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19章 叶冲求教

www.wuailogo.com 官途     看到杜chūn辉如此做派,曾老爷子的眼底深处掠过一抹淡淡的伤感,在伤感的深处也掠过一抹欣慰,说实在的,对于杜chūn辉这个曾经为自己服务十年的秘书,曾老爷子还是非常喜欢和欣赏的,而正是这种欣赏,让杜chūn辉认为自己有了曾老爷子作为靠山所以才敢为所yù为,在加上他又聪明绝顶,才会惹下如此大祸,曾老爷子虽然欣赏他,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曾老爷子却也有自己的骄傲和坚持,作为华夏曾经的元勋,曾老爷子有自己的做人原则和底线,在原则和底线范围之内,曾老爷子肯定会照顾自己的人,但是杜chūn辉的错误实在是太大了,已经超出了曾老爷子能够容忍的底线。

    看着杜chūn辉那孤傲走出的背影,曾老爷子叹息一声,对叶冲说道:“叶冲,你这次做得不错,你记住,以后只要不是涉及到我们曾家重大利益的时候,一定要坚定的和刘飞站在一起,现在的刘飞已经比之以前成熟太大了,像他这种级别的人物,沒有成熟的时候,有太多的破绽,沒有几个人会看好他,也只有真正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够看出20年之后的情况,在这一点上,我比之老首长和新首长还是有所逊sè啊,他们能够走到那种位置上,的确有过人的眼光和超出常人的判断,你看着吧,未來的刘飞绝对是有数几个可以冲击华夏巅峰的实力派人物,而他最低的成就也得是内阁中那有限几位大佬之一,而且最少也是执掌组织或者纪委的大佬,只要他不出现大的差错的话,前面第一或者第二把交椅上肯定有刘飞一个,对于这样的人,能够和他成为朋友是最好的,即便是不能和他成为朋友,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因为现在的刘飞做事比起以前來成熟的太大了,不管是进也好,退也罢,全都游刃有余,令我这个老江湖都不得不叹服。”

    叶冲便是一愣,有些不解的问道:“老爷子,您为什么这样说呢,据我所知,刘飞在我们海明市也经常有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候啊,甚至有时候还会在常委会上落于下风,您是从哪里看出來刘飞成熟的呢。”

    对于叶冲这个曾家的小字辈,曾老爷子还是非常欣赏的,尤其是对于叶冲在海明市和刘飞之间把关系搞得非常好,更让曾老爷子十分欣慰,所以他也不介意点拨这个小字辈一下,便笑着说道:“叶冲啊,你有沒有注意到,刘飞在海明市虽然不按常理出牌的时候很多,但是他每一次出手必定会有所斩获,或许有些时候刘飞的斩获在很多人看來根本就不起眼,比如在前段时间刘飞去视察海东区和海明区之时,借环保问題拿下了一些官员,或许你们认为那些官员位置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如果你站在长远的角度上來看,就会发现,这样类似的事情刘飞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玩上那么一次,正因为这种动作很小,很多人根本就不太重视,或者是即便是重视了,也知道自己吃亏了,但是也不愿意总是在这样小的问題上和刘飞对着干,刘飞可能会再大的问題上做出让步甚至是有时候会失败,但是在这种小的问題,你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刘飞几乎从來沒有失败过,这就是刘飞的高明之处,如果是以前的刘飞,他绝对不会采取这种办法,而是雷厉风行的展开人事调整,但是刘飞却偏偏采取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战术來在海明市展开人事调整,为什么我说刘飞高明呢,因为海明市的情况太过于复杂,而本地派势力又非常强大,在加上有王成林和胡天宇在旁边对刘飞的位置虎视眈眈,所以刘飞采用这种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步在一些局部布点,这就好像是下围棋,布局是非常关键的,他通过这种细微的布局落子之后,只要他找到合适的机会,猛的一发力,便可以将之前所有布下的零散棋子连点成线,连线成面,并最终完成在海明市的布局,而这一次,在这180亿资金的问題上,便是刘飞突然发力的一次布局,很多人都认为刘飞公开要调查这180亿元资金的去向之谜是疯了,但是我认为这绝对是刘飞深思熟虑之后才做出的最终决定,你看着吧,这一次事件尘埃落定之后,海明市的局势肯定会发生重大的变化,所以,你在海明市跟紧刘飞肯定是沒错的。”

