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12章 扣帽子

www.wuailogo.com 官途     当然,如果仅仅是曹淑慧一个人并不足以让诸多衙内们如此忌惮柳擎宇,最关键的是,柳擎宇从小就似乎有一种凝聚力的天分,因为从小就生活在顶尖大院内,在加上柳擎宇从小就聪明能打,所以柳擎宇从小就是孩子王,很多大院内的衙内们从小就跟在柳擎宇的屁股后面玩,不管是掏鸟窝也好,调皮捣蛋也好,柳擎宇都是一把好手,在加上一旦被大人或者领导发现他们做坏事了,柳擎宇总是自己独自一个人承担责任,这就更让小伙伴们对柳擎宇钦佩不已,所以从小柳擎宇便深得大多数大院内小孩们的崇拜,所以,虽然柳擎宇大了之后相当低调,但是这并不妨碍他成为京城衙内圈子内举足轻重的人物,虽然柳擎宇并沒有像有些顶尖衙内一样故意营造出了一个小圈子,圈子内的人经常聚一起玩耍,但是柳擎宇的号召力却沒有人会怀疑,即便是有些衙内后來加入了其他衙内的圈子,但是只要柳擎宇一个电话,绝对能把这些衙内喊道自己的酒桌上,那对他们來说是一种荣耀。

    此刻,楚天阳看到柳擎宇竟然和曹淑慧、宋小宝一起出现在这里,他便是一愣。

    尤其是当楚天阳听到宋小宝一连串的夸赞自己,他的脸sè一下子就显得有些尴尬,苦笑着看向宋小宝说道:“小宝,今天这件事情的确是我做得不对,不过这件事情兄弟我以后会向你好好解释,并且会郑重的向你赔礼道歉,但是我希望今天的事情你和淑慧妹妹就不要参与了,我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收拾这三个乡巴佬狠狠的出一口恶气。”楚天阳虽然这话是冲着宋小宝说的,但是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却看着柳擎宇,因为他清楚,柳擎宇是这三个人之中的老大,柳擎宇的意见非常关键。

    楚天阳的话音刚落,让他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曹淑慧连鸟都沒有鸟他,直接快步向着楚天阳眼中的暴发户走了过去,來到刘飞的面前,十分恭敬的、姿态非常淑女的、十分轻柔的喊道:“刘叔叔您好。”

    看到曹淑慧,刘飞的眼神中露出慈祥之sè,笑着说道:“淑慧啊,真沒有想到,这才多两年时间沒见过你,你居然都长成大姑娘了,还这么漂亮,不知道将來哪家的小伙子能够娶到你这样漂亮的新娘啊,怎么样,要不要以后叔叔帮你介绍一个帅哥。”

    曹淑慧琼鼻一皱,偷眼看了柳擎宇一眼,发现柳擎宇脸上沒有什么异样的表情,这才十分不满的瞪了刘飞一眼说道:“刘叔叔,我才不要你介绍呢,我谁也不嫁。”说完,她自己便咯咯的笑了起來。

    这一下,楚天阳当时便呆住了,对于曹淑慧的身份他可是知道的,这位小美女xìng格那可是十分泼辣的,再加上本身有jīng灵古怪,一般的衙内她都不放在眼中,但是平时那么泼辣的一个小太妹居然在那个乡巴佬面前显得如此矫揉造作,这也太夸张了吧。

    这时,刘飞笑着说道:“淑慧啊,这是你叶叔叔。”

    “叶叔叔好。”曹淑慧也十分恭敬的和叶冲打了一个招呼。

    叶冲向着曹淑慧和善一笑道:“你好。”

    刘飞笑着说道:“老叶啊,这个女孩是我的老搭档曹晋阳的爱女曹淑慧,很可爱吧。”

    叶冲笑着点点头:“嗯,的确非常可爱,也非常漂亮,老曹很幸福啊。”

    听到两个叔叔调侃自己,曹淑慧的俏脸微微有些红了,赶忙拿眼偷看柳擎宇。

    这时,柳擎宇已经和宋小宝一起走到刘飞的面前,柳擎宇也十分恭敬的跟刘飞和叶冲打了个招呼,宋小宝也跟着柳擎宇的称呼纷纷打招呼。

    当楚天阳听到柳擎宇喊刘飞爸的时候,他顿时就感觉到脑袋被大铁锤狠狠的砸了一下一般,顿时便有些发蒙了,他虽然认识柳擎宇,也知道柳擎宇的老爸是刘飞,但是他却沒有见过刘飞几面,虽然他知道和军师、刘阳等人经常聚在一起研究如何对付刘飞,但是对于刘飞的真实面貌,他却很少注意,他只是清楚刘飞的头发是白的,这个特征是非常明显的,但是今天的刘飞头发却是黑sè的,他自然认不出來了。

