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07章 刘飞训子

www.wuailogo.com 官途     红克立刻笑着说道:“老大啊,这一点你可真是冤枉人家擎宇了,他这个会所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xìng质的会所,这里不提供任何sè*情服务,更沒有洗浴、桑拿那些比较庸俗的东西,这里仅仅是一个比较高档的会员活动的场所而已,据柳擎宇这小子最初创建这个会所的时候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赚钱,当然,柳擎宇当初虽然是打算赚钱,但是却也不想落入下乘,更不想被你批评,所以当时创建之初,他便对整个会所的定位十分明晰,那就是要建立国际化企业与国内大企业交流的平台,要让zhèng fǔ、民间与国际之间的交流在这里更加顺畅,更加方便。

    刘飞不由得一皱眉头,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恐怕也沒有那么容易赚钱吧。

    红克笑着点点头说道:“那是当然,柳擎宇为了开设这家会所,特意亲自出马南下羊城,长沙,成都、北到保定、鲁东等多个地方,从这些地方最顶尖的酒店以及高档厨师学院内高薪挖人,就连最低级的配菜工也是高档厨师学院本科毕业生,月薪达到了1万以上,而那些掌厨者最低年薪都是100万,最高的达到了800万,而且还有股份,最终这个会所成为汇聚我们华夏鲁菜、川菜、粤菜、闽菜、苏菜、浙菜、湘菜、徽菜这八大菜系,而且几乎每一种菜系都有国内最顶尖的厨师坐镇,整个会所仅仅是厨师一年的支出就高达1个亿以上。”

    刘飞眉头皱得更紧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给他的一个亿根本就不够花啊,建立一家这样的俱乐部光是场地和装修费用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吧。”

    红克点点头说道:“是啊,场地费和装修费也花了将近1个亿,不过呢,他却把钱给凑齐了,这也是我最佩服柳擎宇这小子的地方,这家伙在确定了大的目标之后,联合了宋向明的儿子、曹晋阳的女儿、以及谢雨欣的侄子等人入股融资,如此一來,不仅完成了融资需求,而且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这个会所的安全xìng,所以,这个会所开业之后,根本不需要动用这些股东任何的人脉,只是刚开始的时候请了一些高级企业家们和一些够级别的官员免费聚了一次,一起吃了一次饭,结果,这家会所就越來越火爆起來,尤其是柳擎宇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弄來了一个郑家菜的嫡系传人郑大厨,这个郑大厨人如其名,天生就是一个做大厨的料,而且超级擅长素菜的烹制,他所烹制的素菜不仅菜味美妙,最为厉害的是,他总是能够使用素菜烹调出海鲜和各种肉类的味道來,现在此人已经成为这家会所的招牌菜,而现在整个会所及时不算是会员的会费,仅仅是餐饮一项年收入便可达到五六个亿,不过柳擎宇这小子却非常聪明,虽然这家会所属于正当经营,但是他还是害怕被你知道挨批,所以在他大学毕业参军之后,便将这个会所卖给了宋向明的儿子,换取了6个亿的现金,现在这个酒店是宋向明的儿子宋小宝所有,但是,柳擎宇现在可是这帮衙内的老大,他要是出面的话,恐怕比你出面都管用,所以,老大,我建议你让柳擎宇出面……”说着,红克把刘臃他们几个商量出的计策跟刘飞说了一遍,刘飞听完之后不由得一皱眉头,说道:“嗯,你们这个计策倒是可行,不过柳擎宇这小子不是跟着黑子在军队上锤炼吗,他怎么可能过來呢。”

    红克嘿嘿笑着说道:“老大啊,你对自己的儿子也太不关心了吧,人家小擎宇刚刚去国外出任务回來,黑子说他这次任务身上积累的杀气太重了,让他好好的回家休息调养半个月,所以现在小擎宇就在燕京市,前两天才刚刚去看过我们老哥几个。”

    刘飞听我就是一愣,不过也吓了一跳,黑子竟然说柳擎宇杀气太重,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一开,柳擎宇满脸含笑着走了进來。

    现在的柳擎宇身高已经达到1米88左右,脸庞呈古铜sè,身材瘦削,胳膊上也沒有那种特别明显的肌肉,但是,他往屋子里面一走,众人却能够感觉到在柳擎宇这个瘦削的身上隐隐有一股强烈的爆发力潜藏其中,尤其是柳擎宇走路之间,双眼中jīng芒若隐若现,偶然之间还会有浓烈的杀气流出。

