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17章 深明大义

www.wuailogo.com 官途     “录像资料。”听到刘飞这样说,沈老爷子和沈中锋脸sè全都yīn沉了下來,他们自然清楚,以刘飞的地位,他是绝对不可能轻易采取什么动作的,但是一旦行动了,那肯定是有目标的。

    沈中锋和刘飞在一起工作过几年,对刘飞的行事风格自然十分清楚,尤其是此刻刘阳就躲在自己家里,他自然是知道刘阳肯定是有些问題的,但是具体什么问題刘阳并沒有说的太具体,只是说自己得罪了刘飞,刘飞想要置他于死地,正是因为如此,沈中锋才决定先庇护刘阳一段时间,至少得等事情弄清楚之后再说。

    这时,刘飞倒也干脆,直接把U盘从口袋中拿了出來,递给沈中锋说道:“老沈,麻烦你把U盘里面文件一给老爷子播放一下,让老爷子看一看,你也跟着一起看看,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听刘飞这样说,沈老爷子的眉头开始紧皱起來,他可是清楚的记得的,上一次刘飞去他在大院外的别墅家里之时,用的也是同样的招式,让沈老爷子对刘飞相当忌惮,现在刘飞亲自登门,恐怕也沒有什么好事,但是沈老爷子和沈中锋都知道,以刘飞今天的身份,亲自登门拜并让自己看一下U盘里面的内容,自己想要不看的话,恐怕刘飞会很沒面子,刘飞下一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恐怕就难以预料了。

    所以沈中锋也比较干脆,直接拿着U盘來到客厅内的液晶电视前,直接插入U盘之后,很快便调出了录像的内容,播放了起來。

    录像的内容全都是楚天阳交代与刘阳有关的视频、音频资料,当沈老爷子和沈中锋看到楚天阳竟然说刘阳从海明市那边竟然捞取了将近40多亿元的好处费之时,当时全都震惊得无言以对,他们可是清楚的,现在的刘阳可是有官位在身的,而且刘阳还是沈家未來准备栽培的一个对象,毕竟刘阳当初反出了刘家,投靠了沈家,沈家要有所表示的,否则如果沈家不栽培刘阳的话,肯定会让其他想要投靠沈家的人有所顾虑。

    但是此刻,当沈老爷子和沈中锋把这个视频录像看到不到一半的时候,两个人全都惊呆了,沈老爷子的脸sè显得十分严峻,对沈老爷子而言,要栽培刘阳是一回事,庇护刘阳是一回事,但是所有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刘阳本身清白的基础上的,自从沈中锋在沧澜省败给刘飞之后,不管是沈中锋也好,沈老爷子也好,他们在对于沈家嫡系人马的挑选上已经开始着手进行整顿,对于那些手脚不够干净、贪得无厌之人逐渐疏离,对于那些官德和能力都比较强的人大力栽培,而刘阳之所以获得栽培,就是因为他平时的表现相当不错,能力上还是比较出众的,而且他平时出入都比较节俭,也沒有听说过他有多少负面消息,这才是沈老爷子这一次听刘阳说刘飞要置他于死地并苦苦哀求之后才决定庇护他的,但是现在,当刘飞拿出如此重量级的录像之后,沈老爷子心中的怒火已经开始熊熊的点燃了,就连沈中锋也是一样。

    沈家成也是因为拉拢的人马众人,败也是因为他们所拉拢的人马,沈老爷子和沈中锋都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題。

    一时之间,整个客厅内气氛显得十分紧张,只有电视里楚天阳交代问題的视频录像还在继续播放着。

    真正让沈中锋感觉到忌惮的则是这个视频录像,沈中锋对于楚天阳并不陌生,因为自己的儿子和楚天阳之间关系不错,楚天阳也曾经來过自己的家里玩耍,所以对楚天阳的背景他是清楚的,但是现在楚天阳竟然在交代问題,这充分说明楚天阳已经被刘飞他们给控制起來了,而且仅凭楚天阳所供述的问題,他自己就已经难以从所谓的180亿巨额资金案中摘出來了,尤其是前段时间海明市方面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像社会各界表示要彻查此案的时候,沈中锋也是曾经亲自关注过的,当时他知道刘飞肯定又一次不按常理出牌了,不知道谁要倒霉了,但是他从來沒有想过,这件事情竟然会和沈家有所牵连,但是现在,这件事情竟然和沈家牵连上了,这让沈中锋感觉到异常的愤怒,但是现在的问題在于,沈家现在是否应该交出刘阳來,要知道,刘阳一旦交出去,最少也是一个无期徒刑,而在这里交出去,对沈家的威望将会是一个重磅打击,要知道,这件事情海明市搞得这么大,高层的目光肯定会有所关注的,但是问題在于,如果现在沈家不把刘阳交出去,那么一旦刘飞采取强硬手段直接闯进來让人搜查的话,一旦搜查出來,那么对沈家的威望打击将会是毁灭xìng的,虽然按照常理來说,刘飞是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样的事情,毕竟沈老爷子的资历摆在那里呢,但是刘飞在沈老爷子和沈中锋的眼中根本就是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官场怪人,对于刘飞到底怎么做他们心中沒底。

