜洪波,你就不要在玩那些小把戏了,我说过了,在事情沒有调查清楚之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离开的,”

    杜洪波坐起身來,怒视着刘飞说道:“刘飞,你应该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相关的组织纪律,我要立刻向上级汇报你的不当行为,”说着,杜洪波拿出手机,准备拨打电话,他现在只能进行最后一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