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09章 嚣张的大少

www.wuailogo.com 官途     军师脸上的表情显得异常凝重,沉声说道:“我现在最担心的刘飞对龙国平所采取的一系列的措施全都是假象。”

    听军师这样说,大少和刘阳便是一愣,刘阳有些惊疑的说道:“军师,这种可能xìng不大吧,如果刘飞真的不相信龙国平的话,他怎么可能提议让龙国平出任西江区区委书记呢,要知道,这可不是儿戏啊。”

    大少也点点头说道:“是啊,军师,这种可能xìng实在是太低了吧。”

    军师苦笑着说道:“是啊,这种可能xìng的确是很低,但是却并不代表不可能发生,你们要知道,刘飞这个人从來不按理出牌啊,现在我们的劣势在于这一次纪委方面对季平成的信息控制得太严密了,根本沒有多少信息可以传递出來,虽然杜洪波亲自告诉我们他亲耳听到高鹏给叶冲打电话说是季平成自杀了,但是问題在于,高鹏的话可信度到底有多少呢,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季持平沒有死,那么会出现什么情况。”

    说道这里,军师顿了一下,并沒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给了大少和刘阳一个思考的时间。

    过了一会之后,军师才缓缓说道:“假设季平成沒有死,那么很有可能这个消息是他们纪委那边故意散布出來的,那么他们为什么要散步出这个消息呢,他们又是说给谁听的呢,当时在场的人有胡天宇、刘飞也杜洪波,那么对刘飞和胡天宇來说,对于事情的真相他们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杜洪波却并不一定知道,所以,很有可能是说给杜洪波听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问題就來了,因为一旦高鹏的话是刘飞设计说给杜洪波听的,那么刘飞希望达到什么目的呢,在联想到后來突然爆发出來的有关龙国平资助两名大学生的事情以及紧急召开的常委会,会不会刘飞已经猜到杜洪波是内jiān,而且季平成还向刘飞他们透露出了龙国平的身份,而整个过程则是刘飞针对龙国平所设计出來的一个天大的yīn谋呢,如果是这种可能xìng的话,一旦龙国平被刘飞他们控制起來,恐怕我们三个人的处境就危险了。”

    听军师这样说,大少在经过最开始的震惊之后,此刻却笑了起來,说道:“军师,我认为你的这种想法真的有些杞人忧天了,先不说季平成是否真的死了,我认为在所有这些环节之中,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误差,龙国平都早就发现了,他是绝对不会上当并被刘飞给抓住的,我们大家都知道,龙国平的xìng格非常谨慎,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來我们一直用他來担任我们在海明市的代言人的角sè,而且这么多年來,他为我们输送了那么多资金却从來沒有出现过任何问題,从这一点來看,龙国平此人还是非常可靠的,而且龙国平的亲人也在我们的控制之中,龙国平即便是被抓住了,他也不敢向刘飞或者海明市纪委透露任何信息的,他怎么着也得考虑一下他家人的安全不是。”

    大少说完,军师虽然满脸的忧虑,却又不能不承认大少说的有些道理,点点头说道:“嗯,那这件事情就先到这里吧,不过我得提醒一下你们两个,最近这段时间最少少出去活动,最好在家呆着,以免发生意外,因为我对刘飞这小子总是有些不太放心。”

    大少和刘阳听完之后全都表示赞同,不过出來之后,大少脸上却露出一丝不屑之sè,心中暗道:“这个军师最近的决策也接连出现失误啊,被刘飞一阵乱拳打得有些难以招架,现在竟然对刘飞怕到了这种程度,连几率这么小的事情他居然都能想的出來,他以为刘飞是神仙啊,真是的,看來以前我们也是太相信军师了,甚至都有些把他神话了,但是现在看來,军师也老了,再也沒有当初那种运筹帷幄的本事了,现在看來,是我楚天阳大展神威的时候了。”想到这里,楚天阳开始琢磨着以后应该如何cāo作才能逐渐在三人的小团体中占据主导地位,逐渐取代军师,以获得更多的利益。

    下午的时候是大少雷打不动的体育锻炼时间,他直接驱车前往京郊高尔夫球场打了一下午的高尔夫,大少可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自己虽然现在不劳而获就可以rì进斗金,但是赚的钱再多,也得有命花才行,而要想能够更好的享受金钱所带來的乐趣,那么必须要保持一个健康的身体,这就是他的生存哲学。