    随着时间的推移,客厅内的气氛越发显得凝重,几乎所有的空气都已经变得沉重起來,而此刻在二楼楼梯口上方,刘阳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双手紧紧的扶着栏杆,双腿在不停的颤抖着,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楚天阳竟然把他给咬了出來,完全背离了当初三人小团体成了之时彼此所立下的誓言,这让他悲愤至极,同时也感觉到绝望,他非常清楚,只要今天沈老爷子把自己给交出去了,那么自己此生已经再也沒有任何从监狱里面出來的机会了,而自己辛辛苦苦赚來的巨额资产再也沒有机会去消费了,此时此刻,刘阳心中百感交集,又恨又怕,只能默默的等待着沈老爷子表态。

    刘飞一直保持着沉默,他这一次來到沈老爷子家也是冒着巨大的风险的,如果沈老爷子执意不肯交出刘阳,他还真沒有什么办法,因为沈老爷子的身份摆在这里呢,他虽然不喜欢按理出牌,但是对于沈老爷子这种功勋卓著的老前辈,刘飞还是从内心深处充满了尊敬,如果沈老爷子不交出刘阳的话,那么他只能采取打草惊蛇等手段把刘阳从沈老爷子家中惊出了,虽然会耗费一些时间,但是他也只能这样做,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刘飞对沈老爷子将不再会有任何的尊敬了。

    就在这个时候,沈老爷子突然抬起头來,看向刘飞说道:“刘飞,刘阳现在就在我家做客,对于他你打算怎么处理,你应该知道的,以他的级别,不是你们海明市这个层面能够动他的。”

    听到沈老爷子这样说,楼上的刘阳一屁股坐到地上,身体彻底瘫软了下來,他知道,在关键时刻,沈老爷子选择把自己交给刘飞,他知道,自己彻底完了。

    刘飞看向沈老爷子的目光中充满了尊敬,说话的语气也显得异常尊敬,沉声说道:“沈老,非常感谢您对我们海明市工作的支持,您说得沒错,我们海明市的确不能动刘阳,但是呢,作为我曾经的堂兄,我有权利送他去纪委自守,有关他的视频录像资料我已经交给中纪委方面了,现在中纪委的人就在大院的门外等候着,我想我亲自带着他把他交代中纪委的人手中,也算是尽了我这个堂弟的义务了,毕竟我不希望看着他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沈老爷子轻轻点点头说道:“好吧,你派人上楼上把刘阳带下來带走吧,我一生看人,却沒有想到在刘阳这个人身上看走眼了啊,我对不起国家和人民对我的信任啊。”沈老爷子脸上流露出强烈的自责。

    刘飞连忙说道:“沈老,您说得不对,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何况像刘阳这个隐藏得极深之人呢,沈老,虽然我和沈中锋同志在工作上有诸多分歧之处,但是不管是对于沈中锋同志也好,对于您也好,我在内心深处都是毕竟尊重的,因为你们都是我们国家的脊梁,你们都深明大义,敢于直面自己的错误,这和有些人为了自己的面子,宁可一直错下去也不肯悔改相比,你们的做法是值得我尊敬的。”说这话的时候,刘飞的语气显得相当诚恳。

    对于刘飞的这种表态,沈老爷子苦笑了一下,说道:“刘飞啊,你就不用给我们父子两个戴高帽了,作为华夏的高官,我们有足够的觉悟,我们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好了,你直接把刘阳带走吧,我让jǐng卫员帮助你们把他送到大院外面。”

    刘飞点点头,很快的,两名jǐng卫员驾着刘阳从楼上走了下來,跟在刘飞和叶冲的后面向外走去。

    來到大院外面,中*纪委的人早已经等候多时了,当刘飞把刘阳交给他们的时候,副书*记握住刘飞的手说道:“刘飞,辛苦你了。”

    刘飞苦笑着说道:“书记,您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看着中纪委的人离开之后,刘飞和叶冲对视一眼,叶冲苦笑着说道:“刘书记,下面咱们进入最后一道难关,去曾老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