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08章 军师的担心

www.wuailogo.com 官途     对于黑子对柳擎宇的安排,刘飞更沒有任何抱怨,因为刘飞知道,黑子对柳擎宇的关爱之情甚至比自己还要强烈,但正因为如此,爱之深,则磨之切,所以对柳擎宇的要求也就越高,而这正是刘飞当初答应让柳擎宇进入黑子军中的主要原因,如果是一般的人,如果知道柳擎宇有自己这样的背景,是绝对不敢让柳擎宇出危险任务的,只有黑子这种真正从刀枪箭雨中摸爬滚打出來的人才会明白,真正的地狱式的磨练对于一个男人的成长会起到多大的作用。

    刘飞的脸上虽然严厉,但是目光中却充满慈爱,看着柳擎宇那瘦削却充满了爆炸xìng力量的身体,笑道:“好一个臭小子,居然把保密工作都做到你老子的身上來了,不错,这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虽然现在你不在执行任务,但是你心中必须要时刻记住,在不管你处于哪个位置上,首先要做的一条就是要严格要求自己,严格执行相关的法律法规,心中时刻要记住,不管什么时候,都要把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

    柳擎宇嘿嘿一笑说道:“老爸,你就放心吧,这句话您从小就对我说过好多遍了,我早就记住了。”

    看着柳擎宇那笑嘻嘻的表情和根本不认生的态度,刘飞心中不由得有些感慨,柳擎宇他们这一代的年轻人和自己那一代在为人处事方式上、思维方式上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他们这一代人的思维更加活跃,处事方式更加灵活,这些都是十分可喜的,不过从柳擎宇现场的表现來看,刘飞依然从柳擎宇的身上发现了自己xìng格之中那种隐藏在骨子里面的嚣张和自信,而柳擎宇这臭小子明显比之自己更加嚣张,对于柳擎宇的这种嚣张刘飞并不担心,因为通过这些年对柳擎宇的观察和了解,刘飞早已经看出來了,这小子虽然嚣张,但是却比之自己当年要聪明许多,自己当年刚入官场之时总是喜欢勇往向前,但是这个臭小子手腕却更加灵活,考虑的更加长远,尤其是他所创建的这个天天向上会员制的俱乐部,虽然这小子说是为了赚钱,但是刘飞却能够猜到这臭小子是在为他自己以后的官场之路开始做铺垫,通过这个平台的运营,他不仅可以结实很多衙内,还可以认识很多实力派的官员和商人,而这些官员和商人几乎可以肯定大部分全都是jīng英中的jīng英,很多人都具有战略眼光,和这些人打交道、周旋可以极大的拓展他的眼界和知识面,更能聚拢相当程度的人脉关系,而利用利益关系把这些衙内聚拢起來更可以确立其在衙内圈内的老大地位,尤其是柳擎宇能够在俱乐部刚刚走上巅峰时期就全身而退,把利益让给其他衙内们,虽然表面上看柳擎宇是吃了很大的亏,但是实际上,虽然他在金钱的方面吃亏了,但是这更将他的个人人格魅力表现得淋漓尽致,毕竟对于衙内们來说,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或者天之骄女,要想真正收服这帮人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而要想让这些人真心诚意的认你为老大,你要是不表现出卓越的才华以及为小弟们谋取利益、不计较个人利益的本质,谁愿意跟着你混呢。

    看着柳擎宇这小子那副嘻嘻哈哈的表情,刘飞心中也在笑,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子他现在真的是非常满意,他能够在几年前在十五六岁的时候就有如此的能力和布局,这种大局观意识还是非常值得肯定的。

    有了柳擎宇的加入,整个会谈氛围比之以前多了几分笑声,柳擎宇这小子非常善于调节气氛,更懂得他自身的定位,所以整个房间内的气氛显得十分轻松和欢乐,不过考虑到刘飞连夜赶到燕京市,众位兄弟们只是和刘飞聊了一个小时左右便全都离开了,让刘飞好好的休息,不过柳擎宇却留了下來,父子两人好久沒见,所以此次相见,自然多聚一分钟便是一分钟。

    柳擎宇搂着刘飞的肩膀往卧室里面走,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爸,你瘦了很多,我记得我小时候骑在你的脖子上玩骑大马,那个时候的你显得那样高大威猛和魁梧,那个时候,你的头发也是乌黑闪亮的,而现在的你比那个时候瘦多了,头发也全都白了,老爸啊,你可一定要保重身体啊,不要太累了。”

