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26章 又见司马易

www.wuailogo.com 官途     略微沉吟了一会,刘飞这才抬起头來沉声说道:“德隆夫人,你的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啊,你这哪里是投资啊,简直是抢钱啊,你为了H7地块的发展和升值,就想让我们海明市把码头修建在距离H7地块最近的江岸旁,虽然这对于我们海明市发展非常有利,但是其投资将会直线上升,这笔多出來的钱谁來负担,你们德隆集团吗。”

    刘飞直接开门见山的点出了德隆夫人的如意算盘。

    德隆夫人虽然被刘飞点破,却并沒有任何激烈的反应,只是笑着看向刘飞说道:“刘飞,你错了,其实多出來也不过是几十个亿而已,而这几十个亿相比于未來有可能给西江区和海明市带來的巨大的经济效益相比,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你们海明市并沒有吃亏的,顶多就是投资人的投资回报率稍微低一点而已,而且这种低也是很有限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只要你按照我们德隆集团的想法來cāo作这个项目的话,我们德隆集团将会继续在海明市大幅度的投资,甚至我们德隆集团愿意做你刘飞的御用投资商团,为你量身定做打造政绩,而且我们还可以在我们集团的股份中给你预备出一些干股出來。”

    德隆夫人的话刚刚说道这里,却被刘飞给打断了,刘飞使劲的挥舞着手臂说道:“德隆夫人,看來你们为了拿下这个项目还真是不惜血本啊,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我刘飞这个人的做事原则,不管对待任何人,我的原则都是真诚相待,不管是对你们德隆集团也好,对待其他投资商也好,我都会一视同仁,只有双赢才是长久合作的基础,我不可能为了你们德隆集团的利益去损害其他投资商的利益,至于说我个人的政绩和实惠,对我來说沒有任何吸引力,你的做法我是否可以理解为对我进行商业贿赂,如果你们真是这个意思的话,我只能对你们说一声对不起,不仅我们海明市不会和你们德隆集团合作,而且我们也将会把你们德隆集团摒弃于这一次BOT之外,对于像你们这样有野心的合作伙伴,我们海明市不敢和你们进行合作,而且我刘飞也绝对不会为了自己的政绩去讨好你们,而且我在这里应该向你说明,我们海明市之所以要同时cāo作H7地块和江运码头这两个项目,其根本原因是我们想要把西江区整个大区的资源和局势盘活,而且要用这两个项目來带动我们海明市整体的经济发展,而江运码头最合适的位置绝对不是距离H7地块最近的位置,因为一旦码头被放在那个位置,西江区依然无法全部盘活,盘活的仅仅是H7地块而已,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所以,你的要求我无论如何是不会答应的。”

    德隆夫人淡淡一笑,说道:“刘飞,其实你太过于敏感了,这两个位置相差不过20公里,沒有那么大的差距的,放在距离H7地块最近的地方与你所谓的最合适的地方其实差距沒有多大的,而且你不要忘了,就算你是市委书记,你们海明市可是13名市委常委,你一个人并不能完全代表整个常委会的意见的。”说这话的时候,德隆夫人的脸上已经流露出一丝淡淡单位jǐng告和暗示之意。

    刘飞双眼眯缝了起來,冷冷的说道:“我一个人的确无法代表我们整个常委会,但是我认定的事情,八头牛也拉不回來,身为市委领导,我们必须要高瞻远瞩才行,一个项目他们之所以能够存在,其目标绝对不是你们商人眼中的赚钱与否,而是我们官员眼中的一种城市经营,这个项目的存在是否会对整个城市的经营起到拉动的战略作用,是否有利于梳理我们整个城市的产业要素,如何避免城市同质化的问題,如何避免城市定位失调的问題这才是我们海明市整个市委班子需要考虑的核心问題,如果仅仅是满足于城市形象的保证而缺乏对城市产业动力的规划,如果仅仅是片面强调工业化,那绝对不是一个城市经营者应该做的事情,那样做是短视的,盲目的,西江区在我们海明市的整个城市规划的蓝图中,是具有划时代重要作用的,而H7地块和江运码头这两个项目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只有这两个项目完整的融合在一起,才能达到我们所规划的目标,才能让这两个项目成为我们海明市整个城市新的发动机,通过一个区域板块的发展带动整个城市的发展,甚至是为重新调整整个城市的产业链做好铺垫,所以,德隆夫人,我可以郑重的jǐng告你,不管你以及你的德隆集团有多么强大,在我们海明市整体利益面前,我刘飞都绝对不会对你们有所容忍和妥协的,我们海明市的大局是不容任何人置喙和拖累的,我们海明市人民的长远利益,是不容任何势力和财团侵犯的,这是我的底线,如果你和你的德隆集团还想要在我们海明市发展,那么你们最好按照H7地块的合同好好的去执行,否则的话你们最好立刻给我滚出海明市,想要做H7地块这个项目的投资商多着呢,我们海明市不差你们这一个。”说完,刘飞站起身來转身向外走去,沒有任何的停留,也沒有给德隆夫人任何质疑和挽回的机会。

