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18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www.wuailogo.com 官途     刘飞点点头:“是啊,去曾老爷子家。”说话的时候,刘飞的脸sè有些凝重,对于曾老爷子,刘飞非常敬重,就连自己的爷爷在世之时,对于曾老爷子这个政治对手也是相当敬重的,刘老爷子曾经说过,当世的政治对手中,他最为敬佩的只有三个人,一个是曹老爷子,一个是是曾老爷子,一个是谢老爷子,这三人在华夏的历史进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

    刘飞和叶冲再次返回大院,來到曾家。

    当他们被请进客厅之时,刘飞和叶冲十分惊讶的发现,曾老爷子正坐在沙发上和杜chūn辉聊天,杜chūn辉的公开出现让刘飞感觉到有些诧异,不过他也是见过世面之人,非常清楚杜chūn辉是用这种方式在像自己和叶冲示威,同时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在告诉自己,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曾老爷子的怒火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进门之后,刘飞和叶冲作为小字辈全都十分恭敬的向曾老爷子问好,并且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在门口处。

    曾老爷子看到刘飞过來看望自己还是比较高兴的,他笑着说道:“刘飞啊,你小子可有好几年沒有等我们家的门了,是不是把我这个老头子给忘了啊。”

    刘飞连忙说道:“老爷子,我怎么可能把您忘了呢,您可是我们华夏的脊梁,当年就是您陪着太祖和其他的前辈打下了我们华夏偌大的江山,不管何时,您永远都是我最敬重的人之一。”

    听刘飞这样说,曾老爷子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对于刘飞这个人他还是比较清楚的,他知道,以刘飞的xìng格是很少恭维人的,但凡他恭维的人,绝对有值得他恭维的地方,刘飞对自己的高度肯定则让他感觉到心情非常不错,笑着说道:“刘飞啊,你可是海明市市委书记,那可是一个rì理万机的位置,我想以你刘飞的责任心,肯定不会闲着沒事专门跑燕京市一趟來看我吧,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说吧,我老头子眼中可不揉沙子。”

    听老爷子这样说,刘飞倒也干脆,看向曾老爷子的时候,脸上充满歉意:“老爷子,我和叶冲今天來是冲着杜chūn辉同志來的,因为涉及到杜chūn辉同志,您看是不是先让他回避一下。”

    听刘飞竟然直接开门见山的提到了自己,杜chūn辉就是一愣,他沒有想到,刘飞竟然沒有任何回旋,直接点名了为了自己而來,这让他非常吃惊。

    看到刘飞的表情,曾老爷子便意识到事情恐怕有些超出自己的想象了,不过曾老爷子是一个深明大义之人,他点点头,看向杜chūn辉说道:“小杜啊,你先回避一下,我和刘飞他们好好的谈谈。”

    对于曾老爷子的话,杜chūn辉一向都是言听计从,大有深意的看了刘飞一眼,这才上楼而去。

    等杜chūn辉的身影消失在楼梯口处,曾老爷子这才脸sèyīn沉着说道:“刘飞,有什么话你就直接说吧。”

    刘飞点点头:“老爷子,在您眼中,杜chūn辉同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曾老爷子一愣,沒有想到刘飞竟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題,以老爷子的智商,立刻就判断出了刘飞现在所说的话肯定是为了后面的话埋伏笔的,不过他也沒有拒绝回答,只是沉声说道:“小杜这个人吧,非常聪明,也很勤奋,如果他当初要是坚持走官场的话,绝对是省部级大员的苗子,可惜他后來不知道为什么,非得转投到商海中去,多少让我有些失望。”老爷子说完,便不再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刘飞,等刘飞继续提问。

    刘飞听到老爷子这样说,心中便是微微一沉,从曾老爷子的回答來看,他对于自己这个曾经的秘书还是比较满意的,一种淡淡的压力开始在刘飞心头萦绕起來,不过刘飞还是挺直了脊梁接着问道:“老爷子,您对杜chūn辉同志的生意了解多少。”

    曾老爷子答道:“我听孩子们说他的生意做得不错,现在在燕京市也算是很有名气吧,他在房地产开发和其他的领域好像都有所建树。”

    刘飞点点头,接着问道:“老爷子,对于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您怎么看。”

    曾老爷子毫不犹豫的说道:“这句话很有道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毋庸置疑的,任何人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当然,现在真正能够把这句话彻底执行的人也越來越少了,在权力面前,法律显得有些苍白,但是作为我们华夏的官员,我希望你能够坚定的把这句话的主旨贯彻下去,要大力推行法治,依法治国,坚决抵制特权主义思想对官场的侵袭。”

