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43章 垂死挣扎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进入房间之后,打了十分钟左右的电话才走了出來,刘飞到底和谁通电话,到底说了什么沒有人知道,但是众人都发现,自从从房间内出來之后,刘飞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虽然这种变化十分微小,但是身为刘飞的顶级高参,诸葛丰却发现了,诸葛丰发现,从房间出來之后,刘飞虽然表面上依然显得相当平静,但是双眼之间隐隐有杀气闪现,他现在可以完全确定,刘飞恐怕要借着这一次的梦想世界事件,对海明市的官场进行大力整顿了。

    看到刘飞走出來了,诸葛丰知道,自己的任务基本上完成了,看向刘飞说道:“老大,你这边的事情基本上都完了,我就先去医院了。”

    刘飞点点头,对陈伟雄说道:“伟雄,派两个jǐng察保护诸葛丰,现在是非常时期,诸葛丰的安全对我來说十分重要,不能让他出现一点意外。”

    对于诸葛丰的身份陈伟雄也是知道的,他明白,虽然诸葛丰身上沒有一点官职,但是作为刘飞的高级幕僚,他的身份是十分高的,这是一个可以影响到刘飞决策之人,所以立刻派出了两名自己最信任的嫡系人马负责保护诸葛丰的安全,而龙梅子的龙卫虽然不在诸葛丰的身边,但是他们却在暗中保护着诸葛丰。

    等诸葛丰离开之后,刘飞默默的坐在梦想世界大厅内,点燃一根烟,默默的等待着,思考着。

    就在这个时候,陈伟雄的手机响了,陈伟雄看到手机号码,不由得一皱眉头,立刻接通了电话,和对方沟通起來。

    过了一会,陈伟雄接完电话之后,脸上带着几分忧虑之sè來到刘飞前面,沉声说道:“老大,杜洪波秘书长和廖胜凯他们两个人现在开始闹事了,我派出去的jǐng务人员现在已经无法控制得了他们了,杜洪波还放出话來说要见您,如果要是不让见的话,他立刻就自杀,廖胜凯那边也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听完陈伟雄的汇报之后,刘飞的脸sè当即便yīn沉了下來,就在刚才,他还正思考着杜洪波的问題呢,因为从陈伟雄之前所汇报的情况來看,杜洪波和廖胜凯居然想要阻止陈伟雄带队进入梦想世界,这说明杜洪波非常清楚梦想世界就是他的软肋,同时也说明杜洪波很有可能就是梦想世界的保护伞,但是刘飞最为头疼的是,现在他虽然从各种线索的汇总分析中完全可以断定杜洪波绝对有着重大的问題,但是偏偏却缺乏证据,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得出來,杜洪波是一个相当谨慎狡猾之人,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必须要讲究证据,要一击毙命,否则一旦触及不成被他们给反咬一口,绝对是不会好受的,毕竟杜洪波的身份摆在这里呢,堂堂海明市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要动他至少得中*纪*委层面的人才行,而要想让上面的人下來,沒有证据的话那根本是不可能的,官场上做事有官场上的规矩和规则,任何人都必须要遵守的,刘飞虽然做事喜欢不按理出牌,但是很多官场规则他还是必须要遵守的。

    此刻,听到杜洪波居然开始叫嚣起來,刘飞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紧蹙起來。

    就在这个时候,陈伟雄的手机再次响了起來,陈伟雄直接当着刘飞的面接通了,只听电话里面传來工作人员的声音:“陈局长,我们这边快要挺不住了,杜秘书长要寻死觅活的。”

    陈伟雄有些无奈的看向刘飞。

    刘飞直接对着电话说道:“好了,你把杜洪波带过來吧,至于廖胜凯,不用管他,他愿意做什么随他去。”

    听到刘飞的指示,工作人员如释重负一般,连忙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们马上带人过去。”

    5分钟之后,杜洪波被带到了刘飞的面前。

    虽然仅仅过去了一个小时左右,但是此刻的杜洪波却已经双眼猩红,眼底充满血丝,很显然,过去这一个多小时对他來说是多么的煎熬。

    当杜洪波看到陈伟雄,他立刻双眼中充满了怒火用手指着陈伟雄的鼻子说道:“陈伟雄,你小子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派人把我这个堂堂的市委常委软禁起來,你这个公安局局长我看是干到头了。”说道这里,杜洪波看向刘飞说道:“刘书记,我相信你对于陈伟雄派人软禁我的事情应该也知道了吧,我现在正式向你提出要求,希望你立刻召开常委会,对陈伟雄的违纪行为进行严肃处理,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杜洪波心情激愤的说完,却发现对于自己的提议,刘飞几乎沒有任何反应,脸sè显得异常平静,甚至连眼皮都沒有抬一下,依然静静的坐在那里想着事情。

