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27章 阴险的女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司马易这样说,刘飞当时就喜出望外,使劲的握着司马易的手说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啊,像司马易先生这样的大才子,我有错过,沒放过啊,司马易先生能够帮我做事,我求之不得。”

    司马易看到刘飞那充满真诚的眼神,心中原本还有一丝疑虑刘飞是否会接纳自己已经彻底消失了,也使劲的握着刘飞的说道:“刘书记,我可要事先声明啊,我的工资可是不低,每年最少也得一两千万,否则可不够我花的。”

    刘飞笑着说道:“这个每有问題,帮我做事的兄弟们我是绝对不会亏待的。”

    寒暄客套过后,众人再次坐下,刘飞沉声说道:“司马易先生能够加入我们的参谋决策队伍我非常高兴,那就从今天开始正式上任吧,下面我说一件比较头疼的事情,大家帮忙参谋一下。”

    “老大,你说的是德隆集团的事情吧。”诸葛丰问道,对于司马易诸葛丰自然是清楚的,他知道司马易是一个xìng情高傲之人,当时他给沈中锋当高参的时候,沈中锋都要称呼司马易一声司马先生,但是现在司马易跟了自己老大刘飞,诸葛丰却不能允许司马易再像以前跟着市沈中锋那样高傲了,毕竟刘飞和沈中锋是不一样的,要论高傲,自己不输给司马易,但是面对刘飞的时候,他依然以老大相称,如果司马易非得要刘飞称呼他为司马先生的话,这容易引起参谋团队内部人心发生微妙的变化,所以诸葛丰率先开口称呼刘飞为老大,算是给司马易做了一个表率,毕竟平时刘飞不在的时候,他是负责统领其他众位兄弟的,作为一个顶尖谋士,诸葛丰自然知道带队伍的技巧。

    司马易听到诸葛丰的话之后只是淡淡的扫了诸葛丰一眼,却并沒有说话。

    刘飞脸sè凝重的说道:“是啊,就是关于德隆集团的,今天德隆夫人约我见面,她竟然提出想要参与到江运码头这个项目的投资中去,并且还想要在这个项目中占据主导地位,并且希望我们海明市能够把江运码头设在距离H7地块最近的江岸处。”

    诸葛丰听完之后眉头不由得一皱,说道:“看來这个女人的野心还真的不小啊,而且心也够黑的,仅仅是江岸码头选址一项整个项目的资金就会多出几十亿元出來,而H7地块却会因此而增值数倍,德隆夫人在H7地块上至少可以获利上百亿元,高明,真是高明啊,以前我们都认为她以那么高的价钱拿下H7地块必赔无疑,但是如果真的让她的想法运作成功的话,她将会成为最大的受益者,不过老大,我有一点疑问,德隆夫人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她何以敢在你面前如此大放厥词,竟然意图染指这样大的项目,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大的项目根本需要涉及到多方利益的博弈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沒错,这个问題也一直是我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在和我谈话的时候,德隆夫人的语气十分强硬,大有一种如果我不把这个项目的主导权给她她就会让我们这个项目无法正常运行的架势,按理说我的身份她不应该不清楚,但是她却依然在我面前表现得如此嚣张,她的底牌到底是什么,她凭什么敢如此跟我叫板,这也是我喊大家一起过來的主要原因。”

    刘飞是一个绝顶聪明之人,但并不是所有的问題他都能够想明白所以然,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这个道理刘飞是懂得,所以在遇到特别棘手、刘飞认为自己有可能会考虑疏失之时,刘飞总喜欢把自己的参谋团队聚集在一起,听大家发表一下各自的意见,而他则从其中寻找一些灵感和自己思维中的漏洞,聪明的人喜欢张扬自己的智慧,真正聪明的人善于利用别人的智慧,这两者之间的境界差距不是一点半点,古往今來,大凡帝王将以及相卓有成就之人,无一不是善于利用别人的智慧來为自己做事。

