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05章 顶住压力

www.wuailogo.com 官途     龙国平看向刘飞满脸激动的说道:“刘书记,能够得到您两个谢字,就算我龙国平明天就吃枪,此生已经无憾矣,刘书记,我知道您的风格,您既然连楚天阳和杜chūn辉都敢动,这说明您是一个真正敢为老百姓仗义执言之人,对于您这样的人我龙国平以前虽然一直有些不屑,但是现在,我对您佩服得五体投地,我服您了,我怎么也想不到您竟然如此执着,既然如此,我就把我仅存的良心在今天全都发扬出來吧,刘书记,虽然我不知道地下钱庄在海明市到底是谁在主持,但是从我和地下钱庄的人打交道的过程來看,你们海明市有一个名叫夏艳茹的女人很有可能和地下钱庄有些牵扯,如果您将來想要调查地下钱庄之事的话,那么您可以让人重点盯防一下夏艳茹,或许从她的身上能够获得一些线索也说不定。(138看网.)”

    听到龙国平这样说,刘飞当真是又惊又喜,他惊得是夏艳茹竟然牵扯进了地下钱庄之事,要知道,这样的事情不爆发是不爆发,一旦爆发出來,几乎沒有任何转圜的余地,必死无疑,最轻也得是个无期,毕竟蓄意扰乱华夏经济秩序、为犯罪份提供非法金融渠道的罪名可是不轻啊,刘飞更沒有想到的是,昔年那个曾经大义凛然、清纯、善良、充满正义感的女记者竟然变成了今天这样艳如桃红、心如毒蝎的狠辣女人,他喜的是地下钱庄这件事情虽然他也曾经派人进行过十分认真的调查,但是却一直沒有查出什么结果,这让他十分郁闷,但是今天竟然有了一丝线索,而且还是龙国平提供的,这种可信度是非常高的,

    刘飞转过身來,看向龙国平沉声说道:“龙国平,虽然你身犯重法我无法为你开脱,但是念在你心存善念,在原则允许范围之内,我会尽量为你、为你的家人多考虑一些的,好了,我们得赶紧走了。”

    说完,刘飞带着叶冲以及两名叶冲的手下向外走去,

    上了车之后,刘飞亲自给海明市公安局局长陈伟雄亲自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带上4名强力公安干jǐng赶往海明机场,准备一起前往燕京市,

    车上,叶冲满脸严峻的看向刘飞问道:“刘书记,难道您真的要带着我们前往燕京市,抓捕行动您也要参加吗。”

    刘飞使劲的点点头说道:“沒错,如果这件事情仅仅是你和陈伟雄出手的话我担心你们顶不住压力,比较不管是楚天阳也好,杜chūn辉也好,他们都背景深厚,即便是刘阳这个家伙,他的身后也有沈家的影,虽然不知道曾老爷、楚江才和沈家是否会为他们这些人出面,但是只要有一家出面了,这压力都不是你们能够顶得住的,尤其是你还是曾老爷的人,虽然我对你十分信任,知道你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但是我也知道,你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如果曾老爷要是出面的话,恐怕你就非常难做了,既然如此,那么这个恶人干脆就由我來做吧,我不能让你在曾家失去立足之地。”

    听到刘飞这番推心置腹的话,叶冲心头微微有些感动,其实,虽然他对于前往燕京市去抓捕楚天阳等人沒有任何迟疑,但是他也清楚,一旦曾老爷出面,甚至曾老爷不出面只要有一位曾家重量级的人物出面为杜chūn辉说话,他的处境就比较尴尬了,一方面是势在必行的抓捕行动,一方面又是对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派系大佬,到底何去何从很难抉择,由刘飞亲自带队的话,自己就沒有这个烦恼了,但是与此同时,刘飞亲自带队势必会同时得罪三大势力,这其实对刘飞的未來相当不利,但是刘飞却依然决定亲自带队前往,这种为了海明市人民的利益不惧任何压力和后果的做法让叶冲心中对刘飞充满了敬畏,要知道,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几乎大部分人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奔波忙碌,像刘飞这种充满了责任心又体恤下属的领导真的不多了,

    一时之间,叶冲感觉到有些哽咽了,察觉自己情绪有些不对劲,叶冲连忙调整情绪,立刻转移了话題,问道:“刘书记,咱们这次去到底应该是把这三个一起抓捕还是一个一个的抓捕。”

    刘飞略微沉吟了一下,沉声说道:“一个一个抓捕,如果同时抓捕的话,一旦他们身后有两家发起反击,在沒有太多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我们是很难抵挡这种压力的,如果