    刘飞不是傻瓜,从德隆夫人那一连串的表态中他早已经意识到德隆夫人对江运码头和H7地块这两个项目上有着重大的野心,而且已经先行在H7地块上以绝对强势的气势实施了第一步计划,那么他们下一步肯定是想要让江运码头这个项目按照他们的计划去实施,那样一來的话,他们就可以通过这两个项目赚的钵满盆满,虽然这样做海明市的城市发展依然会得到巨大的提升,但是这种提升距离刘飞所期待的提升效果差了很多,根本不可能达到刘飞规划中的质的飞跃,这是刘飞绝对不能容忍的,而且刘飞也看得出來,德隆夫人既然敢于在第一步H7地块上投入那么巨大的赌注,说明其有着相当大的把握可以在江运码头这个项目上做手脚,这说明德隆夫人的背后绝对有着自己难以想象的力量和实力,这是刘飞十分头疼的事情,再联想到德隆夫人很有可能和地下钱庄的事情有所牵连,刘飞不得不对这个德隆夫人打起120分的小心,以免被她给设计了,因为这样的人可以是极其疯狂的,而且绝对是极其yīn险极其狡诈的,和她这样的人打交道,必须要万分小心才行。

    看着刘飞离去的背影,德隆夫人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sè,冷冷的说道:“哼,刘飞啊刘飞,既然老娘我敢以亏损十亿元的代价拿下这H7地块,就绝对有信心有实力让这个地块为我德隆集团盈利,否则的话,我岂不是成了冤大头了,资本都是具有逐利xìng的,沒有利益我怎么可能会拿着这么大的一笔钱随便乱花呢,哼,你想要阻止我们德隆集团加入到这一次的城市盛宴之中,那怎么可能呢,别说是你,就算你老爹也不行。”

    等刘飞离开之后不久,德隆夫人立刻拿起自己的手机开始打起电话來。

    刘飞离开包间之后,并沒有回市委大院,而是直接向家赶去,在车上的时候便给诸葛丰、孙广耀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去自己的别墅准备参加重大事情的讨论。

    当刘飞回到家里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沙发上坐着的一个人,便是一愣。

    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实在是太让刘飞感觉到意外了,因为此人居然是司马易,原來沈中锋的铁杆高参。

    看到刘飞那愣住的样子,司马易笑着站起身來说道:“刘飞你好,我是司马易,对我你应该不会陌生吧。”

    刘飞连忙伸出手來和司马易用力的握了握笑着说道:“当然不会陌生,当年在沧澜省,你帮着沈中锋出谋划策可是沒少让我吃亏啊,你不是在进行环球旅游吗,怎么回來了。”

    司马易笑着说道:“是啊,我之前的确一直都在环球旅行,不过这些年來,转遍了世界很大角落,看到了世界上各种各样的事情,我突然发现,那样的rì子虽然逍遥自在,其实十分无聊,尤其是当我在非洲大地上游览了一圈,看到非洲不少国家的人民在美国和西方国家近乎野蛮的经济掠夺和经济压榨之下,穷的连饭都吃不饱,甚至连裤子都不够穿,我突然觉得,美国和西方国家虽然时刻不忘标榜他们的民*主和文明,标榜他们热爱和平,但是实际上,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战争和麻烦的制造者和推手,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让非洲很多国家陷入到不断的内乱之中,他们从中渔利,说实在的,我腻烦了,也不想再转了,我只想在我有生之年,为我们华夏人民多做一些实事,所以我思考了将近2个月的时间,最终决定到海明市來找你,准备在你这里谋个差事,混口饭吃,不知道你能否赏个饭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