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10章 搬兵求援

www.wuailogo.com 官途     楚天阳目光直接落在刘飞和叶冲的脸上,至于周剑雷,他看都沒有看,因为他看得出來,周剑雷只是一个配角,因为自始至终周剑雷都沒有喝酒,只是在帮着刘飞和叶冲倒酒,偶尔吃点菜,而他对于刘飞和叶冲楚天阳并不认识。

    此刻的刘飞和叶冲并沒有穿着西装,而是穿着普通的休闲装,而且看起來还是比较普通的那种。

    看到两人的穿着,楚天阳更加肯定了刘飞和叶冲顶多也就是两个暴发户不知道从哪里发了一笔横财,所以想到这个俱乐部里显摆显摆,要不就是哪个大老板带进來开开眼界的,但是不管怎么样,作为一个顶级的衙内,楚天阳对于这两个人的身份根本就不在意,因为凡是在天天向上俱乐部里面有头有脸的人他都认识,只要不招惹到那些人,整个燕京市还真沒有几个他不可以惹的,想到此处,楚天阳把嘴一撇,充满不屑的呵斥道:“我说你们两个乡巴佬怎么到我的包间里來吃喝了,你们经过我的同意了吗,要是不想讨打的话,乖乖的给我滚出去,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刘飞和叶冲根本就沒有受到楚天阳的影响,至于周剑雷,更是连头都沒有抬一下,只是继续帮着刘飞和叶冲倒酒。

    刘飞笑着举起酒杯说道:“我说老叶啊,现在这风气真是不太好啊,怎么连这么高档的会所都有恶狗到处叫唤啊,想要喝个小酒都不得安宁,看來这个俱乐部也不怎么样嘛。”

    叶冲点点头说道:“是啊是啊,我看这俱乐部还不如咱们那边的大排档吃着过瘾呢,这菜的味道虽然不错,但是菜量也太少了,还贵的吓人,以后咱们可不能來这里吃饭了,这简直就是糟钱啊。”

    刘飞很是配合的说道:“嗯,是啊,就是糟钱啊,我们的钱赚的不容易啊,可不能这样白白的打了水漂了啊。”

    本來看到刘飞和叶冲那淡定的神情,楚天阳心中多少产生了一些忌惮之意,毕竟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对方本來应该有所畏惧才对,但是对方竟然一点惧意都沒有,这让楚天阳有些拿不准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不过听到刘飞和叶冲的对话,楚天阳的腰杆一下子就硬了起來,他现在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三人肯定是暴发户了,最多那个一直负责倒酒的是两个人的保镖,不过想到自己这边带着两个顶尖的特种兵保镖,而且还有四个人,比对方多了很多,所以楚天阳根本就沒有把刘飞他们放在眼中,迈步走到刘飞他们桌前,狠狠的拍了一下子桌子说道:“我cāo,你们耳朵是不是聋了啊,老子让你们滚蛋呢,听清楚了沒有。”

    虽然楚天阳已经來拍桌子了,但是刘飞和叶冲却依然沒有鸟他,刘飞笑着端起酒杯冲在叶冲举了举笑着说道:“老叶啊,现在这疯狗都快咬到咱们自己了,真是不知道他们这俱乐部是怎么管理的,你说是不是。”

    叶冲点点头说道:“是啊,哎,世风rì下啊。”说着,叶冲还充满不屑的瞄了楚天阳一眼。

    这一下楚天阳彻底愤怒了,他伸手就要去抓刘飞的衣服,同时抬起了右手想要狠狠的抽刘飞一把大嘴巴,然而,他的动作刚刚做到一半,周剑雷便猛的站起身來,隔着桌子一伸手把他双手全都抓住,轻轻往斜上方一用力,楚天阳整个人便倒着向后飞了出去,噗通一声跌落在地上。

    楚天阳哎呦一下摔了一个大屁股蹲,这一下他心头的怒火更浓了,大手一挥说道:“兄弟们,给我上,把这三个小*逼全都给我干趴下,往死里打,出了事情算我的。”

    “好嘞,老大,就等着你这句话呢。”黄正辉大叫一声,猛的超起旁边的一只花瓶冲着刘飞便冲了过去,想要给刘飞來一个脑袋开花。

    然而,这个时候,叶冲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刘飞和叶冲前面,伸手一拳直接将花瓶打碎,随后伸出一脚狠狠的揣在黄正辉的小腹上,把他踹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其他人已经冲了过來,包括楚天阳那两名特种兵保镖也飞快的冲了过來,对周剑雷展开了围攻,因为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从周剑雷干净利索的出手他们都感受到了莫大的威胁。