    已经有半年多沒有看到过自己的这个儿子了,这次突然看到柳擎宇,刘飞吓了一跳,要知道,这小家伙才大学毕业参军多久啊,竟然浑身上下竟然充满了那种常年浴血奋战的军人身上才特有的那种杀伐之气,不过看到儿子比之以前晒黑了许多,刘飞心中还有隐隐有些心疼,不过刘飞家教极严,看到小家伙进來,却是把脸一沉:“臭小子,你曾经背着我开过一家高档俱乐部。”

    虽然柳擎宇在别人面前嚣张无比,燕京市很多大小衙内看到他全都噤若寒蝉,但是在刘飞面前,他可沒有在别人面前那么嚣张,不过呢,他也不像很多孩子面对老爸之时那么黑怕,看到刘飞把脸沉了下來,小家伙却是立刻露出一张天真无邪的笑脸,嘿嘿笑着走到老爸刘飞的面前,先拿出一根烟,给老爸点上,这才讪笑着说道:“老爸啊,这件事情您可真是误会我了,您是知道的,在您的棍棒教育之下,我可不敢背着您胡來啊,上次之所以开了那么一家会所,也是为了确保我从红克叔叔那里赚來的一亿资金保值嘛,同时我也想要初步尝试一下我在经商方面的天才,因为我可是听我的这几位叔叔伯伯们说过了,他们说您老人家年轻的时候可是绝代天才啊,不仅计算机水平超级厉害,经商水平更是超高,极有战略眼光,您老人家可是我的偶像啊,所以我就想要跟您学一学,在大学的时候尝试着创业一下,也算是对我自己的一种磨练吧,因为我听说您在大学时期的经商磨练对您后來在官场上的招商引资以及发展经济上具有很好的辅助作用,我这不是也打算等我从军中退役之后就进入官场嘛,所以您以前一些成功的案例和经验儿子我也得好好的实践和检验一下不是,老爸,您可是大人物啊,大人物都有大量的,您总不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吧,各位叔叔伯伯,你们说我说得有道理沒。”

    不得不说,柳擎宇这小子口才的确是超一流的,上來轻轻松松的几句话,直接就把刘飞之前刻意营造出來的那种严肃威压的气氛给破坏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非常融洽、温馨的氛围。

    红克、刘臃等人也全都呵呵的笑了起來,对于柳擎宇这小子的xìng格他们这些做叔叔的自然清楚的得,在这种氛围之下,刘飞想要严肃也严肃不起來,反而被柳擎宇那句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给逗笑了,因为这个小家伙切入的问題的角度非常独特,让刘飞想教训他一顿都不好意思,不过刘飞还是狠狠的瞪了柳擎宇一眼,气呼呼的说道:“臭小子,真有你的,不过你给我记住啊,以后可不许干这样的事情了,毕竟我的身份在这里呢,你也不缺钱,所以以后绝不允许参与更不能亲自出面cāo作这种xìng质的项目,虽然是正当的经营,但是如果cāo作不当的话,还是有可能被政敌拿來进行攻击的,不过好在你小子够聪明,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这一次我就不跟你计较了,是你叔叔他们叫你來的吧,既然你來了,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柳擎宇点点头说道:“嗯,知道知道,老爸你放心,要说别的不行,收拾楚天阳那样的衙内,我最拿手。”

    听柳擎宇这样说,刘飞便笑了,对于儿子这种高度自信的风格他还是非常欣赏的,因为刘飞从小就是那种xìng格嚣张到骨子里面的人,而他这种人之所以敢嚣张就是因为他不管何时都充满了自信和乐观的态度,儿子的jīng神面貌刘飞还是非常满意的,不过刘飞立刻笑着说道:“擎宇啊,我听说你这次回來休假是因为你黑子叔叔认为你杀气太重了,这是怎么回事。”

    柳擎宇听到这里笑着说道:“老爸啊,这个具体的内容因为军事保密纪律,我不能向您透露,不过我可以大体上跟您说一下,其实也沒有什么,就是孤身前往非洲以及中东等地区,为了维护我们国家的正当权益和一些美国、英国、rì本的特工之间展开一些斗争而已,这次任务出了一点小的意外,我和两名战友被几十名美英rì等国家的特工包围在亚马孙河流域的一个原始森林里,和他们周旋了2周的时间,最终把他们全部摆平,最终冲出了重围,顺利返回。”

    柳擎宇这话的时候,脸上显得十分淡定,然而刘飞和红克等人却能从这轻描淡写中感受到当时那种你死我活的气氛,不过好在看到儿子安然无恙,刘飞的心这才放心了很多,虽然刘飞非常担心儿子的安全,但是刘飞却并不打算干扰柳擎宇的抉择,因为刘飞非常清楚,玉不琢不成器,小树不修理永远也长不成参天大树,让柳擎宇多经历一些磨砺,这样一來等他真正进入官场的时候,面对來自各方的明枪暗箭也可以从容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