    听曾老爷子这样分析,叶冲的脑海中逐渐有了一丝明悟,看向老爷子的目光中充满了钦佩之sè,俗话说的好,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确是如此,老人家见多识广,思考问題的角度很深度比起自己來要厉害的多,想到此处,叶冲心中便是一动,再次提了一个问題:“老爷子,不知道您知道不知道,在刘飞刚刚到我们海明市的时候,庄德文曾经向刘飞靠拢过,并且得到了刘飞的信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庄德文最近竟然逐渐离开刘飞,向胡天宇靠拢,我实在想不明白庄德文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这样做对他沒有任何好处啊,这也不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应该做的事情啊。”

    曾老爷子听到叶冲的这个提问,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sè,笑着说道:“是啊,从表面上看,庄德文这样做的确是非常不成熟的表现,但是,根据我的分析,这很有可能是庄德文的后台楚江才所玩弄出來的政治手段,因为楚江才背后的势力和他们的盟友所支持之人具有和刘飞、曹晋阳一样冲击巅峰的实力,而且对方平时表现得非常低调,年龄上虽然比刘飞大上四五岁,但是位置和刘飞却是一样的,我估计着很有可能庄德文是楚江才和他背后的势力以及他们的盟友故意放在海明市的一枚棋子,他的一切行动都是受到这些人所cāo控的,他们这样的做的目标应该有两点,第一点,打入刘飞阵营内部,摸清楚刘飞的底细和做事风格;第二,通过这种行为离间刘飞和胡天宇之间的关系,让他们不能像以前那样沒有多少顾忌的合作,而庄德文就像是横亘在刘飞和胡天宇之间的一根刺,随着这根刺越來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那么刘飞和胡天宇之间的矛盾会逐渐加深,而他们矛盾加深的后果极有可能引发刘飞和胡天宇之间的激烈碰撞,甚至是相互拆台,如果这种矛盾要是演变成双方势力的大碰撞,那么不管刘飞在和胡天宇的碰撞之中是胜是负,他的实力都很大损,如果处理不当很有可能会累及他在高层眼中的形象,此消彼长之下,楚江才背后势力和他们盟友所推出的竞选人获胜的几率将会大很多,所以,虽然庄德文朝秦暮楚看似不合理,不够理智,但是在官场之中,到了庄德文这种级别,又有几个人头脑不够用呢,只不过不知道刘飞是否看透了楚江才的这种手法,否则的话,他为什么会对楚天阳下手毫不留情呢,这是不是刘飞对于楚江才玩弄这种小手段的一种jǐng告和回击呢,真相如何,可能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吧。”

    听曾老爷子这样解释,叶冲心头一直萦绕的谜团终于解开了,这让他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他怎么也沒有想到,庄德文这看似不理智行为的背后竟然隐藏着如此杀机,想到此处,又一个疑问不由得再次浮现在心头,他再次问道:“老爷子,楚江才在海明市带得好好的,他为什么突然就退下去了呢,他要是把守着海明市不放,岂不是不给刘飞崛起的机会,也沒有了后來这一系列的问題。”

    曾老爷子笑着说道:“好,你能够问出这个问題,说明你对于海明市的局势还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楚江才退出海明市舞台是大势所趋,他在海明市执政这几年,海明市经济止步不前,各方面的问題反而频繁暴露出來,高层对他已经有所不满了,正好赶上他身体又不是特别好,而这个时候刘飞在沧澜省又取得了那么突出的成绩,需要换一个更大的舞台继续进行考验,所以楚江才退下來已经是无可避免的了,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原因,你就不必知道了。”

    听曾老爷子这样说,叶冲已经基本上明白了,他站起身來说道:“老爷子,您先休息吧,我得和刘书记一起去办事了。”

    曾老爷子点点头,看着叶冲走出客厅,原本一直表现镇定的脸sè一下子便显得苍老了很多,杜chūn辉被拿下,对于曾老爷子的打击还是不小的,只不过在叶冲、刘飞他们这种小辈面前他不愿意表露出來罢了。

    拿下了杜chūn辉、刘阳之后,刘飞和叶冲他们本次燕京市之行大功告成,他们立刻带着杜chūn辉和楚天阳向海明市赶去。

    然而,让他们沒有想到的是,这一路之上,等待他们的竟然是步步杀机,到底是谁想要置杜chūn辉和楚天阳他们于死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