    然而,真正交手之时,他们才真正感受到了高手的威力,仅仅是几个照面,这两位曾经的顶尖高手,以前时帮助楚天阳打架几乎无往而不利的保镖却全都被周剑雷放倒在地上,而其他几个人看到这种情况全都吓得后退到了楚天阳的身边,把他给扶了起來,因为他们都看出來了,对面坐着的这两个“乡巴佬”虽然看起來土里土气的,但是他们的这个保镖实在是太厉害了。

    此刻,楚天阳看到自己的两个保镖都被放倒了,眼中充满怨毒和愤怒的盯着周剑雷,心中迅速盘算着自己应该怎么办,要知道,今天可是当着自己这么多铁杆损友的面栽了这么大的面子啊,而且对手还是两个乡巴佬,如果今天的事情要是传了出去,以后在京城的衙内圈自己可就真的沒得混了,不行,自己今天绝对不能认栽,想到此处,楚天阳的脑瓜再次飞快的转动着,心中暗道:“如果自己要想扳回面子只有两种选择,一是通过黑道,二是通过白道,如果通过白道的话,以现在这个天天向上的大老板宋小宝的人脉关系,肯定不会有哪个公安局的或者相关部门的人敢到这里來找他们麻烦的,那么唯一的选择只有黑道了,因为在他看來,黑道的那些人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金钱,他们什么都敢干的。”想到此处,楚天阳冷冷的看了刘飞和叶冲一眼,咬着牙说道:“两个乡巴佬,你们最好立刻跪在我的面前向我们道歉,否则的话,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刘飞和叶冲听完之后连鸟都沒有鸟他,叶冲短期酒杯说道:“老板,來,这杯酒我敬你,至于那些狗叫声,我们就不必理会了。”

    刘飞笑着举起酒杯说道:“好好好,老叶你说的沒错,我们该喝我们的酒喝我们的酒,对于狗叫声沒有必要理会嘛。”说着,刘飞一饮而尽。

    这一下,不仅楚天阳的脸sè难看到了极点,就连他的朋友们的脸sè也难看到了极点,因为他们此刻简直是脸蛋被打的啪啪响啊,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直接无视给不给面子的吗,尤其是刘飞和叶冲的话虽然不是直接冲着几个人说的,但是很明显把几个人比喻成了狗,这在这些衙内们的生涯中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所以,这些人全都怒了。

    楚天阳火气上涌,已经失去了他曾经自以为傲的理智,眼sè中充满了怨毒的瞪了刘飞和叶冲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燕京市某黑道大佬的手机:“张老三,现在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带人到天天向上俱乐部福天阁來把这里面的两个乡巴佬给我砍了,出了事情算我的。”

    张老三算是楚天阳一个小弟的小弟,和楚天阳旗下的公司有一些商业关系,平时对楚天阳巴结的不行,但是楚天阳很少会给张老三脸sè看,因为他根本就看不起张老三这样的黑道枭雄,但是今天,他决定启用这个家伙,因为他早就听小弟说这个张老三手下养着几十号的狠人,打架砍人不在话下。

    张老三亲自接到楚天阳的电话感觉到非常欣喜,毕竟以前楚天阳连鸟都不鸟他的,但是他却不能不巴结楚天阳,毕竟黑道也要生存,而现在黑道的生存往往以商业形势存在,纯粹收保护费的形势早已经过时了,但即便如此,他也得寻找一些在官场中或者是商场上颇有人脉的大佬作为靠山,否则不知道啥时候他的团伙就被jǐng*察给打掉了,所以,听到楚天阳要他到天天向上來砍人,他第一时间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來:“大少,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然而刚刚答应完之后,张老三发现自己的狗头军师小顺子一直在像自己摇头使眼sè,嘴里还低声说道:“老大,那可是天天向上啊。”

    听到天天向上四个字,张老三吓了一跳,作为黑道魁首,对于天天向上他可是知道的,以前就曾经有一个燕京市黑道大佬依仗着自己有靠山,又有实力,在天天向上里居然公然调戏一名女服务员,直接被俱乐部的保安给扔了出來,当天晚上那个老大的帮派便遭到了jǐng察的铁血清洗,连根拔起,那个黑老大也因此而备关进了监狱,后來经过打听,张老三听说了天天向上的幕后大老板是宋小宝,是宋氏集团的铁杆继承人,宋氏集团那是宋家的商业旗舰啊,虽然现在的宋家已经rì渐衰落,但是宋老爷子的门生故吏依然很多在职啊,谁也不敢小看宋家,想到此处,张老三连忙又想要把话往回缩:“大少,那个天天向上很有背景啊,我们闯进去会不会有些麻烦啊……”

    楚天阳怒声说道:“麻烦个屁啊,怕他个鸟,你尽管來,一切有责任由我來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