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22章 激将法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孙广耀如此肯定那180亿元被地下钱庄给黑掉之后,刘飞的脸sè刷的一下就yīn沉了下來,作为海明市的市委书记,刘飞心中充满了责任感,他绝对不能容忍本來属于海明市人民的财富被地下钱庄这样无声无息的给黑了,刘飞脸sèyīn沉着咬着牙说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管这地下钱庄到底有何背景,到底是谁搞起來的,我们都必须把他们斩草除根,哼哼,敢黑我们海明市180亿元的人民财富,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这话的时候,刘飞的身上散发出一股浓浓的杀气,兄弟们都知道,这一次老大刘飞是动了真怒了。

    这时,孙广耀说道:“老大,铲除海明市的地下钱庄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人物,因为地下钱庄的存在,不仅严重扰乱了海明市正常的金融秩序,更是为一些贪*官*污*吏向海外转移财产打开了方便之门,造成我们华夏国家资产大幅度外流,这是我们绝对不能容忍的,但是要铲除地下钱庄,必须首先要找出线索,顺藤摸瓜,在这里我提供两个比较可疑的线索,一个人是夏艳茹,一个人是德隆夫人。”

    刘飞沉声说道:“为什么是她们两个女人呢。”

    孙广耀沉声说道:“老大,由于考虑到夏艳茹的身份以及她对于你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所以诸葛丰一直派人对她进行着适当的监控,根据下面的人汇报,夏艳茹现在的身份是默根财团海明市的一名高级经理人,负责在海明市的投资、融资等生意,此女经常和默根财团之人有着十分深入的关系,但是根据我们下面监控之人汇报,夏艳茹除了曾经参与对肖强和徐哲他们在海明市的诸多业务进行狙击之外,在其他方面投资并不是很多,但是呢,她近期接连购买了数栋豪华别墅,每栋价值都是上亿元,我很纳闷,如果仅仅是凭借着她的那个会所的收入,她根本不可能在短期内拿出这么多钱來进行投资,而且加入这笔钱是她存下來等着进行投资的,这完全沒有必要,因为她肯定知道,越往后等房价越高,越早出手收益越大,他完全沒有必要这个时候出手,但是她偏偏出手了,那么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种可能,这笔钱的來源肯定是比较轻松的,但是她一个女人如何获得这么一大笔资金的呢,做什么业务能够这么快的获得如此巨额的提成呢,所以,我认为此女和地下钱庄有牵连。”

    听到孙广耀对夏艳茹的分析,刘飞和诸葛丰等人全都微微点点头,刘飞则看着孙广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孙广耀接着说道:“老大,之前我们也曾经对德隆夫人在H7地块上为什么敢于以超过徐哲他们强者集团数十亿元的价格拿下那块地,在后來,我曾经试图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德隆集团燕京市总部的信息,但是对方除了固定那么几个负责对方联络的人之外,很少看到有人出现,而且他们所在的商业大厦办公楼是有专用电梯的,一般人是很难进入的,还配备了很多保安,而且这些保安都和德隆集团签订了保密协议,不允许向外界透露任何消息,而且据我所知,曾经有一个保安向外透露了一些消息,这个保安很快就被开除了,3天后便死于一场车祸意外中,而接到这个保安透露消息的2个人也在之后不久陆续死于意外事故,那么问題就出來了,这个德隆集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集团,德隆夫人到底有着什么样的背景和实力,他们这么大的集团为什么如此的低调,他们的这种做法在如今商业巨头们都想尽一切办法來打造自己的品牌、知名度的做法有着极大的差异,俗话说事出反常即为妖,如果假设德隆夫人和地下钱庄之间有着密切联系的话,是不是有很多问題就可以得到解释了呢,比如说德隆夫人之所以敢如此花钱拿下H7地块的项目,是因为她掌控着庞大的地下钱庄系统,她这样做的目标是为了洗钱,既然她们德隆财团从事的是违法金融生意,那么他们的神秘和低调也就可以解释了,当然,我的这种假设是以yīn谋论的角度來进行推论的,实事如何不敢断定,但是我可以肯定,德隆夫人绝对不是善茬。”