    锻炼了整整一下午之后,大少招呼着黄正辉、陈天佳、苟冬妮三位铁杆衙内好友,又带上了2名从特种部队退下來的顶尖高手保镖,直接赶往天天向上俱乐部,这几乎是大部分时间大少楚天阳的晚饭地点,因为自从他吃过了天天向上里面的饭菜之后,在去外面的酒店去吃饭总是感觉外面的饭菜太难吃了,而他是一个喜欢享受的人,对于生活品质的要求很高,所以只要不是特别忙,他肯定会把晚饭安排在天天向上的福天阁包间内,福禄寿喜四大包间是整个俱乐部内位商人和衙内准备的最顶尖四大系列的包间,而以福字开头的包间中又属福天阁最为奢华和舒适,虽然天天向上俱乐部并不支持长期包间以便盘活运营空间,但是一般常來天天向上俱乐部消费的人都知道,福天阁是楚大少的最爱,所以一般的商人和衙内都不会和他抢,至于那些官员们他们最喜欢的是凌云系列包间,这些包间都属是为了官场中人特殊定制的,分为不少的风格,有田园风、盛世风、雅致风和尊贵风等多种,所以官员们一般也看不上福天阁这种充满了奢侈风格的包间。

    正因为如此,福天阁几乎成了楚大少的地盘。

    一边往里面走,黄正辉一边对楚天阳说道:“楚大少,你以前经常对我们哥几个说你在这天天向上里有专用的包间,该不会是忽悠我们的吧,我可是听说这里可和别的俱乐部不一样,这里都讲究先來后到的,十分公平,而且根本不提供长期包间业务。”

    楚天阳充满了得意的说道:“黄正辉,等会哥们就让你知道啥叫威望,啥叫牛气,别人在这里沒有,不代表哥哥我沒有,这里的福天阁包间从我來了之后,很少被别人使用的。”

    其他几个人也纷纷提出些许的质疑,楚天阳却是嘿嘿一笑说道:“兔崽子们,你们居然敢质疑老大我,今天老大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哥的威望。”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些铁杆们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不过这依然激起了这位大少的狂傲之心。

    说话之间,众人很快來到福天阁门前,然而,让楚天阳感觉到意外的是,他发现福天阁门口站着两名漂亮的服务员。

    楚大少当时就是一愣,因为他经常來天天向上俱乐部所以对于这里面的规矩他是懂得的,一旦有人占用了某包间之后,俱乐部都会在包间外面安排一到两名服务员进行站岗,同时也负责和包间内的服务员进行接洽服务,以便于为客户提供及时的最好的服务,现在福天阁的外面居然站着两名服务员,这说明福天阁已经被人给占据了,这让楚大少相当气愤,要知道,他刚刚在自己这几个铁杆损友的面前吹下了牛皮,说是这福天阁是自己的专用包间,现在居然被人给占用了,这让他的面子往哪里放啊。

    愤怒之下,楚天阳脸sèyīn沉着对服务员说道:“服务员,我的包间里难道有其他人吗。”

    这两个服务员倒是认识楚大少的,知道这位是一个高级衙内,其中一个高个的女孩连忙说道:“楚大少,里面的确有人了,今天真是不巧啊,要不您换一个包间。”

    “换一个,换你妈个头啊。”说着,楚天阳狠狠一巴掌甩在那个女孩的脸上,冷冷的说道:“去,把你们经理喊來,居然让别人占用老子的包间,他这个经理是怎么当的,真是岂有此理。”

    说着,楚天阳伸手叫要推开房门。

    那个女孩虽然被楚天阳打了一巴掌,不敢还手,只能眼中噙着泪花站在那里,但是看到楚天阳要推开房门,她可急眼了,因为她和另外一个女孩之所以要站在这里就是为了站岗的,以免外人以为里面沒人闯了进去,影响到客户的体验,所以,两个女孩全都深处玉臂挡住了楚天阳的去路,那个被打的女孩则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楚大少,您不能进去,里面有客人了,我可以让我们经理过來给您调换一个。”

    “调换你妈个头啊,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有资格跟我说话吗,给我滚开。”说着,楚天阳身上一推那个服务员,把他推倒在地上,另外一个服务员则被他的保镖给推到了一边,楚天阳抬脚便踹开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刘飞和叶冲、周剑雷三人要了一盘花生豆、一盘小葱拌豆腐、一般清炒笋尖、一瓶真品二锅头正一边说笑着,一边喝着小酒。

    看到占据自己常用包间的人居然只要了这么简单的三个菜,喝着二锅头,楚天阳的脸上当即便露出不屑之s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