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30章 两位老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回到自己办公室,刘飞的脸sè十分难看,他已经深刻意识到,虽然江运码头这个项目刚刚只是到了起步阶段,德隆夫人便已经把手伸得这么长了,而且恐怕她绝对不会是最后一家,后面有关方方面面的人都将会把手伸进这个项目中來,要知道,这可是一个上千亿元的大项目,而其中涉及到的项目方方面面,随随便便拿下一个项目都能赚个盆满钵满,沒有人愿意错过这样一个项目的,而现在刘飞最担心的是,像这么大的一个项目应该如何管理、如何杜绝**绝对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題,虽然以前在其他省市刘飞也曾经主持过类似的大型项目,但是这一次的情况却和以前不同,以前的时候,在遇到这么大项目的时候自己至少拥有主导权,但是这一次,海明市的形势极其复杂,各方面的心思也不齐,如果要想在这种复杂的形势中把这个项目推向成功,自己需要付出的不是一点半点。

    想到此处,刘飞开始头疼起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天sè就已经渐渐黑了下來。

    今天刘飞心情不是很好,在加上最近刚刚把司马易收入帐下,看着已经到了下班时间了,他直接夹起手包向外走去,他已经和司马易、诸葛丰等兄弟们约好了,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在外面找家酒店聚一聚,好好喝一场,作为市委书记,刘飞深谙用人之道,对待下属,自然要恩威并济,但是对待兄弟,却需要真诚相待,而兄弟们之间的感情不仅仅需要双方珍惜,更需要时常联系,否则就算是再亲近的兄弟也会因为长时间不联系而变得疏远。

    当刘飞乘车來到市委大院门口的时候,当即便让周剑雷把车停了下來,因为他发现两名年近花甲的老人在深秋之瑟瑟秋风中跪在市委大院对面的街道上,他们的手中举着一张照片,而两名jǐng察正在向那两位老人走去。

    看到此处,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刘飞非常清楚,现在可是深秋季节,而那两位老人一看就知道是农村地区出來的,到现在依然还穿着单衣,今天风比较大,两位老人在秋风中瑟瑟发抖,刘飞是清楚的,一般的老百姓如果不是遇到了特别难以解决的事情是不会走到这一地步的,尤其是这两位老人年已花甲,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了善良和无奈,最为关键的是,两位老人的身边,并沒有子女随行。

    看到此处,刘飞让周剑雷直接把车停在大院门口,推开车门走了下來,冲着周剑雷招了招手,和周剑雷一起迈步向马路对面走去。

    而这个时候,那两名jǐng察已经和两位老人沟通交流起來,看样子是在劝两位老人离开这里,毕竟这里是市委大院的外面,來來往往的都是市里的主要官员,作为维护这一代治安的jǐng察,把老人劝走是他们的职责。

    然而,这两位老人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不管两位jǐng察如何劝说,就是不肯走,看看下班的时间已经到了,大门口处已经有车辆和人员向外涌出了,其中一个jǐng察脸上明显已经露出不耐烦之sè,不过好在两人的素质都比较高,还在努力劝说着两位老人,希望老人能够理解他们。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和周剑雷迈步走了,刘飞淡淡的说道:“好了,这里沒有你们的事情了,你们先去忙吧。”

    听到刘飞的声音,两名jǐng察抬起头來看了刘飞一眼,其中一个年轻的jǐng察并不认识刘飞,本來这两个老人不听他们的劝告已经让他很是郁闷了,现在见刘飞居然想要插手他们的事情,便瞪着眼睛说道:“你谁啊,该去哪里去哪里,我们正在执行公务,你凑什么热闹。”

    此刻,年轻jǐng察身边站着的是一名老jǐng察,这位jǐng察已经负责在市委大院附近执勤有七八年的时间了,经验非常丰富,虽然刘飞的头发已经在上次燕京市之行时为了擒拿楚天阳给染黑了,但是老jǐng察看到刘飞的气质便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不是一般之人,在看到刘飞身后跟着的周剑雷身材高大威猛,很有可能是司机或者保镖的身份,就更加认定刘飞不凡了,当他的目光仔细从刘飞脸上扫过之后,他顿时心中就是一惊,作为老jǐng察,他的政治素养还是比较高的,沒事的时候经常会看电视,很快便发现眼前的这个人和市委书记刘飞长得很像,他使劲拉了一下年轻jǐng察,冲他使了一个眼sè,然后看向刘飞有些迟疑的说道:“您是刘书记。”

    刘飞点点头:“是的,你们可以走了,这两位老人交给我來负责吧。”

    老jǐng察一看,连忙点点头说道:“好的,刘书记,我们马上走。”说着,又从自己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刘飞说道:“刘书记,我们就在附近执勤,您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打我的手机,我们随叫随到。”