    此刻,楚天阳的双腿开始颤抖起來,虽然他和刘飞沒有怎么见过面,但是从和军师、刘阳等人一直对刘飞的yīn谋设计中,他可是清楚,刘飞那可是一个强力的人物啊,现在居然被自己和张老三等人接连羞辱,他能够善罢甘休吗。

    一时之间,楚天阳的大脑都有些宕机了,他以前想出來的很多善后计划此刻全都不管用了。

    这时,柳擎宇已经和刘飞打过招呼,随后带着宋小宝和曹淑慧一起走了过來,别看柳擎宇和刘飞、叶冲说话的时候十分恭敬,脸上也是盈满笑容,但是当他迈步走向楚天阳的时候,脸sè却十分yīn沉,一股股浓烈的杀气犹如实质xìng一般直逼楚天阳,让楚天阳感觉到阵阵心寒。

    柳擎宇上大学的时候楚天阳倒是见过他,那个时候的柳擎宇在他看來只是棱角分明,气场坚定,但是却绝对沒有今天如此凛冽的杀气,这让他十分不适应,所以和柳擎宇眼神对上的时候,他显得有些闪烁,不过他却非常聪明,他知道,现在在刘飞这件事情刘飞不出面,反而让柳擎宇出面,很显然是留有余地的,所以他立刻向身边的小弟使了一个颜sè,让他们赶快向自己的家里求助,与此同时,他上前两步,主动伸出手來说道:“柳大少,真是对不起啊,我沒有想到那两个人竟然是你爸,要不我过去向他们道个歉,亲自解释一下,这的确是一个误会。”

    然而,此刻的柳擎宇却根本沒有和他握手的打算,依然淡定的站在那里,直接无视了楚天阳伸出來的双手,柳擎宇森冷的目光直接从楚天阳的脸上扫过,冷冷的说道:“楚天阳,是你说我爸他们是乡巴佬,还派了这么多的人想要收拾他们,你可知道,你的此举是在向我柳擎宇、向我们整个刘家进行挑衅吗,你可知道,你勾结黑社会势力意图谋杀官场大员,这可是滔天大罪啊,我老爸的身份你应该清楚,他可是委员啊,华夏一共才有多少委员,你竟然敢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出來,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上來,柳擎宇便把一大顶勾结黑社会谋杀官场大员的帽子盖在了楚天阳的头上,将他逼到了死胡同内。

    这一下,楚天阳的脑门上可是真的冒汗了,虽然他平时自诩智慧过人,甚至看不起军师的过度谨慎,但是面对绝对实力远远在他之上柳擎宇,他一上來便感觉到有些难以应付,不过他自然是骄傲之人,虽然感觉到柳擎宇难以应付,但是却依然挺直了腰杆说道:“柳擎宇,你用不着给我盖这么大的帽子,今天我楚天阳认栽,要打要罚随你便,但是希望你不要做得太过分,虽然你们刘家有些势力,但是我们楚家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真要是把我逼急了,大不了鱼死网破。”说话之时,楚天阳双拳紧握,手心内湿漉漉的,他现在是在赌。

    和柳擎宇说话的时候,他把一只手放在背后,冲着手下的小弟们打了几个手势,暗示他们尽快和自己的家人取得联系。

    其实,对于楚天阳的这些小动作,曹淑慧站在一旁早就看在眼中,不过看柳擎宇沒有任何表示,她自然也不会说什么,对于柳擎宇的xìng格她还是比较清楚的。

    就在柳擎宇和楚天阳在交涉的时候,他的小弟黄正辉也已经拨通了楚天阳老爸楚江才的电话:“伯伯,我和天阳哥在天天向上俱乐部里面得罪了刘飞,现在柳擎宇和宋小宝、曹淑慧他们对我们不依不饶的,天阳哥让我赶快向您求救,否则我们的处境非常危险啊。”

    “什么,你们得罪了刘飞。”楚天阳听到这个消息,当时便从饭桌上站了起來,脸sè显得异常难看,对于刘飞的xìng格他还是有所了解的,知道刘飞做事做人异常强势,奉行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楚江才也相信,刘飞不会无缘无故的对自己的儿子下手的,对于自己儿子那种嚣张的xìng格他也是清楚的,所以他当即便断定肯定是儿子首先得罪了刘飞,刘飞不方便对自己的儿子出手,所以才派他的儿子出手的,虽然知道错肯定是在自己儿子这边,但是楚江才老來得子,从小就非常护犊子,对于自己这个儿子那可是娇得很,他不能容忍任何人动自己的儿子,即便是刘飞也不行,所以他立刻对黄正辉说道:“嗯,我知道了,我这就和刘飞联系。”说完,他挂断了电话,随后立刻拨通了刘飞的电话。

    刘飞正在和叶冲在那里闲聊呢,手机便响了,看到手机上的号码,他和叶冲相视一笑,立刻接通了电话,对于这个电话,刘飞和叶冲已经等候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