    刘飞听到儿子这般充满了真诚和关爱的话语,再回响起小家伙小时候那调皮捣蛋的样子,心中十分异常感动,儿子已经长大了,知道关心自己了,走路之间,刘飞眼角中多了两颗泪花,不过刘飞却笑着说道:“擎宇啊,爸爸已经四十多了,岁月不饶人啊,你现在都长得比爸爸高了,爸爸又怎么可能不老呢。”

    柳擎宇点点头,他并沒有去反驳刘飞,因为他非常清楚,刘飞之所以才四十多岁就显得如此消瘦和头发发白,主要原因是工作累的,对于自己老爸的个xìng柳擎宇非常清楚,要想让他放弃工作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只能期待着等自己在军中通过这几年的磨练之后,把各方面的综合素质全都好好的提高提高,等磨练之后,自己尽快进入官场,争取能够为自己的父亲分担一分压力,虽然他知道自己距离真正能够独当一面还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是,只要自己能够以自己的老爸为榜样,争取拉拢和培养、影响更多像老爸这样一心为国为民的官员,那么自己的老爸就能够稍微松一口气,而华夏的未來也将会更加美好。

    卧室内是两张相隔2米左右的大床,父子俩各自躺在自己的床上,关了灯,便开始聊了起來。

    聊了不到半个小时,柳擎宇便听到父亲发出了呼噜声,已经睡着了。

    十月份的燕京市依然有着秋老虎的炎热,不过到了后半夜气温便开始下降了,柳擎宇起身把zhōng yāng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以免老爸冻着,随后又起身帮老爸掩了一掩被角,这才躺了下來,配合着老爸的呼噜声睡着了,对于柳擎宇來说,自从参军之后,他已经逐渐培养出了随时随地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快速进入睡眠状态的本事,因为只有如此,他才能在执行艰难任务之时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快恢复体力,和那些敌人们展开生死决斗,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來大环境是比较和平的,但是在暗中的军事斗争却是一直存在的,华夏的军人时刻都在准备着,他们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在各条战线上和各种各样的敌人进行着各种各样的斗争,只是这些并不是一般人能够看到的,但是这种斗争却往往生死相搏,你死我活,而柳擎宇便是这样特殊军人中的一员,而且在黑子的有意培养以及严格要求之下,柳擎宇正在逐渐从一名优秀的特种战士向jīng英特种战士发展,而黑子对他的要求就是成为自己整个王牌特战军军中特战连的王牌。

    刘飞这一觉从凌晨五点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12点,7个小时的睡眠之后刘飞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过來,他起來的时候柳擎宇已经走了,刘飞中午陪着叶冲、陈伟雄等海明市过來的下属们一起吃了午饭,随后给众人放了半天假,让众人zì yóu活动,不过下午5点要准时到酒店集合,对楚天阳的抓捕行动就在今天晚上。

    就在刘飞他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军师杜chūn辉、大少楚天阳、刘阳三人再次聚首。

    大少楚天阳的脸上明显有些兴奋,他笑着说道:“军师,真沒有想到龙国平这小子竟然这么有才,经过一番运作之后竟然变成了刘飞的嫡系人马被任命为西江区区委书记,而且听杜洪波说他今天和刘飞一起來我们燕京市跑项目來了,照这种趋势下去,我们在海明市的吸金计划差不多可以再次提速了啊。”

    刘阳也显得非常兴奋,附和着楚天阳说道:“是啊,军师,随着龙国平成为刘飞的嫡系人马,我们就可以第一时间掌握刘飞的动向,及时对刘飞的行动采取应对措施了,以后对付起刘飞來就会轻松很多。”

    军师杜chūn辉听完之后脸上却并沒有大少和刘阳那样兴奋,他脸sè凝重的说道:“你们两个还是有些太乐观了,就算是刘飞真的想要把龙国平纳入嫡系,也肯定需要经过至少半年以上的时间进行考察的,到了刘飞他们这个级别,吸纳一个嫡系都是需要小心谨慎的,尤其是像龙国平他们这种厅级的嫡系人马,一旦吸纳之后,等到需要提拔的时候,是需要耗费不少政治资源的,刘飞绝对不会草率行事的,即便是他们过來跑项目,也不能说明刘飞就已经把他接纳到他的嫡系人马队伍中去了,最近这段时间以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我总感觉龙国平的事情沒有那么简单。”

    大少便是一愣,问道:“军师,你在担心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