    刘飞接过名片看了一下,这个jǐng察的名字叫谢联chūn,年龄35岁,级别是副科级,但却只是一名巡逻jǐng察,刘飞就是一愣,按理说到了谢联chūn这个年龄,在怎么着也得是个科级干部了,但是他却只是混了一个副科级,但是刚才谢联chūn和那名年轻jǐng察在执勤过程中的表现刘飞却已经看在眼中了,这个谢联chūn做事非常稳重,虽然知道这两位老人已经违反了一些相关的规定,但是依然和两位老人摆事实,讲道理,而不是像有些人一样蛮横执法,这一点让刘飞相当满意,而且从他制止年轻人对自己的斥责也可以看得出來,这个谢联chūn还是很有政治素养的,而谢联chūn给刘飞留下名片之举更是让刘飞十分满意。

    刘飞直接把名片收了起來,便不再搭理他们,目光看向两位年纪花甲的老人,发现两位老人脸sè已经冻得有些发紫了,刘飞二话不说,直接脱下自己的西装披在老太太的身上,然后把老人搀扶起來,与此同时,周剑雷也脱下了自己的西装披在老爷子的身上,搀扶起了老人。

    两个老人本來还想推脱,却被刘飞给阻止了,刘飞沉声说道:“二位老人家,我是海明市市委书记,让您二位老人家在寒风中跪在这里,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是我工作做得不够到位,我向您二位道歉,二位老人家,我们华夏是社*会*主*义社会,人民是需要当家作主的,所以你们不需要向任何人下跪,二位老人家,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跪在这里,不过请二位老人家不要着急,今天晚上我有的是时间听二位老人家讲述你们的事情,我向你们承诺,我一定会尽我所能來为你们解决问題,现在天已经快黑了,你们二位老人家肯定还沒有吃饭吧,现在我先带着你们二位老人家一起去吃饭,咱们边吃边说事。”

    说着,刘飞和周剑雷一个人搀扶着一个老人走回了车内。

    此刻,两位老人因为长时间沒有洗澡,身上散发出一阵阵的臭味,但是不管是刘飞也好,周剑雷也罢,两人并沒有因此而有所嫌弃,依然十分紧密的扶着两位老人,防止两位老人因为跪地时间太久腿脚麻木而跌倒。

    此刻,两位老人脸上依然充满了惊愕之sè,他们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原本想要抱着百万分之一的梦想希望能够遇到海明市的高官出面帮助自己解决一下遇到的困难,却沒有想到自己等來的竟然是海明市最大的官,而且这个官沒有一点架子,也不嫌自己身上脏,还要带着自己去吃饭,一时之间,两位老人感动的热泪直流,不停的说道:“刘书记,谢谢你,谢谢你。”

    把两位老人扶进车内,刘飞并沒有因为两位老人身上脏而躲到副驾驶位置上去,而是坐在了两位老人的身边,和两位老人聊了起來。

    等汽车快要到达新源大酒店门口的时候,刘飞已经从两位老人的嘴里知道了两位老人所遭遇到的困难。

    下车的时候,诸葛丰、司马易、徐广耀等人已经在新源大酒店门口等着了,看到刘飞和周剑雷从车内扶下來两位老人,众人并沒有感觉到意外,他们知道,自己的这位老大的xìng格,众位兄弟和刘飞一样,并沒有对两位老人家有任何的嫌弃,搀扶着两位老人家直接走近他们预定好的包间,把两位老人请到上座,先请两位老人家吃饱了饭,然后众人这才听两位老人家把情况详细的说了一遍。

    原來两位老人家是邻省一个小山村之人,他们是烈士军属,他们的儿子在执行秘密任务的时候不幸牺牲,儿媳妇也因为悲伤过度去世,只给两位老人家留下了一个小孙女小慧与他们相依为命,今年5月份,年仅17岁的小孙女为了能够减轻家里的压力,为了能够让爷爷nǎinǎi生活的更好一些和村里的小姐妹一起到海明市來打工,然而,就在一个月之前,村里的一个小女孩回去的时候告诉两位老人家,小慧被一个海明市大娱乐会所的经理看上带去了这个会所,被逼当了小姐,想出來都出不來,两位老人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火急火燎的凑钱赶到了海明市,但是当他们费尽心血赶到这家名为梦想世界的娱乐会所去要人的时候,不仅沒有见到自己的小孙女,还被打了出來,他们这些天找了很多部门的人,却沒有一个部门的人愿意帮助他们。

    听两位老人家说完之后,刘飞看向众人说道:“你们知道这个梦想世界会所吗。”

    孙广耀说道:“老大,如果真的是梦想世界的话,恐怕海明市敢于接下这个案子的人很少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