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途 梦入洪荒

第2804章 莫大讽刺

www.wuailogo.com 官途     听到龙国平提及楚天阳的背景,刘飞的眉头就是一皱,虽然刘飞早就预料到围绕那180亿元有可能会和其背后的势力展开一场较量,但是楚天阳的出现以及楚江才的若隐若现却让刘飞大感意外,要知道,楚江才可是前任市委书记,而且他还是因为对海明市控制不利才被迫离职的,那么问題就出來了,如果楚江才对海明市控制不利,何以楚天阳却能够和杜chūn辉、刘阳等人联手从海明市挖走180亿之巨的资金呢,这需要多大庞大的关系网络才能保证这个网络不会被轻易识破,不会被人轻易挖起,楚江才对于其儿子的事情到底是知情还是不知道。

    尤其是想到杜chūn辉的背景,刘飞的头就更疼了,要知道,从龙国平的招供中可以知道,杜chūn辉可是曾老爷子曾经的秘书啊,而且和曾老爷子关系非常密切,对于曾老爷子的官德刘飞是决定信任的,因为刘飞对于整个曾家的风格早已经有所了解,尤其是自己在海明市最得力的助手叶冲便是曾家之人,他从侧面也代表了一个风格,那就是在大局上绝对是为国为民的,但是问題在于曾老爷子对于杜chūn辉的违法行为是否知晓,如果是知晓的话,为什么一直按兵不动,会不会曾老爷子有长远的布局自己看不清楚,如果不知晓的话,那么一旦由自己亲自來捅破这层窗户纸,尤其是自己亲手把杜chūn辉送进监狱的话,那么曾老爷子的面子肯定是要受到损伤的,那么曾老爷子是否会对自己产生极其不好的印象,虽然曾老爷子那么大的一个人物胸怀坦荡,甚至还支持叶冲与自己联手,但是如果自己现在突然把杜chūn辉给抓了起來,曾老爷子对待自己是否还会向以前那样宽容。

    对于像曾老爷子这样曾经的老领导,刘飞是不敢有任何轻视的,因为从自己的爷爷身上刘飞看到和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且刘飞到现在还有一种预感,那就是自己爷爷刘老爷子虽然已经死了,但是他老人家的布局却远远沒有完全显露出來,刘飞相信,等到自己仕途到了关键时刻,刘老爷子肯定还会有伏兵出來的,而这些虽然只是一种预感,但是从诸葛丰、司马易、方华军、周剑雷等人的存在刘飞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们那一代的高手都是几近成jīng的人,他们的布局往往伏线千里,奇兵不断,以自己现在的实力要想和他们抗衡,恐怕依然力有不逮,但是,杜chūn辉、楚天阳、刘阳等人的存在以及那被他们从海明市挖走的180亿元的巨额财富却是海明市人民的血汗钱,如果自己要是不能把这笔钱追回來的话,刘飞的内心却又无法原谅自己,尤其是想起由于这笔巨额资产在海明市所引导出來的一名名的贪*官污*吏更让刘飞感觉到怒不可遏。

    怎么办,现在我该怎么办,一时之间,刘飞也陷入沉思之中。

    看到刘飞那游移不定的表情,龙国平的嘴角上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这种情况他早就预料到了,要知道,曾老爷子和楚江才都不是简单人物,要想动他们的人,任何人都不得不有所顾忌。

    此刻,叶冲和高鹏等人脸sè也显得十分凝重,龙国平的表情他们全都看在眼中,但是却不得不承认,楚天阳和杜chūn辉都是十分难啃的骨头,这种事情他们是不敢擅自做主的,只能把目光投shè在刘飞的身上,这种事情,只有刘飞才能做出最终的决策。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的时间,刘飞猛的抬起头來,脸sè由以前的游移不定变得异常坚定,他冷冷的扫了龙国平一眼,淡淡的说道:“不就是楚天阳和杜chūn辉、刘阳他们三个吗,既然他们犯了这么严重的罪行,既然他们从我们海明市挖走这么一大笔资金,我们海明市是绝对不能善罢甘休的,属于我们海明市老百姓的血汗钱任何人都不能带走的,我们必须要把这笔钱追回來,龙国平,在这件事情上你就不要抱有任何幻想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楚天阳和杜chūn辉、刘阳他们三个我们海明市拿定了。”说道这里,刘飞看向高鹏说道:“高鹏,你先留下來负责和龙国平同志进行深入谈话,要把所有问題的细节争取全都固化和记录下來,老叶,走,咱们去燕京市。”

