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14章 智擒楚天阳

www.wuailogo.com 官途     楚天阳听到柳擎宇这样说,眉头就是一皱,心中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他总是感觉今天所有的事情似乎好像是早就排演好的一场戏剧一般,但是哪里不对劲他又感觉不出來。

    这时,柳擎宇看到楚天阳有些不对劲,立刻把脸sè一沉,冷冷的说道:“怎么,楚天阳,难道让你单独换个地方道歉很为难吗。”

    楚天阳一看柳擎宇不爽了,连忙摆摆手说道:“沒事沒事,既然今天我认栽了,一切由你來安排就是。”

    身为有头脑的衙内,楚天阳自然懂得取舍和隐忍的道理,既然认栽了,就必须得当孙子,等找到机会以后在好好的报仇。

    楚天阳的几个小弟倒是沒有多想,他们认为柳擎宇让楚天阳单独给刘飞道歉主要是为了避免当着他们的面给刘飞道歉让楚天阳难看,这些人还在想着,这柳擎宇倒是挺懂事的啊。

    过了20多分钟之后,楚天阳在柳擎宇的安排下走进了刘飞所在的房间,而楚天阳的小弟等人则被安排到了隔壁,看到小弟们就在隔壁,楚天阳原本感觉不对劲的心稍微安稳了很多。

    当楚天阳刚刚走进刘飞的房间之后,他立刻就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了。

    因为他突然发现,他刚刚走进去之后,房间的房门便被他身后的柳擎宇给关上了,而在房间里面,除了刘飞以外,还有不少其他的人,其中还有5名穿着jǐng服的公安人员,这些人全都站在刘飞的身后,这种情况让楚天阳一下子就懵了,不过他也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很快便镇定了下來,调整了一下心情脸sèyīn沉着看向柳擎宇说道:“柳擎宇,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让我过來道歉的吗。”

    这时,刘飞淡淡的说道:“楚天阳,道歉不道歉的都是小事,现在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你的案子已经发了,现在我们海明市公安局的人已经到了,现在将会依法对你进行抓捕。”

    楚天阳心中就是一惊,立刻怒道:“刘飞,我敬你是个大领导,你凭什么血口喷人,我根本就沒有做过什么犯法的事情,我也沒有那个必要。”说着,楚天阳转身就要往门外跑,然而,柳擎宇就站在他身后,又怎么能让他往外跑呢,轻轻一伸手便拉住了他。

    同时,两名公安人员从陈伟雄身后走了过去,直接将手铐戴在了楚天阳的手上,同时拿出一张逮捕令说道:“楚天阳,现在你已经正式被我们逮捕了,希望你最好不要做无所谓的反抗。”

    当冰冷的手铐戴在手上的那一刹那,楚天阳的大脑彻底冷静了下來,他现在已经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感觉今天的事情有些不对劲了,他知道,从刘飞他们占据自己那个常用的包间开始,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预谋设计的,包括柳擎宇让自己过來给刘飞赔礼道歉,明显是早就挖好了陷阱在等着自己往下跳,而自己的兄弟们虽然就在隔壁,但是恐怕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这边所发生的一切,既然这样,他也只能和刘飞等人先周旋周旋了,毕竟按照柳擎宇所说的,24小时之后,就应该放了自己了,那个时候,自己老爸就会出手救自己的。

    自从被拷起來之后,楚天阳便一句话都不说,任凭陈伟雄他们问什么,他都保持着沉默,对于这种可能出现的现象,军师他们等人在平时的时候也曾经有过预案,所以楚天阳对此并不焦虑。

    时间整整持续了将近8个小时,天都已经亮了,但是楚天阳依然一句话都沒有说,看到这种情况,陈伟雄便对刘飞说道:“刘书记,您先休息一下去吧,我们先和他在这里磨着,我们现在只剩下16个小时了,16个小时之后,恐怕我们的压力就会大了。”

    刘飞点点头,他知道,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就算自己在怎么着急也沒有用,有这个时间,自己不如先好好休息一下,再想想别的办法。

    就在刘飞等人睡觉的时候,柳擎宇却并沒有睡觉,他拿着楚天阳的手机,直接调出了楚天阳手机上的各种电话记录,最终锁定了2个频率最高的电话号码,然后又给再移动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让朋友帮忙查一下这两个电话号码的机主姓名,这点小事自然不费什么劲,很快便把这两个电话号码的机主查了出來,正是老爸刘飞他们这次燕京市之行需要抓捕的对象杜chūn辉和刘阳,而现在,这两个人的手机依然处于开通状态,柳擎宇通过定位系统很快便将两个人的位置给确定了下來,发现这两个人此刻竟然身处大内禁地,这种情况让柳擎宇感觉到十分头疼。