    “嗯,广耀说的很有道理,根据我个人的感觉,这个德隆夫人來海明市绝对沒有善意,而且最近海明市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件几乎都是在她來到海明市前后不长事件发生的,所以我认为,对德隆夫人展开深层次调查是时候了。”诸葛丰说道。

    “对了,老大,对于德隆夫人的那几个保镖我的印象也非常深刻,从那几个保镖身上,我能够感受到极其强大的力量,那些保镖绝对不是普通人,他们的眼神更是异常犀利,我估计这些人很有可能是从枪林弹雨中走出來的,而根据对这些人的身份登记记录显示,这四个保镖全都是美国国籍,而德隆夫人也不是我们华夏的国籍,那么问題就出來了,这个德隆夫人为什么要在我们华夏创建这么大的财团却不主动的打响知名度,为什么这么低调的做事,而且还做的是赔本的生意,仅仅是他们在燕京市租用办公的两层大厦和专用电梯的费用每年都是一笔不菲的数字,那么在每年消费如此巨大的前提下,德隆集团又如何保证收益呢。”

    听到三位兄弟接连发言,德隆夫人的面孔开始若隐若现的出现在刘飞的脑海中,他知道,这个德隆夫人绝对是有问題的,所以刘飞点点头说道:“好,既然德隆夫人和夏艳茹都有嫌疑,我们就对他们两个人同步展开调查,这件事情由诸葛丰和嘟嘟你们两个负责,我会让市国*安局的人配合你们的,不过你们一定要记住,对他们两个人的调查一定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打草惊蛇。”

    诸葛丰和嘟嘟全都脸sè严峻的点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刘飞的手机突然响了起來,电话是一个十分陌生的号码,刘飞不由得一愣,因为他随身携带的这个手机属于私密手机,一般人是很难知道的,有陌生号码打进來的这种情况很少发生。

    刘飞接通电话之后,却并沒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等待着。

    这时,电话里传來一个温软绵醇的声音:“刘飞你好,我是德隆夫人,我想明天晚上约你一起出來坐坐,可以吗。”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刘飞就是一愣,自己这边正在谈论德隆夫人呢,沒有想到她竟然主动找上门來了,不过刘飞并沒有直接回答德隆夫人的问題,而是淡淡的说道:“德隆夫人,我想了解一下,你从哪个渠道知道我的这个手机号码的,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我并沒有把我的这个手机号码告诉你吧。”

    德隆夫人立刻咯咯的笑了起來:“刘飞啊刘飞,真沒有想到你这个人疑心这么大,说实在的,虽然你的这个手机十分隐秘,但是如果有心人想要知道的话,只要肯下功夫,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至于來源渠道你也不用怀疑,我只是花了一些小钱而已就搞定了,刘飞,你还沒有回答我的问題呢。”

    刘飞淡淡的说道:“德隆夫人,我想我们之间并不是太熟吧,如果是谈工作的事情,你可以按照我们海明市市委正常的程序委托市委办进行预约,我会在工作的时间见你,如果是谈私人的事情,那么我很抱歉,我和你不熟,沒有什么私人之事可以谈,如果沒事的话我要挂了。”

    听到刘飞直接堵死了所有道路,德隆夫人却并沒有生气,而是笑着说道:“好啊,好一个铁面无私的刘飞刘大书记,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样强势。”说道这里,德隆夫人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强硬起來:“刘飞,那我就直接和你说吧,我找你主要是想要和你谈一谈西江区H7地块的事情,我有一些重要的想法和你谈一谈,不过有些问題我认为在你们单位里谈不太合适,所以才约你出來谈的。”说道这里,德隆夫人再次加强了语气说道:“刘飞,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出來和我一起谈谈对你只有好处,沒有坏处,当然,如果你要是怕了我这个女人不敢出來谈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我也无话可说。”

    听德隆夫人说完,刘飞嘴角上不由得露出一丝冷笑,很显然,德隆夫人在使用激将法了,想要激自己出來和她谈一谈,不过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向刘飞这样高傲的男人,激将法的作用还是比较大的,刘飞冷冷的说道:“好,既然你使用了激将法,如果我不出來跟你谈一谈的话,恐怕你肯定会小视我们海明市的官员,那我就如你所愿,明天晚上8点,新源大酒店301包间见。”说完,刘飞直接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