    听到刘飞这样说,龙国平看向刘飞的眼神中再次充满了震惊,如果说以前他知道刘飞做事风格强势的话,那么现在刘飞的表现让他彻底佩服了,毕竟敢于在曾老爷子和楚江才的重压之下还敢按照原则办事的人现在这个社会恐怕除了刘飞意外很难在找出几个。

    龙国平看到刘飞他们要走,龙国平知道,恐怕以后自己要想和刘飞再次见面非常难了,他突然说道:“刘书记,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摆脱你。”

    刘飞点点头说道:“什么事情,只要在原则范围之内,我不会拒绝。”

    龙国平沉声说道:“刘书记,你是知道的,我曾经资助过的两名大学生一个考上了清华,一个考上了复旦,他们两个人都是贫困山区出來的孩子,他们两个人都是属于那种特别能吃苦特别有才华意志又特别坚定之人,他们两个人都是未來的栋梁之才,我不希望他们知道我的事情,我一直在跟他们强调如果他们将來要是能够进入官场的话,必须要做一名为国为民的好官,要为了我们华夏国家和富强和人民的利益而努力奋斗,我也曾经告诉他们,我是一名默默为国奋斗的官员,所以我不希望我的事情被他们知道,因为我怕对他们的心灵上产生不好的影响,同时我也不希望他们两个人因为失去了我的资助而失去学业和美好的未來,希望你能够接替我继续资助他们。”

    刘飞听到这里,看向龙国平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欣赏,从龙国平的最后这个请求來看,龙国平虽然有诸多的缺点和问題,但是在他的内心深处,依然保留着一名党员应有的善良和良知,刘飞毫不犹豫的点点头说道:“龙国平,你放心吧,对于你的事情我们海明市不会公开报道的,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们会知道,至于这两名学生的学业问題你也大可以放心,我会亲自负责资助这两个人,而且是使用你的名义來资助这两个人,让他们可以怀揣着美好的愿景來投入学业甚至是未來为国为民的事业之中。”

    听到刘飞如此诚恳的表态龙国平双眼之中露出感激之sè,说道:“刘飞,谢谢你。”

    刘飞淡淡一笑:“你不必谢我,这件事情即使你不求我我也会这样做的,有很多人在一生中也许会犯很多的错误,但是如果这个人在一生之中能够做出几件正确的事情,那么他这一生也不枉來世间走一遭,对于你资助这两名学生的善举我佩服你。”

    听刘飞这样说,龙国平苦笑了一下,叹息一声说道:“哎,很多时候,人总是直到临死之前才悟透人生的意义,你说我要那么多钱有什么意义呢,最终不还是一颗枪子了却残生,钱这东西生不带來死不带走,如果我当年要是多做些善举该有多好啊,这样,即便是在吃枪子之前,我依然可以留下一些美好的回忆。”说道这里,龙国平看向刘飞突然说道:“刘书记,既然你敢于向楚天阳和杜chūn辉下手,那么我给你一个提醒吧,虽然我和杜chūn辉此人联系并不多,但是据我有限几次的联系可以看得出來,杜chūn辉此人是一个疑心病非常重的人,像他这种人往往狡兔三窟,而且极其善于保全自己,所以,你光凭眼前我所提供的这些证据并不足以将其拿下,反而有可能让其有所jǐng惕而逃离,所以你要想对他们三人下手,你要么出其不意的下手将他们一起拿下,要么就是先选择一个点让他招供,然后在采取行动,否则的话,你们此去燕京市必败无疑,而且在跟你透露一个消息,他们三个人都是十分狡猾之辈,每个人的身边都围着一大帮保镖,你的人要想靠近他们都是千难万难,所以就算是你亲自前往燕京市,也未必能够把他们拿下,毕竟燕京市是他们的主场,是你的客场,他们占据天时地利与人和,而你什么都沒有,这算是我送给你你最后的大礼包吧。”

    听到龙国平的这番话,刘飞看向龙国平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感激之sè,他点点头说道:“龙国平同志,谢谢你的这些忠告。”

    听到刘飞竟然跟他说出了谢谢两个字,龙国平的心里有些激动,毕竟刘飞的身份地位摆在那里呢,能够让刘飞说出谢谢,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而他一个即将走上脚手架的囚徒却得到了,这不能不说是对自己人生的一种莫大讽刺。