    刘飞说完之后,嘟嘟突然说道:“老大,我记得当时在H7地块竞拍的时候,德隆集团便展现出了他们无比强劲的实力,而当时强者集团等多家实力强劲的大型集团也曾经遭遇过黑手,差点沒有被拒之门外,虽然那件事最终并沒有查出來到底是谁所为,但是根据当时的情况來推断,很有可能是德隆集团在幕后做了小动作,而考虑到当时的情况,我们至少可以发现一个问題,那就是德隆集团在我们海明市的影响力绝对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否则的话怎么可能会让西江区区委书记和国土资源局局长为他们出头呢,只是因为当时两个主要问題人员先后出事,这才导致这件事情最终无法调查下去,虽然我们怀疑那些人之所以被毒杀可能是杜chūn辉等人为了那180亿元而做的,但是从各方面汇总上來的材料來看,不管是杜chūn辉也好,楚天阳也好,他们只承认部分问題,其中有些人的死他们根本就不承认是他们做的,这就给我们带來一个疑问,既然杜chūn辉他们承认一些人的死亡和问題和他们有关,他们的罪已经足够重了,他们还有必要对一些人的死亡原因不承认吗,我认为完全沒有必要,那么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假设某些人的死不是杜chūn辉他们所为,那么又会是谁所为呢,会不会是德隆集团呢,毕竟当初他们也曾经在H7地块上做过手脚,死的也是和那件事情有关的人。”

    当嘟嘟说完之后,刘飞就是一愣,嘟嘟所说的这个问題他还真是沒有注意,因为当时他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那180亿元的资金去向问題上,所以就惯xìng思维的认为那些人的死和那180亿元有关,但是嘟嘟的话却给他思维打开了一扇新的窗口。

    诸葛丰听完嘟嘟的话之后也大受启发,皱着眉头说道:“这个德隆夫人到底是何种來历呢,就连吴永强他们都给不出特别明确的信息。”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司马易却突然说道:“刘飞老大,德隆夫人我虽然沒有见过,但是以前在给沈中锋帮忙的时候,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叫德隆的人,据说这个德隆是一个rì本人,但是此人却拥有美国国籍,平时喜欢在德国、英国、法国等国家活动,不过呢,他却娶了一个十分西化的名字叫德隆,他在美国和欧洲的地下世界拥有相当高的知名度,他和黑*手*党以及美国的骷髅党关系都十分密切。”

    听到这里,刘飞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的呢,难道沈家和这个德隆之间有什么关联不成。”

    司马易连忙摆摆手说道:“刘书记,你想错了,我之所以知道这个消息,是因为当年这个德隆曾经派秘密特使前來游说沈中锋,希望和他之间搞好关系,但是却被沈中锋一口给拒绝了,而这也是为什么当时我一直跟在沈中锋身边不离不弃的原因,沈中锋虽然有些自己小的算盘,但是在大局观上、在民族大义上却沒有丝毫的马虎,当时德隆的秘密特使曾经给沈中锋许诺了很多好处,但是沈中锋却抵制住了对方的诱惑,沒有丝毫的妥协,对此我非常佩服。”

    听到司马易这样说,刘飞这才放下心來,他可是清楚的,如果要是沈中锋真的和那个德隆之间有了什么牵连,这可是十分致命的事情,好在沈中锋意志足够坚定,不过这也让刘飞对这个德隆充满了jǐng惕,一个德隆就已经如此厉害了,这个德隆夫人又怎么会简单呢。

    就在这个时候,司马易又接着说道:“老大,有一点我刚才沒有跟你说清楚,这个德隆虽然厉害,但是他在一年前已经死了,据说是一个女人接替了他执掌他所留下的庞大势力,至于这个女人是不是德隆夫人我就不确定了,因为德隆死的消息我也是在欧洲游览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不过据说接替德隆的那个女人很有能力,她不仅继承了德隆所遗留下來的庞大的财产,而且在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便重新将德隆生前所留下的庞大势力整顿了一遍,其威望之强大,比之德隆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有欧洲地下世界的人传言,说是德隆的身体非常强壮,根本不应该死的这么早,很有可能是下个女人暗下毒手将德隆给废了,然后她自己取而代之。”

    刘飞听到这里不由得一皱眉头,喃喃说道:“如果那个女人真的是我们海明市的德隆夫人的话,那这个女人我们可真得小心一点了,一个能够把自己男人搞掉从而上位的女人其心机之yīn险狡诈可见一斑。”想到这里,刘飞拿出手机來直接拨通了黑子的电话:“黑子,帮我在欧洲那边动用一些关系调查一个人。”说着,刘飞把德隆夫人的情况跟黑子说了一遍,黑子告诉刘飞,3天之后给刘飞回信。

    挂断电话之后,刘飞的脸sè显得异常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