    因为他对于大内禁地非常熟悉,所以看位置就猜到此刻的杜chūn辉所在之地是曾老爷子家里,而刘阳所在的地方则是沈老爷子的家中,要之地,现在不过才早晨7点,按照正常的情况來推测的话,这两个人即便是想要拜访领导也不应该这么早就过去的,那么既然不是去拜访领导,又是这么早就出现在那里,唯一的可能xìng就是这两个人昨天晚上是睡在曾老爷子家和沈老爷子家的,如果他们一直藏在那里不出來的话,即便是楚天阳把这两个人供出來也沒有什么用,毕竟以曾老爷子和沈老爷子的身份,就算是自己的老爸刘飞也不敢带人去拿人的,要之地,这两位老爷子那可是功勋老臣,地位卓越,一般人谁也不敢轻易捋其锋芒。

    “怎么办,我应该怎么样帮助老爸搞定此事呢。”一时之间,柳擎宇陷入了沉思之中。

    刘飞因为心中一直想着楚天阳的事情,所以这一觉只是睡了不到5个小时便醒來了,站起身來在房间内來回來去的踱步,一时之间却还是想不出什么头绪,点燃一根烟之后,刘飞继续想办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整整2个小时,刘飞一直沒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來。

    怎么办,到底应该怎么样才能让楚天阳开口呢。

    实在想不出來,刘飞干脆暂时放弃了思考,从手包中拿出一本《孙子兵法》來翻了起來。

    翻着翻着,刘飞的目光突然落在虚实篇中末位的几行字上:“夫兵形象水,水之行,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看到这里,刘飞突然眼前就是一亮,像楚天阳这样的大少,陈伟雄等人自然是不能对他采取任何措施逼他开口,而且还要面临巨大的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针尖对麦芒的话,肯定自己这边有败无胜,因为对方只要采取防守的态度,一句话都不说,只要熬到24个小时,到时候自己这边就会因为压力过大而不得不有所顾虑,既然如此,自己为何非得和楚天阳对着干呢,避实击虚不是很好的办法吗,想到这里,刘飞便开始琢磨着一会应该怎么样和楚天阳谈。

    思考了半个小时之后,刘飞满脸淡定的站起身來,迈步走陈伟雄和楚天阳所在的房间。

    进门之后,便看到陈伟雄双眼有些浮肿,眼神中布满了血丝,很显然,这一晚上的审讯工作让他很是费心费力,反观楚天阳,却比陈伟雄jīng神许多,不过他的神情依然有些疲惫。

    这时,刘飞笑着拍了拍陈伟雄的肩膀说道:“好了,伟雄,你已经审讯了一晚上了,太辛苦了,不过你现在还不能睡觉,你先去和刘阳、杜chūn辉他们两个人再去好好谈谈吧,尤其是刘阳,经过我和他深入交谈之后,他已经把什么都交代了,杜chūn辉那边也准备开口了,你去把杜chūn辉的口供录一下,现在我们就看他们三个到底谁提供的材料最为完全,我们就把立功赎罪的机会给谁,并对他们未來的处罚减轻一些,至于那些认为有他老子庇护就可以无法无天之人,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反正现在光凭着刘阳所供认的信息,也足以判楚天阳一个死刑了,据刘阳说,楚天阳不仅和他们在我们海明市利用龙国平作为代理人进行捞钱,而且他还指认说当年杜月升的死就是楚天阳亲自指使人干的,而且马正南的死也是他亲自指使人干的,有这两件事情扛着,就算楚江才手眼通天也沒有办法,而且刚才我和杜chūn辉也谈了一下,他也确认这两个人的死全都是楚天阳指使人干的,虽然和龙国平的说法不太相符,但是我认为我们应该采取杜chūn辉和刘阳的口供。”

    听刘飞这样说,陈伟雄先是一愣,随即立刻明白过來,点点头说道:“好,太好了,经过一晚上,他们两个人也终于开口了,这个楚天阳真是茅坑的石头啊,现在终于可以直接不鸟他了,那我赶紧去录一下杜chūn辉的口供,就算杜chūn辉和刘阳他们两个人联合起來黑楚天阳又怎么样,和我们沒有一毛钱的关系啊,反正现在是谋杀马正南的厨子也已经自杀了,谋杀杜月升的那个jǐng察也自杀了,这是属于死无对证啊,谁的话对我们有利就采取谁的,nǎinǎi的,这次我一定要给这楚天阳添油加醋的处理一番。”说着,陈伟雄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

    听完陈伟雄和刘飞的对话之后,楚天阳心理一下子就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