    听到老爷子这样说,刘飞的心中更加充满了钦佩,同时,对老爷子也多了几分歉意,他叹息一声说道:“老爷子,如果是您曾经的秘书,杜chūn辉同志严重触犯了法律,您认为我应该如何做。”

    刘飞说完之后,整个客厅内一下子便沉寂了下來,虽然曾老爷子早就预料到刘飞肯定是有所为而來,而且是冲着杜chūn辉來的,却沒有想到,杜chūn辉的问題竟然严重到了让刘飞亲自出马的地步,而且还是跟自己兜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这让曾老爷子的脸sè渐渐的变得yīn沉似铁。

    曾老爷子在沉思着,刘飞和叶冲则默默的等待着,两个人一个是曾老爷子家族的门生,一个是曾老爷子的晚辈,在曾老爷子面前,谁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过了足足有3分钟的时间,曾老爷子这才沉声说道:“刘飞,你有证据可以证明杜chūn辉有问題吗。”

    刘飞点点头说道:“有的。”说完,刘飞把目光看向叶冲说道:“老叶,你跟曾老汇报一下杜chūn辉的情况,我出去稍微透口气,我在门外等着你。”说着,刘飞迈步向外走去。

    这个时候,刘飞想要给叶冲一个单独向曾老爷子汇报工作的机会。

    看着刘飞离开之后,曾老爷子冷冷的瞥了叶冲一眼说道:“小叶啊,你老实跟我说,杜chūn辉的问題到底有多严重。”

    叶冲苦笑着说道:“老爷子,杜chūn辉伙同刘阳、楚天阳三人,采用非法手段,通过买官卖官、cāo纵黑恶势力等多种方式,从我们海明市套走资金180多亿元,有关此案,我们海明市已经召开过新闻发布会,刘书记亲自出面表态对于此事要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谁都不会给予姑息,老爷子,对不起,这件事情我作为纪委书记,不能私自给您通电话。”说着,叶冲拿出U盘來,给老爷子放了一段楚天阳供述时候的视频录像。

    看完这个录像之后,曾老爷子的脸sè变得异常难看,直接用拐棍把桌子上的茶杯、水壶等统统划拉到了地上,双眼中怒火熊熊的燃烧起來,咬牙切齿的说道:“好啊,好啊,好一个杜chūn辉啊,身为我曾经的秘书,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出來,我说这小子最近转xìng了居然要陪着我这个老头子过來下棋,原來是到我这里避难來了,真是岂有此理,难道真的认为我欣赏你你就可以为所yù为了吗,身为曾经的国家干部,做出这样的事情,你竟然还有脸跑到我这里來寻求庇护,难道你认为我这个老头子连一点思想觉悟都沒有吗,杜chūn辉,我知道你就在楼上听着呢,你给我下來吧。”

    果不其然,老爷子话音刚落,杜chūn辉便踩着楼梯从楼下一溜烟的跑了下來,然后噗通一声跪在曾老爷子的面前,痛哭流涕的说道:“老领导,求求您看在我为您忠心耿耿的服务了十多年的份上救救我吧,我不想坐牢,我不想死,老领导,求求您了,救救我吧。”

    曾老爷子叹息一声使劲的摇摇头说道:“哎,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杜chūn辉啊,我真沒有想到,当初那个满腔热血要为老百姓谋取福利的你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难道你忘了我当初对你的教诲了吗,我当初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管是做官还是经商,都要老实本分,不能做违法乱纪的事情出來,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啊,你犯了如此严重的罪行,你让我怎么救你啊,如果救了你,你让我死去之后,如何再去面对我那些曾经的战友们,你让我如何去面对那些曾经为了我们华夏的解放而失去xìng命的千千万万的战士们,杜chūn辉,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我希望你不要给我这个老领导丢人,既然自己犯了错误,就要勇敢的去面对,死又如何,坐牢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要敢作敢为啊,你看看人家刘飞,还有叶冲,他们是怎么做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这才是我们党的好干部啊,难道你认为我会为难他们这样敢于坚持原则的人吗。”

    杜chūn辉听完,一下子便止住了哭声,对于老领导的xìng格他是知道的,既然老领导这样说了,他便知道自己已经回天乏术了,他站起身來,冷冷的看向叶冲说道:“叶冲,算你和刘飞比较狠,我跟你们走,我不想给老领导丢人,走吧。”说着,一把擦干泪水,站起身來,迈步向门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