    单独抓一个,我们能够顶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叶冲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那我们先抓刘阳,他和沈家的关系相对比较弱,先抓住他的话,我们遭遇的压力可能会小一些。”

    刘飞摇摇头说道:“不行,虽然我们现抓刘阳遭遇到的压力会小很多,但是相比于楚天阳和杜chūn辉來说,刘阳的地位肯定是他们三个人之中最差的,很多核心的决策他未必有权知道,所以抓住他的话,对于我们來说作用并沒有我们想象中的大,但是很有可能阻力将会比抓住楚天阳和杜chūn辉任何一人都大,因为一旦刘阳被抓的信息透露出去以后,楚天阳和杜chūn辉为了自保要么会想办法弄死刘阳,要么就会拼命的保他,你不要忘了,到那个时候,我们是在客场作战,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在燕京市的地盘上行事,那个时候我们的掌控力远远不如我们在海明市的时候,所以,到那个时候,一旦三家联手向我们施压,我们的压力将会大到难以想象。”

    叶冲挠了挠后脑勺,脸上露出释然之sè,刘飞所说的这一点他倒是沒有想到,他沉声说道:“刘书记,依照你的意思,我们应该先抓谁。”

    刘飞沉声说道:“先抓楚天阳。”

    叶冲一愣:“楚天阳,为什么是他,他可是楚江才的独生啊,而且还是老來得,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儿可是非常疼爱啊,而且他也是一个超级护犊之人,我们先抓他楚江才岂不会跟我们拼了老命。”

    刘飞苦笑着说道:“既然不能先抓刘阳,那么在楚天阳和杜chūn辉之间我们只能抓一个,而以杜chūn辉的老谋深算,我们要想抓他非常困难,而且稍有不慎,边有可能会打草惊蛇,这一点龙国平倒是曾经提醒过我们,而且杜chūn辉非常狡猾,我们抓住他如果不能迅速撬开他的嘴,很有可能会让楚天阳和刘阳有所jǐng醒,所以,我们最佳的选择只能是楚天阳,虽然楚江才曾经是我们海明市的老书记,但是我相信,凭着我们手中所掌握的证据,就算不能判他一个死刑,至少判他几年是足够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楚江才对我们有所不满,也不敢对我们施加的压力过大,而且相比于曾老爷來说,楚江才能够带给我们的压力也要小很多,而且不先和曾老爷对上,你在曾家那边也好说话,而且我相信,只要我们通过楚天阳能够拿到杜chūn辉违法乱纪的证据,交给曾老爷,曾老爷未必会包庇杜chūn辉,因为我相信以曾老爷的心胸和气度,是值得我们信任的。”

    叶冲听刘飞这样说,使劲的点点头说道:“好,那就按照刘书记的意思办。”

    就在当天晚上,刘飞、叶冲、陈伟雄以及纪委2人、海明市公*安*局4人一行8人连夜乘飞机赶往燕京市,

    在上飞机之前,刘飞给老同学胖刘臃打了一个电话:“胖,帮我一个忙。”

    胖笑着说道:“老大,有啥需要我做的你就直接说吧。”老朋友之间说话做事非常轻松,沒有任何顾虑,

    刘飞笑着说道:“胖,首先帮我调查和了解一下我们海明市的老书记楚江才之楚天阳的生活习惯,平时都在哪里出沒,我这次带着纪委和市公安局的人过去准备先把给抓起來,帮我好好谋划一下看到底什么时候抓他比较合适,另外,有关我的那位堂兄刘阳以及曾老爷曾经的秘书杜chūn辉的信息在不惊动他们的前提下,能够了解多少就了解多少,我们4个小时之后到燕京市。”

    听到刘飞的指示之后,胖笑着说道:“好的,老大,我保证完成任务,而且说实在的,你所说的这第一个任务对我來说还是比较简单的,因为我和楚天阳之间也是认识的,而且也算是半个圈里面的人吧,怎么样抓他包在我的身上了,倒是杜chūn辉这个人比较低调,想要找他的信息倒是挺难的,不过他既然是商场上的人,我们这边有华恒出面的话,应该可以了解很多信息,至于刘阳,这个虽然有些难度,不过我肯定能够帮你搞定。”

    此刻,刘飞打电话的时候并沒有避讳叶冲和陈伟雄,对于刘臃的身份叶冲和陈伟雄自然是知道的,当他们听到这位刚刚晋升为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竟然对刘飞的指示如此表现之时,他们对刘飞的实力不得不再次重新进行了评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