    刘飞的态度让杜洪波相当不满,怒声说道:“刘书记,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因为陈伟雄是你的人你就可以如此包庇他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要向上面反映你的问題。”

    此刻的杜洪波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刘飞虽然人在这里,但是心却早已经飞到了医院,飞到了周剑雷的身边,虽然沒有闭上眼睛,但是刘飞的脑海中却不时的闪现着在杜chūn鹏被狙击枪击毙的那一刻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先是自己的儿子柳擎宇抱住自己,把自己扑倒在地,用他的后背想要为自己挡住了狙击枪的攻击,随后则是周剑雷扑在了柳擎宇的身上,用他的身体帮助柳擎宇承受了狙击枪的攻击,而其他的兄弟们也先后帮助自己遮挡了來自背后的攻击,刚刚收入帐下的司马易更是为了保护自己受了贯通伤,肩膀几乎被废掉,现在的刘飞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够陪伴在这些可爱可敬的兄弟们身边啊,但是他不能,因为他是海明市市委书记,因为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必须要在梦想世界坐镇,他必须要让军方和jǐng方以及国安的三方面联合起來,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彻底粉碎一切敢于针对海明市、针对祖国华夏的一切敌对势力,而只有刘飞亲自坐镇在这里,才能确保三方势力能够团结一致的做事,也只有他坐镇在这里,才能对抗來自各方面的强大压力,可以让三方面一起去做事,对于亲情、兄弟之情、朋友之情刘飞非常看重,如果可以选择的话,他并不希望兄弟们和亲人们为自己遮挡自己子弹,他愿意替他们遮风挡雨、遮挡子弹,但是,在国家利益、民族利益面前,刘飞必须要顾全大局,他必须要顶着一切压力,忍着剧烈的内心伤痛留在这里。

    而此刻,杜洪波根本就沒有顾忌刘飞的感受,依然在那里喋喋不休的发表着自己那所谓的强硬立场:“刘书记,你现在必须要给我一个清楚的回答,你到底召开不召开常委会,到底处理不处理陈伟雄。”

    此刻的陈伟雄站在一边,脸sè显得十分难看,他知道,一旦自己软禁杜洪波的事情被摆在常委会上,那么自己被撤职是早晚的事情,而且撤职还是轻的,但是他不是市委常委,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他只能默默的等待着,但是对于自己当时做出的软禁杜洪波的举动他并不后悔,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他还是会选择那样做的,因为他非常清楚,时间就是生命,就是机会,如果他当时沒有做出那样的决定而延误了时间,很有可能刘飞就危险了。

    杜洪波还要在说些什么,内心深处正处于无比悲伤的刘飞突然猛的抬起头來,站起身來,走到杜洪波的面前,双眼直接盯着杜洪波的双眼,冷冷的说道:“杜洪波,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看到刘飞如此表现,杜洪波真的被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便镇定下來,他认为自己沒有必要害怕刘飞,他冷冷的说道:“刘书记,我希望你能够召开市委常委会,商量对陈伟雄的行为进行严肃处罚。”

    “啪啪啪啪。”四个清脆的大耳光突然毫无征兆的响了起來,一直隐忍不发的刘飞突然挥起手來狠狠的给了杜洪波四个大嘴巴,随后一脚狠狠的踹在杜洪波的小肚子上,把杜洪波踹倒在地上,霎时之间,整个现场一片沉寂。

    所有人全都惊呆了,包括陈伟雄都被刘飞的突然之举给震撼住了,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刘飞竟然突然出手暴打杜洪波,要知道,杜洪波可是市委常委啊,刘飞竟然突然动手,这事情一旦被杜洪波反应上去,刘飞的麻烦不是一点半点啊。

    此刻,四周的人包括海明市jǐng备区副司令刘福生也瞪大了眼睛,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神sè,他沒有想到,刘飞的脾气竟然这么暴躁。

    不过相比于四周围观的众人,最为吃惊的却要属杜洪波,此刻他倒在地上,双手撑地坐了起來,一手捂着被刘飞踹得生疼的肚子,一手捂着被刘飞几乎打掉了两颗槽牙的脸蛋,双眼中充满怨毒、充满狰狞的怒吼道:“刘飞,你他妈*的疯了,居然敢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